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转眼两个月过去,一切都风平浪静,除了上次皇甫紫逸购物遇到危险外,再也没有任何事发生,但骆方出于对自己第一次任务的重视,却一直没有放松警惕。

  “呼呼呼……”

  空旷的草地上,一把白色大刀舞得呼呼作响,借着皎洁的月光,能看到一个面容坚毅的青年双手握刀不停挥舞,每一次横劈竖切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每一刀都沉稳有力。

  一道寒光划过,“哗啦啦”一排灌木被拦腰切断,切口处整齐平滑,骆方手握原力刀站定,微微喘着粗气。

  “成了,这把原力刀终于可以向实体兵器那样自由挥舞了,不但可以向兵器那样使用,而且因为本来就是我自身原力所形成,所以和我本身的契合度达到了完美的100%,比使用任何武器的契合度都高。”

  骆方心中激动,转头看向手中仍然无比凝聚的原力刀,微微一笑,心中暗忖:“这把原力刀所使用的招式叫什么名字呢?就,就叫……”

  “对,就叫原力斩。不知我这一斩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嗯,改天叫朱乐和我切磋一下。”骆方掩饰不住心中兴奋,右手一收,原力刀瞬间散去。

  宁洋大学,宁静优美的校园内一个环境宜人的池塘边。

  池塘内微波粼粼,阳光反射在水面上刺得人睁不开眼,池塘底三五成群的小鱼不停游弋。

  骆方站在池塘边怔怔地看着水底嬉戏追逐的小鱼,身后不远处皇甫紫逸娇小的身躯端坐在柳树下的草地上,杏眼微睁,似乎犹有怨言,嗔道:“骆方,你跑那么远干什么?快过来,和我坐在一起,不然你怎么保护我!”

  骆方转头,只见皇甫紫逸故作怒状看着他,纤细的左手拍着身旁草地示意骆方坐下。

  略感无奈,骆方缓缓转身走到皇甫紫逸一旁坐了下来。皇甫紫逸脸上浮起笑容,欣喜的看着刚坐下的骆方,一把搂住了他的胳膊,俏脸也紧贴过来。

  骆方慌忙把身子向后仰去,口中道:“紫逸,这里没人,我们不用表现的那么亲密,我在你旁边坐着就行了。”

  皇甫紫逸闻言,俏脸一寒,甩开骆方胳膊,道:“骆方,和你相处这段时间来,我对你是怎样的心思,你也知道的。可你到现在还是这样对我不冷不热!我到底哪儿不好?”

  骆方连摇手:“不是,紫逸,我的工作就是保护你的安全。这些天相处下来,我知道你人很好,而且我也很尊敬你。”

  “我不要你尊敬!”皇甫紫逸突然骄横脾气爆发,双眼直直的盯着骆方,“我知道你是在工作,我也不想耽误你工作。但我只是希望你多注意注意我,多和我说说话,这些要求又把你怎么了,难道受你保护的对象就是一根木头,每天只能和你用眼神交流吗?”

  骆方一时语塞,哑口无言的看着一脸骄横模样的皇甫紫逸。

  皇甫紫逸见骆方不说话,心中没来由一软,轻声道:“我不只是想得到你保护,更想你多关心我。这段时间来,虽然你没有告诉我你以前和萧语心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也猜到了一些。我看见你瞧萧语心那妮子的眼神,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有趣,可近来我发现自己心里竟然……竟然有了一些嫉妒。”

  皇甫紫逸从小到大都是被皇甫弘惯养着,加上人也长得漂亮,家里权大势大,想要追求巴结她的男子没有一个团,起码也能组成一个加强连。像她这样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女孩,现在能低声下气的和骆方这么说话,可见她在心里对骆方是真正的动了感情。

  骆方叹息道:“不错,紫逸。萧语心以前和我在一起渡过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日子。那时我们非常开心,一天到晚无忧无虑,只想着一起考大学,以后天天在一起。我本来是被保送到宁洋大学的,语心知道后义无反顾的跟着我填报了这里,以她的成绩,我们知道我们肯定会在一起。谁知,当我无意间发现自己是异能者后,我的家人却因为这件事差点被敌人杀死。所以,为了语心的安全,从那时起我再也不敢见她。现在虽然可以和她见面,但我们却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只想她过一个普通人应该过的幸福生活。至于我,现在可以这样看看她就很满足了!”

