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漫无目的走在一个昏暗的空间,我大声呼喊着,慌张的寻找着我心底最刺痛的她,这是哪里?我的雪儿在哪里?步伐随着焦急的心情,烦躁的增加频率,渐渐变成小跑,一声声尖锐的呼喊,划破寂静的空间,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变得那样陌生,是嘶吼吗?不,是我内心对失去的恐惧,她是我的天下,没有了她活着已经变得不再重要。我想操纵意念,当我刚刚伸出双手,一股刻骨铭心的痛直击我的心底,我的手指……,竟然全部不见,留下的只有鲜血淋漓。

  雪儿,就这样一声声刺破喉咙的呐喊,伴随着凌乱的脚步传出很远很远,我如雷的喘息声最后代替呼唤,远远看去只见一个人影东遥西晃,不停地张嘴合拢,可是一丝声音都没有。那就是我,对于发不出声音的喉咙。我不甘的抖动着。

  孤独,这就是我最初的孤独,曾经在那座荒芜人烟的大雪山,总是一个人穿梭在漫天的飞雪中,我不敢想象曾经的我怎么渡过那千万个日日夜夜,我怕,我怕再次回到那里,一个人回到那里,我的爱、我的自由都化为乌有。

  梦境中,我突然惊醒,当我睁开双眼的瞬间,我看到一个昏暗的世界,如同天地初开的混沌,可视之却不可见。

  我听到周围的人兴奋的不知所措,在叫着我的名字,一股暖风轻抚我的心头,因为我的指尖传来那熟悉又牵挂的温暖,我的爱,我的她,我的天下。

  雪儿的右手紧紧的抓着我左手的手指,这是我们最初爱绽放的姿势。

  天空还是那么昏暗,混沌的天地初开降临我的世界,我站在城墙之上,努力地睁开我的双眼,曾经这个地方,被狂风刺痛的我泪流满面,为何今天没有了一丝触痛?

  槿,还有多少时间?我淡淡的问道,我知道槿,姐姐还有众人都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

  “哥,还有43天。”这时一对儿飞雁掠过头顶,仿佛一唱一和的讲述着凡世的爱恋。

  传说,这个世界遗留下这样一个种族,他们整个族群只有两只飞雁,他们有着亘古永恒的生命,万世不变的忠贞。其中雄雁叫做尧,雌雁叫做妾。

  四界布满了他们曾经留下来的痕迹,如果他们飞行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一条线,那么这条线就是天空。

  万世的轮回,他们捕捉着世间的爱恋,记录着一个又一个美好而温馨的瞬间,然后将故事讲给不懂得珍爱的世人,爱,就这样被他们传播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爱的温馨和幸福。

  直到有一天,恶魔降临这个世界,这里变成了杀戮的战场,绝情、冷漠、怨恨主导了世人的思想,爱从此在人们的心中渐渐深埋。

  悲愤的双雁,曾唱破他们的喉咙,试着挽回世人对爱的向往,可是不论他们怎样付出,世人那冷漠的目光始终充斥浑浊的双眼,这个变质的世界已经不堪入目。

  漫天的乌云,双雁一声声凄迷的鸣叫,响彻四界的每个角落,对世人的转变他们悲愤、无奈。

  最后,尧为了挽救世人不被恶魔操控,回到那个满是爱的世界,他点燃了自己永恒的生命,将恶魔祛除出这个世界,重新将爱再次散漫人间。

  妾,看着自己最美的爱恋,就这样燃烧化为了虚无,世人的转变她不曾后悔,她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最后,她高唱着‘寻找爱情的彼岸,让美丽延续……’笑着步入尧的后尘。

  从此这个传说,成了四界不变的神话。没人知道其真假,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世人从此再次回到了有爱的世界,亲情、友情、爱情……绽放在蔚蓝的天空下。

  这是夏饶给我讲述的,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我不知道这个传说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夏饶却说,王,我们也愿意为你燃烧生命。

  一丝清晰的光亮,刺入我的眼睑,兴奋而又疼痛的神经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并非我害怕失明,只是我还没有实现我的承诺。当第一幅画映入我的眼帘,是雪儿静静的躺在我的身前,月貌花庞、黛眉轻描,九天的长绸之上舞姿轻飘的女子也不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