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虫鸣声声,夏日的深夜分外静谧。

  躺在床上的赵毅,双眼望着房顶,目光游离无神。

  招魂夜,柳氏悲了又喜,喜了又悲,悲而后大喜。老道长例行公事平平淡淡,继而震惊莫名,临了却悟得一丝天机。但是赵毅经历了什么?

  ……

  没有人知道,现在的赵毅体内,已经不再是那个九岁孩子的灵魂;而是一个雷罚下逃生的杀手之魂;这个逃魂穿越无数位面,进入这个孩子的身体而重生了。

  清楚的记得,十五岁那年父亲被冤死,母亲为父伸冤不得,含恨而死。自己和妹妹得人相助逃出生天,学得一身本领后,踏上了对一个国家的复仇之旅。

  复仇之路杀戮重重,血腥无比。最后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选择了与对方同归于尽。但是在临死那一刻,灵魂被抽离了身体。

  看着自己灵魂外包裹的浓浓血煞,听着面无表情的修真者对自己的宣判,原来自己杀孽过重,要接受神雷灭魂的的惩罚,已经在劫难逃。

  天雷之下,恍若末日来临!血煞抖了抖,居然抗住了天雷。

  暮然间,感觉身下一空,顷刻间不知身在何处,血煞在空中拖出长长的紫光;跗骨之蛆般的天雷追击而至,自己瞬间不知被挤了多少次又空了多少次。就像在高速地突破屏障,眼前是各种光在乱闪,忽明忽暗,忽强忽弱。

  浑浑噩噩快要没有知觉的时候,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召唤和引力。随着引力而去,忽然便有了身体,忽然便有了一些新的记忆。

  耳中传来狂风呼啸声,暴雨倾泻声,隆隆雷鸣声;听见外面有女人在哭号,心里面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这是娘在哭。下意识要起身,一用力间又晕了过去。

  清晨来临时,赵毅已经醒来,但是虚弱的灵魂暂时无法支配同样虚弱的肉体,所以他还睁不开眼,动不了身体,哪怕只是皱一皱眉头。

  柳氏在床前说的那些话,赵毅完完整整的听在耳中,心里感动莫名。灵魂深处更是有一股要睁眼要开口要说话要呐喊的冲动,但还是失败了。

  感觉到有冰冷的气息慢慢的向自己的额头靠近,长期在生存和死亡之间徘徊养成的本能,使全身汗毛都炸了起来,瞬间,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有了感觉。

  于是,便睁开了双眼。

  睁眼刹那虽然视物模糊,但还是看清楚了记忆中的娘那张消瘦,苍白、憔悴的脸。但是这张脸实在是太年轻了,再怎么往大了算,也只能算到二十五吧?

  三十几岁的大叔喊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为娘?这算哪门子事情?这让赵毅在第一时间内无法接受,所以眼神中便有惊讶和抗拒。

  但是看到柳氏惨白的脸,通红的双眼,脸上两道还未干涸的血泪印痕,额头上的青紫肿胀,以及在青紫肿胀处还在慢慢往外渗血的伤口,眼神中便相继出现了犹疑和感动。

  内心深处一个声音轰然炸响,鼻子一酸,一声“娘”便脱口而出。

  ……

  可是,难道以后都要叫这个二十来岁的女子做娘?

  这便是赵毅这五天白天睡觉夜里发呆,并且一直不说话的原因。

  日后该怎么办呢?总不能一辈子不叫人吧?而且这身体的主人才九岁呢,难道老子以后要装嫩?

  耳边传来均匀而轻微的鼾声,发出鼾声的主人正美美而平静的沉睡着;那是睡在另一张床上的“娘”所发出的,轻轻的,柔柔的。

  三个月衣不解带,最近的大悲大喜,这么柔弱的女子如何能撑下来?

  或许这就是是所谓的母爱吧?想想前世的母亲,也是这样的深爱着自己;果然,母亲都是伟大的!

