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王室谷出口处,索美米亚大法王身着一贯的金绸长衣,淡定的站在那里守卫着妖族最后的尊严之地。一道夺目的蓝色电光从王室谷中冲天而起,索美米亚大法王微微抬头打量,嘴角轻轻一笑,用修长的手指梳理着额头的金色碎发道:“最后还是发动了这个吗?哼哼,元天真人。亲手结果自己女儿的滋味如何呢?我实在很想听你亲口诉说一番啊!哇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时候脚力最好,且未受重伤的五名队员已第一批踏上了————“圣地”。

  比卡圣殿近在眼前。

  不愧为妖界第一建筑,比卡圣殿规模之大可能没有一所神域的大型建筑可以比拟。尖塔林立的布局阴森恐怖。整体又气势骄横,不服于天上地下。而整个“圣地”,均是寸草不生,邪气逼人,天空也是灰泥之色,让以黑色为主色的比卡圣殿更加恐怖。

  五名队员非高即壮,相互鼓励的一点头,飞身冲向圣殿。

  殿门大开,没有半个守卫。有的,只是一个大法王。法王的身后,————隐隐飞舞着迷离的歌调。

  五名队员上下打量这独自站在殿门前身材偏高的守门人:一系黄金丝绸白色硬布打底,上有金丝花边。十六色宝石点缀的佩带,头上所戴金色宝石花冠可谓绝世珍品。一头金色卷发梳理得一丝不苟,高挑的鼻梁,白皙的皮肤配合俊朗的瘦脸,西区神域贵族式的脸上一双亮瞳十分惹眼,十足的美男子,但身上的无可隐藏的妖气证明了他绝非我族。————不是那个恐怖的大法王又是何人?

  “好像是个法师。”一大胡子队员道。

  五人停了脚,撑开攻击姿态。

  “独自一人就想拦住我们的步伐吗?”一个高个队友大喝道,同时默默的小碎步逼近了眼前的敌人。

  大法王沉默不语,不作任何反应。————或许这些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反应。

  一眼镜队友低声告诫道:“小心他的远程法术,他一动手我们就结果他。”

  大法王微微一笑,扬起了骄傲的头颅,显出俯瞰众生的不屑神情。

  在五人的步步逼近之中慢慢举起一只手。

  四周丝毫没有法术波动的气息。

  “妖界的妖众投降只举一只手吗?”一人疑惑的问道。

  “弱小的生灵只配与尘土为伍。”藐视着五人,大法王眼神中的冷漠与骄傲肆意而出,念起了一句诗词。

  将高举的手放下,空气瞬间重了千倍万倍。五人只觉得千钧巨力压顶,一头扎进大地内,四周泥土同时碎为细沙。结束了?大法王微微一笑,一道快绝的风刃忽然从地面射出,被大法王自身心力所启动的光芒护照所弹开了。

  一会儿,一队员挣扎着从细沙中站起道:“混蛋,太大意了!”其余四个跟着站起。

  不愧为奇袭队员啊!如果你想想泥土一瞬碎为细沙,而他们还能站起,就知道他们决非泛泛之辈。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眼前大法王的称号是:

  ————索美米亚大法王!

  意思即是:——————————掌握真理的大法王。

  大法王平静的将左手横放在胸前。

  “上啊!他的法术是没有征兆的!”五人同时冲上。

  口中的赞美诗再次响起道:“弱者的存在就是对自然的浪费。”那是死神的诗集,可以勾走常人的性命。

  五人同时出手了。可惜……,就算如此近距离他们也没能快过死神的速度。大法王一扫手,火浪翻滚,热力如波,高温透体而过,大地再次遭到破坏。

  五人已——化为灰烬。

  …………

  带着强烈的愤怒和信念,十分钟不到,仙子与坤庐亦冲出谷口。

  眼前尽是一番狼藉,布满半个圣地。

  空气中还惨留着翻滚的热浪。

  吃惊的看着眼前翻腾着青烟的黄土地,仙子四处张望道:“其他人呢?”

  某人一笑,自重重青烟中走出来,青烟曼舞下如站在迷离的歌调之中,他用磁性的声音回答道:“深吸一口气,————也许你还可以闻到他们的味道。”

  最后的守卫,————索美米亚大法王出现了。

  仙子怒喝道:“混蛋!”

