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天的清晨,天瑕子的早早的就来到羽墨的屋子里。“小子,最近你师傅我有事,暂时需要离开一阵,你一个人在这里要小心。”天瑕子目光落在羽墨肩膀少的那名身着素裙的媚妖。

  感觉到天瑕子投来的目光,媚妖柳眉微颦,仿佛不喜欢那种古怪的目光似的。

  羽墨淡淡一笑:“是的!师傅!”

  天瑕子偷偷对着羽墨比了个大拇指,昨天在羽墨进入房间后,天瑕子一直都很担心,直到一阵寒气把整个屋子给冰封了,天瑕子才忍不住去看,结果非但没能进去,还被狠狠的探了回来。

  在书籍中,天瑕子自然知道这寒冰媚妖的厉害,但没想到出来后的羽墨居然跟媚妖两个都没事,这不得不让天瑕子佩服这小家伙了。

  羽墨微笑的点了点头。

  望着天瑕子渐渐的消失的身影,羽墨也出了房屋,深深的伸了个懒腰,今天他决定好好出去逛逛了,来独罗宗的这几天几乎都在修炼,也没有一天消停的,恐怕在独罗宗里就只有羽墨一个人没有露过面了。

  出了院子,羽墨第一次可以好好的了解下水月峰,上一次只是随意的闲逛,除了看到一些体兽外根本就什么也没见到。

  羽墨走在大道上,顿时引来了许多同门师兄弟的怪异目光,第一自然就是羽墨的脸有些面生,第二还是因为羽墨肩膀上的媚妖。

  感觉着四周投来的目光,媚妖干脆就不去理会,直接闭目养神起来。

  而羽墨倒是有些尴尬,他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的。

  “哟,这不就是我们的新人天赋测试的第一名么?”一声尖锐的声音从羽墨身后响起。

  羽墨一愣,叹了一口气,心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在入水月峰的时候羽墨就知道要麻烦了,新人入水月峰后必然会受到老水月峰那些老弟子的洗礼,否则根本就不会被人接受,除非你的实力比那个老弟子还高,否则就只能乖乖的接受洗礼,然后成为水月峰的一员!

  而对于羽墨这种在招生时大出风头的人就更不用说了,他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了!

  羽墨转身望向身后并排而站的三人,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他想看看这三人会使什么花招。

  “见到师兄也不打声招呼,你是不想混了。”一名骨廋如柴的矮个子体修斜了羽墨一眼。

  听到这话,羽墨哭笑不得:“以你们的辈分恐怖还得叫我一声师叔吧。”

  在这独罗宗里水月道人属于一代弟子,而天瑕子则属于二代,再后面还有三代弟子,一般这几年来的资质平庸的都属于四代弟子,而羽墨是直接被天瑕子收为徒的,所以他是属于三代弟子,他们的确要叫他一声师叔。

  闻言,那矮个子的体修脸色涨的通红。

  另一个高大的身着道袍的青年皱了皱眉:“看来你是觉得你的能力比我们强了?如此一来,我倒要讨教讨教!”说着青年便向羽墨使出一掌。

  羽墨淡淡一笑,也同时伸出手。

  嘭,一声闷响从两人的手掌传出,只见两人的手上分别都被有一层灵力所覆盖,所以接触时也就只能灵力碰撞在一起。

  “这小子死定了,不就一个小小的凝体期么?居然敢跟我大哥硬碰,我大哥可是体丹初期修为的强者”那名矮个子体修得意的道。高个子的脸色通红,大喝一声:“给我退!”手中的灵力顿时大涨,硬是把羽墨逼退三步!

  “看吧,看吧!”矮个子激动的大喊。身形一闪,羽墨一个鞭腿飞向高个子的脸部。

  “哼!”一声轻哼声传出,高个子躲开羽墨的鞭腿,转而攻击羽墨的下盘。

  羽墨身形一动,轻松的闪开高个子的扫腿,一拳挥出。

  高个子一同时使上一拳。两拳一碰。

  高个子只感觉腹部一通,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

  在旁边激动中的矮个子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愣愣的站在那里,猛的擦了擦眼睛,刚刚没看错吧,望着躺在地下起不来的高个,矮个马上跑了过去。

  “大哥,你怎样了。”扶起高个的身体,矮个略有些着急的道。

  咳咳,高个子目光落在羽墨的身上喃喃道:“体丹中期。”

  “什么体丹中期?大哥,你说什么?”矮个急道。

  高个子缓缓站起身对着羽墨拱了拱手道:“师叔,对不起,我和我师弟冒犯你了,我们走!”高个带着矮个,也不理会呆住的众人,灰溜溜的离开了。

  这电石火花之间,众人根本还没回过神,而那高个子的体修就输了。

  “那高个子不是刚刚进入体丹初期的英杰么?”

