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

  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哗哗的大雨下个不停。人们没法上街了,胖子这里的生意就特好,大家都在谈论昨晚惊险的一幕,可惜我们的小英雄,平时一定会来这的丽却没来。

  小镇的清洁工作做得不是很好,雨水泼打在地面,激起了藏于地下的泥沙。

  一个娇小的身影撑着油伞,挽起裤腿站在旅馆前。

  木门打开,七划从旅馆走了出来,依旧那幅毛糙模样,背负的帆布包裹着斩龙,脸上留着胡渣,眼中闪着黯淡的光,一匹麻布缠在身上防寒。

  七划看了一眼这个咬着嘴唇的小姑娘:“你来这干嘛?”

  丽恭敬地鞠了个躬:“谢谢你救了我。”

  “这种事不用记在心上,很烦人的。”七划转身就走。“请等一下。”丽从荷包里摸出一个小本子;“这是你的东西吗?”七划回头看了一眼,不说一句话,大雨哗哗地下,一切都显得雾蒙蒙的。

  “谢谢。”七划接过小本子。七划的手,是一只满是皱纹干枯的手。

  丽鼻子一酸:“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我会祝福你的,再见,先生。”一把将油伞塞给七划,扭头跑了。

  只留下七划一个人呆在那里。他觉得一切好模糊,单凭肉眼无法分辨,眯着眼睛,将油伞夹在腋下,转身向码头走去。

  ……

  胖子店里的顾客正聊得火热,忽然冲进来一个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一族领见是水火丽,责备了她几句,脱下外套给她披上,让她在壁炉前烤着。晓递给她一杯牛奶。

  杰克从一边出来,愣愣地看着跟水人一般的丽,问:“小丫头,你去捉鱼了啊!”

  一族领给他一个白眼:“该干嘛干嘛去!没说一句好的。”丽答:“我去送七划先生了。见他没伞就把伞给他了。”“嗯?那家伙走了啊?!!”“嗯。”

  一族领笑出声来:“他一定没去看公告,抓到焦治有50000金币,他居然没拿就走了,哈哈。”

  大白胡道:“那小子连少川先生都不认识,还敢背着斩龙,拿不到赏金他活该。”

  丽轻轻摇摇头:“我觉得他并不在意钱,甚至,他也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就像他的伤疤一样,伤口会不会恢复,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也许他有很大的一个心结吧!”

  一族领和大白胡安静下来。

  晓走过来拍拍丽的肩膀,递给她一块干毛巾:“其实这人也满不错的,身手也好,胆子也大。不过丽,他是斩死过大群妖怪的人,你是我们的快乐公主。走了就算了,两个世界的人,本就不应在一起……”

  丽把牛奶全数喷出,给晓一个强烈的白眼:“你什么意思啊?说我忘年恋吗?”

  晓一声奸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丽把毛巾扔了过去,在晓身边的杰克一把抓住:“好了,说点高兴的吧!我去找过镇长了,丽应得的赏金为20000金币,七划是30000,半个月后奖金到位。”说罢,杰克转过身,大声道:“大家为我们的小英雄干一杯。”“好~~~”整个酒店的人都举起酒杯向丽致意,丽见这么多人望着自己,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大伙猛喝了一口,杰克也喝了一大口:“大家为了除掉焦治这个祸害,再干一杯。”

  “好~~~”众人又猛饮一口。杰克也大喝一口。胖子直对他瞪眼:小子,你是想借此解解酒瘾吧!

  杰克抹抹嘴巴:“那么,我们为那晚的那个武者也干一杯吧!虽然他已经不会再来这个小镇了。”

  话刚落,他就看见浑身湿透了的七划走了进来。

  杰克差点倒地:“喂,你不是走了吗?”

  “雨太大,停车了。”七划点了一杯啤酒,走到了一个角落。

  晓见他腋下夹着油伞,全身却湿透了,好奇道:“先生,你怎么有伞不用啊?”

  七划饮了一口:“我没有打伞的习惯。”

  全场晕倒。

  “有个性。”这个声音来自另一个角落。一身劲装,身材高挑,一系红皮短裙包裹一双美腿,黑皮高跟鞋让她更显修长。棕皮上衣,露出雪肤,面容妖艳点缀一双勾魂眼。正是比晓年长十岁但仍与晓齐名的小镇另一美女——月下蕾。

  扭身离开座位,穿过众人,腰肢自然摇摆,一身性感绑架无数眼球。径自走到七划跟前,蹲身骑在七划大腿上,双手捧起七划的脸:“帅哥,你昨晚的表现真是让我激动了一晚啊!”

  热吻盖下,七划坦然受之。

  一族领暗喷鼻血,大白胡也暗道:“劲啊!”几个斯文的把头转了过去。大多数赶紧多看两眼,热吻秀持续了三十秒。

  丽无语:这女人怎么这样?————现在更不喜欢她了。

  晓开始抱怨:“真不检点,公共场合啊!以后不许她来这儿了。”

  杰克心里却一阵嫉妒。

  月下蕾继续搂着七划的脖子:“我嗅到十足的男人味了,有兴趣和我去泡澡吗?”