  那么,让伟大的母亲好好的睡上一觉吧。

  “要不?就当她是小妈?……”

  ……

  清晨,轻轻的摇晃把赵毅从睡梦中唤醒。

  “毅儿,醒醒!坐起来洗把脸,娘喂你吃早饭。”看见赵毅睁开眼睛,柳氏欣喜的说道。

  看着柳氏的脸有了些血色,不再是先前的惨白,额头上的青紫红肿也消退了不少,原先破裂的伤口也结了痂,眼角眉梢甚至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喜气劲。

  再看看柳氏递过来冒着微微热气的毛巾,赵毅的心里暖暖的。

  张了张嘴,一声“娘”在嘴里直打转,就是喊不出口。

  ……

  吃过早饭的赵毅又开始装睡,听着柳氏在外间和三婶叙话,赵毅偷偷转过身来,看了看房间,又看了看窗户,偷偷下了床……

  偷跑出来的赵毅在路上走着,完全没有初到贵地那种局促或者迷路的感觉,身周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可亲;赵毅开始的时候很认真的想了想,觉得应该是这个身躯的前任主人留下来的。

  既然有了新的生命,既然前任主人在留下身躯的同时还慷慨的留下了宝贵的记忆,那么,就让我来延续你的生命,承担本应你的那些责任吧!赵毅如是想着。

  空气是清新的,天空是湛蓝的,街道……呃,这个不能算街道,石头铺成的路,坑坑洼洼一点都不平整。管他呢,反正赵毅已经陶醉在所见所闻之中了。

  赵毅慢慢走着,东看看,西瞧瞧,这里摸摸,那里碰碰;越走越快,继而撒丫子奔跑起来。

  前面不远处便是赵氏的晒谷场,印象中,这里是自己的乐园呢;听声音,好像有人在那边玩耍。

  已经决定装嫩的赵毅心头一热,向晒谷场跑去。

  倒不是想玩那些孩子们的游戏,只是这几天伙伴们接二连三的来看他,孩子们的热情很让赵毅感动;所以他觉得,既然决定融入这个世界,既然已经跑出了家门,就应该向伙伴们做个回应,宣布自己正式康复出院了。

  还没走到晒谷场,就听见了哭声和叫骂争吵声。

  只见两伙小孩分成两派,正在互相叫骂,哭声是从孩子们中间传出来的。孩子们情绪激动,并没有察觉赵毅已经走到他们身旁。

  一个扎着羊角辫穿着花布衣衫的小女孩正坐在地上哭着,是三婶娘家的侄女儿——刘灵,今年六岁,三岁时因父母外出而寄养在三叔家,和虎子的感情很好。

  此时刘灵正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用袖子擦眼泪。

  赵家这边领头和对方对歭的是三叔的儿子,叫赵胜虎,大家都叫他虎子,比赵毅大一个月,此时正憋得满脸通红的和对方领头的小胖子顶牛呢。小胖子叫何刚阳,和赵毅一样大,是何氏家族的孩子。

  何刚阳的体重大了很多,在这样角力中,体重便能决定胜利的归属了。

  果然,不一会儿,虎子脚一软,歪倒在地,胖子便压在了他身上。

  何刚阳呼哧呼哧的爬起来,抖抖身上肥肉,嘴里不饶人的叫:“你这个笨蛋,真是没用,力气这么小,一下子就怂了。你!你!还有你!你们谁敢来跟我打?”小胖子一边用手指着赵家这边的小孩一边叫。

  虎子涨红了脸回到自己这边,坐在地上恶狠狠地瞪着得意洋洋的何刚阳。

  赵家这边一个孩子受不了胖子的奚落,咬牙冲上去,和胖子纠缠在一起。

  赵毅挤了进来,碰碰赵胜虎,问他:“这是咋回事啊?”

  虎子扭头见是赵毅,高兴的说:“小毅,你怎么来了?你娘让你出来玩了?”