  坤庐制止了仙子进一步的冲动,双眼寒芒闪烁,认真打量着眼前的角色道:

  “冷静,这家伙很厉害,冒冒失失的绝对赢不了。”

  “哦?似乎还真是准备想对我出手呢。”大法王举起了手,嘴角轻轻浅笑道:

  “青年的神众错误地选择了对抗真理的道路。”

  高举的手落下,四周空气顿时下压。

  仙子只觉得周身被压得喘不过气,连忙双手捉剑弯腰卸力。坤庐反手使剑撑地才止住坠势。这凭空出现的强大压力好一会儿才慢慢消失。

  “咦?一招还不能让你们倒下吗?”大法王眯起眼角,再次举起右手。

  “闹够了没有?”仙子眼神一冷,缓缓架好斩龙。坤庐也直起身子,收起了爱剑。

  大法王慢慢地放下右手:这一招已经没用了,————三人都很清楚。

  大法王微微叩颜道:“你们是第一、二位有资格与本法王对话的神众。”

  “可以斩下你的头吗?”仙子傲笑道,忽然眼中怒火爆燃,凭其刚刚恢复的体力一声嘶吼,持斩龙巨剑飞奔过去。

  坤庐不遑多让,紧跟着冲身过去。

  尚未多谢自己美意便开始动手。大法王眼中微微一愠,直接横挥左手。

  挥手之后一道火浪翻滚袭来,两人干脆的跳起避开。

  仙子与坤庐当空怒吼,“斩龙”、“皇”两把利剑直指法王项上人头落下。

  “鲁莽的青年啊!还不快感叹自己的无力。”

  诗歌出口,大法王仰头一瞪目。

  顿时,地面的沙石如发了疯一般,化作条条巨大的石柱射向空中。仙子、坤庐心中一寒,本能的收剑一挡,接势弹开了。心中震惊无以复加:这家伙居然如此轻松的就可以使用这些超大型的法术,到底是何方神圣?

  两人弹开同时,大法王双手平举左右两边,瘦脸微扬,十指自然平弯,动作舒展飘逸。————他的姿势一直都是这么华美,但威力又是如此恐怖。

  仙子与坤庐翻身落地,快速靠拢做好防御。仙子皱眉道:“风系、火系、土系都用了,这回是?”

  大法王眼神一寒,天生的威压气势自他的身上射映出来。道:“真理将给无知的生命一点微惩。”

  微惩?

  大法王双手一合,刚才被大法王射入空中的沙石瞬间被粉碎糅合,如巨大无比的床被一般的压下。同时仙子两人四面八方涌来无数刚凝聚起的水浪。——————完全封杀仙子与坤的逃路。

  沙石盖下,水浪还没激起尘沙雾霭就与沙石充分混合凝固成石头般坚固。——————就像魔术一般:忽然出现的巨大土堆将仙子与坤庐活活埋在了地下。

  ………………一切归于平静。

  大法王忽然扬起了迷人的微笑,用白皙的手指梳理着发梢道:“以这么大的坟墓让你们二神众独享,还不满意吗?”

  什么意思?难道?

  不错,几丝金光从土堆里射出,接着裂开一道出口,仙子与坤庐分前后走了出来,是七重结界身救了他们一命。

  “喂,凭这速度你不去当泥瓦匠还真是可惜啊!”仙子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巨大的土堆,冲大法王嘲笑道。

  大法王不恼,眯起眼睛认真打量了两人一番,最后落到了坤庐身上。平静道:“你的名字是否是叫坤庐。渡霜天的独徒!”

  两人一惊。

  坤庐皱眉道:“你怎么知道?”

  大法王平静道:“因为你手中的名剑,正是你师父于多年前愿意归顺我部下时所提的条件,作为信物和奖励,我于八年前亲手交给了他。”

  坤庐眼神一愣,随即暗暗盘算:八年前?师父确实是从那一年开始传授我九剑的。————刚刚得到便给了我吗?

