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广寒宫的月宫内花亦飞静静的瞧着床榻上的燕归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花溅泪瞧在眼里,心一点点抽紧,忍了忍道:“表姐……”

  花亦飞截口道:“你去把婷儿放出来吧!你俩叙叙旧,解解闷儿,莫要想着这事!“

  花溅泪噙泪颔首道:“可你…“

  花亦飞嘴角扯了扯终究没能挤出一丝笑意,轻叹道:“我没事!”

  花溅泪还想劝解写什么,张了张口,最终还是咽了下去,表姐比她通透,自己想得到的她自然也想得到,再说现在除了救活燕归来,其他的说什么都是多余,而她确实无能为力。幽幽一叹转身走了出去。

  花亦飞回首燕归来已醒来,瞧见花亦飞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意,道:“怎么了?”他虽看上去冷酷无情,但那都是对于旁人而言的,事实也是如此,但对于花亦飞他从不会如此,纵使自己伤在他手上也无怨无悔,只因他是他此生唯一的眷念,回忆她的一颦一笑是他每日最快乐的时光,但这只是他心底的秘密,从不与外人道。

  花亦飞垂首道:“我…我不知道你会来。”

  燕归来微微一笑道:“看到你没事就好!”

  花亦飞强压心底翻涌的情绪,道:“我知道你之所以来是怕他伤了我,可我没想到你会来,如今我救不了你。”她似乎花了全身的力气才将这话吐了出来,同时也听到自己的心碎声音。

  听闻自己命在旦夕的消息,燕归来倒不甚在意,只淡淡一笑道:“这样也好!他纵有万般不是终究是我生父,而你们是死对头,你若杀他我不舍要你偿命,他若伤你,我也不能为你手刃仇人,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如今这样倒是为我解决了一大难题。”

  花亦飞闻听此言心痛难忍,仰起头来任泪水倒流,恨声道:“你为何是他的儿子?为什么?”

  燕归来惨然一笑道:“这就是所谓的造化弄人吧!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能这样静静的瞧着你,慢慢的死去总好过老死不相逢!”

  花亦飞脸上终于因难以压制而现出了一丝凄楚之色,黯然道:“我不会再躲你了!”话虽说出了口却被门外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叽吵声给淹没了。顿时面色一沉,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门外一人回道:“回宫主,外面聚集了数百武林人士声称要手刃宫主,将广寒宫在江湖上除名,其中有一老一少武功深不可测,我们已有不少姐妹惨死在他们手上,该如何应对还请宫主示下!”

  花亦飞目中寒光一闪,冷叱道:“找死!”人已猝然而起,走出几步又回首望着燕归来道:“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

  燕归来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不禁失了神。

  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传来将他的神智惊回归窍,只听一熟悉的语声传来,急道:“亦飞姐姐,胭脂泪的心病又犯了!”话间人已推门而入,乍见燕归来不由一震,见鬼般猛退两步,讷讷地道:“你…你怎会在此?”正是巧嘴吐玉的慕娉婷。

  燕归来反问道:“那你又怎会在这儿?”

  慕娉婷撇撇嘴道:“当真是座冰山!”

  燕归来只作未闻。慕娉婷翘起嘴道:“我来寻沈哥哥被扣了,你呢?”

  燕归来木然道:“我在中了胭脂泪的花毒,被亦飞救下了!”

  慕娉婷闻言心中一惊,暗忖道:“莫非紫霞谷的一千精锐是由他带领的?那他这副模样岂不是为自己所害?”思及此处,自责与愧疚之意蓦地自胸中腾起,垂首道:“那你……”

  燕归来截口道:“我欲离开此间!想来广寒宫此番遭袭必与他有些关系,我需得回去向他解释!”

  慕娉婷道:“你爹么?”

  燕归来默然半晌算是默认。

  慕娉婷蹙眉道::“可……”

  不待她说第二个字燕归来已道:“我余毒未清,需得你相助,你可愿意陪我走这一趟?”

  慕娉婷微一沉吟颔首道:“事不宜迟,我去唤人照顾胭脂泪,回头咱们便乘乱出宫!”

  宫内静谧如夜,宫外杀声震天。

  待沈洛天与百里浩然赶至,广寒宫外已是血雾迷漫,血流成河,惨呼哀嚎声,刀剑撞击声更是交织成一曲惊心动魄的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