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花亦飞冷冷瞥她一眼,却没说话。

  他倒也不以为意,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冷笑望向雄霸天道:“只怕你今儿想动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吧!”

  他奸计未能得逞不去反留,不怒反笑不禁惹得众人疑惑不解,此时闻言方知其有后招,深思其言不由望雄霸天望去,只见他盛怒之下,欲拔身而起,却因力有未逮颓然做回椅子上,变色道:“你…你…”

  曲流觞仰天大笑道:“在下花费千两金买通了雄爷的酒使在雄爷的酒中放入了无色无味的化功散,如今就算你是鸷鸟还是虎豹都发威不得,还想要我的命?你就坐那儿等死吧!”

  众人闻言无不惊悚,果不其然,曲流觞每一步都计算好了,否则他又怎敢贸然入城呢?扬子龙厉吼一声已飞扑上去,连发四拳只朝曲流觞的胸口击了过去。

  曲流觞大笑一声,身子已疾飞而起。扬子龙的拳法固然威猛,曲流觞的身法却也异常灵活,扬子龙的拳法固然快,但曲流觞的身法更快扬子龙四拳俱是落空,但他人不肯罢手,出手更急更猛了……

  叶明珠强撑着颤抖不已的身子扑到雄霸天面前,道:“干爹你怎样?”

  不待雄霸天开口半晌未发一言的雪儿已娇笑接道:“雄爷本还想将雪儿做成肉丸子喂狗的,却不想自己倒先成了肉丸子的食材,当真是妙极!”

  叶明珠本已无力气,但闻的此言仍忍不住骂道:“你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我与你拼了!”痛骂声中人已朝雪儿飞扑而去,她虽有孕在身,但性子一来便什么也顾不得了,早已将一切抛诸脑后。众人见此不禁惊呼出声,欲阻止已是不及。

  雪儿娇笑道:“叶小姐身娇命贵,还是回去安胎吧!”笑语间顺手抓起一个包子扬手一扔,不偏不倚地射入叶明珠口中,而叶明珠则被一股绵柔之力挡了回去,毫发无伤的止于雄霸天面前。

  众人都不觉为雪儿所露的这一手耸然动容,只听得她娇笑接道:“这叫薄皮儿花馅儿小笼包儿,面皮为皮,心肺为馅儿,外酥里嫩,即可美容养颜又可安胎补身,给姐姐你吃最合适不过了!”

  叶明珠闻言张口咯出一口血来,摇晃几下,几欲跌倒,幸得慕娉婷抢前一步将她扶住,终于忍不住劝道:“别听他胡说八道,自己动气伤身却是痛给别人看的。”她不劝倒罢,一劝之下叶明珠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

  燕归来见此再也忍无可忍,愤然长啸一声。他一出声空中立即有一股慑人的杀气震撼着人心。在场之人除却沈洛天,花亦飞与叶明珠三人还无人见识过他的武功,他一出声,无不期待着,他的剑已然出鞘,透着迫人的寒光与凛凛杀气。

  众人虽未见识过他的武功,但自他的剑气中便可感受到其无穷威力,他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然惊天动地。然而就在这众人瞩目的一刻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雪儿不见了!一团迷雾暴现,待燕归来掠至,她已没了踪影。

  燕归来的脸已因愤怒而痉挛,却无可奈何,剑虽出鞘却失去了目标,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这时没有一人敢出声,唯有扬子龙的拳风呼呼作响,拳风激荡,以攻为守,出拳之疾,攻势之猛,就连惊才绝艳的曲流觞也占不到丝毫便宜。

  他的武功以奇诡精妙见长,只见招拆招并不正面硬碰,是以就算扬子龙拳法刚猛勇鸷,二百余招下来也未能将他毙于拳下此刻还在节节攻击,他虽体力充沛,但高手相争并非百余招之内的事,他如此打法最耗体力,更何况遇上的是曲流觞这种对手,以他的心机,定会想到以拖延战术耗尽扬子龙体力,再给他致命一击。

  扬子龙交手经验之丰富并不亚于曲流觞,本也深谙此理,只可惜他那烈火般的脾气一发作便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纵是强弩之末仍是宁折毋弯,竭力拼之。

  众人都已开始暗暗着急,沈洛天却呆了一般望着雪儿消失的地方暗道:“她到底是谁?身影如此熟悉,会是她么?明明是死在我怀里的,还是我亲手掩埋的,怎会死而复生?但如不是她又怎会如此色神似?”

  “干爹!”他一念未了却被叶明珠的惊呼打断,举目望去,只见雄霸天神色惨淡,已不复昔日的神威,似乎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当下暗觉吃惊,欲上前安慰叶明珠,但纵使他与叶明珠并未当面解除婚姻关系,她如今都已是另嫁他人,终究不便。

  进退两难之际却听的曲流觞哈哈大笑道:“雄爷还未断气,燕夫人又何必急着哭丧呢?以曲某看来,燕夫人还是去亲爹的坟头上哭丧比较应景。”

  叶明珠闻言倏地仰起头来,止住哭声,道:“你…你什么意思?”

  曲流觞长笑一声道:“你…”‘你’字方出口便被扬子龙截口道:“你住口!再说一个字,我便宰了你!”

  曲流觞大笑道:“就现下的情形来看,扬兄倒更像是待宰羊羔!”

  “你…”扬子龙此时旧力已竭,新力未生,又被曲流觞恶言相激,终于苦撑不住“扑通”一声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