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十精一面扫开尘埃一面向四周扫射,他不会结赤偷袭的机会。而赤也不想再偷袭了,一个身影直冲而来,将用斩龙挡下一排排子弹,大力一斩已到十精跟前,而十精也是无所畏惧的狂汉,抢起双刃以同样的力量,相反的方向大力斩去。

  当,发出尖锐的金属相击声,两都是只觉得手臂一麻,而几乎不到0.01秒,两人已再持各自的兵器二次硬撼,结果不过是二次发出刺耳的尖鸣,然后是第三,每四次硬撼,两人几乎忘记自身的负荷,忽略可能会造成手心震裂的后果,毫不迟疑的挥出第五、第六次大斩。

  “碎吧!赤一声怒呵,透支所有的体力,斩出最后一击,十精以同样狂发的姿态挥出一击。

  叮当,发出了不同的相击声,双刃斧应声而碎。斩龙乘势下挥,在十精胸前的胃甲上扫出一片火花。十精立时轰出一脚,赤同时打出腿踢。各中对方小腹,将两各自震开,十精乘机发出火炮,赤拼尽全力一移,火炮带去赤腋下一片肉,轰隆而去。

  一个脚下不稳,十精倒地,而赤刚才一移,也令自己扑倒在地。

  “该死的奇袭杂碎。”十精愤怒的把断斧手柄扔在一边。

  “这句话真让我不爽。”赤倚着一树坐起。

  “不对吗?”就是这群匪类破坏了我们的圣殿的光辉,击灭了我们生为妖族的自豪,阻碍妖界的文明。你可知道当我听到其它妖众感慨自己身份低和神族漠视我们价值的时候,我的内心有多么痛苦,我恨不得将你们千刀剥啊!“话当愤头,十精奇双眼忽然变为为血红,一支身缓缓站起。

  赤轻促而有力的啐了一口:“你是觉得我们的胜利是靠猜拳或找阄得来的吗?”

  “什么?”十精一愣。

  “我们一样是靠热血和战士的生命来一博胜利的归属。而且我是个早就漠视生命和感情的死囚,不要跟我谈什么民族感情和爱国情操,只管拿命不当命的和我火拼吧!”

  十精一点头:“说得没错,那就把头拿来吧!”一排排子弹扫去。赤微微一紧双目,整个人纵身腾入空中,闪过子弹。

  还有力气?十精一愣,不及细想,火炮打去,赤在空中一个翻身,闪过火炮稳稳落地,随意拾起一小段枯枝,将一端叨在嘴里,打一个响指将另一端点燃。

  “呼,不叨着点什么就是不太对劲。”冰冷的眼神自十精脸上扫过叫十精周身一冷,那完全是将内心的哀愁演化为至浓杀意所显示的眼神。

  一丝汗自十精额头渗出:怎会?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往赤身上扫了几眼——难道……

  赤信手拨出胳膊上的麻醉弹头——他麻醉了自己的肢体。

  十精一吼:“靠这种小伎俩也想赢过我吗?”

  “确实是小伎俩。”赤用夹烟姿势夹住树枝,呼出一口气:“不过这只是前奏,接下来才是主题曲。”

  “什么?”

  话未落,赤已化为幻影奔来,斩龙剑尖在地面划出一条涌动的白线。

  又是进攻腰间的伤口吗?十精快速护住腰间的伤口:“只管来吧!”

  一记闪避,赤躲过威力强大的火炮。

  一次剑扫,接下一排子弹,已到十精跟前。

  右手反持斩龙击向十精头部,十精举左臂挡下。左勾拳随之击向十精。

  能中吗?

  仆!十精稳稳的抬右臂挡下:“没招了吧!”

  赤还一冷眼,唆,将口中带火星的木棒射出,正中十精——脆弱而敏感的右眼球体。

  “哇啊!痛啊!”十精抡起树干似的手臂横扫,将赤打飞出去:“我要宰了你这天杀的混蛋。”双肩机枪火炮疯狂地倾泻着“弹药”,条条火蛇相连竟形成一朵红红焰,腹部的火炮也在实施不间断的轰炸。

  赤举起斩龙用闪避加挡勉强支撑。一步步向森林外移去。呼,四周不远处忽然火光冲天。

  ……

  2号神域的一村庄村口,一对年轻的夫妇正带着小儿子饮赏雪景(知道黑孩子是因杯的关系以后,神域已经允许自由通婚),不过煞风景的事准时发生了————滚滚浓烟自森林中心升起。

  “阿仁,你看那烟。”

  “不会是森林起火了吧?”

  “小虎,快去通知大家救火。”小儿子撒腿跑去叫了。男一皱眉:“积雪还很厚,怎么会发生大火呢?难道有人玩火,——嗯!”

  两人又一愣,一只黑羽巨翅的大鸟飞过他们的头顶,向着火的森林飞去。

  暗羽真尾凤的飞行速度不亚任何一架空中运输工具,不多时已来到火点的上空。

  几个盘旋,丽已摸清了火势。

  “可恶,火势太大了,赤不会有事吧!如果赤现在还在中心的话恐怕很难出来了,好一个俯冲,暗羽凤扎入重重烈烈火当中。呼呼窜出的火画立即将她暗羽点着。

  一秒,两秒…….整整十秒。暗羽风憋住一口乞,一次振翅,脱出火海,连忙打灭身上的火苗,好生狼狈。但仍露出一个有些惨淡的笑,没有发现赤的踪迹。应该已经出来了。————啊!

  此时,地面的枯草也已经着火了。火势不可谓不大,但有一圣兽却无视烈火漫步于火丛之中。此兽四蹄着地,身披白色四梭甲,双目显青,最奇怪的是头上并排向后生着六支犄角,整个形态如梦幻一般玄妙。

  丽一惊:“这,这就是与我齐称的——六角魔兽。”

  六角魔兽也同时发现了丽:这就是暗羽真尾凤吗?大叫道:“快离开这。”

  丽一愣:“你说什么?”

  六角魔兽道:“一会浓烟进入你的肺部你就麻烦了。”

  丽点头致谢,扭头飞开了。

  ……

  火灾的边缘,火焰就如一堵墙逐渐推进,吞噬着森林的一切。

  一个烧得如火球一般的人影从火墙中窜了出来,甩开着火的帆布袍,在雪地里连打几个滚,终于摆脱了变烧鸡的命运。

  赤舒了一口气:“真是大意,没想到才一会,十精火炮引起的火苗已经烧得这么大了。”

  听着身后的枪弹、火炮声,知道那家伙还跟着自己向雪谷奔去。

  轰,身材高大的十精硬生生撞到两棵树,冲出了火墙,打灭头发、眉毛上的火苗,机枪火炮一刻不停,向赤追了去。

  “现在是乐章的高潮部分了。”赤奔至雪谷中心,立地转身,负剑于背,等待十精追来。

  “终于觉悟了吗?”十精见赤脚一停,不疑有诈,加速奔了过去,听见四周隆隆作响时已经迟了。

  “大、大雪、雪、雪崩了。”

  赤道:“很奇怪吗?是你的炮声引起的雪崩哦!”

  十精一愣:“你,你引我来这就是想同归于尽。”

  话落,两头山峰上滑下的雪浪已以铺天盖地之势将两人掩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