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什么!东方烨!……”衡州客栈内,方才还趾高气昂的武林群众见到东方烨顿时惊诧起来,慌乱地执起手中的武器。怒蛟帮的弟子喝道:“哼,东方烨,如今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怒蛟帮的新式武器——暴雨梨花针!……”说罢,怒蛟帮的三名弟子手中拿起手弩之类的武器朝东方烨发射而去,顿时如飞蝗般浓密的细小银针朝东方烨飞来。东方烨正要出手,背后却传来一句冷冷的话语:“哼,这些也能叫暴雨梨花针……”正是山藏。随着话刚说完,那些方才还势如猛虎的细小银针顿时被山藏的暴雨梨花金针冲散。虽然山藏只是投掷了几枚暴雨梨花针,但是用他的暗器投掷手法,暴雨梨花针的冲劲足以冲散那些不值一哂的银针。

  尽管有银针群的阻挡,但是山藏投掷的几枚暴雨梨花针还是毫无遗漏地封在对方喉咙。怒蛟帮为首的那名弟子见到周围的人都已经死去,手中的武器顿时颤抖不已。但是他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东方烨已经运足内劲于掌心,使出狮王拳一拳便卸下他的手臂,顿时让他血流如柱,倒地不起。至于金钱帮,飞虎寨的狐群狗党,见怒蛟帮的弟子三两下就被东方烨和一名神秘的英伟男子解决,都慌乱地往门外跑去。山藏宁静地闭上了双眼,双手一撒,暴雨梨花针便如毒蛇般从他的袖中窜出,毫无遗漏地给众人致命一击。

  “两位客官啊!你们这样一搞我还怎么做生意啊……”客栈掌柜痛心地拾起破碎的碗筷说道。“啊!……”掌柜还没说完,喉咙便被封住出不了声音——又是暴雨梨花针一针封喉!东方烨惊呆了,双眼骨碌得如拳头般大地瞪着山藏。但是还没完,山藏的袖中又飞出几枚银针,把几名店小二也杀害了。“走……”紧接着,山藏便拖着东方烨的手离开了。

  “你为什么要杀害客栈掌柜和店小二!……”东方烨怒气冲冲地说道:“怒蛟帮等人死有余辜,但是他们是无辜的!”“哼哼……”山藏冷笑道:“客栈掌柜和店小二也听到了东方烨的名号。若到时候此事扬开,顺藤摸瓜,很容易就能发现你,甚至我们忍者的藏匿地点!……”“……”东方烨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欲言又止。“以前那冷酷无情的东方烨呢?怎么如今却优柔寡断,妇人之仁了!……”山藏大喝道。“我的心中,除非是和我们敌对的,杀无赦。否则我不想再沾上更多的血腥。”东方烨说出了心里话。“东方烨啊……”山藏的语气平缓了很多:“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达到目的,保存利益,牺牲是在所难免的。成王败寇,千百年之后又有谁会记得那仁义的失败者?!……”“嗯……”东方烨点了点头,然后便和山藏继续离开了。

  “衡州客栈的命案,史义,你去调查一下……”衡州城府衙内,县官下达命令道。“是……”说罢,史义挑起齐眉棍,带了几名衙役,前往衡州客栈去了。史义自从当年在黑风寨被谷月轩和东方未明救出来之后,洗心革面,和哥哥史刚一般做一名正义的捕快。

  衡州客栈内,一片狼藉。众多人皆横七竖八地躺着,没有半点气息。“金钱帮,飞虎寨,怒蛟帮的弟子?……”史义看了看尸体的服装,碎碎念道。“史捕头,既然这是江湖纷争,我们便不好插手了吧?……”尾随史义的两名捕头说道。“呃,关系江湖纷争,的确很难插手。但是我们身为捕快,就要执行我们的公义。”说完,史义便继续勘察起来。“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问题?”史义问起那两名捕头问道。“呃,这里大部分人的死因都是被这种金针所毙命……”说罢,其中一名捕头还拿起暴雨梨花针,接着继续说道:“但是其中这个人……”他指着怒蛟帮为首的弟子,说道:“他的死因是右臂断裂,失血过多而死。既然这里的人有两种死因,看来作案的有两个人甚至以上。”“嗯……”史义点点头,非常同意那捕头的分析。只是,身入官门多年的史义却不知到那金针为何门何派之物,金针上的剧毒,那种剧烈的毒性,可不是一般门派提炼就能提炼出来的……