  “哟呵。”仙子坏笑道:“不会是想要回去吧?明说我们不会还的。”

  大法王淡淡笑道:“可笑的笑话。这把剑虽然曾经是王室中的无上珍宝,但本大法王所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去要回来。…………本大法王只是想告诉你,此剑是强者的证明,观你的身手你确实有资格拥有它。”

  “强者才可以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强者才可以看清世界的真像;强者才可以纠正愚者们的错误。本法王看得出你们是有实力的,未来还会更强,来吧!跟随着真理的足迹吧。那才是正确的决定,就像你师父以前所做的那样!”索美米亚大法王忽然高声对坤庐邀请道:“坤庐,和你的朋友一起加入我们吧!你难道在质疑自己师父当初的决定?”

  “喂。”仙子偏头对坤庐低声道:“你不会听这疯子胡言乱语吧!”

  坤庐略略沉默一下:“可以证实一件事吗?”

  “什么事?”大法王语气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的称号是叫索美米亚大法王吧!”

  “这的确是我的称号!”

  第一妖将·无召当初的话犹言在耳。那么没错了,就是你,埋葬了我师父的以前人格的家伙。

  “那么,——————死吧!”

  轰——————!如上一次一样,坤庐的杀气再次铺天盖地般渲泻开来。————席卷天地,风云变色。

  坤庐眼睛一红,衣襟肆意摆动,剑气自他眉宇间冲天而起,而如此汹涌的杀意之下坤庐又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一切明显的提示着接下来将是绝杀之招。

  “谈判破裂了吗?真是为你们的愚蠢感到可惜。”索美米亚大法王略略苦笑了一下,继续道:“不过刚刚交战就要使出自己的王牌招式似乎并不明智啊!”

  仙子看着坤庐现在的样子暗暗心寒,转头面向索美米亚大法王,握紧了手中的斩龙剑,低声问道:“要用那个吗?我可以配合你。”

  “那就赌这一把!”坤庐一身杀气凌厉而出,冷冷道。

  他们已经决定了。剑锋上的寒芒闪过了他们心间,四周空气为之一寒,两人冲身过去。

  索美米亚大法王淡淡看着两人带起的一路沙尘,静静一笑道:“竟然可以一下提高自己三倍的实力,……不对,还在增加吗?”

  索美米亚大法王暗暗认真了一点,提前横挥左臂,一阵灼热的火浪随即翻滚袭来。接着他反手一挥,轰隆巨响中一道沙墙紧跟着盖来。大法王再用右手再自下而上一提,大得出奇的风刃在最后飞速袭来。

  三招连用,大地轰鸣,眼见着眼前飞速袭来的火浪、土墙。仙子暗暗咬牙:必须要坤庐靠近这家伙才行。

  “我会让你接近他的。”仙子一喊,闪到坤庐跟前,推剑抵挡火浪。

  双臂发力,仙子大力扭动斩龙,喝道:“————斩龙卷。”

  横放的斩龙一触火浪,立时卷动,运用离心力,卷动的气浪正好在火浪上开了一个洞。

  “过了!”仙子冲过火浪,坤庐紧随其后。

  跟着就是绝大无比的土墙盖来。

  仙子不作多想直接出手道:“这个更简单,斩龙——倒斩。”

  土墙遇上斩龙神锋,只有一分为二的份,但…………。

  “什么?”仙子大惊,强力的风刃袭来,刚刚通过土墙同时风刃已经近在眼前了。

  “原来土墙根本就是用来掩饰风刃的障眼法。”

  这时候不可放弃,仙子一咬牙,再发神力。

  仙子横剑一挡,大喝道:“坤,到你了。”话落同时仙子已被风刃震飞了。风刃炸裂,顿时狂风四座,在此狂风之中,坤庐眼神一冷,青发飘摆,手拿剑诀,口中轻喝:“出鞘!”