  “对呀,对呀,我认识他,不过刚刚怎么回事,那家伙好像是新生吧,英杰这名老弟子被新生打败了?”

  “刚才我好像听英杰的弟弟,英木说什么体丹中期。”

  闻言,众人纷纷的倒吸了口凉气,一名刚入独罗宗没几天的人,现在已经有了体丹中期!

  望着羽墨的背影,众人心里升起了一个想法,这人绝对不能得罪。

  这对羽墨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但他没想到这个小插曲竟被那些好事到处传播,最终竟然传到水月道人耳中了。

  “天幕子,你觉得他怎么样?”水月道人望着下边盘膝而坐的青年。

  天幕子睁开了眼睛:“他的天赋看来的确可以,不过他来水月峰的时间实在太短了。”

  水月道人略微思索,抬头道:“离一年一度的水月塔比武还有多久?”

  天幕子思索了下道:“再过2个星期就到了”

  “好!”水月道人淡淡一笑,心里顿时有了计较。

  感觉在那一瞬间水月道人的变化,天幕子心里不由的升起了一丝危机感。

  羽墨,是么?天幕子阴沉的一笑。

  此刻的羽墨还在一边散步呢,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给人惦记上了。

  望着面前这一座高塔,羽墨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

  高塔非常高大,抬头一层层的数,足足有十五层,目光落在塔下,只见一群水月弟子列成了一排队在门口等待着,在门口的两边分别有两名身着浅色道袍,不过道袍的边上却衔着两条蓝边的水月弟子静静的站在那里。

  两条蓝边,羽墨微咪了下眼睛,这应该就是水月峰的长老级别的人物了,长老级别的人物拥有极大的特权,他们只对水月道人负责,而其他的人,就算是水月道人的第一座下大弟子也是没有权利命令他们的。

  也不知道这塔是做什么用的,羽墨心里生出了好奇心,缓步的加入队伍中。

  羽墨四处环顾了下,这塔的四周是由四个大柱子支撑而起的,柱子的颜色成水月峰的标志色深蓝色。

  观察了下塔后,羽墨不由的又有些无聊,感觉这前边缓缓变少了人,羽墨微微一笑,差不多轮到自己了。

  “你报身份和姓名。”在羽墨的面前只剩下最后一个水月弟子了。

  听到长老的询问,那名弟子马上道:“四代弟子,高奂。”

  长老在手中的卷轴画了画,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进去了,随后道:“下一个。”

  身着浅蓝色道袍的羽墨出现在长老面前,长老微咪着眼睛打量了下羽墨这个新面孔,随后道:“报上身份和姓名。”

  “三代弟子,羽墨。”轻轻的声音传入。

  羽墨身后的众人纷纷愣了下。

  “三代弟子?那可都是些婴级的人物啊。”

  “你这笨蛋,羽墨是被天瑕子收为徒的,他的身份自然是三代弟子,你忘记上一次的那名女娃么?她还是二代弟子呢!”

  闻言,众人顿时恍然大悟,心道:原来如此。

  听着身后的讨论声,羽墨不由的哭笑不得,不就个三代弟子么?

  长老打量了羽墨一会儿,最后微笑道:“我对你有些陌生,你还是第一次来吧?”

  羽墨也不隐瞒的点了点头。

  “三代弟子可以出入水月塔前三层的楼层,不过你可得注意安全,否则断送了性命可别怪我们。”说着长老给了羽墨一张画着两杠的牌子:“凭着这牌子,前三层就不会有人拦你了,好了,去逛逛吧”说着对着羽墨挥了挥手,示意羽墨可以进去了。

  羽墨点了点头:“嗯”轻盈一声。

  踏入水月塔,羽墨有些迷茫的到处看了看。

  塔里的人来来往往的,羽墨微微眯起眼睛,环顾下四周,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羽墨,听别人说你是第一次进我还不信,看你这样子还真是第一次。”一声熟悉的从耳边传来。

  羽墨微微一愣,在羽墨的印象中水月峰里认识他的人不多,多也只是一些羽墨的敌人而已,比如:朱凌,莫盾毅之辈。

  听身后的人的声音应该认识自己才对,是谁呢?

  羽墨转过身,一张消瘦的脸引入眼帘。

  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突然羽墨脑中灵光一闪,对了,是上次把大地之熊引来的那家伙,他怎么到水月峰了,羽墨记得这人在自己被天瑕子救了后就没有再见到他了,残风倒是提起过他,说他有些重要的事,然后让残风给自己道声谢,人就走了。

  “你是上一次的……”羽墨说了一半,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因为他突然想起,自己居然不知道这家伙的名字!

  那名消瘦的男子微微一笑:“叫我系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