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三十九章刻录下的悲剧他们可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啊……扑的一声响,我手中的日记直直坠到地面。心脏处传上来了一阵阵的痛,直率的痛,没有丝毫的转弯抹角。在颓废靠在墙上的瞬间,我忽然有些明白这种缓慢折磨隐忍的痛——那似乎就是一把钝了的刀,一下,一下,来回缠绵地割着心脏——也许就是这种痛意……你要我怎么坚强,怎么坚强!在经历了那么多的遭遇之后,我满以为,我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上帝终究会赐予我暴风雨后的宁静生活;我以为,上帝终是不会那么的残忍,我以为,他在夺去了我最爱的母亲大人和哥哥,让我孑然一身茕茕独立之后,始终会把我最后一个在意的人留给我;我以为,我们相约了,就可以共白头,我以为,他是我最后仅存的幸福,我以为,我不需要再等太久……而如今,我眼中的幸福却如同浸泡过酸液的鸡蛋,轻轻一磕,碎了,碎片满地,再不能重塑。我爱的人,我深爱的人,我满以为可以为我带来幸福的人,为什么会是我的哥哥,我的亲哥哥,我同父同母的亲哥哥……我倚在墙边,全身的力气也不足以让我一个人站起来。我只能用尽全力,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为什么?我以为,失去了母亲大人,失去了哥哥,再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痛彻心扉。但我错了,而且错得离谱……“艾琳,我该怎么办?你希望我……怎么做?”我倚靠着墙壁,努力把身体挺直。艾琳眼神复杂,却又疼惜地看着我,好半晌,才缓缓地说道:“小蕾,你怀孕了那么久,那是势必要生下来的,如果要在这个时候强行进行人工流产,恐怕连你都会有危险。我的意见是——既然孩子并没有畸形发展或者发育异常的现象趋势,那么你就生下孩子;但是,即使这样,你和基斯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你明白吗?”“嗡”的一声,我脑中像是打翻了盐油酱醋,邋遢混杂一片。我心有不甘地朝着她吼:“你为什么不早一些告诉我,为什么不早一些!早一些告诉我,我们也不会复制出这么一个悲剧!祖父祖母是亲兄妹?父亲母亲也是亲兄妹?狄洛特和安莱丝怎么办?要是以后他们知道了这个事实,知道了自己根本就是人性伦理的出轨产品,他们会怎么想?他们怎么面对这个事实?”艾琳愣了好久,才长长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摸着我的脑袋,似是想要抚平我的愤怒和颓丧。“小蕾,当年,埃萨尔和阿格拉知道了真相,他们怎么会没想过你能想到的一切?他们的痛苦,也许根本就不比你的少。就如同你想保护狄洛特和安莱丝的心情一样,他们也想要保护撒尔、基斯和你,所以,他们选择了闭口不言,他们不希望别人、当然也不希望你们兄妹三人知道这件事。”她顿了顿,望向了威尔舅舅,“之前你和基斯订婚的时候,威尔和阿格拉已经大力地反对了,但你们这两个孩子依旧是固执的要命。这一次,还是威尔和我商量了许久,才下定决心把真相——告诉你。”我踉跄了两步,颓丧地跌倒在床上,“哥哥和基斯……哥哥,也不知道这件事的吗?”“……是。”那件事,我没有告诉基斯,没有告诉任何人,平日里,依旧神色如常,依旧神色如常地倚在基斯怀里看星星,有说有笑。两个月后,我在私立医院顺利生下了狄洛特和安莱丝。生下狄洛特和安莱丝的前两天,我就以深入视察为名,将基斯调离了本岛。基斯虽然很不解,但在我的一再坚持之下,还是无可奈何,错过了我生产的那一天。那时,我的身边,只有艾琳一个人。艾琳说,哥哥狄洛特与婴儿时期的基斯非常的像,但有的却是一对和谁都不像的浅绿色眼睛;而安莱丝则完完全全的像我,有一双翡翠绿色热情的大眼睛,哭声特别的响亮。我把孩子出生的消息告诉了基斯,但特别强调,没有完成任务就不准回来。趁着这几天的空隙时间,我抱着狄洛特来到了撒兰提亚家族的城堡,出其不意地探望阿格拉·撒兰提亚侯爵。“小……陛下,我让蒂娜帮你准备一杯柠檬水。”阿格拉果然对我的突然造访感到十分诧异。我嘴角一抽。