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好吧,言归正传。你今天去哪儿了?身上怎么会有黑暗魔法的味道。”沈野逸在挠唐皖痒痒的时候,就感觉到唐皖身上沾染了黑暗魔法的味道。

  “魔法?”唐皖嗅了嗅自己的衣服,除了洗衣粉的味道,也没有沈野逸说的什么黑暗魔法的味道啊,沈野逸的鼻子到底什么构造啊,唐皖很纳闷。

  “别闻了,呵~像只小狗一样。你今天下午遇到什么陌生人了吗?”沈野逸一把抓住唐皖的那只想要打自己的胳膊,一脸正经的说道。

  “陌生人......陌生人,要是说陌生人的话,就是天华美容中心的所有服务过我的美容师吧,对了,还有张淼峰。”唐皖突然想起来自己只见过张淼峰两次,应该也算陌生人吧。

  “张淼峰?就是......你之前说过的在机场遇到的那个男的?”沈野逸听着唐皖说的这个名字除了唐皖提过一次以外,自己好像也在哪儿听过。

  今天是09月02号,德安中学正式开学的日子。早上,唐皖还没有睡醒,就被赵璐设置的闹表吵醒了。唐皖迷迷糊糊的关了闹表,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看了眼闹表显示的时间,05:30嘛,不对!她得起床了。她一骨碌的翻身起床,正好撞到了睡得正香的赵璐。

  “谁啊?唐!皖!大清早的你折腾什么啊。”被唐皖撞醒的赵璐,一脸怒气的看着唐皖。

  “快点起床,05:30了,今天早上有开学典礼,得07:10到校的,你忘记了吗?”唐皖一边穿拖鞋,一边说道。

  “才05:30啊?!从家到我学校用不了10分钟,我再睡会啊。嘘!别吵。”赵璐抱着被子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唐皖刚想叫她,突然想起来赵璐在升学择校的时候是直接升的离家的第二中学,不用想自己一样起这么早的。这样也好,这样就没人和自己抢厕所了。想到这里,她就开心的跑到厕所开始洗漱梳头发了。等唐皖换好校服的时候,姥姥正好做了早饭。唐皖坐在椅子上,一边看着墙上的钟表,一边细嚼慢咽的吃饭。等她不紧不慢的吃晚饭的时候,正好06:30,她拿起书包,打开房门,正好看见同样准备出门的沈野逸。

  “徒儿,你好守时啊。”沈野逸叼着一片面包片说道。因为之前领教过挤公交车的恐怖的唐皖,说什么与不肯再挤公交车去上学了,而且她的平衡感不太好,她可没有勇气去骑着自行车去上学。正好沈野逸买了辆新的黑色的自行车。唐皖就厚着脸皮让她的好师傅每天载她上下学,反正同校同班也不太麻烦。

  “呵呵,师傅,你最守时了。我们走吧。”唐皖见沈野逸还在吃东西,就伸手帮他去拎书包。

  “沈野逸,我先上去,你再骑吧。”唐皖看了眼自己无论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都没有勇气骑的自行车说道。原本沈野逸的自行车是不没有载人的地方,唐皖就弄了个小垫,系在了沈野逸的自行车的横梁上。沈野逸推着自己那辆被唐皖弄得很奇怪的悍马自行车,很是蛋疼。这妮子太能整了,生生的把自己的悍马的气势给毁了。早知道就告诉唐皖这妮子这车有多贵了,这样他就能不胡乱折腾自己的悍马了。不过,她很有可能满大街的追着自己,大喊自己败家的。

  “坐稳了。”沈野逸骑上自行车载着唐皖往德安中学骑去。坐在自行车横梁上的唐皖觉得垫子还是太薄了,咯的自己屁股很痛,不行,自己今天晚上得把垫子改良一下。此时此刻正在奋力的骑车的沈野逸同学还不知道唐皖在预谋什么,他要是知道唐皖在想什么,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唐皖从自己的悍马上扔下去。还想咋改,直接把这车拆了重做好不?