  骆方一口气说完,又陷入了沉思,心中压抑很久的感情终于释放出来,本应感到如释重负,但他的心里却更多的勾起了对萧语心的眷恋。

  皇甫紫逸听完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心中恍然,也终于知道骆方不敢再见萧语心的原因。两人就这么静静坐着,都不再说话,皇甫紫逸也没有再去挽骆方的手臂。

  “好了,我刚刚说着玩的,你不会当真了吧!”皇甫紫逸忽然笑道,“你以后想用什么态度对我都行,我无所谓啦!只是……只是最好不要对我太冷淡,这我真的受不了!”

  “嗯!不会的。”

  骆方从沉思中抬起头来看着皇甫紫逸,听了她的话,他哪有不知道这女孩心中所想,只是他对萧语心投入了太多感情,现在分不出更多的心思在其他人身上。但这些天骆方却觉得,皇甫紫逸除了偶尔表现出的娇惯外,其实心思细腻,善解人意,心中也对她添了几分好感。

  就在这时,池塘的另一头出现两道身影,骆方的眼神锐利,瞬间就辨别出这两人正是萧语心和一名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

  这名眼镜男骆方也认识,是与萧语心、皇甫紫逸同班的苏哲。苏哲学习非常好,对人热情,老实诚恳,又与萧语心同桌,自从新学期开始就一直对萧语心非常关心,傻子都看出来他想追求萧语心,但萧语心却对他一直保持着不冷不热。

  骆方和皇甫紫逸坐在池塘一角的柳树荫下,这个角度不注意很难看到他二人,正沿着对岸池塘散步的萧语心和苏哲也没有发现此刻正有人盯着他们。

  此时的苏哲心情忐忑,眼睛不时瞟向一旁的萧语心,心中紧张异常,一双手捏的渗出了汗。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搓了搓手,轻声对萧语心道:“语心,这么久来,你从来没有和我单独出来过,今天是第一次。我……我非常开心,真的,非常开心!”

  萧语心露出一丝淡淡笑容,忽又怅然若失的盯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并没有开口。

  苏哲见萧语心露出笑容,心中有了底气,鼓起勇气对萧语心道:“语心,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憋得我心里难受,我……”

  萧语心忽然伸出手阻止了苏哲继续说下去,苏哲被萧语心伸手一阻,闭上嘴巴不敢开口,只是流露出渴望的眼神紧盯着萧语心。

  萧语心忽而挤出一丝淡然笑容,语气平静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请你不要说出来,我现在真的……不想听这句话。”

  说到这儿,萧语心突然顿住,想到了此刻不知身在何方的骆方,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弄得一旁的苏哲顿时不知所措。

  “这句话以前有个人对我说过,我非常开心的答应了他。可是……可是自从他吃了我亲手做的早餐后就消失不见,从那一刻起我再也没见到他,就连他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的心跳在他的走的那一刻就已经停止了!”萧语心默默道。

  苏哲心中一酸,伸手擦去萧语心脸颊上依旧挂着的泪水,安慰道:“我们要学会向前看,已经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就算你现在再思念也是无法挽回的,在你以后的路上,我希望能一直陪着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绝对不会!”

  “我喜欢你,语心,请你接受我!哪怕就接受我只是一秒,我也心满意足。就算下一秒你思念的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只要你愿意,我会马上退出,不会有半点犹豫。我只想你……过得更好!请你答应我,给我这个好好爱你的机会。语心,请你考虑我!”

  苏哲话音一落,上前挡在了正向前走的萧语心身前,充满爱意的眼神温柔的看着她,心跳却越来越快,似乎快要蹦出了胸膛。

  萧语心的眼前却是闪过与骆方在一起的一幕幕场景,骆方在病床上拉着她的手向他表白,低头吻她的泪珠,协助警察抓凶手时,她担惊受怕的心情,甚至两人在一起挠痒嬉笑的场景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最后,这些场景竟然莫名其妙的化为那个刚认识不久,头戴棒球帽也叫骆方的家伙。

  突然萧语心听到苏哲说话,眼前一幕烟消云散不见踪影,显出了一脸关心的苏哲。

  “你怎么呢?”苏哲关心问道。

  “苏哲……”萧语心口中呢喃,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名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我,唉……对不起!”

  苏哲闻言,顿时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但仍是强颜欢笑,挤出了一丝要多难堪就有多难看的笑容。

  萧语心却没在意,而是道:“我先回宿舍了,头有点疼!”

  “嗯!”苏哲点点头,紧跟萧语心而去。

  皇甫紫逸看见苏哲似乎在笑,又见萧语心与他一起离开,心头没来由的一喜,忙侧头看向骆方,却见骆方脸上两颗滚烫的热泪已滑落到嘴角,正默默的盯着远去萧语心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