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元老头拿出通讯器:“任务结束,请求传送。”

  转过头来:“准备,传送十秒后开始。”

  仙子深吸一口气,由衷感到内心的宁静,不由微笑道:“凡间的味道。”

  淑灵偏过头道:“这么容易就放下你的权力与光辉吗?”

  仙子也偏了一下头道:“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生活。”

  一道豪光射下。

  仙子等人只觉得周身开始模糊。

  当周围开始清晰时——已经回家了。

  仙子看看周围——已经到神脏了。

  一慈祥老者走来,微笑道:“哦,仙子都这么大了。”

  是渎月长老。

  “婆婆真是越来越年轻了。”仙子开始冒汗。

  “哦,仙子也会拍人马屁啊!”渎月似笑非笑的说道。

  “是真的,是真的。”仙子缩了一步。

  渎月收起笑容道:“仙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仙子的表情严肃起来,点了点头。

  “五年前的事,你后悔了吗?”

  “不后悔。”

  渎月一笑:“好肯定啊!”转身离去。

  仙子舒了口气。

  元靠过头来道:(现在的仙子身高和元差不了多少了)。

  “放心,她不会为难你的,想当日还是靠她和贤圣的帮助,你才能当上‘灰章士兵’呢!”

  仙子不由望了望渎月长老的背影。

  元开启通讯器:“请将我们传送到军营。”

  “不是只可以定向传送到正对着的传送点吗?”仙子提出疑问。

  “哈哈,上次经你一闹,神脏设备改进不少。”

  淑灵插话:“华云都也改进的比以前漂亮多了。”顿了顿接着道:“就是你没机会去了。”

  “为什么?”仙子不解。

  传送已经开始。

  “要是你这个千古罪人走在街上,怕是我们也会被砍三刀。”

  阵阵欢笑荡起。

  转眼之间,已是军营门口。

  “这个军营也是刚扩建的吧!”仙子问。

  “是啊,才建两年,但人数已超过三百。”元拿出一个微章,往仙子胸口一按,已经牢牢的戴上了。

  “新兵营和‘奇袭部’不在同一处,不能陪你了,进去吧。”元拍拍仙子肩头。

  仙子点点头,大步走向大门,元、理树、幽挥手告别,转身离去……仙子猛的剂住脚。

  “停,难道淑灵也,也……不会吧!”仙子吃惊的看着和自己一同迈入军营的淑灵道。

  淑灵生气的瞥了他一眼:“别小看人。”

  理树解释:“淑灵是军医。”

  “什么啊。”仙子瞪大眼,想起以前自己喝的那些难以下咽的东西,脱口而出道:“那样伤亡只会更大。”

  一个大锤砸了过来。

  仙子闪身冲进兵营。

  ……除开操场,这军营也不大。

  一个铁人按仙子胸口徽章的编号安顿好仙子后离去,同仙子住一个营房的还有五个人,仙子没功夫和他们闲谈,仰头倒在床上,不由叹道:“到底是神域的床舒服啊!”听得其他五个人一愣一愣的。

  一阵尖锐的铃声打断了仙子的美梦。

  仙子生气的坐起:“谁啊?这么讨厌。”

  却看着另外五个直往外跑,有人抛下一句:“集合啦,还不快点。”

  听得仙子一耸肩:叫人集合一个铃就行了啊!谁想的馊主意。

  操场上,整齐的站了两排兵。

  一个长队站出来训了一通之后,开始强调作战的技巧。

  仙子实在是不耐烦得想哭。

  最后才是训练,——科目是“自卫。”(最简单的了)

  两人一组相互练习,仙子让对方先攻。

  对手连攻十六招,仙子一一闪过。

  长队看了连连点头。

  仙子乘机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结束?

  长队听了一怒:“小子,别以为你很了不起,自卫是一种很容易学会但很难学好的技巧,刚才……。”

  废话一大堆,仙子报以懒腰。

  长队更是大怒:“你能打倒我,以后就不用学了。”

  仙子摇头道:“只怕你只会告我一状。”

  长队道:“我说话算话。”摆出十足准备的架式。

  仙子伸手过去。

  长队反手一捉,抓住仙子手腕,再一扭:“我赢了。”

  仙子一笑,低声道:“怎么抢我的词儿啊?”

  话刚落,长队手腕护甲全碎。

  看到这一幕的新兵纷纷惊大嘴。

  长队连忙松手,通红着脸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仙子连忙看了一下自己的徽号道:“队员,334。”

  “我是说真名。”

  “仙子。”

  长队惊大眼:“灰章士兵,赤道火·仙子。”

  仙子点了一下头。

  “哦,哦。”长队思忖着:“你下去吧!”

  一新兵小声问道:“长队,‘灰章士兵’是什么?”

  “对于一些犯过错但实力非凡的人,经过担保人的担保后,长老发放特殊的灰色徽章,让他们戴罪立功,对于这些士兵,有人称为‘灰章士兵’。”

  “那么灰章士兵的担保人有什么责任?”

  “如果该士兵犯错,那么担保人将同罪处理。”

  这些话进了仙子的耳朵。

  ……

  第二天一大早,仙子就床四处转悠(本想去洗早澡的,可惜门卫不让出去)。

  身后弹出一个人来,声音犹如灵雀的鸣叫:“你可真威风,第一天就让教你们的长队下不了台,以后没你好果子吃。”

  仙子看了一眼道:“淑,是你啊!”

