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啊,哦。”唐皖还沉浸在那些带给她的震撼中,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沈奶奶拐到了幻影劳斯莱斯的里面了。唐皖坐在车里的时候,才缓过神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野逸成富三代了?

  幻影劳斯莱斯的车里内敛豪华,唐皖靠在车的椅背上,她回想着自她重生以来的种种,她突然觉得重生就是把双刃剑,虽然让她知道了事情的发展顺序,结果。但是无形之中有很多的事情又因为自己而改变了。就好比惠贤和唐爸的事情,其实唐皖一直特别的自责,要是自己没有重生,唐爸唐妈的感情生活就不会变成这样。而且当唐皖被绑架的时候,她第一时间觉得是惠贤绑架的自己,要用自己的生命安全,威胁唐妈和唐爸离婚吗?当想到这里的时候,唐皖突然觉得很害怕。

  唐皖靠着柔软的椅背在害怕中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却被眼前的华丽的玫红色风格的公主房间给惊呆了,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这间卧室貌似似曾相识。房间里的落地式窗户貌似有一扇窗户忘记关了,清晨的风吹动着玫红色的飘窗窗帘,很有梦幻的感觉。唐皖躺的床是一个欧式风格的架子床,柔软的床让她感觉非常的舒适,醒来时一点都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她坐在床上越想越觉得纳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自己不是应该在那辆豪车里的吗?

  “醒了?”沈野逸端着杯牛奶,走进了唐皖所在的卧室。唐皖看着已经休息恢复过来的沈野逸,她突然感到了心里的一丝安慰。但是现在她只要一看见沈野逸的时候,心里总是有种愧疚感,因为只要一听到沈野逸的声音,看见他的人,她就容易想起夜勋,她觉得自己感觉现在已经到了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觉,感觉到词穷的地步了,找不到准确的词来形容自己对待沈野逸和夜勋的感情,感觉到很困惑。那种感觉弄得唐皖很不舒服,就像有什么东西蒙住了心一样,闷闷的喘气很不舒服。

  “嗯,是啊,醒了。这里是?”唐皖感觉这间房间似曾相似,但是有记不清曾经在哪儿见过这间房间。

  “我家,这间屋子就是你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一直很好奇的屋子。”经过沈野逸这么的一提示,唐皖突然想起小的时候,大概是她四、五岁的时候吧,那时沈野逸刚搬到红霞小区居住,因为之前沈奶奶家足足装修了3个月,并且唐皖她每个周末一到姥姥家,就会趴着猫眼看沈奶奶家的装修进程,她很好奇沈奶奶家里到底会装修成什么样子。后来,沈野逸搬过来住的时候,唐皖硬跟着姥姥去了沈奶奶家,一进到沈奶奶家,唐皖就打开了她在姥姥家总能看见的那个神秘窗户的屋子。一打开房门,梦幻式的公主房间就让唐皖深深地喜欢上了。在因为那个时候唐皖很喜欢看芭比公主之类的动画片,所以一看见房间里的装饰之后,她就想到了动画片里的城堡里的公主房间。她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她不敢去触碰房间里的任何东西,她很怕碰坏房间里这些漂亮的东西,这时,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沈野逸第一次出现在了唐皖的面前,他给唐皖的感觉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把黑色的西服穿的很有阳光的感觉。这让她都看呆了。而沈野逸也是静静地看着唐皖,两个人一直没有说话,就这么的看着对方。接下来的一切因为时间久远的关系,唐皖都不记太清了,但是她唯一记得就是那时的沈野逸,在她看来就是阳光与王子的现实化身。

  “这里的布局一点也没变啊,对了,我怎么会在这里?昨天我们不是在车里的吗?”唐皖问道。

  “不知道谁在该下车的时候,睡得像只小猪似的,怎么叫都不醒。”沈野逸假装嫌弃的看着唐皖,但是他眼底的笑意,还是被唐皖发现了。唐皖嘟着嘴巴,接过沈野逸手中的热牛奶,喝了一小口牛奶后,开始欣赏自己很多年前就很迷恋的卧室,其实后来唐皖也来过沈家,但是一想起沈奶奶说过的一句话,自己就害羞的不好意思去看这间屋子了,因为当时沈奶奶来了一句,‘既然,小皖皖,这么喜欢这间屋子以后,小皖皖就嫁给我们家小逸好了,以后一辈子都能住在这间屋子里了,好不好呢?’当时的唐皖还不懂什么是‘嫁’,但是却懵懂的知道,那是件害羞的事情,所以她下意识的就不会靠近这间屋子了,省的沈奶奶再开这种玩笑。

