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痛,浑身酸痛无力。

  蔄青梦努力想睁开重比灌铅的眼皮,挣扎了好几分钟后终于把一缕日光放进了眼中,慢慢的,一个由模糊变得渐渐清晰的世界呈现在她面前。

  古朴整洁的木质家具,配上木质门窗,等等,怎么会有木质门窗,上面糊的还是白纸。纵使蔄青梦的观察力再不济也该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不寻常,怎么看都像是穿越女主醒来后的景象。

  “小姐,你醒了啊!老爷,夫人,小姐醒了。”然后,狗血的剧情立刻证明了她的猜想。

  把眼睛瞪到极限,小脸煞白呆板的望着床边那个仍然在大呼小叫的小女孩,张了张口,却发现一个字都想不出,这种情况蔄青梦想过很多次,看小说也看过很多次,但真实遇到后仍然被震撼的无所适从。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心里不停地重复着这两句话,似乎在说服自己这只是幻觉,大不了是个逼真的幻觉,说不定那抹绿光是漏电所致,把自己电的有些不正常了也不一定。

  在蔄青梦还在出神之时,房间里已经进来了她名义上的父母和郎中。

  “小姐已是无碍,只待歇息一段时日便会痊愈。”那郎中摸完脉,对着那老爷和夫人恭敬的回话。

  “我是谁?”随着这一声轻问,刚刚缓和的气氛瞬间凝固。

  “孩子,我是额娘啊,你怎么能不认识我了呢?孙大夫,萍儿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说无碍了吗?”那贵妇人大概40多岁,眼泪已经像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了下来。

  看着扑到自己身上,还哭得一塌糊涂的贵妇,蔄青梦紧张之极,“你们又是谁?”

  “是啊,萍儿怎么会不记得我们了呢?”被叫做老爷的男子大约50开外,一脸儒雅,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个小姐是他的心头肉。

  眼见年老爷与年夫人伤心欲绝,孙郎中出虚汗的速度也见长,赶忙再去把脉,看舌头,最后一抹犹豫之色展现,吓得年夫人几欲昏倒,幸好下人即使搀住了。

  “年老爷,小姐身体真的并无大碍,至于为何失忆,应该是受到惊吓所致了,只要静心调养,再加上旁人刻意疏导,不难恢复。”孙郎中弯着腰,恭敬的回话。

  看夫人已经经不起一再的打击,年老爷也只能祈求苍天了,“既然孙大夫如此说,我们照办就是,赵颂,送孙大夫。”

  一旁一个40多岁管家模样的人引着孙大夫出了年府。

  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蔄青梦的心莫名的烦乱,急切的想静一静,理一下这乱作一团的境遇。

  “额娘,萍儿想静一静。”但愿这么说可以成功吧。

  听到蔄青梦这么一说,那一直脚底无力由人搀着的夫人欣喜万分,忙连着点头,“好,好,秋月,你留下照顾小姐,我与老爷明日再来看小姐。”

  年老爷虽然很想详细了解下她的病情,但还是溺爱的同意了。

  待得所有人都出门去了,蔄青梦才恍惚的倚靠在床帏上。

  “小姐,小姐,你还记得秋月吗?”一个十四五岁模样的女孩子在蔄青梦眼前高速晃动。

  任由被摇晃了好一会儿,“既来之,则安之”蔄青梦才下定决心,从新做人。“秋月,能给我讲讲我的事情吗?大夫也说要有人来疏导我,我想,你跟我这么多年,应该知道的。”青梦并不知道秋月跟了这个叫萍儿的小姐多少年,但不管哪个年代,对了刚才那几人的装扮应该是清朝,小姐们身边的丫鬟是常年不变的,即使结了婚还要带过去做陪嫁丫头的。

  “秋月自幼跟在小姐身边,小姐的所有事情秋月都是知道的。”听青梦这么一问,秋月竟然有知无不答的自觉。

  “那你便与我说说吧,详细些,我现在脑子里模糊的很。”凭着语文课代表的功底,青梦尽量用自己认为古人该有的字句与秋月交流。

  秋月一直给她讲到半夜,直到夫人传命下来让她睡觉,否则她大有盘问秋月通宵的打算。

  躺在床上,青梦怎么都睡不着,因为她刚刚从秋月的嘴里得知她本名年锦萍,年芳十五岁,前些日子因跟随二哥学习骑马坠马导致昏迷至今,本来这些都是她能接受的范围,只是,当她听到二哥名字的时候,一个哆嗦,瞬间浑身冰冷——年羹尧。前阵子跟明筱白那个死党看电视剧的时候就算再不细心也知道这个名字跟谁联系在一起的。她追问秋月府里可还有其他的姐妹,秋月眨着眼睛说“没有了,都出嫁了”的时候,一种绝望蔓延开来。