  “哇啊!”全场哄动。这次蕾也太过火了。

  大白胡暗自忖道:双重诱惑,惨了,这小子被吃定了!

  “不行”丽抢着回答:“先生身上还有伤,泡澡会感染伤口的。”

  七划平静地点头,丝毫没有热吻过后、美色当前应有的表情。

  蕾轻轻咬着食指:“这倒也是。那就以后再说吧!我等你。”又是一吻,将一个金币扔给胖子,披上浑黑真皮雨衣,在众人的目送下离去。

  七划在众人的杀人眼神中又喝了一口酒。

  丽靠了过去,将毛巾递给七划:“先生,你最好不要理她,她可是这有名的狐狸精。”

  一族领伸出一个手指在丽头上敲了一下,“不要在背后说人坏话。”

  七划一笑:“放心吧!”又将毛巾递了回去,“别弄脏了!”

  丽茫然。

  七划转头望着窗外的雨景:“我这种家伙,配不上这样干净的毛巾。”

  晓觉得气氛不对,连忙插话:“对了,七划先生,你还不知道吧!抓住焦治你可以领取30000枚金币哦。”七划转头对胖子道:“请再给我一杯啤酒。”晓无语——一点都不热心。

  丽问:“七划先生这几天有什么安排吗?我可以做你的向导。”

  七划摇摇头:“不知道,这几天恐怕会很无聊。”酒店内放了一张赌桌,由杰克来经营。这会儿已围了几个赌徒。杰克大声道:“无聊就来玩一把吧!”

  七划摇头,继续喝酒,杰克也不气不恼,眼中闪光:不信你不上钩。

  七划继续喝酒。丽继续找一些话跟他搭讪。赌桌那边不时传来阵阵喝彩声。

  十五分钟后,一族领忽然一声大喝:“不得了啦,已经连续六把同花顺了!”

  丽一愣,人们全围了过去。作为酒吧侍应的晓也凑了过去。

  大白胡道:“杰克,今天你的运气很不错嘛!”杰克一笑:“多谢,托大家的福。”翻开一张牌,全场轰动——七把同花顺了!

  几个败下阵来的赌徒灰溜溜地挤出人群。

  “请问还有谁有兴趣来玩一把?”杰克向众人提出挑战。

  一族领坐了下来:“我就不信这么邪。”杰克一丝阴笑,开始发牌。“等一下,我也参加。”一人坐到族旁边。杰克愣了一下:“晓,你怎么也……”“有什么不可以吗?”晓摸出一把金币:“开始吧!”心中暗忖:杰克,你竟然用十成功力来与这些普通人赌,你这样大肆赢钱只会破坏酒店的长久利益。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我都要阻止你。

  杰克一皱眉:晓,其实我不想和你赌的,不过七划这家伙竟然当众和我爱慕已久的月下蕾热吻,我一定要激他出手,然后好好地羞辱他一番。朗声道:“大家痛快点,一局定胜负,也不用叫牌了。”“好!”晓把金币往前一推,一族领暗自叫苦:我还想多玩几把啊!可惜一大群人看着自己呢!一族领也硬着头皮把金币往前一推。

  “那我发牌了。”杰克手一闪,晓与一族领之前已各有一张牌。

  “等一下。”晓连牌是什么也没翻开看一下就把牌推了回去:“我要求重新发牌。”一族领看了一下自己的牌,是红K,不甘心道:“晓,不用吧!”晓伸手把一族领的牌扔了回去:“我和你都没看牌,要重发你不会介意吧?”杰克一笑,把牌重新合好,飞速洗动,漂亮的手法赢得阵阵喝彩。

  听到这边唏嘘声不断,丽不由伸出脖子望了又望,七划拍拍她肩膀:“去吧!好像很精彩。”

  不一会,爆发出一阵喝彩声——八把同花顺了。晓一皱眉:怎么?我确认过他没有偷牌啊!抽千的三种方法我都特意注意了,他真的是一上手就是同花顺。

  “两位还要玩吗?”杰克飞速地洗牌。

  一族领心痛地站起——那是一把的金币啊!晓却始终不解疑云:他到底是如何拿到同花顺的。洗牌完毕,杰克拍拍手:“好了,还有谁愿意下来玩玩?”

  无人答应:杰克见时机已到,对七划道:“七划先生,听说焦治驾着烈马向你冲来你也敢迎上去,今天不会是被一副牌吓倒了吧?”

  七划吸了口烟道:“真的是这样呢!”小店俗客哄堂大笑。杰克也笑了:“没关系,没关系,你是英雄啊!来玩玩吧!”

  “我来!”

  一个小孩坐下,是——水火丽。

  一族领一把把她提了起来:“你赌什么赌啊?快回家去。”“不要。”“快回家去。”“不要,不要!”“听话。”

  几劝几说,两人斗起嘴来。杰克一笑道:“我们的小英雄嘴巴还挺厉害,不知道长大了是个什么人物?”一个接嘴道:“不是解说员便是议员吧!”大家又是一笑,丽不吵了,一脸委屈。

  尖刺又一次扎伤了七划的心脏。——————丽委屈的神情,与以前的某人何其相似。

  七划又吸了一口烟,站起身来:“好吧,好吧!看来我不出点丑大家是不会放过我了。”步步走向赌台。

  “既然是和英雄赌,我就痛快点,我压上——赌台上所有的金币。”

  全体震惊。胖子狂喷白开水——那是几千的金币啊!