  背负七剑自行出鞘刺向大法王,坤庐一个弯腰冲步,撕开狂风,已将大法王收入自己的攻击范围。

  近在咫尺间大法王不经意地再次估计一下,低声道:“五倍,已是原来的五倍。”

  坤庐咬牙嘶吼,挥剑出击:七剑剑光闪动,一剑剑身上依附的光咒引发,法王双目一花,暂时失去了自己视觉。

  接着双剑雷咒引发,耳边巨响暂时影响法王听觉。

  跟着一剑风咒引发,暂时影响法王嗅觉。

  又有一剑剑身上的火咒引发,从透体而过的强大热量暂时影响了索美米亚大法王触觉。

  还有双剑剑身上的土、火两咒引发,炽热尘沙袭入法王咽喉,影响法王味觉。

  一瞬间,坤庐手中利剑皇连挥七次,空中七剑剑身上心力附着的七道咒术全数引发。七剑使命完成,成功剥夺大法王:视、听、味、嗅、触五感,虽然只有一秒的时间。

  坤庐握紧手中利剑,沉声喝道:“最后一剑,剥夺你对未来的感知,因为——————你已无未来。”

  嗖——————快过流彩,惊似红霞晚光。坤庐全身舒展一剑直刺。“皇”贯注坤毕生力量刺出。

  中了————六感剥夺。

  中在大法王的眉宇之间。

  跟着便是力道游走,沙石横走,四处轰鸣爆裂开来。

  仙子翻身从地上站起,会心一笑道:“大法王,就算你真的胜过我们十倍,但你又如何对抗‘不可以输的心’呢?”

  大法王良久不动,金色鲜血由眉宇流出。

  坤庐喘着粗气,睁大眼道:“成功了吗?”

  大法王忽然露出一丝微笑,此表情活似死人诈尸的感觉,让人感到透骨的恐怖。

  ————————————以“皇”的锋利和坤庐的全力居然只刺入了剑尖。

  索美米亚大法王右臂微抬,手心对准坤庐胸口。

  来不及疑惑为何大法王未死。坤庐直觉背脊骨一凉,本能喊道:“剑盾。”

  轰——————!根本不消吟唱咒文,大法王手心一股异常强风炸射而出,四周沙土成放射状四散开去。

  强猛的气流将手持剑盾的坤顶向后方,去势不止。仙子连忙从后面顶上坤庐,仍然不减退势。

  强大的冲击力将两人顶向那小山一般的大土堆,自两头一分为二。当两人被顶出石堆时,终究停了下来。

  “好可怕!”仙子一手持剑一手连忙扶住坤庐。————他经此一击伤得太重了,虽然他始终没哼一声。

  透过“坟”刚被斩裂的裂缝,仙子看到大法王双手高举合十,四周风起云涌,一道雾气汇集成指天长剑型状,接着全力斩下。

  “麻烦了。”仙子眉头一拧,失声道。

  映天气斩已经斩下。

  地面延续炸裂,威势骇人,强猛无比的爆炸成直线飞速蔓延。炸裂出一条混沌的死亡通道,炸裂过巨大的石堆,炸向仙子与坤庐。

  轰!飞沙冲天而起,那是可以和比卡圣殿交相辉映的沙柱。

  漫天黄沙缓缓落下,大法王伸出两个指头掩饰了眉宇间的小伤,平静道:“可以结束了吧!”

  沙粒一泻而下,落地后向四周铺展开去,平坦如沙滩一般。

  “很高兴啊,可以遇上能伤到我的神众。”大法王微微一笑,摆手挥袖,四野归于一静。

  一粒沙的移动引起了大法王的注意。

  “哇啊啊啊啊!”不屈的音符再次响起,仙子冒出了半个身子从沙地上钻了出来。

  仙子左右一看,大喊道:“坤,没事吧!”

  呼呼——!沙地里又冒出一个人来,大把地擦拭着吐出的鲜血,傲笑道:“不会比你早死。”

  大法王一愣,随即淡淡的拧起一点眉头,微笑道:“年轻的亡灵啊,你们为何执着不肯安息呢。”

  “因为……。”仙子露出了一个疯狂的笑意,露出尖尖的虎牙。引剑指向大法王道:“……还没有打倒你。”

  “哦?为何要打倒真理?”

  “除了任务,就是为死去同伴的仇恨!”

  一旁的坤庐一言不发,拔出了“死冀”与“皇”,萧杀之气随之蔓延。

  “嗯?呵呵,哈哈哈哈!”大法王忽然张口狂笑道:“有趣,有趣!你叫什么名字?”

