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大师兄!关总镖头!她往东边逃窜而去了!……”随着一阵烟雾散出,丁晨当机立断使出轻功跳上一棵高高的树干上俯视血煞教弟子的动静,并及时告知关长虹和唐枫。祝婉儿不料如此掩饰不住自己的行踪,气急败坏地仇视着树上的丁晨,愤怒地向他投掷两枚冷月镖。面对两枚冷月镖,丁晨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很迅捷地掏出两枚飞蝗石格挡住了她的攻击。“冷月镖?唔,不可能事冷月山庄的人……”丁晨思考了一下,大惊道:“你们是血煞教的人!?……”

  关长虹和唐枫听罢,双眼顿时充斥着怒火,脚尖踏着的步伐越来越凌厉。祝婉儿顿时指挥四散的弟子集中到自己的面前抵挡住关长虹和唐枫,自己则继续逃窜。丁晨在高处清清楚楚的看清祝婉儿的逃窜方向,聚力于脚上,蹬着树干借力飞向祝婉儿。

  丁晨师承百晓门,轻功自然是数一数二的。然而祝婉儿的轻功亦是一绝,丁晨追了很久,虽然不至于被祝婉儿甩下,却一直追不上前。“一直这样拉锯着也不是办法……”祝婉儿想到,于是顿时停下脚步,翻身一鞭抽向丁晨。丁晨早有防备,侧过身子躲开长鞭的攻击同时抽出折扇,冲上前与之交缠,希望能在他手上夺回镖物。

  “长驱直入!……”祝婉儿凝聚内劲于长鞭,一鼓作气挥向丁晨。丁晨踏稳马步,身子向后倾躲开了祝婉儿的攻击,丁晨正要挥扇扫开祝婉儿的长鞭时,却不料她的长鞭如同有灵性般回过头横扫丁晨的脊背:“峰回路转!……”丁晨的背脊顿时火辣辣生疼,马步一虚扑在地上。“嘻嘻……”祝婉儿见到丁晨双掌撑着地面的狼狈样子,鬼魅地讥笑着,紧接着便要使出轻功离去。

  论轻功,丁晨和祝婉儿尚能比拼;但是论武功,他的武功和祝婉儿还差得远。

  眼见祝婉儿就要扬尘而去,丁晨迅速地投出两枚飞蝗石攻向祝婉儿。祝婉儿也早料到丁晨会有此招,随意地挥舞着左手的破兵盔甲扫掉丁晨投掷而来的飞蝗石。紧接着,几乎没有听到飞蝗石被格挡掉的声音,只见地上的两枚飞蝗石被碎成四截。“这就是破兵的威力吗?!……”祝婉儿和丁晨都不由地惊叹起来。“我不杀你都已经是对你莫大的仁慈,没想到你如此冥顽不灵。”祝婉儿轻蔑地看着刚站起来,马步不稳的丁晨,紧接着狠狠地抽了他一鞭。

  丁晨费劲气力使出逍遥游步,但是并不能完全躲开她的攻击,丁晨的左肩被狠狠地抽了一鞭。“不想死的话,就别这么不自量力了哟。”祝婉儿笑靥如花地对丁晨说道,言语中依旧带着一种轻蔑。“咳……”丁晨仇视着祝婉儿,但是他全身已经提不起太大的气力。仿佛祝婉儿的长鞭打散了丁晨体内的气劲。

  祝婉儿打败丁晨之后跑了没多久,忽然一道人影掠过她身旁,并一把抄走了她手上的破兵盔甲!……祝婉儿的目光惊讶地盯着来者,只见那人身段比自己更加妖娆,身穿黑色紧身衣,一条秀丽的马尾长鞭舞动着灵气,那水灵的双眸,粉嫩的小嘴……

  “唔,我知道你是谁。你叫史灵茵。”祝婉儿盯着史灵茵道。“哼,我也知道你是谁,血煞教副教主,古清仞义女,祝婉儿!……”史灵茵水灵的双眸释放出点点怒气。自从当日东方烨杀死柳泽次郎以后,史灵茵便和东方烨一般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不料此时却神秘地出现。

  “想活命就别不自量力。”祝婉儿的言语冰冷,傲气越盛。“哼,谁怕谁!……”史灵茵怒道,一把冲上前,意欲打倒祝婉儿。“梅花三弄!……”只见史灵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前,使出腿法击向祝婉儿面颊。祝婉儿双手握住长鞭两侧,拉紧长鞭挡住史灵茵的腿法。史灵茵见腿法并不凑效,凌空翻身挥动着手中的破兵盔甲扫向祝婉儿。祝婉儿意欲挡住破兵的挥击,却不料自己手中的长鞭断为两截!……

  史灵茵顿时为此惊讶不已,以破兵当做神兵利器,不断地挥向祝婉儿。“哼,武功看起来是比那叫丁晨的厉害多了,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不堪一击!……”祝婉儿喝道,手上的长鞭精准地瞄向史灵茵抓住破兵的右手,一把甩了长鞭过去。史灵茵的手法不及祝婉儿的鞭法快,正要挪动身子避开她的攻击时,却感觉到双腿的劲头不足。想到这里时,史灵茵的右手火辣辣地生疼,手上的破兵甲已经被祝婉儿夺去。

