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听到赵毅说出“夺舍”两个字来,周离邪愣了愣,说道:“你这小子居然还有这见识,居然还知道夺舍这么一回事,真是了不起。不错!不错!我对吞噬你的意识,攫取你的记忆,占据你的躯体更加有兴趣了。”

  看着赵毅充满恐惧,充满恨意的目光,周离邪不屑地说道:“你不要恨我,也不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只能说天意如此,上天将你送到我的面前,是对我周离邪承受这四十余年苦难的奖赏。

  你知不知道,当年我重伤垂死,支撑着来到这里,原本想着坚持几日便能恢复一些修为回归师门,谁料这个地方居然是一个蝙蝠洞,这些该死的高山蝙蝠闻到我身上的血腥味,居然要吃了我。万般无奈之下,只有用魔门功法将全身气血逆转化为精气护住神魂,躲进这把神兵之中方才得以苟延残喘。

  你可知道将自己的全身气血逆转的痛苦?那种痛苦根本不是一个活人可以忍受的,更何况稍有不慎,便是神魂俱亡灰飞烟灭……

  这四十余年,我每天靠着这朵幻化的雪莲花吸引蝙蝠,吸收气血维持神魂不灭。为了不真正堕入魔道,我每次只是吸引那么一到两只,只要能维持住即可,就这么半饱不饱的维持了四十余年。你可要知道,那是蝙蝠,那是蝙蝠啊,我自己想想都恶心的要吐!”

  听着周离邪自述悲惨人生,赵毅都忍不住要掬一把同情之泪,可是想到这个悲惨的人马上便要杀死自己,又忍不住想要为自己哭上一场。

  这时,周离邪又愉快地说道:“好了,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时间不早了,该送你上路了;哦,不对,你已经没有路了!被我吞噬之后,你的神魂将滋养我的神魂,你的一切便是我的一切,九天十界将不会再有你的存在。”

  地上的雪莲花缓缓飘起,一晃之间变成了一把刃长三尺三,刃宽近五寸,柄长七寸,五色光华流转的的宽刃宝剑;剑脊上有一些复杂难言的花纹符号,近剑鄂处有两个赵毅不认识的古朴大气的古篆字。

  宽刃宝剑随着周离邪剑指地指引,缓缓向赵毅迫来,如同剑中的王者,空间的主宰,优雅从容犹如闲庭信步。

  感受到宽刃宝剑上传来的阵阵杀气,赵毅一边向后退一边惶恐地大叫:“娘、道长、姑姑,你们快来救我啊!”

  周离邪嘿嘿狞笑着道:“你叫,叫啊,你叫啊!让我看看你能叫出谁来!在这个地方,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

  赵毅恶寒!忽然身子一震,感觉到自己的背部撞在了这个空间的屏蔽之上,已经退无可退!

  周离邪剑指一引,宝剑刺出;赵毅想要闪避,却发现根本来不及动作。

  剑光一闪,已入神魂。

  赵毅看着刺入神魂体内的宽刃剑,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感觉到一阵的虚弱;愕然看向周离邪,却见周离邪也正盯着他。

  见赵毅的目光看过来,周离邪揶揄地笑道:“是不是没感觉到疼痛?是不是只感觉到虚弱?哈哈哈哈,你这样的神魂我怎么舍得就这么一剑刺死?你放心,我需要你的神魂滋养我的神魂,我会将你完整的、整个的吞掉。只要一会儿,一会儿就好!哈哈!哈哈”

  说话间,周离邪的神魂渐渐虚化,化为略带黑气的云雾,将赵毅连同那柄宽刃剑一起笼罩在内。

  化为黑色雾气的周离邪,将赵毅以及钉在赵毅身上的宽刃宝剑整个包裹在了一起。

  在赵毅的感觉中,自己仿佛被一只洪荒巨兽吞进了嘴里,随着雾气一紧,赵毅觉得洪荒巨兽的咽喉动了动,下一刻,自己就将被整个囫囵吞下肚子去了。

  “滋啦啦……”赵毅还来不及出现什么绝望的想法,一道炫目的闪电从神魂中电闪而出。

  “忽!”准备吞噬赵毅神魂的黑色雾气被电光一闪,向后飞出老远,“砰”地一声撞在对面的屏障之上;略略虚晃,又恢复成原先那个黑须黑发的样子,只是须发焦黑,整个神魂都变得虚无,时凝时散,显是刚才闪电一击之下已受重创,看上去说不出的狼狈;此时正倚壁抬头,惊骇地盯着赵毅。

  赵毅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瞪着双眼愕然半晌;忽然一激灵,低头看看自己,只见自己周身,以及那柄还插在神魂之上的宽刃剑上,都有无数细小的闪电在闪烁弥漫。

  看着自己这满身闪电的诡异样子,赵毅不禁暗想,自己这算什么?闪电机械战士还是皮卡丘?那这个插在身上向外突起的宽刃剑的剑柄岂不就是机械战士的机械炮;赵毅心里这样想着,居然真的模仿着曾经看过的科幻片中的机械战士的摸样,像模像样的朝周离邪挺了挺身子,嘴里大叫一声“皮卡……滋……”

