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从胤禛走后,年府上下对蔄青梦是既愤怒又忌惮,大家私下里都在传小姐摔坏了脑子,差点把大家都连累死。年遐龄更是气得病倒了,这护送蔄青梦上京的任务自然落到了年羹尧身上。

  第二日,年夫人便是替蔄青梦打点行李,由年羹尧带人“护卫”着启程了。

  马车里,蔄青梦百无聊赖,可又休息不好,“就算是面包车也比这马车舒服多了,难道能有四大发明就不能给马车安个减震器吗!”唠唠叨叨一路,开始秋月还去尽心安慰,尽量让她舒服些,后来索性不管了,因为她根本听不懂她说的都是些什么,什么“减震器”“空调”什么的都是些古怪的词,自然安慰也找不到路子。

  挑开马车的窗帘,外面俨然一片荒芜人烟的山林,空气新鲜的可以卖钱,虽无花香,但鸟鸣阵阵,清风拂面,让人心情不由得好。

  “二哥?”

  听得叫声,年羹尧调转马头,马儿踩着小碎步跟在马车旁边,“萍儿,什么事?”语气间宠溺的味道浓厚非常。

  年羹尧对这个妹妹的宠爱异乎寻常,纵使在她得罪了雍亲王后也未有改变,只是训斥了几句,便是如常。

  “二哥,可否停车歇息一下?我看这片林子很舒服,我想下去走走。”看到年羹尧犹豫的眼神,赶紧加上句“保证不会走远,真的想下去看看。”

  禁不住这妹子撒娇,年羹尧下令停止前进,休息半个时辰。

  “赵素、王青,小姐要去前面透透气,你们跟着,不得有任何闪失!知道吗?”挑选了两个武功与头脑皆是不错的侍卫跟随,年羹尧才放青梦和秋月去踏青,自己留下来整理一路来略有杂乱的车队。

  顺着山间小路青梦与秋月也是说说笑笑一路打闹,银铃般的笑声洒遍山野。

  “什么人,站住!”赵素、王青刚喊完便已经兵戎相见,来者有七八人,黑衣黑纱遮面,武器都是刀,第一次近距离的看武打片,蔄青梦完全吓傻了,随着不知道谁的鲜血飞溅到她脸上,终于大叫起来“啊~~~”

  这里离年羹尧他们并不远,可是山间小路杂乱,他们要想准确的找到她俩也不是十分容易的事。

  听到叫声,其中一个黑衣人箭步冲到蔄青梦面前,吓得蔄青梦双手交叉胸前,哆哆嗦嗦的问“你,你想干什么?”

  “萍妹,我是萧轩,跟我走。”黑衣男子拉下面纱,紧接着拉起青梦的手向着山下狂奔而去。

  留下秋月在后面哀嚎,然后,身边就只剩下了风声和瞬移而过的树干。

  蔄青梦知道年锦萍和萧轩的事情,可她本就是四爷的粉丝,穿越过来即使抗拒入雍亲王府也是因为着里面女人太多,可她没更必要跟着一个不认识的人跑路,然后风餐露宿,一辈子躲避追击。思前想后,终于下定决心。

  “救命啊!!!!”

  萧轩瞬间停下了脚步,看着没收住脚而摔倒在地的蔄青梦,他又赶紧去扶,可后者见他上前却吓得往后爬去,嘴里又是一声呼救。这里已是山脚,人烟也多了起来,再这么下去,恐怕马上就会有人来了。

  “萍妹,你干什么?我是萧轩啊,你不是不愿意嫁给那个人吗,我来带你走的。”萧轩气急败坏的解释着,又是上前想拉青梦的手。

  “这位朋友,看这位小姐的意思明显不愿意跟你走,我看,你还是离开吧。”小路边的树林里传来一道底气充足的男中音,紧接着闪出一个身穿一袭白衫的男子,身材颀长,剑眉星目,远远望去就能感到一身正气。

  “救命,公子救命啊!”见到救星,蔄青梦更是卯足了劲呼救,她也真是急了,抢亲的事她可绝对不答应,何况还是去往雍亲王府的路上。

  “朋友,请吧。”白衣公子手指向下山的路,做出一个送客的手势。

  “公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说完拔刀所向。

  “大胆!还不快滚,爷说让你滚是给你留条狗命,再不滚就把命留下吧。”路边林里嗖嗖窜出十几道身影,把萧轩围在其中,虽然这些人明显是那位白衣公子的仆人,可怎么看都觉得官腔十足,怎么形容呢,很有些锦衣卫的气势,看到性命无忧,蔄青梦同学再度出现了不把小命当命看的现象,竟然猜测起这些人的身份来。

