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等人一路无阻前去,旁边城民细声议论,能让城主退让的定是强者,那些平常百姓已经将伍伯看作神一般的人物,远远仰望。

  不一会,伍伯便带着几人来到了一座巨型古旧的建筑边,而旁边卫兵则远远让出位置,对于城主都不敢招惹的大能是他们只能仰望的存在。而建筑正中写着几个龙形大字指示这是何物。

  传送阵台!

  传送阵台四方八位都立着巨柱,相互之间有着神秘的联系,散发着不为人知的时空之力。沈星在外面看着阵台之内,时空扭曲,景物虚幻,自成一界,与外面格格不入,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这无疑是一个奥妙的神物,不是沈星现在所能明了的。阵台之内,流风卷舒,急电闪烁,踏入其中也许就会迷失在时空中。

  阵门关闭着,而阵门之上有着九个小孔,丝丝流光泛在上面,异常亮丽。

  伍伯带着几人来到阵门之前,掏出一个拳头大小晶莹剔透的晶石,放进九个小孔之一中。

  在晶石入孔一瞬间,阵门流光闪动,线连着晶石,抽取晶石之中能量。而晶石也在这消耗之中快速变小。在晶石变小过程之中,流光漫布阵门,射向四方八位的巨柱之中。

  不一会,晶石不再变小,伍伯将其取了出来,这时的晶石只余之前一半那么大。而阵门也大开,阵台得到能量补充,正常运行起来,更显诡异。

  伍伯举步走进阵台之中,道:“都进来吧,阵门马上要关闭了。我们现在赶往雷霆城,究南山便在雷霆城之中。”

  沈星等人快速跟了上去,之后阵门便关闭如初。

  小艾甜笑上前,对着伍伯问道:“爷爷,刚才那块晶石放在哪了,那是什么啊,好漂亮啊,给我看看好不好?”

  阿牛也追问道:“爷爷,那个是不是传说中的星晶啊?”

  伍伯拿出刚才那块剩下的晶石,道:“不错,这就是星晶,你们既然要踏足星道便需要此物,这是修界之中用来交易的钱币。这里面可以储存星力,到必要之时可以吸引里面的星力化为己用,让修者拥有持久之战力。”

  小艾抢过星晶,左右摆弄,想看出个什么来似的。

  伍伯继续为他们讲解,道:“这个是一个上品星晶,当然现在只是半块了,传送所损耗的能量可不是一般的多啊。一块上品星晶等于一千块中品星晶,同样一块中品星晶也等于一千块下品星晶,至于传说中的更高阶的,那便是无价之宝。”

  “一块上品星晶在修界之中也不是那么好得的。现在这天地似乎是不完整之说,灵气干涸,星力微弱。也是因此,现在修道之人难以步上巅峰,近十万年来,几乎没有强者可以摘星望月,傲立万古了。”

  沈星好奇地问道:“天地有缺,伍伯可知为何而缺?”

  伍伯摇了摇头,道:“众多说法,但无一是准,也许这天地间没有知道这其中奥秘的人存在了吧。”

  沈星兴起,对于这个星神大陆现世,沈星更想知道传说,也许能找到一丝与地球之相连。

  于是沈星再次问道:“在这些传说之中,伍伯你觉得哪个最真实呢?”

  伍伯笑了笑,道:“真正的秘密在各古地之中也许会有所记载,我所料最真实的应该是十万年那次帝路上的征战,各路大能齐聚中洲。盘古裂天,水火不容,各路诸雄大打出手,争夺帝位,而后将天打烂,最终使火焰城脱离而去。火焰城在帝路之上拥有着无穷之奥秘,其中就是关键,而传说之中当时的火焰城便是在中洲的中心位置,在那最神秘的禁地万灵深渊之上。”

  其他人听得入迷,而沈星心中却是激动万般,终于还是有一丝的相关。

  “这么说地球与这星神大陆也是有所联系的,盘古裂天,水火不容。这是盘古开天,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吗?还有那不知名的深渊是否……”沈星在心中细细思量。

  “这与我梦境之中有着几分相合,难道我梦境发生的地点就是火焰城?也就是说我目睹了十万年前星神大陆的帝战,到底火焰城与地球有什么联系?我到究南山一定要好好查一查,十万年前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伍伯所说的正是他梦境之中相差不远,沈星不禁浮想连连。

  此时,传送阵台启动,沈星在阵内看到四方八位的巨柱围绕他们急剧旋转,再也看不到外面之物。巨柱越转越快,之后沈星已经分不清是巨柱在转还是阵法在动作。

  不久沈星感到地面有些晃动,而后众人感到一股失重之感,而且耳边也似有风声呼啸而过,他知道他们已经不是身处南平城了,一定进行了所谓的传送之旅。

  对于这失重之感,小艾几个尚未有过接触,紧张地抓着伍伯,但这场面倒也变得温馨。

  不久之后,他们眼前一亮,双脚着地,重新有了自由般,几人不禁呼了口气。

  前方景色不再是南平城,这里同样也有一个传送阵台,但比起南平城的更加雄伟,更显气派。

  走出传送阵台,来到喧哗街道,看着两边景象,众多院落富丽堂皇。而路过之人大多数有着健壮身躯,熊腰虎背,显然皆是身怀大神通之者。更有甚者,清秀非凡,其身后相随众多壮士,显然是权高位重或是神秀般人物。