我喜欢喝柠檬水这件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众化了?“阿格拉叔叔,你还是叫我小蕾吧。听了二十几年,果然还是这个称呼比较顺耳。”我耸耸肩,顺便往上托了托狄洛特的襁褓。阿格拉叔叔这才注意到我怀中的狄洛特,不禁脸色一变。我扯了扯嘴角。阿格拉叔叔并不知道孩子是我和基斯的,也不了解我已经知道了他和母亲大人的关系,若知道,就不只是变一变脸色这么简单了。蒂娜端上了两杯柠檬汁之后,我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顺便关上大厅的门。我放下狄洛特,伸手端了一杯柠檬水,抿了一小口,才说:“阿格拉叔叔,我这一次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我神色平静,“阿格拉叔叔你还不知道吧,我和基斯商量好了,准备下个月月初就结婚。”阿格拉叔叔陡然一惊,原本比基斯还要显得成熟的面容瞬间慌乱了:“这绝对不可以!”“为什么?”我故作委屈和惊讶,“我和戴茨已经离婚了呀。还是说,阿格拉叔叔不喜欢小蕾和狄洛特?”假话。和戴茨的离婚协议我弄丢了,怎么也找不回来,而且我一直忘记了让戴茨再签一份……显然,我和戴茨的离婚时没有法律效应的。“……不是。”阿格拉叔叔无言以对,好半晌才呢喃出一个词,“狄洛特……”“哦哦,我忘记了,艾琳说阿格拉叔叔以前是很想要一个女孩的。”我恍然大悟,展露出一个“安心吧”的笑容,“阿格拉叔叔不需要失望,我还有一个女儿,叫安莱丝,只不过没有把她带过来。”阿格拉叔叔似乎有些愠怒了,沉下了声音:“小蕾,你究竟想说些什么?”想说些什么?我转成笑颜,起身抱着狄洛特走到阿格拉叔叔跟前:“狄洛特可是我哥阿格拉叔叔的一个大惊喜哦。你仔细看看,狄洛特很像谁,舅舅大人?”阿格拉叔叔也站起身,仔细端详着狄洛特。狄洛特正睁着他那双浅绿色的狭长眼睛,嘴唇微微抿起,神态自若地看着阿格拉叔叔。阿格拉俊逸成熟的脸瞬间惨白,与当时知道了狄洛特和安莱丝是基斯孩子的艾琳和威尔舅舅无异。好久,他才颤抖着嘴唇叫出了一个名字,“基斯……”艾琳说,除了眼睛的颜色,狄洛特和婴儿时期的基斯简直是一模一样。阿格拉忽然又反应了过来:“舅……舅大人?”“是啊。”我偏过头来笑道,“加莫尔舅舅大人不喜欢这个称呼吗?要不改成安卡舅舅?还是……父亲大人?”阿格拉不愧是阿格拉,在听到了这么让他震惊的话之后,原本有些难看的脸色竟瞬间平静下来:“陛下说笑了,我怎么可能是陛下的父亲大人。”我笑了笑,出声让蒂娜走进来,将狄洛特交给蒂娜,看着她出去之后才继续说:“父亲大人,你虽然一直没有承认自己是我的父亲大人,但也好歹是以阿格拉叔叔的身份看着小蕾长大的,知道小蕾不喜欢转弯抹角地说话,个性虽然冲动,但也绝对是一个大事不糊涂的人。”我紧紧盯着他,“认定你是我的父亲大人,这么重大的一件事,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我是不会乱说出去、胡乱向别人泄漏的。”我从随身包内抽出一份资料,放在桌面上,眼光放柔和了一些,“父亲大人,我是研究科学出身的,知道科学是最能够证明一切的。我和基斯,血液的相似程度高达98.72%,染色体相同程度比我和哥哥染色体的相似程度还要高,而与你,父亲大人,相似程度则更高。你还不能说明一切,不能够说明当初你和威尔舅舅极力反对我和基斯订婚的理由吗?”阿格拉……父亲大人看着我,眼神有些凄然:“艾琳已经告诉你了?”“嗯。”我应了一下,苦笑,“父亲大人,我只能够说,你和母亲大人的悲剧重演了,在我和基斯身上。虽然十分不希望狄洛特和安莱丝知道他们的祖父母和父母之间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但相比起这个,我更加不希望他们以后,或许有个万一,再次……”我没有说下去。我想,父亲大人明白我的意思。父亲大人颓然跌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好久,才再问了一句:“基斯他知道这件事了吗?”突如其来的打击,父亲大人,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年。我紧紧捂住胸口,狠狠压住噬心的疼痛,摇了摇头。父亲大人低下头,再次陷入了沉默。虽然看不清楚他的任何表情变化,但我还是能强烈地感觉到他思绪的跌宕起伏。