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翌日一早,沐宛初匆匆携紫瑛及其他几个小丫头随着小厮出了门。府外两辆华丽的马车一前一后随时待发,边上施施然一大群随从,煞是讲究。沐宛初秀眉微微皱起。

  为首的小厮正是叶正。他首先快速瞄了送行的玉苏几眼,似是早料到玉苏含嗔薄怒,偷笑几下方敛收神情,向沐宛初恭声道:“王妃已在车上候着,请夫人上车。”

  沐宛初微笑点点头,悄自向后面的马车走去。“原来王妃也去!有个熟知的人提携着总是好事。”

  未到皇宫,早有两顶方轿并十数个宫人垂首侍立。一行人弃了马车,乘小轿入内宫,直到长寿宫。长寿宫本是太后居所,不过如今还住着位茹贵人茹少君。这位茹贵人与凌王妃为姐妹,俱是当今太后的内侄女。据说五年前先皇驾崩、新帝即位时,太后一力欲立茹贵人为皇后,而新皇帝却意属安平贵人安汐若,双方各不妥协又互为牵制,最终新纳了太常邵杰玉的女儿邵绮儿为后。皇后自是入主未央,未央又称南宫,至于谁入主北宫桂宫,又成为双方争夺不休的焦点,后来不知大皇子轩辕凌使出什么手段,才迫使太后妥协让步答应安平贵人入主北宫。但太后终究不肯委屈了侄女。倒是茹贵人好心思,求太后说愿在长乐宫伴她老人家左右。太后本不同意,但一时既不肯让茹贵人次居未央,更不肯答应其次居桂宫,只得应允。

  仆役报说太后不在自己的永寿殿,现下正在茹贵人的临华殿。凌王妃只微扬扬嘴角,一句话未说带众家眷直奔临华殿。殿内,太后端居上坐,紧靠其座榻下女子着锦衣轻裘,头饰极简单,面容只略施粉黛已是芳华不胜,正是茹少君茹贵人。相较凌王妃的八面玲珑,茹贵人倒是显得神情淡然致远。临华殿内不仅她姑侄二人,皇后、安平贵人也在,这倒令人有少许讶然。安平贵人安汐若本是当今皇帝的亲娘舅安达衍的小女儿,与当朝三位皇子青梅竹马,且自幼极得先皇与先皇后安氏宠爱。安平贵人虽未封皇后,可皇帝对他的宠爱不减,反因愧疚而益发怜惜,只是这安平贵人似乎视一切都很淡淡,眉眼间的幽怨从没有消退过。以致本就楚楚的身姿,得了这幽幽的颦蹙,更为娇俏惹人怜。

  临华殿上一片欢声笑语,茹家姑侄三人聊得甚是畅快,皇后强压着几丝不悦陪笑;安平贵人偶尔说笑几句或看仍旧跪着的沐宛初几眼,大多时候都低垂着头。

  沐宛初不甚明白究竟:明明大家一起给太后行了跪拜礼,太后似乎只一心在其大侄女上,忙赐座,倒把其他一众还跪在地上的人全忘记了。考虑了良久仍无头绪,只暗暗安慰自己肯定是以前触怒了太后天颜。

  太后好像十分欢喜,临了赏赐众人不少东西。顺带着沐宛初也得了些,不过她也不欢愉,好歹跪了近一个上午,再好的脾性也能磨出些怨气,何况她脾气实在算不得好。

  一回王府,沐宛初直奔自己的小巢,笑叹:“果真还是自己的窝儿好!好歹自己能做个主,更不用跪着。”

  一时间丫头们准备好热水浴,沐宛初暖暖地躺在里面,享受万分。一旁的玉苏见沐宛初闭了眼一动不动,只当是仍为白天的事揪心,便小心翼翼道:“夫人在想什么这样入神?”

  沐宛初听着并未睁眼,想了一会子才道:“宫里面那些娘娘无不是尊荣富贵,就连咱们府里的夫人们也是吃穿不愁,可是她们不开心呢,是不是?”

  身后一片寂静,良久才传出一声悠长的低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