  是的,这是上天的捉弄吗?想起看《步步惊心》时跟明筱白和宋婷吵闹时那句“要我是若曦,就直接跟了四爷了”,这次跟不跟可不在我了,苦笑。

  第二天一早年夫人便去看望了青梦,听了秋月的汇报,虽然还是担心,毕竟也是心里踏实了很多,“萍儿,不是额娘心狠,可是你父亲与你哥哥都算是王爷这边的人了,府里就只有你还未出阁,听说,皇上也有意把你赐给王爷当侧福晋,这不是,刚要动身去京城,就出了这档子事,可吓死额娘跟你阿玛了。额娘知道,你不愿意,可是,这事容不得你,听额娘的,不要再任性了,明日王爷就要到了,为了年家一家老小,委屈你了。”年夫人也是一脸的不愿意,看得出很疼这小女儿,但皇上的威严没人敢触怒啊。

  “王爷要来府上?”青梦万万没想到这种比中六合彩还低的概率能发生在自己身上,还不是一次,穿越就够惊悚的了,那个性情不定的四爷会亲自来接一个准侧福晋?

  “是啊,本来是你阿玛跟你二哥送你去京城,可是你这一病耽搁了下来,四阿哥办差路过,便来了信说是来看看,额娘想,恐怕也是会一同带你回去吧,额娘以后要见你就难了。”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这样一记晴天霹雳毫无征兆的落在了蔄青梦头上,明天,难道她就要这样匪夷所思的嫁人了吗?看小说、看电视她是喜欢雍正,先不说那里面的雍正跟历史上的真人有多少相似处,光是这一屋子女人她也是完全赞同若曦的观点——无法接受。

  青梦已经不记得那一天的怎么过的了,只记得隐隐约约听到屋外的丫头们说“小姐一直在发呆”。

  锦园里郁郁葱葱的,院子虽然不大,但别致小巧也算是讨人喜欢,干净的青石砖配上芊芊细竹,婉约却不失君子之风,看来这里也算是书香门第。锦园门口,年老爷望向那扇木门,眼神里有不舍,也有些茫然,天意让他年家成为王爷的佐领,但不知道这之后的路会不会赔了女儿又折兵啊。

  【锦园闺房】

  “秋月,现在是康熙几年?”青梦是理科生,对于康熙、雍正两朝的知识几乎全部来自小说和电视剧,但现在看来,明显的不够用。

  秋月虽然只有十四岁,比现在的青梦还小一岁,不知是古人早熟的缘故,还是其他,她的许多话语与青梦这个23岁的大学生的契合度颇高。

  “小姐,今年是康熙五十年,您是不是想问王爷的情况?”灵犀如此,看来这秋月也不是愚钝的丫头片子。

  被人猜中了心思,按年锦萍的性格,应该略显羞涩才对,可对于生在现代的蔄青梦来说,这点攻击对于她脸皮的防御程度都可以忽略不计。在现代她已经可以称得上淑女了,若是明筱白那丫头也穿了过来,是不是自己会好过一点?至少欢乐不曾减少吧,如果宋婷也过来,大家是不是可以把这几个阿哥瓜分了,然后,那悲惨壮烈的九王夺嫡是不是也会峰回路转?

  “小姐?你又出神了。”自从小姐醒来后,秋月频频看到她一脸呆滞的目光,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可偏偏又什么都不记得了,纵使想破她的小脑袋也不知道平日里活泼温煦的小姐为何会变得如此——淡然,要知道,在此之前,她对嫁给王爷这么一个大她近二十岁的男子是多么的排斥,更何况,萧少爷与小姐的情谊也是大家都知道的。这次也是因祸得福,小姐彻底的忘记了那萧轩,老爷夫人暗地里也是松了口气。

  “啊,是吗?哦,对了,跟我说说王爷吧。”装作一脸的好奇,青梦设想,胤禛今年怕是已经成年了吧,侧福晋就侧福晋吧,电视剧里连嫡福晋都没给几个镜头,想来这侧福晋也没什么重要的,将来如果万一看不顺眼,躲了一处僻静地方过自己的安生日子就好,大不了老死就可以穿回去了。

  这充分证明,她受《步步惊心》影响之大,如果,如果明筱白穿过来,恐怕直接拼到八爷党里做幕僚去了,她可不是蔄青梦这样文静的性格,宁愿轰轰烈烈的死,也不会安安静静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