  结果……机械炮鸟都没鸟他。

  赵毅不禁泄了气,不过想想现在自己这浑身闪电的样子貌似非常强大,不禁开心的不行,这突然从砧板上的鱼变成屠夫的感觉太他~妈~爽了,这绝对是自己咸鱼翻身,翻身农奴把歌唱了;这人品,无敌了!……

  赵毅恶狠狠的带着满身的闪电向周离邪逼去;看这家伙身影时凝时散的样子,显然还不如自己,正是趁你病要你命的时候,得抓紧把这家伙解决了,自己这满身的闪电来的蹊跷无比,鬼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呢,夜长则梦多啊!

  在周离邪的眼中,赵毅的形象被无限妖魔化了,这小子整一个扮猪吃虎嘛,这么满身带电诡异无比的神魂居然装傻充愣假装弱小地引诱自己上当,真不是个东西!

  看赵毅满脸笑容,哦,不,是满脸狞笑的向自己逼过来,周离邪的头皮都在发麻,嘶声叫道:“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赵毅嘿嘿狞笑着道:“你叫,叫啊,你叫啊!让我看看你能叫出谁来!在这个地方,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

  真是六月债还的快,刚刚周离邪一副胜券在握牛B哄哄的调笑,被赵毅原封不动的奉还了。

  周离邪的脸突然变得血红,指着赵毅的背后惊恐地大叫道:“那!那是什么?”

  赵毅被吓得一愣,转身一看,背后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东西!

  赵毅转身的当口,周离邪右手剑指左手掌,双手一合,结了个印,口中念念有词,一口纯白色的精气吐出,喝道:“遁!”身体更加虚幻。

  赵毅转身看到这一幕,大惊!这小子要跑!

  这周离邪太厉害了,这样的状况都还能跑,要是跑了,说不定以后还会来找自己麻烦。

  赵毅紧跑几步,想要抓住周离邪,那口纯白的精气刚好喷在赵毅的脸上,忍不住眼睛一闭,再睁眼去捞时,只捞到虚影,没有能将周离邪留下来。

  周离邪虚影消失的瞬间开口说道:“你小子不要得意的太早,总有一天我会把法宝夺回来的。”

  看着周离邪消失而去,赵毅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这危机终于暂时解决了。

  这一放松下来,赵毅忽然感觉到神魂发紧,鼓胀的厉害,不过精力倒是旺盛无比,感觉充满了力量。

  看看自己,没有什么变化啊?难道是周离邪那口纯白精气的缘故。

  这回赵毅猜对了,周离邪实在是被赵毅满身闪电的诡异和先前闪电重重的一击给吓怕了,为了迅速离开,不惜耗费本命精气催动法术。

  这本命精气珍贵无比,那是消耗一口便少一口,除了金丹五转以上的真人,谁都不敢随意动用。周离邪情急之下,居然动用了本命精气来催动这个本不需要这么大代价才能催动的遁术,这口精气起码有大半以上便宜了赵毅啊。

  这一场生死角逐中,周离邪除了将一件一看就是好东西的法宝留在了赵毅的魂府之内外,还绕上了一口本命精气。应该说,周离邪是亏了血本,而赵毅是赚大发了。

  但问题是赵毅不知道自己赚的盆满钵满人神共愤,他还在无比纠结。

  赵毅低头看着那柄插在自己神魂之上的宽刃宝剑,心里想着,得想个法子把这玩意处理了才好。

  赵毅咬紧牙关,用双手握住剑柄,缓缓的向外拉。不惜忍受剧痛也要把这玩意拔下来,

  嗯?拉不动!再加点力,还是拉不动!再使劲,把吃奶的劲都使上,还是不行啊。

  对这个电光缭绕的宽刃剑,赵毅使尽了浑身解数,都奈何不了,这玩意好像长在赵毅神魂之上一般,岿然不动。

  赵毅泄气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赵毅渐渐冷静下来,细细的想着解决的办法。

  听那周离邪说,这玩意是个什么神兵。可这神兵插在自己神魂之上,自己除了刚开始觉得虚弱之外,好像没有什么痛感啊?虽然周离邪当时说是为了能完整的将自己吞掉,舍不得用这个剑杀死自己,可这会儿周离邪已经不在了啊?为什么到现在还没什么疼痛或者继续虚弱的感觉呢?

  再想到周离邪刚刚出现在自己魂府的时候,就是从这把神兵幻化的雪莲花上幻化出来的。难道……

  想到这里,赵毅兴奋了,眼神发亮了。

  既然拔不出来,那我就吞了你!

  你周离邪能和神兵融合,老子虽然没你那本事,却也不妨试试,就凭自己这电光绕体诡异无比的神魂,难道还比不了你周离邪?

  反正现在的赵毅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这玩意,所以赵毅决定搏一搏,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嘛。

  赵毅,从来不缺这样的狠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