黑夜银狼
作者: 年少
字体: 特大
颜色:          

  

  或许是当时那个年纪男孩对女孩的特定追求手法,又或者只是我个人的幼稚行为。

  我十分希望引起婴儿的注意。

  侥天之幸,我居然被安排坐她后面。

  于是乎诸如扯辫子之类的作弄,对于她,我可谓层出不穷。

  第一次发觉自己作弄人原来很有天分。

  而这时,帮中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咱黑龙帮的帮主黑龙在厦门当街毙了一个仇家,给条子断正。

  毫无悬念的判决,黑龙枪毙了。

  原本就不合的“没厚望”跟“没有用”几乎马上就翻脸了。

  本来这小帮派中人手就不多,两大护法一拆家,百八十人分两份,在有些浑水摸鱼躲了去,加上咱七个又自成一系,两护法手下一下剩下不足三十人。

  咱七个一下子就自由了。两个护法都憋着泡劲对付对方,没谁有空找咱麻烦,也就没了人管。

  没了压迫,自然也就没那么热衷去“劫富济贫”了。然而一不留神,早已习惯大手大脚花钱的几个竟陷入了债台高筑的地步。

  正所谓“人穷志歪”。偷儿竟然想到去赌场搏上一回。雄飞跟远飙着两个傻大个想想刺激,也同意了。至于诸葛,正在背书中,没有任何反抗就被拉了去。青光眼一向没啥意见,小琪琪则反对无效。

  那会儿功夫要我在也阻挡不了他们,不过我能叫醒猪脑袋。然而我这会儿正在搞卫生,命苦啊!

  本来嘛,人家顶风作案开个赌场就是赚钱的,自然是十赌九输。然而牛者如偷儿等人,当然不喜欢眼睁睁看着白花花的钞票从手里哗啦啦地流出去。

  于是麻烦就来了。

  “喂,偷儿,你手那么巧,看有没有把握把那牌换换?”雄飞已经输红了眼。

  “行!看我本事!”偷儿也是红着一双眼,看样子好不了哪去。

  说干就干,可惜诸葛还在背书,不然肯定会阻止。

  在路大鹏场子里干这种事,简直就是疯狂的表现。

  青光眼眼力好,看出了庄家也在作弊。殊不知十赌九骗,庄家作弊可谓正常得不能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