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赵毅坚决地摇头。很显然,是那种疯魔劲在作祟。

  老道长一只手拉着赵毅,一只手轻拍着赵毅的肩膀;良久,对老太爷叹道:“老族长,毅儿是个好苗子啊。你赵家,今后无忧了……,难得,难得啊!”

  老太爷微微笑着,心情很是畅快。

  老道长对赵毅说道:“毅儿,我看你这样练,很容易会留下一些伤啊。这些伤你现在年纪轻,自然是熬得住的,可是上了年纪会对你不好,你明白吗?”

  柳氏在边上接口道:“毅儿每天下午会做一些……那个……哦,那个什么恢复性的训练,晚上还用很烫的热水泡浴,还要我帮他这里揉揉、那里按按,哦,毅儿说是放松性按摩。”

  老道长“唔”了一声,说道:“我帮毅儿看看。”

  说话间,老道长的手便握住了赵毅的手腕。赵毅很好奇的看着老道长的手,觉着,中医看病不是三指诊脉吗?什么时候有这样想握刀子一样的满把抓了?

  一念未毕,一股子温暖的热流从手腕上传了进来。

  “是真气,是真气,是传说中的真气!”感受到手腕处传来的热流,感觉到这股热流沿着手臂蜿蜒而上,及肩、及胸、及头,最后乃至全身俱被这种温热所包裹,赵毅的差点忍不住喊出声来,心脏不由自主的高速跳动起来。

  “毅儿,平心静气,莫要烦躁。”老道长感受到了赵毅的异常,喝了一声。

  柳氏听到道长呵斥,向前一步,焦急地看看道长,又看看赵毅。

  赵毅很努力,很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可心脏还是时不时的狂跳几下。

  开玩笑,前世传说中的真气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的身体里,自己清清楚楚地感受到真气在自己的身中行走蔓延。这让赵毅如何能平静下来!

  要不,换你试试?

  片刻后,道长放开赵毅的手腕,脸上略有疲惫之色。

  歇了歇,道长开口说道:“毅儿体内是有些伤,目前看并无关碍,比我预料的要好很多。看来,毅儿自己调理还的不错。”听道长这么说,柳氏紧张的神色放松下来。

  道长接着道:“不过毅儿刚练三个月,目前虽说不打紧,可是这些伤如果日积月累,终会影响脏腑,即便是热水冲泡解乏,亦有可能水气入体,日久化湿,这天长日久之后,怕是不大妥当。”

  停了停,又看着老太爷说道:“毅儿练的这些,强度太大,若是不能时时松缓下来,恐怕当前的进境便会有些难处了。而且毅儿刚刚九岁,正值身体长成生发的关键时节,若是现在练的狠了,怕有拔苗助长之虞啊;当年你询问与我时,我便说过,年至十五,肌体骨骼初始定型,略有重压,或可无虞。这怎么……?”

  赵毅这才知道这个十五岁的规定是怎么来的。

  老太爷点点头,说道:“若非被毅儿的执着和孝心挑动,我又如何会依了他?”

  赵毅听着这话不由的暗自撇嘴,你依了我什么了?你啥都没依我,我啥都不知道,真是亏大发了。

  老太爷继续说道:“当日这小子在祠堂与他三叔说的话,我也是深为认可的;再想到毅儿年岁还幼,年幼之人长性不够,便暂且哄住他,想着过个十日八日的,可能便会放弃亦未可知,谁知道这臭小子居然一练便是三个月,看来是不会放弃了。唉……,这两个月,我可是天天掐着指头算你出关的日子啊。”

  赵毅心里是又感动又着恼;感动的是老太爷是真心疼他,着恼的是,我既然都已经亏成这样了,你居然还想着哄骗与我。“这老头……”赵毅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老道长看看老太爷,又看看柳氏,转过头来慈爱的看着赵毅道:“毅儿这性子着实不凡,是个能成大事的人啊。我师门有几味药,用来泡浴最是能祛伤化瘀,放松肌体;用之日久,颇有强身健骨之效;这几味药,老道这把老骨头是用不上了。老道跟毅儿投缘,便让毅儿用了吧。”

  赵毅听着道长的话,便转头去看老太爷和柳氏,想看看他们的态度。

  边上的老太爷本来一直是风轻云淡的微微笑着,听见老道长说要用药给赵毅泡澡,愣了一下,未等赵毅看过来,便急急叫道:“毅儿,还不赶紧谢过道长。”

  听老太爷焦急的语气,催促赵毅赶紧的磕头谢恩,生怕老道长反悔似的。赵毅连忙要跪下磕头。

  老道长搀住赵毅,说道:“不需谢,不需谢,这是老道和毅儿投缘,些许身外之物,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啊。”

  又说道:“毅儿这孩子的脾气和性子,老道是着实的喜欢啊。这样吧,明儿起,每天下午让毅儿到道观来;泡浴之外,老道还有几个能够强身健体快速回气复力的呼吸吐纳窍门也一并教了给毅儿。”

  老太爷又是一愣,不等赵毅回答,老太爷就瞪着老道长,狐疑问道:“这个合适吗?”