  “嘿嘿……”祝婉儿阴森地笑了笑:祝婉儿的武功中带有幽冥神功的心法。只恨自己内功修为不足,体格不够精炼,不足以完全修炼幽冥神功,所以自己只能学到点点幽冥神功皮毛——内劲凝聚于掌心或武器上能够稍稍打散对方的气劲。经过多年苦练,祝婉儿的幽冥神功虽然不能如古清仞一般吸取对方的内劲为己用,却能使接触自己内劲的人削弱自身的气劲。

  “血煞教妖女,哪里逃!……”祝婉儿夺回破兵,要再次逃窜之时,恰逢遇到关长虹。关长虹顿时凝聚起内劲于青龙刀上,斫向祝婉儿。顿时一道强劲的气功波飞速地攻去。祝婉儿下意识地用破兵挡在自己的面前,只见祝婉儿顿时被吹出几丈远,然而身体却没有半点伤痕。“又是破兵的功劳吗?……”祝婉儿碎碎念道。但这并没有完,关长虹迅速地冲了上前,一把青龙刀由祝婉儿天灵盖直斩而下。祝婉儿再次使用破兵格挡,只听见清脆的“咔嚓”一声,关长虹手上的青龙刀断为两截!关长虹吃惊地盯着自己那半截青龙刀,难以置信:青龙刀乃天下精铁所铸,向来都是所向披靡,所斩的盔甲不计其数,不料如今轻易地就断了……

  祝婉儿见关长虹神色抽离,顿时趁这个机会抽了他一鞭,并赶紧逃离。关长虹惋惜着跟自己并肩作战多年的青龙刀,一个不留神被祝婉儿的长鞭火辣辣地打在肩上。关长虹顿了一顿,祝婉儿也没有再攻击,而是逃窜而去。

  祝婉儿千辛万苦撇下丁晨,史灵茵,关长虹,正要稍稍整顿时,又一道刺破长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力拔山河!……”待祝婉儿循声望去,只见一道强大的气劲直逼而来,正是唐枫舞动着霸王枪追了上来。祝婉儿拿着破兵的左手顿时被狠狠霸王枪砸中,破兵甲脱手而出。

  “不好!……”唐枫和祝婉儿顿时异口同声。只见那破兵甲在凌空飞舞,朝着悬崖的方向坠落。祝婉儿一把伸出长鞭欲把破兵勾回来,只是她的工夫都是徒劳,望着破兵掉入深渊的影子渐渐缩小……

  唐枫见此也顿时是惊呆了。祝婉儿心想破兵既然已经遗失,此地亦不宜久留。免得唐枫回过神来或者关长虹等人追来,自己就手足无措了。想到这里,祝婉儿顿时使出轻功离去。唐枫回过神来要追击祝婉儿,但是以她的轻功唐枫是不及的。追没两下祝婉儿便消失在唐枫的视线之中。

  “唐少侠,血煞教妖女呢?”不一会,关长虹追了上来,问道。“在下无能,结果让她逃了……”唐枫惭愧地说道。“啊!?……”关长虹大吃一惊。“不过……”唐枫紧接着说道,他明白到关长虹担心的是破兵甲的问题:“那件破兵甲在我和血煞教妖女纠缠之时掉入悬崖了……”关长虹听罢,心情稍稍释怀,然后回头纠集镖局部众下山找寻破兵的下落……

  “史姑娘,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接下来唐枫要找寻丁晨与之会合,却意外发现丁晨和史灵茵一起寻找自己的下落,惊讶而欣喜地问道。“我在一个月之前就听说破兵甲被天机门重新找回,于是打算前来瞧瞧,唯恐有心术不正的宵小之徒要打破兵甲的主意,于是也在这里好好逗留了一番。”“这些日子你来,你都去了哪里啊?……”唐枫紧接着又问道。“自从凤凰山一役,我以为武林已经太平,于是便和李大哥一般,浪迹江湖,锄强扶弱,警恶惩奸。毕竟,朝廷的腐败官员多如牛毛!……”史灵茵咬牙切齿地说道。“对了,唐大哥,丁大哥,你们远道而来,所为何事?”“东方兄现在一个人在西域,生怕他面对血煞教会有什么危险……”“啊?!……”史灵茵大吃一惊:“当时和东方大哥拜别之后,这一年来都没有他的消息,还以为他是隐居避世了,没想到……”“史姑娘,我们一起去西域找东方兄吧?”“好!”史灵茵回答得铿锵有力。

  “杜门主,老夫有辱使命,此趟镖,破兵丢失了!……”天机门内,关长虹惭愧地杜万千说道。关长虹概述了祝婉儿劫镖,之后恰逢遇到唐枫等人相助,与祝婉儿纠缠破兵甲掉入悬崖之事。“失踪了还好,没有沦入奸贼手中为非作歹就已经不错了。其实晚辈听从南宫庄主的劝说,认定破兵甲会带来江湖纷争,所以之前已经深深的忏悔了……”杜万千望着身旁到访天机门做客的南宫牧野说道。关长虹听杜万千的语气并没有责怪自己,稍稍释怀了下来。“只是,血煞教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潜入中原,甚至能劫走关总镖头的镖,实力真是非同小可啊……”南宫牧野凝望天空,为中原武林的安危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