  雪暴戾地下着,覆盖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渐渐地,萧瑟的风停了,狂傲的雪止了,天空开始安静起来了,江湖也貌似随着天气安静了很多。铺天盖地的雪融成水,滋润了每片土地,白得单调的河山,渐渐绽放出原本的多姿多彩。

  大地回春,褪去白色衣裳的逍遥谷开始鸟语花香起来。名副其实的逍遥谷,是因为谷中的人都非常逍遥自在——东方皓和徐滟心,徐子易和仙音在逍遥快活地过着日子。唐枫,则在房里擦拭着自己锃亮的霸王枪,准备下山前往长虹镖局。

  随着天气渐渐温和,长虹镖局业务也和气温一般回升,大生意接连不断。长虹镖局关总镖头因感到人手缺乏,便请了逍遥谷的唐枫帮忙护镖。因逍遥谷距离洛阳很近,逍遥谷弟子的侠义之心早已经在洛阳沸沸扬扬,连衙差每日也因此松闲了很多。这次保的镖是价值连城的冰玉观音,送往衡阳的一名富商家。临行前,神捕史刚知道逍遥谷唐枫要护镖至衡阳,便托了他带一包裹给衡阳的弟弟史义。

  因为冰玉观音价值连城,便吸引了不少毛贼不知天高地厚地打起它的主意。只是在唐枫的霸王枪下,轻易地扫除了这些不值一晒的阻挡。

  风平浪静的,唐枫便把冰玉观音安全护送到衡阳富豪家。来到衡阳衙门,唐枫见到了史义。只见史义眉头紧锁,愁眉不展。唐枫关切的问史义为何愁眉,史义见大哥史刚常在信中和他说起逍遥谷唐枫,见他不是外人,便说道:“有一件江湖仇杀案件,困扰了我已经三个月了……”“哦?晚辈在江湖上也打滚多时,对于江湖仇事,或者能够为史捕头分忧……”“嗯!……”史义顿时如醍醐灌顶,带着唐枫来到衙门内的义庄。

  义庄内,阴森潮湿,蛛网成群挂在横梁上。春天迎来的气息丝毫没有吹到这里。腐臭的气味弥漫整片空间。史义和唐枫顶着恶臭,看着每一具腐臭的尸骨。史义说道:“那天怒蛟帮,金钱帮,飞虎寨的人都是死于这种金针之下……”说罢,史义从一旁的桌上拿出几枚金针给唐枫看。“暴雨梨花针?!……”唐枫大惊道。“暴雨梨花针是江湖中哪个门派的暗器?”史义见唐枫见到金针如此惊讶,想必他是知道金针的由来。

  “这金针名叫暴雨梨花针,是大漠流星堂的独门暗器……”“流星堂?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流星堂吗?!素闻北堂家很少沾江湖事,如今为何……”史义打断了唐枫的话。“史捕头且慢,我还没说完……”唐枫继续说道:“如今有一批东瀛人在江湖中兴风作浪,流星堂的暴雨梨花针不知为何流落到他们手中……”“噢……”史义点点头,表示很无奈。毕竟东瀛忍者行踪隐秘,难以查寻。想到这里,史义顿时灵光一闪,说道:“对了,这里其中一人的死因有异,是右肩被削断,失血过多而死。”

  唐枫随着史义见到那死因有异的尸体,只见那尸体的右肩虽然已经断裂,但是那种烧焦的痕迹依旧很清晰。“难道是……烈阳掌?!……”唐枫惊叹道。接着见到史义又摆出那求知的眼神,于是唐枫接着说道:“烈阳掌乃四大家族之首东方堡堡主绝学,唯独东方堡主东方烈焰和少堡主东方烨习得此武功。”“东方烨?”史义问道:“就是江湖追杀令顿时暴涨到五千金的东方烨吗?”“呃……”唐枫无奈地点点头。“嗯,看来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金钱帮,飞虎寨,怒蛟帮的弟子不约而同在衡阳客栈内商讨追杀东方烨之事,不料事迹败露正好被他和一个东瀛忍者所杀……”史义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恭敬地对唐枫说:“多谢唐贤侄相助……”“史捕头切莫客气。既然如此,晚辈还要向家师复命,先行告辞……”

  衡阳的夜色平静如水,唐枫和长虹镖局的镖师在驿馆内借宿一宿,准备明日回洛阳。然而正当唐枫悠然自得地观赏夜色之时,打破这份宁静的声音传来:“采花贼休走!……”正是史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