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听到秦香莲问自己还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唱歌,赵雅萱偏头想一想,然后就对她说道:“秦阿姨,我以前真的曾在舞台之上表演过吗?我现在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啊,要让我唱歌,真的是为难我了。”

  秦香莲听到赵雅萱的回答,却是在她的意料之中的,如果她现在的这个样子能够像以前那样唱歌的话,就不正常了。所以,也就罢了让赵雅萱通过唱以前唱过的歌来试一下她能否从中找到过去的一些回忆这个念头了。

  “那你现在是要去哪里呢?怎么会混在那个商队里面啊。”秦香莲很是关心的问赵雅萱这次来的目的。

  “我这次是为了帮救我起来的那个干哥哥去到京城里参加会考,他在出发前的几天里得了病,不能亲自去参加这次的会考了。”赵雅萱照实回答秦香莲的问题。

  “什么?你一个女孩子家,要去京城里参加那个什么会考啊?天啊这个想法真是让人吃惊啊。我真的想不到你会这么的幼稚,你知道吗?现在的会考那是很严格的,如果被查出来你是代替别人去参加考试的,后果很严重啊。”秦香莲边说着话边摇头。

  “就算被查出来,我也认了,谁叫我欠着梦鸥哥哥那么大的人情呢,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有我自己承担,绝对不会拖累他的。”赵雅萱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嘿,你以为皇上的法律是摆设啊,一旦查出了你是代人参考,那一定会寻根问底的。这样你不仅帮不到你那位干哥哥,还有可能连累他们一家子。”

  “啊,不会这么严重吧。我什么都不说,谁知道我的底细啊?”赵雅萱还是坚持着自己的信念。

  “就是这么严重,再说了,你才学了多少天的文章啊,怎么就这么的不自量力,去和别人一同比试呢。”秦香莲为了劝赵雅萱,忍不住打击了她一下。想让她听后知难而退。

  “秦阿姨,你可不要小看我,我虽然记不起失忆之前的事,但是对于在失忆后所学的文章,那是一点也不比梦鸥哥哥差,不然我也不会笨到去帮他到京城里去参加会考了。”

  “不是吧,你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赶上了你那干哥哥的进度?”秦香莲那是满脸的不信。以为赵雅萱是在说大话糊弄自己呢。

  “不信,您可以去问一下和我一起坐在同一辆马车来到这里的李大有,他就是因为看上我的才学才有意要将他的妹妹许配给我的。”赵雅萱挺起了胸脯,那本来被她束得紧紧的胸部被挺得突了出来,如果李大有在这里,一定就会发现,和他坐在马车里相谈甚欢的书生原来是女儿身。

  “好了,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有去参加会考的实力,今天你遇上我了,我就不能让你去冒这个险了。你就在我这里住下吧。什么也不用操心,你只要给我养好身体,争取早日恢复对过去的回忆就好了。”

  秦香莲说着这些话,脸上露出的是不容商量的神色,她是真的为了赵雅萱着想的,天知道会不会真的好像自己说的那样,被人查出赵雅萱是以女儿身去帮助别人参加会考的啊。她在离开乡下之前就是赵雅萱的爷爷将赵雅萱托付给自己的,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带着她离开家乡,当初在山寨,被派遣到这里来干活的时候,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赵雅萱了,只是山寨里有自己的姐姐姐夫,他们都认了赵雅萱做干女儿了,照理,赵雅萱在山寨里是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更何况,赵雅萱还认了一个干哥哥赵德昭呢,他对赵雅萱是再好不过了,有这几个人在,赵雅萱就不会出任何问题。所以,她才安心的离开了山寨,却料不到在她离开山寨不久,就发生了令人想不到的事来,在今天之前,她都没有了什么关于赵雅萱的讯息,虽然她的心里很是牵挂,但是也知道她着急也没有用。所以今天再一次见到了赵雅萱,得知她再一次失忆了,就不想放赵雅萱离开了。

  但是秦香莲的好意,赵雅萱却丝毫不理解,她很是生气的对秦香莲说道:“不,我决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好它,不然,我就会吃不香睡不饱的。秦阿姨你的好意我心领的。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要去找我那位同伴李大有了。”