  七划道:“我没有这么多钱,这样吧,大家作个证,我押上半个月后到位的赏金。”

  全场再次震惊,那是整整三万金币啊!扛起来也累死人了。

  “够爽快,那么七划先生准备玩什么呢?梭哈,还是21点?”

  七划点上一支烟:“这些我都不会。”

  全场暴笑,晓无语:天啦,这样怎么可能赢,这个一点不珍惜斩龙的家伙一押就是三万,他没脑子的吗?

  杰克努力止住笑:“那么牌的大小你知道吧?我们一人抽一张比大小。”

  七划一点头,杰克飞速洗牌,晓一愣:刚刚他似乎一直在洗牌,难道他必胜的赌技就是……

  杰克将牌一溜排开:“请吧!”

  七划吸了一口烟:“你先。”

  杰克一丝冷笑:不知死活。

  将右手食指放到右边第一张上,慢慢向左移动。

  晓一惊:他在数牌,果然是这样,他在洗牌的时候就将所有牌的顺序记下了,并做了适当调换,这就是杰克的终极赌技。

  杰克将第24张牌抽了出来。

  不用看,晓与杰克都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了,不错,杰克抽的是——黑桃A。

  “那么,到我了。”七划随手抽了一张,杰克暗笑:笨蛋,那张是————方块3。

  “等一下。”在杰克准备翻牌的时候,一个娇好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是晓。

  “这一次双方赌得太大,本店不支持这种行为,既然双方还没开牌,那我宣布终止赛事,双方不会有意见吧?”

  杰克一皱眉:没想到晓会用这一招。

  七划无所谓道:“只是玩玩,你太认真了。”说着拿出一枚金币:“看着这枚金币。”扔上空中,大伙仰头盯住金币,掉到桌子上时七划用手盖住:“反正是玩,就玩高兴点吧!这一局我要除了牌比杰克大外,还要猜中金币的正反面,两样都要符合才能拿走桌上的钱。”

  杰克一笑:“够劲,那我也加码吧!我要猜中两方的牌才行。”

  众人一惊。

  晓几乎说不出话了——这两人都是疯子。

  ……

  ……

  与神域相对立的另一世界顶峰——妖界,现在已不成样子。当年的一场神妖大战之后,妖界被不明原因裂解为无数的破碎浮石,一些浮石聚合了生还的妖众组成了小型妖域,大小妖域均有一半土地为神族居民占领,用以压制妖域的发展。但有一块极小的妖域比较特殊,它四周有环型碎石流,入住极为危险,因此神放弃了对这一小小地区的管理。这一妖地,被编号为——13号妖地。

  一山洞内,灯火昏暗,几个妖众散在洞口。洞内,上百妖众聚在一起。为首一个高过2米、体壮如牛、有三个头、分别是红、黄、蓝三色不同头发,见过世面的便知道——这是当年的妖界二将·三面狂。一旁的一个拿三刃刀,一个拿巨锤,正是当年的十五、十六将军。在这一群妖众当中,这三个已是最撑得起台面的了。

  一妖众进了洞,三面狂点了一下头。十五将军问:“粮食运到了吗?”“到了。”“下去吧!”全数欢呼——有了粮食,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高兴什么?”三面狂一声怒吼,全部安静下来。三面狂道:“如果要一辈子窝在这老鼠洞里,老子宁愿去死。你们忘了我们活下去的目的了吗?”

  “不敢忘,向神族报仇。”全体高呼。

  三面狂点点头:“现在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合肉混血法’。我前些日子挑选的十位精英已经合为一体,力量已不在我之下。我已经让它去偷运军火了。只要‘方法’再完善一些,我们就集体合体。那时就是重振吾族之时。”“好,好,好!”全体高呼。

  “精彩,精彩!”声音来自于山洞深处。一人倚崖壁站着:“这个计划还真是宏伟啊!”

  “是神众。”一群妖众冲了上去。可惜他们也不想想,这位敢独闯妖巢的神众又怎是他们应付得了的?不过,这位闯入者只会淡淡的告诉你:大家都是凡人而以。

  剑气喷发,无形气剑时而直刺,时而屈转,片刻功夫,已将这一群小妖们打倒,剑剑夺其要害,却又留了他们人人一条命。

  “你……你是九剑一气馆馆主,坤庐!”三面狂道。

  “没错。”那人走到灯火处,火光照亮了一张冷峻的脸和一双傲世的冷眼:“我就是十年前那没用的小鬼。”

  (过了一年半了,终于又更新一章,都有点不适应写作界面了,汗。)

  (请人打出来的草稿大慨还有15万字,以后就静静的改,大家静静的看吧)

  (在这里感谢点丹青为我制作的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