  “赤道火·仙子。”仙子一双怒眼,迎着大法王的目光回答道。

  一丝寒气游走,坤庐呼应着俯身做好冲锋准备。

  大法王眼中闪烁了迷离的宝石光泽道:“我的敌人吗?”

  ——————“是终结你的人啊。”

  两人冲身而去。

  这一次,大法王没有任何动作。

  没有阻碍,两人转眼已来到法王跟前。

  仙子率先进攻,一剑斩龙横扫,大法王轻易的退身闪过,平静道:“大巧不工,神锋难挡,这把剑可谓是剑中霸主。”

  坤庐绕开大法王视线轻微跳起用“皇”直刺而下,大法王横向闪身而过,回头低语道:“剑柄缀金描玉,锋芒慑人,此是剑可说是剑中凶皇。”

  仙子与坤庐双剑齐施,大法王一笑,不闪不避。

  双剑同时中了,双剑架体,大法王却毫发无伤。————“斩龙”与“皇”都无法斩入他的身体。

  法王合上双眼,微动唇齿道:“如果再加一位‘豪帝’与‘暴君’,那真是四种君王的坏脾气全齐了。”

  仙子一笑,咬牙道:“如你所愿。”罩上结界的左拳打来,同时坤挥动“死冀”刺来。

  再加两击,仍未伤到大法王。

  “同时击倒四种君王风范,才能显示真理的力量。”大法王忽然睁眼,将双手同时对准仙子与坤。

  仙子一寒:如此近距离之下……。必须避开啊!

  但是————!一道道自索美米亚大法王身上伸出的光芒铁链牢牢的将二人锁死在他的身边。

  “你们真的以为凭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可以打败这世上真理的化身吗?”————————要出手了!

  轰——————!一道火柱从侧面射来,攻向大法王面部,法王收手挡开,火焰向四周蹦开,仙子与坤乘机使剑切开光芒铁链,后跳撤离。

  强有力的支援到了,——————是元天真人与理树玄女。

  “师父。”仙子暗暗欣喜,随即又想道幽紫刚走,师父师母必定是强忍悲痛前来应战,不由微微低头道:“师父,小心点。这家伙强得离谱。”

  “恩。仙子、坤,你们先让开。”元天真人双目一寒,沉声道。

  仙子点头退到一边吐息调理血脉,从他接下风刃之后,他的血脉就乱起来,刚刚一直拿不出全部实力。坤庐的情况更糟糕,他将杀气一次使出,又近距离受了大法王一击,已经不能再使用“六感剥夺”了。

  索美米亚大法王抬头眺望新来的两位强敌,淡淡道:“没想到还有强者可以来到这里,我做的道具好像不太管用勒。”

  道具?“说清楚一点。”元天真人脚下火气涌动,似乎明白了什么?

  “幽紫的暗之斗气…………是我释放的。”

  轰,元天真人与理树玄女强横气劲已冲天而起,大法王一言点燃战火。

  “哦!看此气势,又是如此不自量力的想要和本法王战斗吗?还是说如今的神众都是冲动派呢?”大法王变态地一笑,低头用眸子瞟过元天二人继续挑衅道:“不过准确地说,所谓的黑孩子,其实就是我亲手制造的啊。”

  “什么?混蛋!”仙子怒气腾起,坤庐闪到他身边拦住了他,低声道:“别乱来。…………看看他的眉宇。”

  “什么?”仙子一愣,忽然发现坤庐先前给大法王留下的伤口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

  坤庐道:“再看他的衣服,如果把我们的剑斩不进他的身体解释为他的防御力高得吓人,那为什么衣服也没事?”

  “只有一种可能。”坤庐凭着天生的明锐直觉道:“结界!一种特殊的不需要结印的强力结界。”

  听闻坤庐的话,元天真人强压怒火道:“坤,不用说了,我明白了。”说着元将气势减了下去。

  “不想打了吗?”大法王微微挑起眉角问道。

  “你的真名叫什么?”

