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杂物室的通风窗玻璃撒了一地,通风窗刚好可以容一人钻过。窗外是后山。只见一个人影在窗外一闪就没了踪影,周言来不及检查地上的尸体,急忙钻过窗户追了出去。

  “保护好现场。”周言对骆方叫道,人已经到了窗外。

  “哦!”骆方一边答应,一边低下头来查看尸体。

  这时,李元也哆哆嗦嗦的走了进来,一张脸惨白,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尸体,口中不自觉的念念有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尸体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应该是哪个班的学生,但两人都不认识。尸体浑身上下除了大腿内侧有血迹和被咬过的痕迹外,再没有其他伤口和血迹,而大腿内侧的伤口处,血液已经不再流出,地上也没有一滴血迹。

  “好家伙!”骆方惊道,“应该是直接咬在腿上的大动脉上,那么快的流血速度,那血人竟然一滴不漏的全吞了!”

  这时,外面响起了吵闹声,几名学校保安接到电子锁报警赶了过来。

  “咦,李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其中一名认识李元的保安站在门外问道。

  “不要进来!”李元清清嗓子,镇定了心神随即走了出去,“里面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周警官要我们保护好现场,他已经去追击凶手去了。”

  众保安一听,全呆了,怎么又发生一起,一个个一脸骇然的站在门口看着里面那尸体露出的双脚,随后又都聚集在门前守护住现场,没一人敢进来。

  “呯呯呯!”后山传来三声枪响。

  众人吓了一跳,既激动,又害怕。

  “不知道抓住没有。”

  “何止被抓住,应该已经被打死了吧,你没听见开了三枪吗!”

  “哼,跑了也说不定。”

  骆方走到通风窗前,踮脚看着窗外。

  过了好一会儿,一道人影才从山上走了下来。

  “是周警官。”骆方激动道,“咦,怎么只有他一个人。没抓住?”

  周言看到骆方,无奈摇头,又从窗口处钻了进来,李元也急忙凑了过来。

  “我算明白你那天比赛时被人戏弄的感受了!”周言惨然道,“那血人纯粹是在耍我,我鸣枪示警,他不理我。我跑的快,他也跑的快,我跑不动停下来喘气,他也停下来看着我。等我举枪指着他的时候,他‘嗖’的一下就没影儿了。那速度……,我只感觉眼前一道血光,就看不见人了。很明显他一直在故意玩我。”

  骆方和李元听得咂舌。

  周言低头看向那具尸体,随即蹲下身,仔细看了看尸体伤口处,抬头道:“与林辉的死法一样,也是大腿内侧大动脉被咬断,血也流光了。不,至少现在知道,是被吸光了。”

  “还有你的特异能力……”周言突然想起了什么,站了起来,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骆方,自从看到那血人后他已有点相信骆方的话了,“先不要对任何人说,我以后再和你慢慢谈,李老师你也要保密。这件事马虎不得,万一被那血人知道骆方可以发现他行凶,很有可能会回来报复!”

  “这我知道。”李元点点头。

  骆方也跟着点头。

  “嗯,你们先回办公室吧,我已经打电话通知警局派人来。一会儿我会叫人到办公室给你们录口供,该怎么说,你们自己先想想。但骆方的‘异能’这件事,一定要保密,整个案件太诡异离奇了,暂时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包括你们的校长。”

  “嗯。”骆方和李元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心里不禁一阵后怕。

  阳明小区,骆方家。

  “爸妈,我回来了。”骆方开门进了屋。

  骆祥云夫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冯春然抬头看见骆方回来,忙起身走向厨房。

  “是不是学校有什么事儿?这么晚才回来,快9点了。你去洗洗手,我给你抬饭菜出来。”

  “嗯。”

  “哇!”骆情从卧室里传出一声惊叫,打开门冲到骆方跟前,一脸的兴奋,“哥,学校又出事了。刚刚我一同学打给我电话,说又死人了,和上次林辉一样。”

  “怎么?又死人了。”骆祥云和冯春然都满脸诧异的走了过来。

  “嗯,我已经知道了。”当即骆方把事情经过由始到终的讲了一遍。

  骆祥云夫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骆情则是吓得抱住了母亲。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血人?喝血?太恐怖了。我看,你们兄妹俩还是在家休息几天吧!暂时先别去上课了。”骆祥云不放心道。

  “不!”兄妹俩同时抗议。骆情虽然感到害怕,但她却不想被同学们笑话胆小。

  骆方安慰父亲道:“爸,学还是要上,只是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不会一个人单独呆着就行了,放心吧!我会看好小情的。”

  冯春然也拍拍骆祥云的肩头:“那么多学生在一起,没事的,记住别单独一个人就行,放学要马上回家。对了,你说李老师和那个周警官都知道了你有异能,他们不会到处乱说吧?”

