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渐渐的,船已远离了繁华的京师,江流也开始变得有些湍急,船突然一震,她一个不稳朝后退来,正落入他的怀中。她惊诧的仰起头,瞧着他愣了许久,直到船又遇到激流一震,方才回过神来,忙从他怀中抽出身来,别过脸道:“失礼了!”

  世事变迁,曾经刻骨铭心的恋人再见却已形同陌路,沈洛天的婚礼彻底葬送了两人的感情,沈洛天没有一句解释,花亦飞也不曾质问他,也许是性格使然,两人都彼此了解,他的不解释与她的不质问都在对方的意料之中,却也正是这种了解让彼此伤的更深。

  沈洛天心中泛起阵阵酸涩,默然半晌,柔声道:“你身子不好,久立不宜,回房歇着吧!”

  花亦飞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没有义务再为我操心!”她面上虽在强笑却仍掩饰不住眼底游离的哀伤。

  从沈洛天的语气中她便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感情一丝也没有减少,只是世事有许多的无奈,他和她都没有办法左右,她深知他是不愿伤自己的,比起伤她他宁愿自伤,若说真伤到了自己那么他必定伤的更深,所以她不怨他,就像他一样,只要对方安好,自己承受再多的痛苦都无所谓,所以她这样告诉他,让他放心,也让他明白他们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沈洛天痴痴的望着她,心中生疼,疼惜道:“你在姑苏经历的事我都知道了,你……”

  花亦飞突然截口道:“令夫人也在船上么?那日在慕容山庄她为我解围,我还未及谢她!”

  沈洛天望着她脸上现出了罕见的哀伤之色,摇头凝住着她道:“她不在!”

  花亦飞似乎被他瞧得无所适从了,垂首道:“是么?那还烦请沈庄主代亦飞谢过令夫人!”话毕淡然笑笑,转身朝舱内走去。

  沈洛天心中一急,一把拉住她道:“亦飞,你不要这样好么?”

  花亦飞木然抽回手道:“沈庄主是人人敬重的英雄侠士,若被人瞧见与我这妖女纠缠不清会影响清誉,还望沈庄主自重!”

  沈洛天的身子已经微微颤抖起来,低呼道:“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要你好!”

  花亦飞似乎被他这种神情震住了,她从未见他如此失态过,终不忍如此淡漠的对他,轻轻一吁道:“她是个单纯的女孩子,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我想她不希望我们再见面!”

  沈洛天无力的倒退两步,虚脱般靠在船舷上痴痴地呓语道:“遇上她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花亦飞叹道:“对于你来说应该是幸吧!”

  沈洛天痴痴的瞧着她道:“若说幸也是因为我因她而遇上了你,可对于你来说却是不幸的。”

  花亦飞摇头叹息道:“我才是你不幸的根源,好在对于你来说,这一切都过去了。”

  “过不去的!”沈洛天惨然道:“我本以为只要跟她有了夫妻之实便能断了念想,所以我…”他深深吸了口气道:“可我…我感觉那晚与我在一起的是你!我无法忘记那一晚,一如你以身色诱欲置我于死地的那一晚,那种感觉错不了,所以我逃避,新婚之后我便以调查各大门派的失踪案为由一走便是几个月,我无法面对她,我知道这样会伤了她,可是我没有办法。”

  他神情渐渐激动,一把抓住花亦飞的双臂,望进她的眼里,逼视着她道:“你告诉我,那真的是你对么?那个孩子,他…他是我的对么?”

  花亦飞迎视着他灼灼的目光,不禁失笑,道:“你想说什么?还是你还希冀这什么?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从你决定跟她在一起的那一刻起,我们之间便再无可能了,至于孩子,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回不去了!”

  沈洛天痴痴的望着她,心痛欲裂,却说不出话来,他想她道出她的痛楚无奈,可却明白自己没有资格。

  花亦飞幽幽望向她,吁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想为我分担痛苦,可有些痛并非有人分担便会减轻一分一毫的,他只会徒增你的负担,让你同我一样痛着,不死不休!”

  沈洛天听着这些痛彻心扉的话,心中却泛起一丝欣喜,他隐隐感觉到她向他敞开心扉的意思了,他欣喜若狂,道:“没有你的日子分享你的痛苦便是我唯一的幸福!”

  花亦飞仰起脸来,冲他嫣然一笑道:“我想喝酒!”

  沈洛天怔了怔道:“你身子不好,受不住的!”

  花亦飞没说话只静静的瞧着他,直到他找来一坛方才展颜一笑,捧起酒坛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气,沈洛天看在眼里心中泛起难言的滋味,她终究还是不愿将心中的痛苦说出来,她是要将自己灌醉来逃避他。

  正想着,她将酒坛递了过来,沈洛天接在手中喝了一口。

  两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将坛中酒喝干了,于是她又缠着他去找。他想就让她放纵一次吧!

  于是他又找来一坛酒,两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直到月亮升了起来,她已有些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