  一提“娘”,赵毅的脸变的跟苦瓜似的,“哪里啊?我偷偷溜出来的。”说着话,还向外面张望了几眼,没看见柳氏追来,才放心的继续问:“到底咋回事啊。”

  “那肥猪追不上我们,就火了,把我妹妹推到地上了。妹妹哭了,我们要肥猪道歉,肥猪还耍横。我们就干起来了。”虎子简短的说了下。

  赵毅心里就乐了,这就是孩子啊,简单的游戏,简单的事情,简单的快乐。其实,场上热火朝天的场面,何尝不是另一种游戏。

  说话间,赵家冲上去的那个孩子又被压倒在地了。

  这回,小胖子更得意了,嘴里大声叫着:“怎么样?怎么样?我就说嘛,你们就是没用,赵家帮就是没用,没一个打的过我。”何家的小孩使劲的起哄。

  输了阵的孩子面红耳赤的回到了自己的阵营,虎子转过头,想挑一个能继续上去打的,赵家的孩子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吭声,前面两个是赵家这边力气最大的,他们都输了,剩下的孩子更不敢上了。

  虎子看过来看过去,不住地摇头,目光落在赵毅的身上,眼睛一亮,说道:“小毅,要不你上去试试?”

  虎子一开口,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赵毅的身上了,赵毅也算是个孩子王,而且更皮。

  大家都看着赵毅,希望赵毅上去帮他们报仇,刘灵更是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希冀的看着赵毅,嘴里说道:“小毅哥哥,帮我打那个胖子!”

  众望所归啊!赵毅也不废话,站起来就向小胖子走过去。

  小胖子正得瑟着呢,看见赵毅向他走来,惊讶的说道:“咦?这不是赵毅吗?你不是生病了吗?你病好了?”

  赵毅盯着小胖子说:“是啊,我病好了,怎么样?你干嘛打我刘灵妹妹?我要你向她道歉!”

  “你们都打不过我,我干嘛要道歉?”小胖子狠狠说道。

  “好,我们来打,你打了两场了,我不占你便宜,我用一只手跟你打。”

  一听赵毅这样说,小胖子就恶狠狠的向赵毅冲来。

  赵毅一手抓着小胖子的肩膀,顺着来势一撤步,一扭身,手一带,“啪”的一声,小胖子就摔了个狗爬。

  赵家这边的孩子就大声哄笑起来。

  小胖子摔的不轻,吭哧吭哧的爬起来,涨红着脸,满脸不服的说道:“我不服,你耍诈,不是这样打的,这次不算,我们再来过。”

  赵毅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小胖子说:“我们是打架!打架懂不懂?又不是比谁力气大,你摔倒了,就是你输了,快向刘灵妹妹道歉。”这孩子气的语气,赵毅现在说的顺溜的很。

  小胖子连连摇头,“不行不行,打架不是你这样的,你耍诈,我不服,我不道歉。”

  赵毅说道:“那我们再打一次,你输了可不准赖账。”

  “好。”说着小胖子就放低了架势,认真的盯着赵毅,摆出一副防守的摸样来。

  赵毅张着双手向小胖子冲去,小胖子就向前伸手用力,要推住赵毅,赵毅突然顿了顿;小胖子一推没推到,生怕赵毅又耍诈摔他狗爬,连忙向后使力,赵毅身子向前一撞,双手前推,“咚”的一声,小胖子摔了个四仰八叉。

  赵毅向前一步,骑在小胖子身上,举着拳头说:“胖子,你打不过我,道不道歉?”

  何刚阳喘着粗气,憋了半晌,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赵毅放开小胖子,小胖子爬起来,慢慢的走到刘灵面前,低声道:“刘灵妹妹,对不起,我不该打你。”

  又转过身瞪了瞪赵毅和虎子,强忍羞意道:“你们等着,我回家告诉我爹去。”说完,低着头快步走了。

  虎子鼻子里“哧”了一声,不屑一顾地在胖子身后叫道:“告爹就告爹,谁怕谁?难道就你有爹?我们都有爹!”转眼看见赵毅,语声顿时小了。

  何家的小孩们一哄而散。赵家的孩子则围着赵毅欢呼雀跃,虎子拿拳头锤了锤赵毅的胸脯,高兴的说:“小毅,你真厉害,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

  一个呼唤声远远地响起:“毅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