  德安中学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提前到校的学生了。沈野逸载着唐皖到校的时候,正好赶上开校门的时间,沈野逸低头看了下表,07:00。这可得记住了,别以后大冷天的,他可不想自己和唐皖在校门外推着辆悍马,冻得稀溜稀溜。可惜他现在还不满18周岁,不然他肯定不买悍马自行车,他肯定买台悍马汽车。

  刚从车棚里锁好车子的沈野逸,就在空气里嗅到了黑暗魔法的味道。他让唐皖把自己先书包先拿到班级,然后他顺着黑暗魔法的气味走到了德安中学的停车场,他一走进停车场就感觉到浓重的魔法气味,这种气味只有洞宫山灵隐观的历代大弟子独有的本领,黑暗魔法和修仙之术历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类别,但是自1万多年前,一个拥有黑暗魔法血统的女孩拜在了洞宫山灵隐观门下,潜心修炼,并且开创了一门融合了黑暗魔法和修仙之术的修炼术,自此的2千多年多少拥有黑暗魔法血统和修仙之术的人都败在了她的手上,但是在后来的1千多年后,那个拥有融合了黑暗魔法和修仙之术的女孩,逐渐失去了踪迹,而当时天之预言预测,1万多年后,拥有黑暗魔法和修仙之术的女孩会重新出现,与她在一起一同修炼的人可以达到修炼水平之中无人能达到的顶峰,届时就可以一统修炼之界。而经过夜勋(沈野逸)1千多年来的寻找,他终于找到了那个拥有黑暗魔法和修仙之术的女孩,唐皖。唐皖此时此刻身上的黑暗魔法血统还没有被唤醒,倒是修炼之术被自己给唤醒了,他一定要保护好唐皖不让她落入黑暗魔法系人的手中,不然到时就是修炼界的大遭难,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夜勋没有离开洞宫山灵隐观之前,夜勋的师傅的嘱咐。而夜勋看来,什么黑暗魔法,不黑暗魔法的,黑暗魔法要是厉害能被光明魔法压制这么多年吗?打不过光明魔法就跑来和我们修仙之术叫嚣,这是可笑。

  “这么快就找到我了啊。还真是扫兴啊。”此时的张淼峰不同于平时唐皖所见过的那个温尔尔雅的张淼峰,而是一个穿着黑色头蓬的周身散发着黑暗气息的人。而此时的沈野逸变成了夜勋,即他的真实模样。

  “如果再不动作快点,我的皖皖都快被你给拐跑了。”夜勋召唤出帝皇,帝皇的腾空出现,将张淼峰周身的黑暗气息冲散了不少,整个地下停车场顿时被金色耀眼的光芒所笼罩。

  “呵呵,你的皖皖?我看她会是我的皖皖。”张淼峰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暗魔法球,他一扭身甩了甩斗篷,黑暗魔法球就朝夜勋飞去。而就在帝皇吐出金黄色火焰球的时候,张淼峰就突然消失在地下停车场里了。“呵~就这么跑,还真是没意思。是不是,帝皇。”夜勋摸了摸帝皇了龙角,金光一闪,夜勋就变回了沈野逸,不同的是沈野逸的额头上出现了如同夜勋一样金黄色的火焰印记,一闪一闪的直到渐渐不闪了,沈野逸才离开了地下停车场。

  “沈野逸,你怎么才来,快学典礼都要结束了。”A班的班主任一直站在班级队伍的最后面,看着沈野逸从教学楼里(德安中学的停车场就在教学楼的负1层)慢慢悠悠的往外走,看得她火冒三丈,这是什么时刻,新学期的第一次集体活动,他居然敢无视我这个老师的话,现在都07:51了,迟到40多分钟了!!可恶。此时的沈野逸还不知道他班主任在想什么,他只是在琢磨为什么张淼峰会突然弃战离开的事情。连他自己走到了A班的班级末尾都没有注意到,更别提班主任对自己说的话。

  “沈野逸,你在想什么,你老师我在和你说话,你听到没?”班主任都快怒了,这个学生怎么回事,看自己是大学刚毕业,好欺负是吗?

  “哎呀,对不起,我刚在思考一道数学题,没注意到老师你。”沈野逸的思路突然被班主任打断,他看了看四周,几乎所有后面的学生都在看着自己。他暗自在自己的脑海里使用时光倒流术,才听到了刚刚班主任说的话。又默念隔空取物术,把自己家里的书桌上摆着的草纸,变到了自己的裤兜里。哎,没想到在开学第一天就违背自己的低调原则了,这可如何是好。

  “数学题?!”班主任不太相信沈野逸说的话,质疑的口吻问道。

  “老师,给你。”沈野逸就知道班主任没有那么好糊弄,幸亏有先见之明,把自己的草纸变来了,不然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啊,呵呵,沈野逸同学可真是好同学啊。”班主任随便扫了一眼沈野逸给自己的一打草纸,上面写的密密麻麻的都是各种数学符号,和演算过程看得她头直痛,她上学的时候最头痛的就是数学题了,要不她当初也不可能选择中文系,毕业当一名语文老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