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群豪闻言面色骤变,一时间怔在当场。不想半晌未发一言的慕娉婷却在闻得此言之时放肆的大笑起来,直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群豪闻之,皆莫名朝她望去,只见她脚下莲蓬茎梗也随着她摇晃乱颤,像是马上就要被折断似的却又偏偏断不了,她晃悠着娇笑道:“听说雄爷属龙,今日是恰是您的六十花甲,是以您便想乘着这个极具意义的日子召开武林大会,一统江湖!然岂不闻‘龙战于野,其道穷也’?更何况六月六晒龙袍,对于您来说也不是什么吉日,反倒正预示着今日是晒你乌龙皮的日子!如今天时,地利,人和你只占了地利,只怕要一败涂地喽!”

  雄霸天面色阴沉,目中寒光一闪,冷喝道:“好一张利嘴,本座倒要看看有谁有这本事要本座一败涂地!”

  慕娉婷丝毫不为他的盛气所动,乜斜着眼,瞟他一眼道:“沈洛天!”

  雄霸天闻言一怔,继而狞笑道:“他如今右臂已废,形同废人,更是落在了本座的手中,本座若想他死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扼腕长叹,怅然涕下,想到如此杰出的一代少年英侠就这样陨落无不为之惋惜。黯然唏嘘间,慕娉婷却不以为意道:“哦?是么?”她悠悠吁了口气道:“右臂已废还有左臂,被你抓了亦可设法脱身,他又不是死人,难道不会动么?

  雄霸天狞笑道:“他不是死人却形同死人,本座以特地为他建造的云门馆安顿他,就算他肋生双翼也难逃出生天,更何况他生不了双翼!”

  慕娉婷咯咯笑道:“那你不是出来了么?却不知你是知什么鸟!”群豪复又哄笑起来,雄霸天脸已气的绿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竟也变成了青蓝色,怒喝一声道:“待本座收拾了你这不知死活的小丫头片子再说!”

  慕娉婷浑不为雄霸天的厉色所动,阴阳怪气调地道:“不管什么时候再说你都不是什么好鸟!”

  群豪的笑声更响了,雄霸天面色铁青,已展动身形向着慕娉婷飞扑而去,口中暴喝道:“受死吧!”

  雄霸天的身法是何等的迅疾?群豪的爆笑已转为了惊呼,百里浩然与虞美人也已变了颜色,只见的慕娉婷被吓的哇哇乱叫,嘶声疾呼道:“沈大哥,救命呀!”人已飘飘飞了出去。

  雄霸天冷笑道:“今日你就是吼破喉咙,他沈洛天也救不了你的命!”话间一掌拍出。他此举正是要杀一儆百,震慑群雄,其势之猛可想而知。眼见这聪明伶俐的女孩子顷刻便要尸折骨飞,群豪已惊呼出声,百里浩然已展动身形欲救其出虎口。

  然就在这间不容发的闪眼间只听得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道:“那倒未必!”话音未落已有一条人影电闪而至,将慕娉婷护在身后,抬手拍出一掌,正迎上雄霸天那一掌,身法之迅疾实在骇人听闻。

  双掌相击,群豪只听“嘭!”的一声闷响,似是密云之中春雷骤响,两人皆已倒飞出去,但身法皆无丝毫慌乱,凌空翻转,飘飘落下。群豪这才瞧清那人来。虞美人已喜及而呼道:“沈哥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雄霸天口中不是死人形同死人的沈洛天,目光炯炯,神采奕奕,风神如玉,哪有一丝颓废落拓之像?

  望见众人喜忧参半的表情微微颔首,淡然一笑。而众人瞧见他倒不似他那般淡定,个个喜动颜色,惊喜激动之情尽现于表。

  雄霸天目光如炬直视着他,群豪俱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偌大的广场此时沉寂无声,这正是当今武林最为杰出的少年英侠与雄霸一方的武林枭雄的巅峰对决,他们正是正义与邪恶的代表,此战不仅关乎着他二人的生死更关乎着天下武林的兴衰,这场风云血战必将惊天地泣鬼神,改变武林之大局。

  沈洛天以同样锐利的目光对视着雄霸天,丝毫不为其盛气所慑,两人就如此对视良久。

  雄霸天突然大笑道:“好!果然不愧为白道领袖人物,就连本座亲自设计的机关阵法都困不住你!,也不枉本座对你生出的惜才之心。”

  沈洛天慨然一叹道:“但无论如何今日一战却是在所难免!”

  雄霸天微摇其首道:“不然!本座为免今日一战已早有准备!”话间双击手掌,掌声方落便传来一阵钢铁撞击之声,沈洛天循声瞧去血液不禁顿时凝结成冰——只见得两名英俊少年扶着一女子蹒跚走来。

  此人手脚皆被手铐脚镣锁住,一部一个趔趄,幸得有人扶持,否则必是寸步难行。沈洛天的脸已变了颜色,身躯也不禁起了微微的颤抖,一颗心也不禁为之凝结,失声道:“亦飞!”

  花亦飞闻声方才缓缓抬起眼帘,默然瞟他一眼,复又垂下眼帘却不说话。沈洛天身子一震,不觉后退半步,说不出话来。

  虞美人已痛苦着奔了过去,但方自奔出两步便不得不顿住脚步,只因已有一名少年拔剑架在她的脖子上。

  虞美人忍不住大呼道:“你到底想怎样?”

  雄霸天纵声大笑道:“天下英雄本座唯看得起沈洛天一人,本座若今日与他一战,必将分出生死。而今他右臂已废,几无胜算,本座担心他死之后,本座的后半生会寂寞惆怅,那岂非太过无趣了么?”

  虞美人转眼望向沈洛天道:“如此说来,今日只要沈哥哥不出手,你便会放过亦飞姐姐?”

  雄霸天沉声道:“不错!”此言一出,群豪的不禁将目光都齐聚在沈洛天身上,俱都瞪大双眼,等着沈洛天作出决定,心情之紧张无以复加。

  沈洛天重情重义众所周知,今日要他在情义之间作出抉择是何等残酷的事实!一方是他刻骨铭心的情人,一方是武林苍生,他唯有选择战与不战,没有第三条路可走。这一选择将关乎着整个武林的前途与命运。战便可为天下武林的复兴争取得一线生机,但他将为此付出比死更痛苦的代价。不战,他便可拯救数度中伤的情人,但数以万计的武林中人将会苟延残喘的活在雄霸天的淫威之下。

  群豪的目光紧盯着他,百里浩然,慕娉婷,虞美人的目光也紧紧的盯着他,雄霸天与他那群勇鸷剽悍的侍卫亦然。唯有花亦飞自始至终都未瞧他一眼,然他的目光却自始至终都未离开过她半寸,雄霸天已有些沉不住气了,发出一生短促的冷笑道:“如何?”

  沈洛天这才收回目光,望向雄霸天黯然长叹道:“沈某身为龙吟庄主,身负拯救武林苍生于危难的重任,又怎能因儿女私情置武林苍生于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