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怎么了?哼,我看你问错人了。”苗佛苓目光犀利地望着赵拓的方向,鼻音重重地哼了一声。

  察觉到众人身上的煞气,君无厌回头,借着篝火的光亮,半眯着眼睛看着对面两人。

  赵拓瞅了赵铃一眼,当她下午在猎场狼狈地跑到自己身边,他就知道事情败露了,虽然赵铃死鸭子嘴硬,口口声声说慕容澈不会出卖她。呵,她也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那小子虽然对她有意思,对她的话言听计从,但在那三大门派面前,纵使是慕容谨那老家伙也要让上三分,一个慕容澈算得了什么。

  他活了大半辈子,知道这世界没有绝对的忠诚,在利益面前忠诚不过是个笑话。

  他深吸了一口气,迎上对面众人犀利的煞气,温吞吞地笑道:“不知道苗大当家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苗佛苓戏谑地扯着嘴角笑了笑,“我就随便说说。”

  赵拓知道现在与这群人硬碰硬,吃亏的只会是自己,却也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打算,现在见众人似乎没有动手的念头,他隐约猜到了他们想要什么。回头,他冲赵铃使了个眼色,两人急匆匆地朝雨林外观光车的方向跑去。

  “就这样放过他们?”君无厌回头问着君不诈。

  “我们有别的计划,暂时按兵不动。”君不诈冲他挥了挥手,“你先回去,那笔生意一定要谈下来。”

  君无厌点头,“爸,你放心吧,我们基本上达成了协议,只等最后签合约了。”

  见君不诈点头,他转过目光看了冷非鱼一眼,对君无瑕说道:“鱼鱼身体不好,好好照顾她。”

  “劳大哥费心了,我的老婆,我自然会用心。”

  被君无瑕刺了一下,君无厌好脾气地摇了摇头,领着自己的人离开。

  冷非鱼左右瞅了一眼,见众人准备回到各自的帐篷里,想了想,她走到苗佛苓身边,偷偷扯着她的袖口问道:“妈,是不是你?”

  “我还没动手呢,”苗佛苓鄙夷地撇了撇嘴,“那老东西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也不知道这次被谁捷足先登,不过这并不影响我接下来要做的事。鱼鱼,外面凉,你还在发烧,快进去。”

  在苗佛苓的催促中,冷非鱼不情愿地跟在君无瑕身边,重新回到帐篷里,躺在君无瑕的怀里,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想着先前的事。

  仇人报复?

  这似乎也说得过去。

  赵拓得罪的人多,想要他性命的人更多,可仔细想想,这件事绝对不是他的仇人所为。

  但凡想要取其性命的,都是一招毙命。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威力不大的炸弹埋在他的露营地,又能放火烧了他的帐篷,有这么大的本事,何必做这么麻烦的事,直接一枪结果了他,那多省事。

  所以,做下这件事的人,并非是要赵拓的性命,只不过是想戏耍他罢了。

  或者是自己多心了,没准整件事压根就不是因她而起。

  冷非鱼在君无瑕怀里辗转反侧了几下,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的几天,众人在岛上到也玩得尽兴,唯一让冷非鱼不满的是,君无瑕自从猎场的事之后,对她寸步不离,这让她很窝火,完全没有自由的游玩,让她不能偷偷做点什么。

  无聊地转了转手腕,她按捺住心里的蠢蠢欲动,回头看了一眼姜光梓和姜羽艳,对两人说道,“有点想吃野兔,你们帮我弄点过来。”

  姜光梓苦笑,自从自家小姐的身体逐渐恢复以后,她喜欢把他们当免费的打手指使。虽然他对“打手”这两个字情有独钟,可如果“打”的是猎物,而非让他热血澎湃的人,着实让他郁闷。

  认命地跟在姜羽艳身后,姜光梓唧唧歪歪地撇着嘴,寻找传说中的野兔。

  “鱼鱼。”君无瑕跃跃欲试地看着冷非鱼。

  “你又要做什么?”冷非鱼黑着一张脸,与君无瑕接触的这段时间,她基本上摸清楚了他的性格、脾气,见他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知道他又要折腾了。

  君无瑕兴奋地挑了挑眉,“明天我们就要回淮源岛了,我这几天一直在摸索,基本上找到了钓鱼的窍门。”

  “然后呢?”

  “我说过,在我们回去之前,你一定能吃上我钓的鱼,现在你可以提前享受了。”

  “所以呢?”

  “你在这里等着,我们晚上吃百鱼宴。”

  说完,他也不等冷非鱼答话,径直朝沙滩跑去。那里已经聚集了一批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人,正在当地人的帮助下,艰难地踩在高跷上,准备下海捕鱼。

  冷非鱼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虽然喜欢吃鱼,可这段时间每顿必现的菜已经让她吃到想吐,尽管如此,她还是对君无瑕的背影嘱咐道:“你自己小心点,我和花秋到附近转转。”

  “把莫曹也叫上。”

  面对君无瑕难得的霸道,冷非鱼蹙了蹙眉。

  领着花秋和莫曹走在沙滩上,冷非鱼偷偷瞅着站在百里锁身边的十三。

  不知道“刺”的身手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般高深莫测,要是有机会切磋一下就好了。

  冷非鱼拧眉,琢磨着如果回到淮源岛,她给君无瑕下药,半夜潜伏进十三房间的可能性有多大。可是,要是她技不如人被十三抓住,或者被扯下了面罩,那她费尽心思想要掩饰的小秘密不就暴露了。

  她半埋着头走在沙滩上,反复思忖着心里的小九九,压根就没注意花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与莫曹干上了。当两人掏出家伙进入对峙状态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停下了脚步,冷眼看着浑身杀气的两人。

  花秋也会武功?

  在她诧异的同时,花秋脚尖一点,一股强劲的力道从腿部迸发,带着她的身体朝前,手里的匕首直直地刺向莫曹的心脏。

  莫曹鄙夷地哼了一声,脚踝一转,身体朝旁挪了几公分,不多不少,刚好让花秋擦着自己的手臂而过,在她还没来得及转过手腕,改变匕首方向的时候,闪身,转到她身后,将自己手里的匕首朝她后背刺去。

  这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