  淑灵眨眨眼:“怎么了?无精打采的。”

  “没有了啦。”仙子无心地看着远方。

  “装蒜,说吧!在想什么?”

  “只是觉得很无聊,难道以前那种痛快无比的日子当真一去不复返了?”

  朝阳如同夕阳的光辉。

  淑也有同感。

  淑灵忽地打起精神道:“怎么会,等你考入‘奇袭部’,再打它几十个胜仗,立几百个功,到时候你又是自由身,我们不就又可以一起生活了。”

  “好。”仙子也打起精神,大喝道:“到那时我,你,师父,还有幽紫,理树师母,三卫叔叔。我们一起搬到遥远的深谷里,过那种弹唱比武、坐看烟花、煮酒论天下的生活。”

  “呵呵,仙子,通俗读物使你的文采也有一点进步了。”

  “什么啊?对了,考试什么时候举行?”

  “也就这几天吧!你的申请表已经交上去,自然会有人来通知你的。”

  “那么什么时候开战呢?”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师父是‘奇袭部’一号,卫界叔是巡逻队老大,如果你真想知道,一定能得到点苗头。”

  “哈哈,随口问问,哪用把所有关系全用上啊!”

  仙子忽又静下来。

  “淑灵。”

  “怎么了?”

  “你想过——杀人时的情景吗?”

  “哦……嗯,哈哈,我们是神众,他们是妖众,歼灭他们是应该的,不用内疚。”

  “我看过一本书,从书中所说的看,斩妖除魔是很简单、正常的。当真是那样吗?稍微想一下,那种血肉横飞、肢体破碎的情景,在凡间我也经历了一次战争,虽然我只是坐在指挥的旁边,没有亲手搏杀,但那些人倒下前的哀嚎和死后空洞的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

  淑灵用哀伤的眼神看着仙子。

  “还有,我也负过伤。我还记得被剑刺中时,连内脏也亲身接触冰冷的剑身的恐怖感觉,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把这种感觉带给别人。”

  淑灵忽地伸出手,抓住仙子双臂道:“师兄,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师兄,我要求你绝对不可以比敌人出招慢。”

  仙子静静地看了淑灵一会儿,微微笑道:“呵,看来我的话吓着你了,没事的。”轻轻拨开淑灵的手。

  淑灵反而用力抓紧道:“你答应我,我才放。”

  仙子郑重地点头道:“我答应你。”

  淑灵甜甜的一笑,伸手给了仙子一个拥抱。

  仙子立即呆大眼睛。

  他分明闻到了淑灵身上那种丁香的味道。

  “放手吧!有人快来了。”仙子轻声说。

  “不要,也许以后就没机会了。”

  “嗯?”

  风轻轻地吹拂着仙子的发梢。

  淑灵放开仙子:“我是说再过几年我们就成年了,那时再抱你就当真有人笑了。”

  转身离去,留下一句:“我是来抽查士兵体质的,现在要开工了。”

  ——留下呆了的仙子。

  ……时间转眼即过……

  这已是仙子住进军营的第四天了。

  淑灵慌慌张张地闯入“奇袭营”,一个护卫见她的来势,差点拔刀了。

  元天真人连忙跑来问她怎么回事。

  淑灵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拉……拉玛阿突然要抽查仙子所在的新兵营。”

  二十所新兵营,单查仙子所在的这一营,分明是想寻仇啊!

  元拉起淑灵就往外跑,理树问他他也不答。

  风驰电掣,片刻已过五营。

  当真是不敢慢下来。

  拉有意找来寻仇,必定向仙子百般刁难,以仙子脾气哪能受得下来,一旦反抗,必定是一番打斗,那么……

  元不敢想下去,暗自祈祷:阿仙,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

  想着,已到营地大门,元亮出徽章,冲了进去。

  ……

  老远就看到仙子独自站在操场上。

  元放慢脚步,走了过去。

  拉也从阴凉处站了出来,带上几个手下走了过去。

  元问:“仙子,你没事吧?”

  仙子睁大眼,一副无事的样子道:“罚站而已。”

  拉大声呵斥道:“334,罚站期间不许说话,你连最基本的军规也不能遵守吗?”

  淑灵腹诽道:过分。

  元却分明看出仙子脸上有伤,向拉问道:“队员334为何罚站?”

  “新兵营的事,奇袭营还没资格管。”一挥手,拉的手下上前架住元左右,喝声道:“现在请你出去。”

  淑灵机敏地闪到仙子身旁,胡乱地翻看了仙子一下眼皮道:“334的体质欠佳,我以军医的身份提出:334应立即回房休息。”说着伸手拉着仙子。

  呵,元不辞辛苦拉着淑灵来这儿可不是没经过思考的。

  拉愣了一下,他没估计到这一招。生气道:“我看不出他哪不好?”

  元站了出来道:“这方面我想我们应以军医说的为准,对吧,拉玛阿将军?”

  拉有口无言了。

  仙子轻轻架开淑灵的手,“334报告,我认为我身体良好,可以完成当前命令。”

  淑灵当即无语,小声骂道:“这个时候你还充什么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