我明白,他在挣扎,挣扎着是否要将真相告诉基斯,就像我当时知道了真相之后,第一时间,就是想着要不要把这个诅咒般的桎梏告诉基斯一样。若不告诉他,我没有理由去返回我们那个注定短暂的约定,狄洛特和安莱丝,要么没有爸爸,要么没有妈妈。我真的不希望,他们兄妹二人会像哥哥、基斯和我一样,明明有父亲母亲,明明父亲母亲就在身边,明明我们每天都能见到父亲母亲,却偏偏要生活在单亲的阴影之中。告诉他,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二十多年来的坚持,毁于一旦;我们,就真真正正走到了尽头——天空的尽头,再无出路。无论哪一种方式,我和基斯,注定只是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悲剧的复制。无论哪一种方式,我和基斯,注定不能在一起,隔开我们的,不是借口,是命运。无论哪一种方式,我和基斯,注定了痛苦——在看到希望的曙光之后,在憧憬着该如何享受着光明的时候,上帝告诉我们,那只是从别处折射而来的海市蜃楼,真正在前面等待着我们的,仅有暗夜。呵,蓝色蔷薇的锻炼,还在继续啊……“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基斯吧。”父亲大人抬起头。我看得出来,他已经痛下了决心,那一直温和的眼眸里荡漾出了痛色,“小蕾,从今往后,基斯就只能够是你的哥哥了。”“嗯。”我撇过了脸轻笑,为了掩盖眼眸中比父亲大人更痛苦的神色。翡翠绿色,那么鲜亮的颜色,若出现了一点点的阴暗,哪怕只是一点点,也不能被掩盖住。“我失去了爱人,却得到了父亲大人、哥哥、狄洛特和安莱丝,这个样子算下来,我还赚了三个人呢。”折断的感情,干涸的爱意,却为何,还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却为何,还会有那么一点点的舍不得……忽然发觉,我们之间,有太多还没有兑现的誓言。明明狠下了心,剜断了泪,撕裂了约定,踏碎了诺言,却还是舍不得,却还是期待着……“父亲大人,我和狄洛特先回去了。”我站起身。走出了大厅,我轻轻合上了门。合上门的那一刻,我隐约听到了父亲大人低低的叹声。那苦涩的叹声幽幽渗入耳,顿时苦得每一寸肌肤都蜷缩起来,“伊纱……”基斯在第二天就回来了。公归公,私归私,在详细询问了此次视察的结果之后,我才屏退了其余所有的事关人员,把时间留给我和基斯。我照旧抿了一口柠檬水,压下这些天来翻来覆去的疼痛,展颜一笑,在他唇上浅浅吻了一下,笑道,“基斯,欢迎回家。”基斯稍显疲倦的英俊脸庞也浮起了温柔的笑容。他伸手,一把揽住了我的腰,加深了我那个浅尝辄止的亲吻,尽情释放他难得的热情。我伸手攀住了他的颈项,回吻着他,任凭心脏泛起了苦涩。我想起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当你临近地狱的时候,雏菊精灵贝尔蒂斯总喜欢恶作剧的将你放飞于天堂。我想,我得不到贝尔蒂斯的恶作剧。当我临近天堂的时候,精灵维利吉斯恶作剧地将我投入了地狱。当我们冲破一切风浪之后,以为终于可以在一起时,偏偏箍在我们身上的枷锁让我们终究是咫尺天涯。良久,我松开手,笑着问道,“要不要看看安莱丝和狄洛特?”仆人们正推着安莱丝和狄洛特的小床在花园里散步。我让仆人先离开,自己和基斯带着孩子,走上了花园里水池上的露台。晒着冬日里暖暖的太阳,活泼的安莱丝早已经高兴地在小床上手舞足蹈,依依呀呀地欢叫。狄洛特则显得沉稳多了,只是安安分分地躺在小床上看着太阳,但粉粉可爱的嘴唇也明显抿出了一条向上弯的曲线。我抱起狄洛特,笑道:“狄洛特已经见过爷爷了,但还没有见过爸爸呢。基斯,你让他好好看一下他这宇宙第一美男子老爸是什么样子的,让他以后也有个动力长得更漂亮。”我把狄洛特轻轻送入基斯的怀中。基斯的笑容柔和,大概是因为看见了自己的缩小版,有点兴奋加高兴吧。我从另一张小床上也抱起安莱丝,笑眯眯地第一百零一次自我介绍:“安莱丝,我是你妈妈哦。”安莱丝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得懂,只是依依呀呀地笑着,伸手去扯我的蓝水晶长耳环。“对了,基斯,以后好好照顾狄洛特哦。若是狄洛特受到他老爸的什么委屈,我不会饶过你的。”我偏过头来笑道。“小蕾?”