  就在沈星一行人走出传送阵台不久后,传送阵台再次亮起光芒。一位白衣书生走了出来,手折羽扇,此人正是葛伤。

  葛伤在南平城趁着城兵不敢靠近伍伯他们,在伍伯等人传送走了迅速打开传送阵台,也跟着传送过来雷霆城。

  看向沈星等人走去的方向,葛伤低声邪笑道:“把我逼得这么惨,我们的帐以后慢慢算。”随后消失在街道尽头。

  沈星等人走在街道之中,仰头观望,林立的殿宇闪烁不朽光辉,像是披着神圣光环,让人拜服。看向远处,那巍峨的巨山,穿云入天,让沈星眼前一亮。

  这是一座傲然九天之上的巨山,云雾缠绕,偶有清音入耳,让人神宁。天籁般钟声偶尔从山间传来,相伴祥鸟和鸣之声,苑若仙山。

  这般巍峨巨山,相比之下地球之上的任何一座山只算是小山包,或者有些算小山包都算不上。

  伍伯也看向那边,面露怀念之色,道:“那便是究南山,横亘千百公里,是一座圣山!”

  之后伍伯舒了一口气,又道:“那里钟天地之灵秀,有着独特的韵味,有着不一般的道,非常适合修道之人修炼。而且那里少年英雄辈出,最能锻炼个人能力了。到时你们再一一享受吧。”

  几人望着巨山,神往已久,沈星问道:“伍伯,究南山对考验的人有什么要求吗?”

  伍伯笑道:“有是有,不过相对你们三个应该都不是问题。首先第一轮是招收二十五岁以下二十岁以上的弟子,实力要求达到内功八重以上,也就是力量达到九千。而二十岁以下的要求是要达到内功三重,也就是力量达到四千。然后就是这些第一轮入选的弟子中择优选取了。每次招收弟子名额一般是一万名吧。”

  “你们是我举荐进去的,第二轮可以免去。现在沈星一万多力量,左相延你虽然年长两岁,但你的力量也快接近一万了吧。”

  左相延点着道:“是的,相信不久后我便可筑造星台。”

  沈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祝你成功。”他是真是在祝愿,他知道失败的滋味,那时他还不知道他可以多次筑星台。

  左相延笑了笑,道:“我相信自己,我肯定能筑造成功。”

  伍伯看着阿牛道:“阿牛你也达到了八千力量,努力突破星台,相信你们会在究南山中收获不少。你们的都要努力,究南山中最不缺的便是天才,有些惊天之才在考验之时,二十不到便突破了星台,而在山中修行多年的会有更加强大更加惊艳的修者,你们都要小心。”

  “爷爷,你放心好了,我会小心的。”阿牛目光坚定,点头道。

  沈星只知道自己在地球陷入无名时空之时是十八岁,但在宇宙深处漂荡了多久,无从考证,但他肯定不止那一两年。

  沈星再次向着伍伯问道:“伍伯,那么二十五岁以上的求道之人究南山便不再招收了吗?他们是如何得知我们多少岁数呢?”沈星将心中疑问说了出来。

  “二十五岁之上的人也不是一定不招收,只是那将会严格到极点,只对一些百年难遇,千年奇才招收。至于年岁,那里有可测得人的气血之盛衰的器材以判断年岁的,你与阿牛相差不多,气血旺盛,应该也是十八岁左右,放心去吧。”

  健马飞奔,尘烟滚滚,沈星等人一刻也没有停下,骑着健马直奔究南山,日落之后,他们才赶到了山下。而此时山门紧闭,考验之人早已带着合格的弟子回山修炼,留下的都是一些考验失败之人在此驻足悔恨,望着神圣的究南山,久久不肯离去。

  天色已晚,他们一行人只得先行投宿旅馆,明日再上山求道,接受考验。

  沈星回到房中,例行筑造一次星台,力量提升一千,之后再思悟独孤尊者身法斗转星移。这是他每天必不可少的修炼,就算在路上,他也找出借口想方法去修炼。

  这便是他现在要走的路,必须要走的,要追求地球之秘就必须要强大起来,要守护所爱之人就必须要壮大己身,将这虚空撕裂,求找回去的路。

  当他筑星台失败,紫金双珠释放神光修补全身之后,沈星再次神清气爽。现在的他拥有了三万多的力量,在星台之下绝对是无敌的存在,就算是踏入星台的也没有多少能与他相抗的人,因为沈星这副身躯就是敌人最头疼的,坚韧得可比神兵利器。

  各位大大,砸点推荐与收藏等给我吧,如果喜欢,没有帐号的可以申请一下起点再点击咯,那样会增加会员点击,万般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