  “不会。”骆方摆摆手,“当时现场那么吓人,谁都怕惹上是非。李老师不会,周警官就更不用说了。”

  “反正你还是注意点好,现在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别人在想什么。”冯春然还是不放心,“好了,不说了,快吃饭吧。”

  第二天清早,衡远一中,高三(13)班。

  “昨天又发生血案了,你们知不知道?”胖子张羽花凑过来问。

  “嗯。”萧建明头也没抬,仍就看着书。

  骆方点点头,没说什么。他知道张羽花凡事都喜欢追根问底的性格,不想因为这事儿让他也趟这浑水。

  “今天大家都怎么了?一个个‘沉默是金’的样子,是不是被吓傻啦!”张羽花一阵嘟噜。

  “全校师生请注意,全校师生请注意,请十五分钟后到中心操场集合,请十五分钟后到中心操场集合。”学校广播喇叭在教室、办公室、操场等地同时响起。

  “紧急集合!不知道干什么。”张羽花起身瞅瞅窗外。

  “去了不就知道了。”骆方站了起来。

  萧建明也合上书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随后三人跟着其他同学一起缓慢走向操场。

  一路上,骆方注意到,不管男男女女都皱着眉头,随处可见阴郁的表情,正在说话的也刻意压低了声音。这一片起码有几千人走动着,却听不到一丝嘈杂声,场面异常诡异。

  “看来‘血人’事件已经在很多人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骆方暗想。

  “哇,怎么像奔丧一样!”张羽花不合时宜的尖锐声音冒了出来,显得出奇的高亢,顿时惹来了周围许多人怨恨的目光。

  骆方眉头一皱,冲着张羽花道:“你再扯你那公鸡嗓子,我可要叫‘羽花’了啊!”说着,左右环顾,又清了清喉咙。

  “哎,别,别!我不说话了还不成吗?”张羽花被捏住了软肋,慌忙答应。

  “这还差不多。”骆方暗笑。

  “呵呵。”旁边的萧建明却已经笑出了声。

  过了一刻钟,全体师生纷纷赶到了中心操场集合完毕。放眼望去,操场上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偶尔传出一些杂闹声,但相比以前而言,已经够安静的了。要知道这可是一群学生,活泼、调皮、好动,通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安静。

  站在队列最前面的班主任李元,遥看了骆方一眼,又神色平静的转头注视前方。

  骆方则是在人群中看到了萧语心熟悉的身影,萧语心也似乎心有所感的转头找到了他,两人相视笑了笑,随又望向前方台阶。

  这时,一个约有五十多岁的瘦小光头走上了台阶。

  “啊,校长。”

  “是校长。”

  “赵校长。”

  一些学生小声议论起来。

  “同学们……”光头校长赵邓树对着全校师生开口道:“今天进行紧急集合,是想让同学们知道,这几天学校出了一些事。是什么事,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说了。我想说的是,同学们不要担心,市公安局已经派出15队武装警察对我校的校园、校外,甚至包括后山,都实行了警戒巡逻,相信不久凶手就会被抓获。同学们上课的上课,自习的自习,还和往常一样,不要人心惶惶,不要随意议论,更不要乱造谣言,否则,只要被我发现,一律开除!”

  “哼,赵光头,怎么看都像个刽子手。”萧建明低声道。

  骆方点点头,然后看向张羽花。这死胖子出乎意料的没出声,见骆方在看自己,忙装出一副惶惶然的样子,想来是刚刚骆方的“威胁”还犹有余威。

  “死胖子,太过了吧!”骆方笑着低声道。

  张羽花一愣,随即装作无辜的样子,挤着胖脸对骆方谄媚一笑,看得骆方只想干呕。

  忽然,骆方下意识的感到浑身一阵不自在,总感到背后似乎有人在盯着他,忙转过头去寻找。刚转身就看见一个长相酷似林辉的少年,正用恶毒的眼神紧盯着自己,连被发现了也丝毫不顾。

  “胖子,那是谁?”骆方低声问道。

  “哪个?”张羽花转过头来,东张西望。

  “在你的五点钟方向,正在看我的那个。”骆方伸出手暗指后方。

  “我五点钟方向?”胖子更迷茫了,“五点是哪儿?”

  “你个死胖子!”骆方彻底被打败了,“真不知道你学习成绩怎么上去的。看我手指的方向。”

  “哦。”张羽花忙转过头去,“噢,那是林辉的弟弟林耀,那小子在读高二,听说打架挺猛的,曾经在读高一时候,一个人和三个高三年级的男生打架,那三个人全被他打趴下,为这事还差点被赵光头给开除。咦,他一直看你干什么。不会是……,他不会以为林辉是你杀的吧!骆方你可要小心了!这小子年纪没你大,但你绝对不是他对手,别栽在他手上了。”

  “放心吧!”骆方知道了缘由,毫不在意的转过头来,把林耀的身影抛在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