  “关于绑匪的事情,我奶奶已经调查清楚了。你想听下不事情的真相不?”沈野逸看着表面是很开心的唐皖,他突然感觉内心很不是滋味,他很想保护唐皖,把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不想告诉她过多不该她知道的事情,但是他又不想让唐皖把绑架的这件事情一直作为心理的阴影事件。他觉得关于绑错人了,差点还得唐皖丧命的乌龙绑架事件的事实真相,还是应该让唐皖知道的。

  “事情的真相就是绑错人了。绑匪原本想绑架的人是张淼玲,但是莫名其妙他们手中获取的照片却变成了你的照片,结果就错绑了你。”沈野逸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到唐皖明显松了一口气之后,又开始紧张了起来。沈野逸很清楚,唐皖的松口气是因为绑架她的人与那个惠贤无关,这样就不会牵扯到唐妈。唐皖看似什么都不太放在心上,实际却特别的在意她的家人,还有朋友。

  “关于他们为什么获取的照片会出错的原因,我奶奶现在也调查清楚了。是因为惠贤是要绑架你的团伙头目的地下情人,她在得知有人要绑架一个和你相似年龄的女孩的时候,她就偷偷的把照片换成了你。你先别激动。”沈野逸看见唐皖在一听到这件事情有关于惠贤的时候的激动样子,沈野逸不知道自己告诉唐皖这件事情是对还是错了。

  “我现在手里已经有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惠贤肚子里的孩子不一定是唐爸的,因为据调查惠贤私生活混乱,同时是好几个男人的地下情妇,所以让她离开唐爸的事情,估计这些资料摆在她的面前,她就会自动闪人的。”

  “真的吗?”唐皖激动的看着沈野逸从身后奇迹的变出一个文件夹,里面有惠贤出席各种宴会,和一些男人行为暧昧的照片,还有一些在类似宾馆的地方的私密照,唐皖真的很惊奇,沈奶奶是如何在一天之内,搞到这么多的资料的。其实直到上高中的时候,唐皖才知道自己认识这么多年的沈野逸同学,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官三代版的富二代,沈奶奶是中国公务院退下来的老干部,而早逝的沈爷爷居然是中国的开国元勋,沈爸爸子承父业也是军政界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而沈妈妈则是中国十大杰出女企业家之一。可惜因为沈爸爸和沈妈妈忙于政事与事业,两人的感情逐渐冷淡了,在沈野逸4岁的时候,就协议离婚了。而沈野逸差不多是在沈奶奶的膝下长大的。所以才造成了沈野逸有时很冷,有时很阳光的两面性。

  “那我们现在就去见惠贤好不好?”唐皖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沈野逸。

  “叮咚,叮咚。”沈野逸刚想回答唐皖说,让她吃完早饭再去找惠贤也不迟,但是突然响起的门铃声,却抢在了沈野逸开口说话之前。

  “等会,我去开门。”沈野逸一打开房门就看见江妮娜拎着个保温饭盒气喘吁吁的站在他家的门前。

  “江妮娜,你怎么来了?”沈野逸对待江妮娜的态度很鲜明,一点也不像夜勋。所以沈野逸在明知江妮娜可能喜欢自己的情况下,对江妮娜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了,但是江妮娜貌似被自己的这种冷淡,越挫越勇了,每个周末总是会找各种理由来自己家,赖上一段时间。

  “我,我亲手做了水果麦仁粥,特意送来给你尝尝。”江妮娜低着头红着脸说道。

  “我刚吃了早饭,你还是......”沈野逸刚想说,你还是拿走吧。屋里的唐皖见沈野逸半天没有回来就不放心的喊道,“沈野逸,是谁来了?”

  “皖皖,在你家?”江妮娜在听到貌似是唐皖的声音以后,心里突然闪过一丝不安,但是随即不安就消失不见了。因为之前唐皖姥姥和沈奶奶关系好的原因,唐皖姥姥带着唐皖经常去沈家,和沈奶奶同住,所以在沈家出现唐皖是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刚才江妮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开始害怕,害怕唐皖会出现在沈家,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害怕唐皖离沈野逸很近。

  “嗯,她在我家暂住。”沈野逸看今天的样子是不能让江妮娜闪人了,所以索性就让江妮娜进到了沈家的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