  “很久了,大概二百年没人问我我的名字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法王低头一笑,眸子间满是疯狂与当初的绝望,他说道:

  ——————“杯伯拿。”

  元与理浑身一震:“真的是你。”

  “杯伯拿?是怎么一回事?”仙子急问。

  “我来作个自我介绍吧!”大法王一笑,轻松的直起身子道:“本法王人称索美米亚大法王。真名:杯伯拿。有三百二十六岁高龄,十岁由于天赋奇高,被神众‘接引者’带入到了三号神域,二十余岁时对上古时期‘圣西亚’一族所遗留下的‘先贤石板’非常感兴趣。经过六十余年的钻研,我将自身的潜能开发到了极限,九十四岁成了神域四大长老之一。多次提出吞并其它神域,建立神域大同盟,真正整合这个世界。但遭到其余三位长老的无理拒绝,于是来到了妖界,做了‘索美米亚’大法王。”

  仙子与坤庐吃惊道:“你以前竟然是长老的一分子。”

  “这么吃惊干什么,再让你们看一样东西。”大法王闭上眼,当再次睁开时,已是另一种不服不屈的眼神。

  “仙子,这…………?”坤惊异地发现这种眼神与仙子是何等相似。

  “圣贤的奇怪程序是你安装的。”仙子率先反应过来。

  “哼,准确地说——圣贤就是我制造出来的。”索美米亚大法王平静的摆了摆衣袖道:“三号神域能成为世上综合实力最强的神域有着我无数的努力,那上面一切先进的设施都有我的参与。但在我提出我一生最重要的提议时,我却被其余三大长老背叛了。不是很可笑吗?”

  那已经是五十余年前事情了,但元天夫妇还是有少许听闻。

  “最后一个问题:我女儿幽紫与你有仇吗?”理树玄女问,她的气势也减了下来。

  “幽紫吗?她怎么会和我结仇,她不过是我为了完成世界完美化而制造的大批工具之一。”大法王杯伯拿开口笑道:“神族与妖族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我不得不牺牲一些我未来的子民。”

  “那么我们就没问的了。”

  “那你们选择是死还是降呢。”

  “选择————为幽报仇。”理答。

  元天真人全身燃起烈焰,火光冲天,愤怒道:“今天就让我们吹响战斗的号角,作为安慰幽儿的亡曲吧!”

  杯伯拿微微一愣:和那个小子一样,战斗力大幅提升了。

  同时,理树也激起阵阵豪风同元天交相辉映。

  杯伯拿一笑,低语道:“你们都是会因为身边的人物逝去的刺激而疯狂开发潜力的吗?如果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令你们生气的事,你们会不会更强呢?试试看吧!”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转头对向仙子道:“你说过你的名字叫赤道火·仙子对吧吧!”

  仙子一愣。

  “那你的父亲是应该是叫赤道火·连云啰!也就是上次神妖大战的神军主帅,也就是威风很大,十三世妖王亲自下令让我去对付的家伙。”

  “你就是……”仙子心头大震。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傲起下巴坏笑道:“没错,我就是你的杀父仇人。”

  “哇啊啊啊啊啊啊!”仙子狂吼着要冲上去拼命。“冷静点啊!”坤庐在一边使出全身力气拉住了他。

  “队长还没死。”元天真人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

  “何解?”

  “队长出事后我们找到了他,虽然身体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但始终有一股气息游走在他的身上。”元天沉声道:“军中的其余高层执意要将他下葬,我与理树等人便封了队长的穴位,用药水抱住了他的肉体。之后我们一直坚信队长只是太累了,但总有醒来的一天。”

  “肉体已经坏成那样了,灵魂却没有离去吗?这个趣题我可答不上。”杯伯拿一笑,随意道。

  ————“那就麻烦你下地狱去找找看队长的灵魂吧!”

  元天真人握住理树玄女的右手,火与风纠缠在一起。他们的力量糅合在了一起,而他们的心血则被历练在了眼里。

  仙子知道这个起手式,吃惊道“大轮回吗?”

  “为了付诸对队长的悔恨。”元天真人怒喝。

  理树玄女愤吼:“在痛苦中领悟的绝招。”

  两人一同大呵道:“大轮回:——二式。”

  轰————————!火焰旋风爆炸开来!

  风——开始奇妙的流动。

  火——已升高了气流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