  情况突变,萧轩眼中血红,不甘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蔄青梦,转身冲下山去。

  萧轩刚刚消失在视野中,小路另一头便出现了一队官兵,气势汹汹的朝这边追来,看到倒在地上的蔄青梦,那带头的年轻将军立刻冲过去,小心的搀起她,“哪里受伤了?”关切的语言,却第一次让蔄青梦心动,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对所谓的年家并未当做家人,醒来没几天便被逼着嫁人,即使对方是胤禛她也有着一丝不情愿,可这个二哥对她一路不仅照顾有加,现在更是并无半点虚假的关心,青梦也是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家人的温暖。

  “二哥,我没事。是这位公子出手相救的。”青梦示意年羹尧先谢过救命恩人。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在下”,年羹尧抬起头的瞬间口中早已有些公式化的句子没有任何征兆的断了,脸上满布吃惊。

  “臣四川巡抚年羹尧,见过十爷。”马上换了个公式,利落的套上词语,“还不见过十爷。”

  只听身后刷刷的跪地声,整齐雄浑的声音,“见过十爷。”

  看到如此训练有素的士兵,十阿哥似乎有些动容,“起来吧,你们不用谢我,要谢就谢八哥吧,是他让我截住那人的,是吧,八哥?”朝身后林子里喊时十阿哥脸上露出一丝孩子气。

  听得他这般叫喊,隐在林子里的人也是无奈的走了出来,同十阿哥一样,也是一袭白袍,身材也与前者相似,只是身高略高些,面庞并没有十阿哥那般精细好看,却是多了一些男子气概,笑容里暖洋洋的。

  “见过八爷!”这次不用年羹尧提醒,侍卫们自觉的行礼。

  “起来吧。年羹尧吗?这位是皇阿玛允了四哥的侧福晋吧?”这声音里没有高傲的皇子气质,没有正得势的嚣张,只是那么温和的一问。

  “奴婢年青梦,见过八爷。”这是蔄青梦第一次给人行礼,虽然不标准,但也合规矩。

  年羹尧张了张口,终究没有出声,他不明白他的小妹怎么能在八贝勒面前自己改了名字,在雍亲王面前都未曾行礼的她居然给八贝勒行了礼,他越来越看不清这个妹子了。

  “说起来也算我未来的嫂子,不必这般客气。我们还有事,就不再耽搁了。”

  “恭送八爷、十爷。”

  望着八爷远去的背影,四个字深深烙进了青梦心里——温润如玉,这温和并没有影响他的威严,甚至那尊贵的气质被这随和的性子衬托的更加淋漓尽致。

  怪不得迷得明筱白那死丫头团团转,八爷的魅力果然对那个射手座的口,可惜,她不在这里。此刻,蔄青梦的心里隐隐的希望明筱白能来同她一起面对这史无前例的无助局面,她的性子,如果真的穿来了恐怕十有八九会进八贝勒府。

  由于路上出了这档子事,还未到山东就见到了四爷派来的接应,年羹尧那紧绷的神经也有时间稍作休整,他纵然不希望妹妹有事,可不是你不惹事,事就不惹你的,何况那萧轩也还未曾抓到,想想还是赶快进京的好。

  “年巡抚,别来无恙啊。”来人是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男子,但说话稳重、做事利落,行事低调的作风深受雍亲王的影响。

  “肃大人,你也是啊,呵呵。”

  年羹尧并未因为来者官品及年龄比他低就轻视,来者肃穆正是四爷最为信任的近卫之一,在他面前,所有人都是平起平坐的对待,甚至,还要点头哈腰才行。

  “我是来接侧福晋的,”没有废话,直奔主题,四爷府上的人都喜欢这般,可年羹尧听了心里立刻凉了半截,四爷连让他送妹妹进京的机会都不给吗。

  “年大人多虑了,四爷有要事交由年大人办,又听闻侧福晋路途上出了事,才派我等来护送,这样年大人方可安心去办差了,”看到年羹尧面色微变,肃穆连忙将枣儿丢了出来,打一巴掌那紧接着没有枣儿的话,恐怕以后就没人给你办差了,“四爷说了,知道年大人疼惜妹子,在年大人办差回京之前不会办喜宴的,喜酒定会有您的份。”

  “谢过四爷!”这么一句话就把年羹尧的衷心提了起来,可见四爷的心思有如何缜密,拉拢人心这事做的滴水不露。

  交代过青梦,年羹尧便带人上路了,他这次的任务当真有些凶险,成则大功一件,败了就很难再有翻身的余地了,“看来真是险中求富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