  秦香莲听到赵雅萱语气中的不容质疑,真是很难受,她这么关心赵雅萱,对方居然对自己大吼大叫,还不愿意在自己的身边多呆一会儿。枉自己当初对她那么好了。

  不过,当想到赵雅萱此时是处于失忆状态下,再大的气也都消失不见了。她柔声对赵雅萱说道:“萱儿啊,秦阿姨是为了你好啊,当初你爷爷将你托付给我,我就有义务照顾你,这些日子以来,我们两人分散了,我也不知道你的情况,想对你进行照顾那也是不可能的,这次我们又一次见面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除非,你能够将过去的一切都回忆出来,我才放心,让你独自离开。”

  “秦阿姨,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赵雅萱一脸的感动。她似乎是被秦香莲的真情流露给弄得对秦香莲多了些许好感。

  秦香莲听到赵雅萱对自己的感激之语,心中有点欣慰,但是赵雅萱接下来的话,却将她心中的那丁点欣慰给清除得一干二净。

  只听得赵雅萱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记不起你到底是谁所以,我的事,也不用你来管,我这次去参加会考,那是一定要完成的任务。”她的脸上又是那种坚决无比的神色。

  秦香莲对于赵雅萱的这种固执那是完全没有办法了。现在的赵雅萱就像是一个抱成一团的刺猬,让人无法亲近。

  秦香莲真想一把将赵雅萱给敲晕了,她就能够安静的留在这里了。但是这也只是她气极从头脑当中闪过的一个想法而已,真要这样对付赵雅萱,她肯定是下不了手的。

  秦香莲看来还是不想放弃劝说赵雅萱,她坐到了赵雅萱的身边,轻轻拍打着赵雅萱的肩膀,对她说道:“萱儿,你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做事,做事的结果不单单只是对于做事的自己有影响的,对于其他人,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你这次离开你现在的干哥哥陈梦鸥的家,想帮他去参加这次会考,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这次参加会考,如果被人知道了你就会受到惩罚,而且还有可能连累你那梦鸥哥哥的一家,你能够因为这一件事而将他们几个人拖进了是非当中吗?你想一下,你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呢?”

  “秦阿姨,你不要吓唬我好不好,我听着怪害怕的。”

  “萱儿啊,我可不是在吓唬你的,你真的去参加会考的话,发生这样的事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我看你还是在我这里好好住着,不然,你这一去很可能就要在考场之上失去了自己的性命,还有可能将你那干哥哥的一家人的性命都给搭进去。”

  听着秦香莲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去参加会考就会让陈梦鸥一家子陷入危机当中,赵雅萱的心里也是产生了一点害怕,她这些日子以来和陈梦鸥一家子相处得很融洽,早就将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了,如果真的像秦香莲说的那样,那自己就会成为一个罪人了。

  但是眼前这个中年妇女,虽然对自己是不错,但是她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企图呢。虽然她说自己曾经和她非常的熟悉,赵雅萱还是有点不相信除了陈梦鸥一家子以外的任何人的。毕竟她对于过去全部都忘得一丝不剩了,现在她所有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全部来自于陈梦鸥一家子的教导,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所以对于现在失忆的赵雅萱来说,秦香莲就相当于一个初见不久的陌生人,就连在马车上坐着交谈了那么久的李大有,赵雅萱都是抱着很大的防备心理的。更何况刚刚见面不久的秦香莲了。

  赵雅萱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对秦香莲说些什么话来,只是默默的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秦香莲看着赵雅萱的脸色是变了又变,心中知道自己的话起也作用了。现在她一定是在思考着到底是去还是不去,现在其中的利害关系已经为赵雅萱挑明了,如果她还做不出正确选择的话,那也就没有办法了。秦香莲心中暗叹了一下,如果赵雅萱真的不改变主意去参加那个会考,那么她就只能想一些别的办法,跟在赵雅萱身边,保护着她了。

  秦香莲心里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就等着赵雅萱做最后的决定了。

  就在赵雅萱还有秦香莲两人陷入沉默当中时,这个房间的门却被一阵大力的敲击声拍得啪啪响。

  听着这个独特的拍门声,秦香莲的脸色一变,那拍门声持续了很长时间,她才老大不愿意的起身,走向房门,将其打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