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没有再问那些她觉得该问不可的问题了,她两眼瞪得大大的看向楼下的舞台,开始了她来到山寨来第一次的欣赏之旅。

  而在她所在房间的对面,那位赵公子也已经坐在了那张豪华的椅子上,望向舞台。偶尔还向高森寨主看过来,高森寨主对上他的视线也不躲闪,还报以微笑,轻轻的点点头。那赵公子也是同样向高森寨主点点头。赵雅萱感觉到两条视线的交接,也向赵公子看去,当看到他那带着微笑的脸,不禁痴了,这男人笑起来的样子还蛮好看的。咦,好像在哪里见过啊。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仔细想了起来,到最后,还真的给她想了出来,这张脸,不就是那天她还没有穿越之前所做那个梦中所见到的那张脸么。呃,不会这么巧吧,梦中的脸竟然在这里看到了。难道,这就是缘分?赵雅萱又开始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不过,没等她想多长的时间,就被一阵响鼓大声震得两耳发疼,从对赵公子的无尽意淫中惊醒过来,目光再一次投向了那个舞台之上。

  此时的舞台四个角都摆了一面大鼓,大鼓之前各站着一位精赤着上身的壮汉,那如同虬龙般的肌肉无不爆发出冲刺眼球的力量感。赵雅萱看着那犹如臂粗的鼓槌在那四个壮汉的手中不停挥动,击下,提起,再击下。整齐划一的动作,让人挑不出一点瑕疵来,内心也随着他们的鼓点有节奏的跳动,即使是最没有精神的人听到这样的鼓声也会立即提起精神来的。

  咚咚咚咚……

  在阵阵鼓声当中,舞台两边各有十个手持剑器的二八少女,鱼贯而入,来到舞台中间,每个少女都穿着青绿色的衣裙,每走一步都是按着鼓点而动,二十个人就如同一个整体,都是以右手持剑,剑尖向天,距离自己的身体约一尺,随着脚步的移动而移动,每一把剑都未曾晃动过半分,可见她们经过了多严格的训练。美丽的少女,手持剑器,精壮汉子,槌击大鼓,柔与刚,力与美在这一刻尽显无遗。所有的看客都屏息了,就那么双眼直直的看着舞台上的表演者,这个场面无论视觉还是听觉都给了他们很大的震撼,节目才刚开始,就已经如此振奋人心了,不知道接下来的节目还带给自己多少精彩见容,每个人都很是期待。

  赵雅萱不知不觉头脚齐动,随着那鼓声打起节拍来。她也看到对面一些看客也和自己一样,不知不觉受到鼓声的感染,头前后晃动,脚则上下摆动着。她似乎又回到了前世那种听摇滚音乐的感觉了。

  刹那间,鼓声停止,整个演艺大堂都陷入无尽的寂静之中,四个精壮汉子双手垂下,如同四根笔直的柱子一般矗立在大鼓之前,鼓槌也被放置到鼓架上去了。

  这时,二十个少女动了,她们彼此之间拉开了足够的距离来,形成一个方阵,剑器在她们手中似乎有了生命,无论是劈,刺,挑,拍,都是那么地整齐划一,每个动作都是非常的自然,如同行云流水,加上每个人在舞动剑器时,那飘飘而扬动的衣裙,让人觉得那就是九天之外的一群仙女下凡而来为观众而表演。每个少女都是神情肃穆,眼睛中仿佛就只剩下手中的剑器是天地间的唯一,但是每个观众都不曾觉得她们这是不近人情,因为如果没有全身心投入到里面去就不可能表演出如此精彩的剑器之舞来。每个观众都没有因为鼓声的停止而开口说话,即使对这剑器之舞的赞叹也无法说出来,只是继续屏息静气的看下去。

  表演的二十个少女忽然分成十人一组,各占据半边舞台,每个人的脚步都是配合默契,在分组的过程中也没有出现任何差错,十人一组,继续挽出朵朵剑花,向观众展示着她们那不失娇柔也拥有刚毅的动作。

  继而是五人一组,再接着是或三人,或两人,在舞台上手持剑器两两搏击,看得观众是眼花缭乱,那种出剑凌厉,接招平稳的气势,顿时让所有人都热血沸腾进来。这时候那四面大鼓又在几个壮汉的敲击之下响起,为每个少女助威,并且将这气势推向高潮。

