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缕的仙三生活
作者: 卿圆
字体: 特大
颜色:          

  来到前厅,就见云霆与西域老妖缠斗在一起,李宁心在一旁着急地站着,繁缕挥手弹开西域老妖“云霆,带宁心离开”,“尊后,我虽然没了雷灵珠,但我依然是雷州百姓的父母官”,“有志气,不过这里确实不需要你”说完也不等云霆的反应,拉回云霆,在大厅设了结界。“母后,你不是说他会跳舞吗?”繁缕拔下白玉双凤簪,幻化成红紫双凤龙骨鞭—佞,头发和眼眸瞬间变回凝紫色,灵力浮起繁缕的衣裙,飘然欲仙,甩出佞,卷住西域老妖的琵琶扔给儿子,鞭子所过之处,妖魔全都灰飞烟灭,“繁繁,自己弹”,重繁弹出一道灵力,对着西域老妖拨动琴弦,西域老妖见琵琶被一紫发紫眸的绝色女子所夺,当下大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音波击中,不由自主地边唱边跳“西域老妖,天下无敌,西域老妖,称霸六界,来来来,来来来,我最强,我最帅,我最厉害我最帅……”

  刚冲进来的景天好奇地看着西域老妖跳舞唱歌,“哇,白豆腐,这西域老妖中邪了,哈哈,哈哈”“快动手吧”,景天拉住徐长卿“唉,没看到红毛的老婆儿子都在,我们歇会儿吧”,话音刚落,就被音波击中,也开始跳舞唱歌,搔首弄姿,“给我两文钱,给我两文钱,给我两文钱……”徐长卿赶紧远离景天以免被连累,无奈地看着重繁拨弄琴弦,西域老妖和景天在那里拉着手跳舞。繁缕飞身半空,衣袂飘飘,一鞭甩开,乌云尽散。“长卿替雷州百姓谢过元宸宫主”,“不必多礼”繁缕转身便走,“宫主留步”,“哦,何事?”,徐长卿为难地看向重繁,“这,宫主能否让贵公子停下”,“呵呵,这个嘛,繁繁玩得高兴,再让他玩会儿,不过本宫奉劝道长一句,想要什么光明正大地来,骗婚这种下流手段还是不要用的好,感情是最珍贵的,不论神魔人鬼妖,感情都应该被尊重,而不是巧取豪夺的手段,你可明白”徐长卿知道这是对自己一行人骗取火灵珠和雷灵珠的不满,当下才觉得这种方法多么不妥当,看了一眼景天,这算是惩罚吧,“长卿谨遵教诲”,“哼,记住就好,繁繁,别玩了,你父王快来了”。重繁把琵琶扔给景天,就倒腾着小短腿扑进繁缕怀里。徐长卿赶紧收服西域老妖,点醒景天,景天停下来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丢人的事,“哎,你这个小娃娃干嘛啊,啊?”“哼,谁让你偷懒,既然不捉妖那就跳跳舞,活动筋骨啊”重繁板着一张与重楼八分相似的小脸酷酷地说道,“哎,你这个小红毛,骗了猪婆的花楹,还捉弄本大侠,今天我就替重楼教教你”说着就要从繁缕手里抢重繁,繁缕飞身半空,“景天,记得好好锻炼啊,重楼一直惦记着要跟你打架呢”话音刚落,伴着景天的怨声,红光闪过,繁缕抱着儿子就落入重楼怀中。

  “啊,红,重楼,我不要跟你打,不要跟你打”景天躲在徐长卿身后叫嚷着。“哼,飞蓬,本座会等你有能力与本座一战”,“啊,那你等着吧”景天松了一口气。

  重楼哼了一声抱着妻儿闪身消失,回到魔界,重楼就把重繁扔给蚩尤,自己抱起繁缕就回了寝宫,霸道的吻上繁缕,挥手褪尽两人的衣服,瞬间赤诚相对,繁缕着急的拉过被子,“老公,我错了,别生气,别生气”玉手抚摸着重楼的胸口期望平复怒气,却不知更是勾起重楼的欲火,弄巧成拙。恍然之间,繁缕觉得自己像是掉落在无边的大海,而她死死抱住的重楼就是她唯一可以抓住的救赎。她想她一定是疯了,居然把重楼当作了唯一的生机……一波又一波的海浪袭来,逐渐淹没了繁缕最后一丝理智。两人在寝宫整整折腾了三天,繁缕累的只能攀住重楼,任由重楼转战灵泉池。感觉到重楼的手又覆上自己的玉峰,“老公,我真的不行了,我们明天,明天好吗?”重楼突然停下动作,“有人闯入魔界”,繁缕瞬间清醒过来,运起元灵珠一个周天,身上的吻痕和疲惫尽去。

  两人出现在神魔之井时,景天正在拆卸翅膀,看来还是像电视里一样飞进魔界入口的,打斗的魔将立刻停下给两人行礼,“参见尊上,尊后”,重楼一挥手,魔将全部退下。景天见状,嘿嘿笑着拱手道“红毛,多谢了”。繁缕看见紫萱似乎衰老了不少,“灵力散失不少,难怪天香豆蔻失效了”,紫萱听了受惊一样看着繁缕,紫发紫眸,依然妖娆妩媚,绝色倾城,目光扫过重楼,繁缕心知紫萱又在打重楼的主意,当下变了脸色,“哼,徐长卿,记得本宫警告过你什么吗?倘若犯在本宫手里,可不管你是不是女娲后人,哼”重楼也感觉到繁缕的气愤,瞥了紫萱一眼,皱眉哼了一声。徐长卿疑惑的看着紫萱,紫萱慌乱地避开徐长卿的探究,刚刚升起的心思也湮灭了。

  繁缕随后先一步到达神界,“参见公主”,走进凌霄殿,果然一如既往地安宁,“臣等参见公主”,“都起来吧,繁缕参见帝父”,“快起来,今日是来看戏的?”虽说疑问却是肯定,“帝父真了解我”繁缕眨眨眼给了天帝一个你也一样的眼神。“参见飞蓬将军”,景天跟徐长卿嘀咕了一会就也躬身行礼,突然眼前出现一个白袍的影子,抬眼是一个温和威严的男子,“飞蓬将军,一切可曾熟悉啊”“你是谁啊?”“我是天帝”景天愣了一下,大惊“哦天帝,你是天帝,天帝大老爷,恭喜发财,一本万利”,更惊奇的是旁边紫发紫眸的繁缕,“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天帝皱眉“繁缕是本尊的女儿,为何不能在此?”,“什么,你的女儿,天帝大老爷,你真开明,把女儿嫁给那个魔尊”,繁缕瞥了景天一眼,说道“好了,还是说你的事吧”景天一个激灵,不敢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