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自从孟雅安向老师建议大合唱唱troubleisfriend之后,班里就开始了紧张的彩排。很多同学通过这首歌练唱,对学英语这件事不再持厌烦态度,一时间班里的学习英语的氛围很浓。

  “皖皖,太棒了。咱班得了省中小学歌唱大赛,小学部第一耶。”江妮娜盛了口草莓冰淇淋喂到了唐皖嘴里。

  “是啊。哎,这家的草莓冰淇淋蛮不错嘛,比咱上次吃的那家的好。”唐皖看着窗外正在写生的沈野逸和孟雅安,突然觉得这小子桃花很盛的嘛。前两天还有个特别腼腆的小女生去找他问画画的事情呢,唐皖记得那个小女生好像叫褚媛媛。

  “皖皖,你在看什么啊。哎,那不是沈野逸和孟雅安吗?这个孟雅安怎么总是围着沈野逸转啊。”江妮娜又盛了口冰淇淋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唐皖没有回答,而是盛了口自己杯子里的香草冰淇淋喂给了江妮娜。

  “耶?这个比我的草莓味的好吃。”唐皖听了江妮娜的话,又喂给了江妮娜一口香草味的冰淇淋。

  “哎,你怎么回事啊。撞翻了我的果汁,弄脏了我的作业本你就想一走了之啊。”张淼玲拽着褚媛媛的胳膊说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褚媛媛红着脸,小声的说道。褚媛媛其实不是故意撞翻张淼玲的果汁,然后就想一走而之,而是她刚在窗口看见自己的好友孟雅安和自己最崇拜的人沈野逸在一起画画。她着急过去让沈野逸看看自己的画,照他的建议改过之后,是不是更好了。可是没想到自己会一着急就惹祸了,这可怎么办啊。

  “你一句对不起,就行啊。那我杀了人,倒句歉,就不用受法律制裁了啊。切。”张淼玲看着褚媛媛一副自己欺负她的委屈样子很不舒服。

  “玲玲,咱还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吧,瞧瞧她那身打扮,估计她全部家当加在一起,都不够赔你一个写生本的。”赵璐笑着说道。

  “谁说我赔不起的,不就是一个写生本吗?我赔你。”褚媛媛昂着头,用力的拽着自己的衣角说道。

  “算了,我张淼玲可不太喜欢和穷人计较。赵璐我们走吧。”赵淼玲从口袋里拿出手绢擦了擦手指,趾高气昂的走出了食堂。褚媛媛站在原地默默的掉眼泪。

  “给,擦擦吧。”唐皖递给褚媛媛手绢。

  “啊,谢谢你。”褚媛媛接过唐皖的手绢,没有擦眼泪,而是将手绢攥在手心。

  “媛媛,你怎么哭了啊。”孟雅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食堂,拉着褚媛媛的手说道。

  “没,没什么。”褚媛媛看见孟雅安的身边站着沈野逸,就急忙用唐皖递给自己的手绢胡乱的擦了擦脸。

  “沈野逸,这是我改过之后的画,你帮我看看,好吗?”褚媛媛将自己的写生本递给了沈野逸。

  “嗯,好。”沈野逸面无表情的点评道。

  “真的好吗?谢谢你,沈野逸。”褚媛媛欣喜的抱着自己的写生本,一扫刚刚的小伤感,微笑的看着沈野逸。

  “沈野逸,对了,我觉得那会你画的夕阳,在的色调上的处理不是太好,你说要是@#¥%&(省略绘画术语)”孟雅安对沈野逸说道。

  “嗯,好。”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

  “皖皖,你看嘛,孟雅安又去粘着沈野逸了,皖皖,你看见没啊,你咋不生气啊。”江妮娜狠狠地咬着汤匙说道。

  “娜娜,这有什么可生气的啊。谁愿意粘谁,就去粘谁啊。”话虽这么说,但是唐皖看着孟雅安,还有褚媛媛,或者其他的女的去粘着沈野逸的时候,她心里其实是很不舒服的,但是又说不清这种感觉。

  “不行。”江妮娜将汤匙猛地拍在桌子上。

  “娜娜,你怎么了?”唐皖问道。

  “我,我,皖皖,我去下洗手间。”江妮娜急忙的往厕所走去。

  “哎?”唐皖看着江妮娜的样子,很纳闷,这妮子那根筋搭错了,咋这么不对劲呢。

  阳春三月,大地回春,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最近锦博小学决定组织学生去郊外春游,一时间,所有的学生都很兴奋。

  “都给我安静!”女班主任刚进班级就大声吼道。事实证明,女班主任的狮子吼,任何时间都是一样的立刻见效。此时,班级里静得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

