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天辰
作者: 皓都
字体: 特大
颜色:          

  吉冬没见到阿卓出手,根本就不知道铁威的想法,当然铁威也不会告诉吉冬自己想抱别人大腿,自然吉冬就觉得铁威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又在找自己的麻烦,难得这次是奉了城主之名前来立威,定要这莽汉吃不了兜着走。

  “要打就出去打,别搅了小爷吃饭的兴致。”阿辰皱着眉说道,完全不理会二狗子在一边的挤眉弄眼。

  吉冬皱了皱眉,在这无双城肯本就没人敢对他这样说过话,此人肯本就当自己不是那么一回事。

  铁威见状,一记奔拳直捣吉冬门面,硬是把吉冬逼出房间,只听吉冬怒喝:“铁威,这可是你先出的手,到了城主面前,看你如何解释?”

  “不劳执事费心。”铁威说完又是一记直拳指向吉冬胸膛,房外过道本就狭窄再加上铁威来势凶猛,吉冬无法展开身形只好一个侧身翻过窗户稳稳的落在大街上,铁威本就抱着将吉冬逼出酒楼的想法,跟着吉冬后面跳出窗外。

  估计当街斗殴这事经常发生,两人刚落地,街面瞬息之间便空出一片。让人惊讶的是铁威、吉冬两人都是无双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端不会像今天这样跟流氓似的在大街之上打斗,周围窃窃私语。

  可这次不同,铁威是铁了心的想要讨好阿卓,更应该说是阿卓背后的势力,就算整个无双城也没那本事培养出一个十来岁左右的疑似地将高手,抱上大腿就算是得罪无双城又能咋样,谁不想实力更强,而吉冬完全是被打出了火气,更想借这次机会除掉铁威,两人各怀鬼胎也顾不得以前的交情俱拿出了本身的全部实力。

  铁威和吉冬都是无双城培养出来的地将,吉冬属城主府嫡系下属多少能得些功法的赏赐,在招式上却能压制铁威一头,然而铁威比吉冬年长十岁,功力较吉冬稍雄厚,战斗经验又相对丰富一点,也能将劣势扳平,两人斗得是旗鼓相当。

  估计是吉冬低估了铁威的功夫,仗着比铁威稍高一筹的功法几十招下来都没有对对方起到一丝的压制效果,铁威好似游刃有余,吉冬越打越有点莫名的急躁,伸手向腰间一拉,一把寒光闪闪的软剑突然出现在吉冬的手上,这家伙的武器竟然是缠在腰间,不知道的人定会吃个小亏,“唰唰唰”吉冬将耍起的软剑一招一式的递向铁威。

  铁威一介武夫,虽然脑子灵活,可天生就是一个掌拳高手,以一双肉掌对上一把高档的软剑,总归是吃点暗亏,铁威用眼角余光瞄了下阿卓他们所在房间,接着一步一步慢慢后退。

  “你别退了,再退你的脸就丢光了,以你的能力,他伤不了你!”阿辰左手拿着红烧鸡腿,右手抓着油焖猪蹄趴在窗口对着铁威叫道。

  铁威眼中瞳孔稍稍收缩,心想:这小子应该看不出来我故意放水的吧,虽然吉冬功法比我稍高一点加上软剑是可以压制我,可谁也不知道我私下练就的铁砂掌,一双肉掌足可抵挡一般刀剑。

  “无毛小儿,莫要狗眼看人低,待吉某拿下此人,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吉冬沉着脸对阿辰说道,手中则加强了力度,招式威力更是提了两分。

  “莫要话说的太大闪了自己的舌头,你要是能打败铁威,我俩就束手就擒!”三楼上房之内传出阿卓的话。

  吉冬皱了皱眉,铁威同样听到了这话,眼中精光一闪,阿辰那个不懂武功的小屁孩看好我,可能只是面子问题,如果阿卓也凭着对自己的信任而说出这话,那就有鬼了,一个人不会把自己的生命放在一个不相干且不知道真正实力的外人手中,更何况还有同伴的性命,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铁威,以你现在练就的七式铁砂掌的威力,如果败在此人手中,我便废了你!”铁威听了阿卓很随意的一句话,额头顿时一片冷汗。那是由心底升起的一股无名的恐惧,这个世上除了他自己竟然还有人知道自己修炼了铁砂掌,而且练到了什么程度都一清二楚,铁威心虚了,再也不敢怀疑了,哪怕拼了性命也得保他们周全。

  天下除了两个人再无别人知道阿卓有一项秘技,那就是查心术。此术乃老乞丐私下密授,连阿辰都不知道,但凡没突破地境进入天境者,阿辰都可以无声无息的查看此人的一切秘密,但是老乞丐在传授此技时有过吩咐,这种逆天的技能也有一个缺陷那就是仙境功力以下之人一个月方可使用一次。

  阿卓心里还有一个疑问也曾问过师尊,平时对着阿辰试用此术时为什么没有任何效果?记得老乞丐当时没有明说,只说了句:有些事情到了你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的。

  此时,铁威和吉冬正斗在巅峰之时,各人都费力的施展着各人最强的战技想把对方打倒,青岗石的路面都快承受不了两位地将高手地元之力的冲击而有些破损。

  “搞定两个小屁孩你都要这么长时间吗?吉冬你为本城主办事是越来越不给力了啊。”一句不怒而威的话让铁威和吉冬二人同时一个激灵收回招式,垂首站立不敢稍动,这就是地帅对地将的威压。

  “城主,是铁威他……”吉布廉抬手打断吉冬的话,不温不火的对着铁威说道:“铁威,本城主一直以来都没亏待过你吧,你也很是尽心尽力的为本城主办事,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坚决的背叛我,背叛整个无双城?”

