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于是对李大有说道:“多谢李大哥抬爱,只是在下不知能否获得令妹芳心,此事还需慢慢商量。”

  李大有见对方有意思了,连忙道:“这个不用赵贤弟费心,到时候,我让你们见个面,若是合贤弟心意的话,我倒愿意做你们的冰人。如果我那妹子知道我为她找了一个贤弟这样的好夫婿,她心里一定会很开心的。”

  赵雅萱微笑不语,只是点点头,李大有还以为她是高兴得说不出话来呢,殊不知她正在想到时候该怎么样去面对他口中的妹子。

  过了一会儿,还是赵雅萱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对李大有说道:“请问大哥的妹子芳名是什么?”

  李大有这下有点为难了,按理说,他应该向赵雅萱说明要向她介绍的人的名字,但是,作为一个女孩子,名字只能给最亲近的人知道,如果告诉了赵雅萱,他们却还没有定下任何承诺,这贸贸然的和其说出自己妹子的名字,如果以后谈不拢的话,就会留下一些问题了。

  在他们那个时代,一般来说,女人的名字是不能公开透露给别人的,李大有既然是一个传统的读书人,当然也是很自然的遵守着这样的规定了。所以,当赵雅萱问起他妹子的名字时,他就有点迟疑了,不知该不该和对方说出来。

  他心中虽然奇怪,对方可是一个才学比自己还要好一点的,怎么会不知道,不能随便问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呢。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心中想了很多很多。不过表面上却也不显露出来,依然是笑眯眯的样子。

  赵雅萱在陈梦鸥家里,也没有学过什么关于男女之间交往该注意什么事的规定。她很自然的问出李大有想介绍给自己的女孩的名字,以为这是很正常的事。却不知已经犯了一个大忌了。她看到李大有还是笑眯眯的样子,却不知道对方心中正处于大浪滔天的思考当中。

  李大有想了一下,才对赵雅萱说道:“赵贤弟,我家妹子的芳名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如果到时候你们有缘,在洞房花烛夜,自己问一问她吧。哈哈。”

  赵雅萱听到他的调侃,脸都变得有点红了,还好李大有是近视眼,也没有看到,不然,他一定会瞧出一点端倪来的。

  “李大哥说到哪里去了。这种事,现在说还早着呢。”

  “哈哈,这可是人生一大乐事,每个男人都是在还没有成亲之前都会幻想着那一夜的风情的。我呢自己懂事以来每一天都在想啊,难道赵贤弟从没有想过吗?”

  “这个,……其实也想过的,只是我一个穷酸秀才,怎么会有非分之想呢,所想的也民是平凡人家的女子,看李大哥的穿着,就知道你不是从一般人家出来的,我这个样子可能高攀不上啊,不如李大哥收回那个提议吧。”

  “赵贤弟这样说就不对了,一个人总不会一生都一成不变的,贫富虽然有差距,但是贫穷的人家可以通过努力获得财富,富裕的人家也可能因为种种原因变得一无所有。在我的眼中,从来就没有贫富之分,每一个人出生都是带不来一个钱的。”

  “李大哥说得有理,雅轩受教了。只是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什么平等的。”

  “看来赵贤弟对世情也是看得很透啊,就请说出你的法,让拙兄听一听。”

  “李大哥,这些都是我个人的意见,还请指出其中不足之处。”

  “好,请讲。如果我有不同意见,自然会提出来,与你的看法一同印证。”

  “如此,小弟就不自量力了。”赵雅萱向李大有抱了抱拳。李大有只是点点头,不开口,等着赵雅萱接下去。

  “天地分为阴阳,人类分有男女。首先,作为男人,就有着比女人更加有力的体格,所以在战场上都是男人在驰骋这是一个先天的因素,任何人都不能够改变的。”

  “哦,赵贤弟真是说到点子上了,这个问题的确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分别。没想到被你一语道破。说得好,请继续说下去。”李大有听得两眼发光,发现眼前这个赵雅轩不简单啊。

  赵雅萱说话被李大有打断,却也不生气,听到他的赞扬,也是不动声色。等他说完了,才接道:

  “还有一个就是李大哥刚才说的,人一出生就是不带一个钱来的,这个在这个人出生的那一刻是这样,但是,如果他出生在一个富贵人家,等他长大之后,就会继承家族的财产,这时候,他就不会再是好像出生时那样一无所有了。他也不用再为生计发愁,从此就享用着家族留下来的财富,只要没有什么意外,就能够过着富足的生活到他生命的结束了。”

  “没错,一个人如果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族里,确实能够过着上等的生活,不用像贫苦人家那样为生计奔波,这样的情况,我只能归结为这个人祖上积德,才惠及自身。”

  “李大哥这样说就不对了,一个人出生在什么地方,那是由不得自己的,我的看法是,这一切都是上天在安排。一切都是缘分。就像现在你我在这辆马车上,就证明你和我有缘分,不然也就不可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坐在同一辆马车之上了。”

  “哈哈,对,一切都是缘分,看来我们真的很在缘啊。”

  赵雅萱继续说道:“如果是出生在一个贫苦人家,刚开始时,当然是要受着他家里人本来受着的苦困了,但是人总会不甘心的,如果一个人发起奋来,只要不是超过自身能力太大的事,他只要经过不断的努力,就会达到目标的。这样的话,他就会得到理想的生活了。”

  “看来,这是赵贤弟的切身体会啊。拙兄确实没有体会过贫苦人家是怎么样生活的。如果说这样的事,你不介意的话,我倒愿意听一听。”

  赵雅萱说道:“李大哥如果真的想知道的话,到时候可以直接到我家去体验一下啊。”

  “哈哈,行,到时候就去叨扰贤弟了。”

  “李大哥能够光临那是小弟的荣幸。谈什么叨扰呢。”

  赵雅萱对于这位李大有,还是很有好感的,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穿着比较寒酸而看不起自己,还因为自己的才学,想将自己介绍给他的妹子,这样就可以看出他的心里确实是将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份放在同一个位置上的。就算她失忆了,还是能够分辨出李大有说的话,真实程度是很高的,她真的很想跟他说出真相,只是如此一来就暴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了,那么她就不可能再代替陈梦鸥去参加那个京城会考了。所以,赵雅萱只能忍住那就要[脱口而出的话。不说给李大有知道,还是让他保持着对自己这个形象的好感好了,她也不知道,如果李大有知道自己是女身的话,他会有怎么样的表现,毕竟人心隔肚皮,赵雅萱可不知道,李大有他是不是在知道自己其实是女扮男装后,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来。现在自己可是单身一人,遇到什么事,也是没有可能找到谁来帮助自己,所以,还是不告诉李大有真实情况比较好一点。

  马车在他们两人聊天的时候并没有停止前进。

  不知不觉,是已向晚,到了中途休息的地点了,商队队长一声令下,所有的商队员都离开了自己的坐骑,到一个客栈里投宿,这个商队跑的是长途路线,所以就不能一口气到达目的地,在中途是有几个休息处的,他们也是人,需要足够的休息才能在第二天有足够的精神去赶路。劳逸结合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有人在途中因为劳累倒下了,对于商队来是那是得不偿失啊。

  赵雅萱也随着在李大有的身后,下了马车,当时她在上车时,商队还没有完全集合,所以也看不出整个商队的规模是怎么样的,现在她下车了,一切都展现在她的眼前了。

  这个商队队了正副队长,有三十个押货的队员,每个队员都是骑马,这次他们押的货物有四车,都被布料给遮挡和严严实实的,看不出里面到底是什么货物,队了货物之外,还保护着六个进京赶考的举子,其中就包括赵雅萱与李大有,他们两人是直接在武安镇上的车,别的四个就是在途中上的车,或许是与商队约定好的,或许是经历了中途艰辛的折磨,不得已才上的车。这些赵雅萱都不去理他们了,现在她的肚子也有点饿了,最要紧的就是填饱自己的肚子,其它的事,就不用去理了。

  客栈是位于一片田地之前的,周围没有多少人家,但是却可以安排下一些大型的商队住下,名字叫做运来客栈,当赵雅萱所托保的这这个商队住进这家客栈之后,客栈之中还有着许多的空房间,再来多两拨也是住得下的。

  就在赵雅萱想要跟着大队的人马进入到客栈当中时,迎面走来一位中年妇女,看了她几眼,惊道:“赵雅萱,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