基斯小心翼翼地抱着狄洛特,在听到我的话之后,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一定要照顾好狄洛特。而安莱丝,则由我来照顾。”我仍笑着自说自话,不去看基斯的神色,“安莱丝,以后你就叫做安莱丝·多维亚特斯,狄洛特就随基斯你姓,叫狄洛特·撒兰提亚好了。”基斯盯着我:“小蕾,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我的眼睛蓦然痛了,红了,视线也模糊了。我慌忙低下头,拼命眨着眼,散去那一片朦胧。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基斯已经放下了狄洛特,依旧紧紧地盯着我,那目光,有爱恋,有疑惑,还有些许的……些许几不能见的恐惧,但最多的还是收敛不住的担忧。“到底怎么了?”一向温和沉稳的基斯,此时,毫不掩饰脸上的焦急之色。“基斯,”我放下安莱丝,一下子冲进了基斯怀里,用尽全力地抱紧他,终究痛出了声,“基斯,无论我说出什么,做出了什么决定,你都会原谅我的对不对?都会理解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基斯的身体蓦地僵直了。不语。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窝在他的怀里继续喊,声嘶力竭,歇斯底里,“基斯哥哥,我想和你在一起,但为什么我们偏偏不能够在一起?基斯,基斯哥哥,你告诉我,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偏偏爱上自己的哥哥,为什么……”基斯狠狠地一震。我触手之处,慢慢变冷。基斯的身体冰冷了,声音也在颤抖:“小蕾,你……在说什么?”“基斯,为什么,我以前明明那么期盼着知道我的父亲大人究竟是谁,但现在我不想知道了……为什么我要知道这件事,我现在不想知道,真的不想知道……”我攀住他,双手揪住他胸前的衣裳,似是要努力寻找支撑我讲出这一番话的倚靠,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原来我们的出生根本就是一个悲剧,我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我的父亲大人,竟然就是母亲大人的哥哥,母亲大人同父同母的亲哥哥……”“你说……什么?”基斯猛地抓紧我的双肩,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埃萨尔陛下的……哥哥?”我真的不能够接受,不敢去接受这个事实……这比让我失去了母亲大人和哥哥更难以让我接受……又有谁能接受,自己根本不应该存在与这个世界上的事实……“是,基斯,我知道了我的父亲大人是谁了。”我停下来,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冬日里冷冷的空气一下子大量涌入肺中,冷热温差,我猝不及防地咳嗽起来,咳得面红耳赤。咳着咳着,人也慢慢冷静下来,揪住基斯衣襟的手也慢慢松了下来。手尚未拿下来,就被基斯一把抓住了,“是谁?”相传,埃萨尔女王只有一个弟弟威尔侯爵,却未听过她还有一个哥哥。“是……阿格拉叔叔。”“所以,基斯哥哥你——是我同父同母的亲哥哥。”“我竟然……有两个哥哥……”以前是我的自以为是让我误会了基斯,让我亲手将他推开……现在,斩开了那一片误会的蒺藜,我这才发现,挡在我们中间的,不仅是一片蒺藜,还有一堵我们无力砍开的墙,它叫——伦理。不关乎名声,不关乎权益,不关乎那复杂的一切一切,挡开我们的就只有那么一句话——小蕾,你不能和他结婚,他是你的亲哥哥……“所以——”所以即使我们相爱,所以即使我们之间没有了任何的荆棘,所以即使我们已经有了狄洛特和安莱丝这两个孩子……我们终究是不能在一起啊……基斯静静地站着,抱着我,一语不发。我们就这样子,安静地,相拥而立,直至太阳隐入云层,直至夜幕降临。“小蕾。”“嗯?”“我爱你。”“我知道。”“让我最后……吻你一次?”“……好。”他的唇覆了上来,缠绵辗转,如同我的蓝色蔷薇绶印,印入宣誓辞上,那印记,永生永世都不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