  “你们可能都听说了,明天学校组织去郊外春游,这是个集体活动,我不希望有同学掉队,也不希望在明天有人给我上眼药,分组问题你们自己解决,然后把组长名单报告到孟雅安那里。”女班主任说完就转身出了班级。女班主任一离开班级,班里就沸腾了。

  “皖皖,你说我们和谁一组啊。”江妮娜问道。

  “沈野逸,咱仨一组吧。”唐皖用笔敲了下沈野逸的写生本。

  “嗯,好。”沈野逸面无表情的回答。唐皖很不明白沈野逸,为什么在自己面前偶尔会笑的沈野逸在其他人面前,咋老是面无表情的啊。

  “沈野逸,我和你一组好吗?”孟雅安微笑的问道。

  “嗯,行。”沈野逸再次面无表情的回答。

  “太好了。谢谢你沈野逸。”孟雅安笑着看向江妮娜,那眼神貌似在挑衅。

  “孟雅安,沈野逸都先答应唐皖和我们一组了,你凭什么让他和你一组啊。”江妮娜撇着嘴说道。

  “江妮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沈野逸也不是你一人的,凭什么我不能和他一组啊。”孟雅安嘟着嘴说道。

  “你。”江妮娜看着得意洋洋地孟雅安,心里别提多膈应了。她很讨厌孟雅安一天到晚的黏在沈野逸的身边,而且总是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自己。

  “娜娜。”唐皖示意江妮娜冷静。

  “沈野逸,你的意思是什么?和我们一组?还是和孟雅安一组?”唐皖问沈野逸。

  “都行啊,我随便。”沈野逸面无表情的回答到。

  “那,皖皖,我可以加入你们组吗?这样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唐皖刚想开口说话,却被孟雅安抢了白。

  “啊,这。”唐皖一下子愣了,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其实唐皖实际的想法是让孟雅安一边凉快去吧,她可不想发扬班级和谐精神,却让江妮娜和孟雅安两人互斗着玩,自己在中间夹杂活受罪。可是要真的那么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唐皖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哎?孟雅安,那是和唐皖她们一组吗?太好了,我原本还在想是要和唐皖她们一组,还是和你一组呢。这下可好了,我不用愁了。哎,柳楠。我和唐皖,沈野逸,江妮娜,孟雅安她们一组了,不能和你一组了。哎,韩黛,我和唐皖,沈野逸,江妮娜,孟雅安他们一组了......”上官晓芳一上来就自己说个不停,弄得唐皖连插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结果唐皖,沈野逸,江妮娜,孟雅安,女同学丙,五人一组的消息在上官晓芳的不停宣传中被坐实了。

  翌日,天气晴朗,早上07:00,锦博小学的郊游的车队从学校出发了,一路上欢声笑语,可是在唐皖那边却不太和谐。

  “孟雅安,你可不可以不要到处的招蜂引蝶啊。你一个人丢脸就够了,不要拉上我们组。”江妮娜气呼呼的大声说道。因为锦博小学租用的上下两层的大客车,所以两个班级坐一辆车,刚才孟雅安正在粘着隔壁班的一个帅哥王涛聊天,可那个帅哥明显对她不感兴趣,可是她还自己往上贴。哎,现在的这些孩子都怎么了啊。唐皖无奈的摇摇头。

  “江妮娜,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这是在和王涛讨论画画的事情。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你也不能总是找机会诋毁我啊。”孟雅安尖声的回答道。

  “孟雅安,你就狡辩吧。”江妮娜坐在椅子上,气的别过头,不去理睬孟雅安。

  哎,接下来的时间,孟雅安和江妮娜的战争未完正续,一路上还有在郊外春游中,唐皖一直都处于无奈的状态。哎,好好的春游,自己什么好景致也没看见,净看着俩人斗嘴找茬了。

  “唐皖,你看见沈野逸了吗?”褚媛媛抱着个礼盒,红着脸小声问道。

  “好像在那边的亭子里写生呢吧。”唐皖眼睛一直盯着褚媛媛抱着的东西,礼物?沈野逸?呃,这里该不会是表白用巧克力吧。出于好奇的心里,唐皖悄悄的跟着褚媛媛。

  “沈野逸,沈野逸,这个送给你。”褚媛媛红着脸将抱着的礼物递给了沈野逸。

  “嗯,好。”沈野逸面无表情的接过了礼物。呃,这小子难道都不会问问什么这东西代表什么意思吗?万一里面是什么危险易爆的东西,看他怎么办。

  “媛媛,原来你也在这啊。”孟雅安突然从亭子后面的走了出来。

  “沈野逸,我也有礼物送给你。”孟雅安从自己的写生本上拿下来一张纸递给了沈野逸。

  “嗯,好。”沈野逸接过礼物,同样还是面无表情。唉,唐皖汗颜了,这小子还真是来者不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