  “城主大人,有些事真的说不清楚,但我给城主您一个小小的提醒,这两个娃娃动不得啊!”铁威叹了口气。

  “放肆,区区两个黄毛小儿加上你这个地将,还不够本城主看的,要不是你拦着吉冬这个废物,根本用不着我出手,我自会要你好看。”吉布廉怒道。

  “无双城怎么竟出些狂妄自大之徒,你觉得你能动的了我吗?”阿卓从三楼轻轻的飘了下来,全身气息全部打开,一股不弱于吉布廉的威压向周围扩散。

  “地帅!怪不得铁威会反骨。”吉布廉皱了皱眉。

  铁威本就知道阿卓的境界肯定不比自己低,可是现在知道阿卓是地帅还是不由得一阵惊讶,暗叹自己没选错阵营,阿卓越强说明他背后的势力越大。

  吉布廉也不傻,都是刀口上过日子的,有些事情还是分得清的,一个十来岁的地帅那是多么大的势力才能培养出来的,一旦和这个小屁孩动起手来就怕走漏了什么风声,万一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真是得不偿失,但那个龙凤袋关乎他儿子的性命,而他儿子恰恰正是他的逆鳞,如有触之者那就等着他疯狂的报复吧,哪怕付出生命。

  古语云:自古红颜多祸水。这父母溺子之情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不管你们是谁,你们背后的势力有多大,有些东西不是你们可以染指的,乖乖的把偷我儿子的钱袋还回来,我会考虑从轻发落。”吉布廉本也想低调的拿回龙凤袋,不说欺负他儿子这事,就是眼面前的这个场面搞得这么大,他堂堂一城之主,这个面子丢不起。

  “你说还就还啊,改改你的语气,别那么高高在上,或许我还会考虑考虑还给你。”阿辰在三楼窗口得瑟道,还随手将手中啃完的鸡骨掷向吉布廉。

  堂堂无双城城主哪受过这种待遇,本就拉下面子欲要和谈,如果不是阿卓的实力在那,吉布廉哪会和人废话,直接抓过来废了两人,没想到又碰到这个不要脸的小**,火气腾的一下冒了出来,一拳打向阿辰掷来的鸡骨,地元之力带着那块鸡骨立马反向阿辰飞去,阿卓一个闪身格开鸡骨,二话不说冲向吉布廉,一场地帅间的大战因一块鸡骨引发。

  “劈风掌!”阿卓手刀一扬,一道掌刀闪电般的划向吉布廉,其速骇然,真像劈着风向前冲去。

  “地之盾!”吉布廉用的这招是地境之人都会的一个技能,用自身地元之力幻化成盾像鸡蛋一样保护全身,当然地元之力越强地之盾越强力,同理天元之力催动的就是天之盾,仙元之力催动的就是仙之盾。

  “嘭”一声轻响,劈风掌劈在了地之盾上,两股能量相互抵触,一阵能量波动向四周扩散,周围人群齐齐被向后方推出,本就空出大片的地面范围更大了。此时人群内侧已被城卫军包围,无人能进入战圈之内。

  “你是地帅巅峰,但是想杀我很难!”阿卓轻声道。

  吉布廉现在是超级不爽,被下了面子不说还被阿卓抢攻了一记,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阿卓老是这种不温不火接近藐视人的话。

  “烈焰拳!”吉布廉将聚集地元之力于右手拳头之上,看似像燃烧着的拳头一样,带着熊熊烈火向阿卓攻去,阿卓一个横侧险险闪过拳头,一脚踢向吉布廉腰际,要是这脚击中肯定不轻,只见吉布廉一个侧身收回右拳,左肘屈收在阿卓脚没击倒之前挡于腰前,阿卓一击未中立即后退,吉布廉提气便追,一来一去都攻个不停,周围地面一处处破裂,周围人群也随着两人打斗的移动越退越远。

  阿卓说的不错,虽然吉布廉是地帅巅峰,功力比阿卓高上不少,但是阿卓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想杀阿卓真的需要动点脑筋。

  “你们还傻呆着干什么,去给我把上面那个小兔崽子抓起来!”吉布廉是豁出去了,脸面也不要了,竟然想抓住手无缚鸡之力的阿辰要挟阿卓。

  铁威一个闪身立于门前似要保护阿辰,吉冬软件一抖扑将上去,一阵猛攻硬是把铁威逼出十丈。一群城卫军迅速冲向聚仙缘大门。

  阿辰打小就没学过任何功法,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普通人,怎能抵挡如狼似虎并且整天处于执法打斗状态下的城卫军。

  乘着阿卓分心,吉布廉越过阿卓的攻击,一掌打在阿卓胸口,阿卓顿时一口鲜血脱口而出,借着一掌反冲之力阿卓翻身进入聚仙缘之内,抓起阿辰从后门跳出:“铁威,如果有下次见面的机会,必有好处等着你,好自为之。”

  此刻,吉冬带着一群人正把铁威团团围在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