  一时间,舞台上鼓声起伏,夹杂着一声声少女出剑时的娇喝,还有剑与剑之间碰撞的锵锵声,充斥在每个观众的耳朵里,似乎把每个人都带到了万马奔腾的战场之上。

  赵雅萱此时已经看得张大了自己的小嘴,她没有想到,二十个少女竟然可以营造出如此恢宏的氛围。她的双眼一刻也不曾离开过那个舞台,想必在场的观众欣赏到如此精彩的表演,都会和赵雅萱的表现一模一样吧。

  每个少女现在已经分得很散了,但是她们还是按照一定的步伐行走,边对击,边移动,当鼓点到最高昂是时刻,她们又将要形成一个方阵了,而且在组阵的时候手中的剑器还是继续在向自己的对手挥动,或是挡住对方的进击。

  终于,二十个少女又组成方阵,停止了手中剑器的挥动,又保持着倒持的姿势,随着鼓点向内缩小范围。最后,在四角的大鼓都没有再响起,整个大堂再一次陷入宁静。

  二十个少女整齐划一地向四面的观众躬身行礼之后,所有被震撼的观众才爆发出如雷般的掌声。目送着她们和四个鼓手走下舞台。

  赵雅萱的双手也是拍得响亮,她这时才有闲心去关注别人,她看到豆腐西施秦香莲的脸上她是充满了震撼,她可没能赵雅萱那样的阅历,大半辈子都是在小村子里头度过的,何曾看过如此精彩的表演啊。而赵雅萱就不同了,她在前世可是科技发达的社会,通过电视电脑,她已经看过不知多少精彩好看的演出了,但是就算这样,她还是被这场演出给折服了,可见演出之精彩了。

  赵雅萱再看向她的干爹和干娘,只见秦玉莲只是微笑而已,脸上并没有什么震惊的神色,而高森也只是微微颔首,想必他们二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对面赵公子的房间里面,他此刻也是用力地拍手鼓掌,对于这场演出,他也是十分满意。只是,他的眼神中还是露出了一丝焦急,似乎在等着什么的样子。

  舞台一下子就变得空荡荡了,下一个节目正在准备,还没有开始,四周的观众也忍不住交头接耳,相互讨论起来了,他们脸上的震撼还没有去尽,口中对于刚才的节目那是赞不绝口,就算离得那么远,赵雅萱也能捕捉到他们所说的话。

  “哇,这些少女表演得还真是不错啊,每个动作都让人挑不出毛病。”

  “啧啧,我今晚真的是不虚此行啊,一开始就能欣赏到这么优秀的节目,真是大开眼界,回去我要好好跟我那不愿意来的朋友说一说,他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欣赏如此美妙的剑器舞,下次我来,肯定要拖着他过来。”

  “那四面大鼓还真是大啊,不是那样精壮的汉子也抡不动那把大槌,敲不动这样的鼓。”

  “真是期待啊,我听别人说,后面的节目还会更精彩的。”

  …………

  各种各样的声音无不是围绕着刚才那个节目发表着各自的看法,内容大抵都是对那节目的赞赏,听了这些议论,赵雅萱内心深处更是对表演的那二十个少女又多了一些钦佩,能够获得这样的表演成绩,那要经过多少的努力啊。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教导者,也不可能教出这样的演员来,她恨不得立刻就能和教导她们的那位老师见面,向其表示自己的景仰。

  “各位看官,刚才由我们山寨特别培训的二十位舞蹈少女和四位臂力超乎常人的鼓手,为大家呈现了一场精彩的剑器之舞,下面,将是我们的幻术大师为大家表演精彩的幻术,请大家睁大您的双眼,千万看清楚了,谁可以看出这位大师的怎么做到的,并且能够表演得更好,我们山寨就会奖赏银子五百两。”

  台上,一个穿着礼服的女司仪站在舞台之上,大声说出了上面的话来,虽然离得很远,但是赵雅萱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她口中的每一个字,显然这个演艺大堂是经过特别设计的,即使没有像现代那样的扩音器,还是能让舞台上的声音轻易传达到观众席上每一个人的耳中。

  女司仪此话一出,顿时把每个观众的胃口都吊了起来,等着接下来的节目开始,看一看是不是好像她所说的那样玄乎。

  女司仪将话说完就退了下去,这时,舞台上就上来了一位满面胡子的小老头,他的胡子也不是很长,只有寸许,戴着一顶高帽,手拄着一根拐杖,一步一晃,那个样子让人忍不住担心他会被一阵风吹走。

  每个观众都是目不转睛的看向舞台上的这位小老头。场面又一次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