  赵毅听见老道长要教自己呼吸吐纳的窍门,大喜过望,心痒难搔,连忙便要开口答应下来。这可是个好事情啊,说是什么呼吸吐纳的窍门,不就是前世传说中的气功嘛。自己刚才可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这种气功练出来的真气了啊。想想关于种种和真气有关的传说,想想刚才真气入体题的真实感觉,想想……,赵毅的身子激动的几乎要发抖。

  这样的好事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不过老太爷截了话,赵毅就算再怎么心痒难搔,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老道长,等着道长说话。

  老道长慈和的看着赵毅,用手摸摸赵毅的头,说道:“如何使不得?老道和毅儿投缘,传些强身健体的法门又何妨?这些最浅显的呼吸吐纳之术,老道只需得空往师门报备一下便可。能练出什么东西,练到什么地步,全看毅儿自己的造化。”又转头瞪着老族长说道:“我当年不是也教过你?你练到现在,除了比其他人活的长点,精神头好点,你练出个啥东西了没有?”

  又说道:“不过难得你还记得当初的约定,居然能忍得住不把这些东西教给毅儿。”

  老太爷难得的红了红老脸,说道:“你这不是闭关了嘛,我上哪儿问你去?你今天又是刚出关,我还没来得及问。你当我不疼毅儿啊?”

  老道长哈哈大笑,说道:“原来你今天请我过来吃饭,是打了这么个算盘,果然是宴无好宴啊!”笑了会儿,又说道:“咱们相交有年,交情莫逆,难得你为了不让我难做,守住了当初的约定。不过话说回来,你练的确实不怎么样,若是由你来教,我还怕你教错了呢。”

  两个老人相视一下,哈哈大笑。

  当下,赵毅赶紧跪下,叩谢了老道长。

  事情定下来后,老太爷自然便回居室去了。而老道长却表示要在这里看看,刚来的时候老道长看到赵毅单杠上做的那些动作,也是相当的有兴趣。

  有老道长在一旁看,赵毅在接下来的练习中便使出了浑身解数,将自己所能使出来的本事使了个遍;老道长在后院看这赵毅的杂耍看的是兴致盎然,只是半个时辰之后,老太爷便让柳氏进来将老道长请了去。

  老道长一走,赵毅也是兴致缺缺,根本集中不了精神;所以干脆不练了,披了件衣服坐在亭子里发呆。满脑子都是真气啊,吐纳啊什么的。

  以赵毅那种不知道是算白痴还是算天才的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再看他脸上丰富多变的表情,估计这会儿他脑袋里想的东西便已经离题万里,不知所云了。

  中饭的时候,老道长是和老太爷一起吃的,两个老人吃完饭,又在一起叙了会话,老道长便告辞而去。

  既然是宴请,赵毅这么个屁大的孩子自然是不能上桌的;柳氏更不用说了,她只能呆在厨房吃。这种现象,又让赵毅狠狠地鄙视和天马行空了一番,想着要是以后自己若是有了能力,一定要打破陋习,弘扬新风,将这种诸如女人小孩不能上宴席的封建陋习统统革除。

  晚饭的时候,赵毅终于得以名正言顺的坐在老太爷身边,家常宴是没有这么多规矩的,而且老太爷这把年纪,很是喜欢找人唠嗑说话。

  赵毅严肃起来老气横秋,活泼起来童稚可爱。加上赵毅有心卖好,老是装傻充愣的逗得太爷开怀大笑;老太爷一开心,饭量就见涨;所以,赵毅是回回都坐在老太爷身边的;本来老太爷就挺同情柳氏,再加上因为喜爱赵毅,所谓爱屋及乌,于是柳氏居然在老太爷的饭桌上占了一个最下手的座位。

  最下手的座位那也是座位,而且是老太爷家餐桌上的座位,这现象看在只能站在旁边递菜盛饭的几个婶子眼里,不由得嫉火熊熊妒火熊熊羡慕的要死;要知道,即便是自家男人也不一定能在老太爷的餐桌上蹭一回座位,更何况柳氏可是天天都坐在这个位置上啊!

  这人跟人,差别真是太大了。

  这一切,都是那个坐在老太爷身边,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九岁小孩带了的。

  柳氏!好福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