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九章无奈之策

  “滴灵灵……”传来了电活铃声,妹妹站了出来,像老鼠一样胆小,眼睛骨碌碌注视着哥哥。哥哥不过尔尔,不屑一顾,正襟危坐。妹妹一步一步退着去接电话。

  “烂下庄,烂下庄!你怎么不来啦?我已赢了伍仟多啦!——快来吧!”声音很响很清脆,很惑乱人心。妹妹手捂着话筒,老张还是听到了,他察言观色,只见妹妹听后二眼放光,兴趣盅然。余音绕梁,妹妹极不情愿地搁了电话。

  “滴灵灵……”又传来电话铃声。妹妹置之不理。“滴灵灵……”电话吵个不停。妹妹左右为难,退退进进。哥哥装作若无其事。妹妹如小壁鼠在人面前见到了香可扑鼻的食物一样不舍不弃,她退到了电话机旁,战战兢兢拿起了话筒,尖叫的声音直刺耳朵,“……好地方,简直是神仙出入的仙境胜地,权当旅游度假,轻轻松松博(赌)一会……庄家是一个腰缠万贯的大老板,一扔千金,犹如天女撒花,快来捡钱吧。”妹妹想搁之可又于心不存,如寡妇改嫁,眼泪簌落落,二头掉不落……她偷窥哥哥的脸色,见哥哥微露凶光,急忙搁了电话。她为自己的失态,像吸毒者毒瘾发作见了却又得不到时的那种失态而可笑,她为赌友缠绕而岔恨,她为自己赌瘾难除而自责发狠。这毒瘤,这妖魔?

  老张深知,赌是一种原始的冲动,人类的返祖现象,人皆有之,没瘾沒癖不嗜好就风平浪静,小来来偶而来,搓搓小麻将打打扑克是一种健身娛乐活动,沉溺其中就成了自掘坟墓。二者只有一步之隔那,如今经济条件好了,赌博已蔚然成风,赌友的电话就如冲锋号,就如迷魂神;赌友的电话犹如在给无头苍蝇引路。坏就坏在狐党狗朋,有堡垒有引诱。她赌心不死,死不悔改,一切等于零,我白吃辛苦。“沒救了!怪胎!烂狗屎!赌鬼!”在怒骂声中,老张“扑嗵!”跪到了妹妹脚旁,正颜厉色开导:“小祖宗,求求你,千万不能再赌了,越赌越黑暗,你沒听说过亿万富翁也输得倾家荡产吗?这是无底洞,赌徒是猪羊,天生是吃坯,任人宰割!你是自屎不觉丑,这是挑别人害亲人。赌博的悲剧不胜枚举,三天三夜也讲不完,你自己毁了难道还要我跟在你后面转,替你填无底洞背黑锅吗?难道也要让我去死才能震撼你,唤醒你?求你了,迷途知返,戒赌!”哥哥套住了妹妹。他磕头三拜。

  “男人膝下有黄金,你怎么能跪倒在我这个赌鬼脚下?哥,你别这样,我如疯牛,横冲直撞,我的心如剜了一样惶惶不可终日,”妹妹总算还有点人性,弯下腰来搀哥哥。

  常听人说吸毒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次又一次戒毒成功,却一次又一次被粉友诱惑而复吸。总听人说,赌徒悔恨时斩掉了手指誓死戒赌,可也无用。戒赌如戒毒一样,重中之重,急中之急,就是要让妹妹断绝与赌友赌窝的往来,断绝一切赌博信息。如黑夜出现了流星,哥哥眼前瞬地一亮,他站出来当当当地向外走去。

  一会儿老张回来了,手中拿了一张大白纸,胶水,还有一具大铁锁。妹妹一看就明白,她沒有说什么,她自有病自得知,她想,这是不谋而合。哥哥裁了几张纸铺在桌上,妹妹不假思索咬破手指,顺手拈来写下了:“我发誓,远离赌博!”的条幅。字迹不错,写了一张又一张。老张把一张贴在大门上,一张贴在客厅父母的遗像下,一张贴在厨房,一张贴在床门前,一张贴在厕所。哥哥吩咐:“进门唸、烧饭唸、吃饭唸、上厕所唸、睡前唸、醒来唸、闲着没事也唸,时时敲警钟、刻刻记心上。”送钱用点燃了二支香,跪在父母亲遗像下拜着,“爸妈,我发誓,远离赌博!阳间人是最怕阴间人找事折磨的,我如再赌,任你们在阴间怎样处罚折磨我。”她把牙齿咬得格格响,她抱恨终天。不管是做作还是真心,哥哥只得领情,泥罗卜洗段吃段,骑着驴子看唱本,走着瞧。可老张并不轻松,犹如路上长滿了草荆棘丛生,难跨越……老张一看已近三点,下午还得上市,他毫不掩饰直截了当开诚布公说:“太可怕了,危机四伏,危如累卵,你失去了一个温暖的家,一个人东荡西游难成大器,定要被赌友拖人下水,再入赌穴。不是常听人说家中戒毒的故事吗,把人绑在床上,断绝与外界的一切往来……道理一个,委曲一下,关你一个月禁闭。我会常来看你,送些食品及实用品。”在家中在子女面前老张从不发号施令,今天对妹妹却一着不让。

  送钱用心想,是该清静反省反省了,是该约束自己管束自己,与赌圈彻底决裂,改斜归正,亡养补牢,重建家园,心有灵犀一点通,妹妹赞同,佩服锝五体投地,发自内心甜甜地叫了一声:“好哥哥!”

  哥哥走出了大门,关上二道门,“喀嚓!”一把大铁锁锁在防盗门上。哥哥二掌合拢,祈祷:“阿弥陀佛,我是万般无奈才出次下策,愿老天保佑,让妹妹迷途知返,顺利戒赌!”他心安理德离开妹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