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是四年。

  这四年,赵毅的个头蹿得飞快,已经到胖子的肩膀了。喜欢用手揉赵毅脑袋的胖子感受最深;胖子说:以前揉赵毅的小脑袋,那是伸手就行,现在想揉赵毅的脑袋得把胳膊抬起来,怪累的。

  时近中午,赵毅双臂回收停于胸前,掌心向下缓缓下压,嘴唇抿成一线,长出一口浊气,站直了身体,静默不动。感应着身周轻缓流动的空气和体内五脉之中生生不息的真气,一时间,心中无喜无悲。

  ……

  四年了,赵毅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身畔空气,脚下泥土,嘴里食物中所含的灵气,但与修真界相比,这点灵气确实很少很少。

  胖子说了,俗世之中,越是人多的地方,灵气便越是稀薄,因为消耗的多而产出的少嘛;何况人越多,排出的污秽之气便越多。

  但是灵觉经便需要在这种有灵气,而灵气却又不多的地方修炼;分辨出灵气并将之引入体内,灵气浓郁的地方,反倒不利于灵觉经的修炼。

  胖子的居所便在一座繁华城市的边上,灵气的稀薄程度可想而知。不过日日勤练不辍,赵毅在一年前便已经将五脉之中的手少阴心经和足厥阴肝经打通。如此,足厥阴肝经、手少阴心经、足太阴脾经、手太阴肺经和足少阴肾经五脉俱通,灵气在五脉之中按照五行相生顺序生生不息的流转着。

  本来赵毅还想着多通几脉,却被胖子阻止了,只要求赵毅勤练灵觉经,不必继续通脉。用胖子的话说,在这俗世之中通了五脉,能体会五行在体内的变化运行就可以了;通十二脉?那纯属浪费时间!

  所谓灵觉经,其实就是之前的引气入体三十六式动功和呼吸吐纳之术加上道家九字真言而成的一个升级版。

  动作和心法是一样的,但是呼吸的法门却变了变,以前要求的呼吸是自然深长,重点是自然;但是胖子的要求是在呼气和吸气的尽头,再努力一下;吸气要尽可能的多吸,实在吸不进了,那就憋上一憋,呼完气后努力的再呼上一呼,所以灵觉经的重点是深长。

  开始的时候,赵毅简直无法适应这样的呼吸方式,而且加上九字真言和印诀之后,更是顾此失彼,不是呼吸配不上动作,就是动作打乱了呼吸,直到一个月后才适应下来。

  那近乎极致的呼吸憋气,使赵毅每次完功之后,都能感觉到体内和体外的灵觉变得非常敏锐,头脑甚至都处于一种近似于虚幻的地步。

  随着修习日久,五觉的敏锐愈甚,体内对灵气的需求便如饥似渴。但是胖子一点也不着急,因为到目前为止,赵毅还没能通过他的考验。

  考验分为两步,第一步是赵毅能看清胖子宰牛时解牛刀的运作。

  说是看,其实是看不清的,因为胖子的动作实在太快。

  这个,得从胖子这个宅子说起。

  宅子在一个繁华城市的边上,后边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坚固而高大的围墙从山脚围起,将山前一大片空地都围进了宅子,围墙东边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池塘。

  若是放在现代,这地理位置那是邻繁华之地,享自然风光,属于寸土寸金的黄金宝地宜居之所。

  围墙之内只有两座房子,一座靠山,便是赵毅师徒居住的地方,另一座靠东,四面无墙,只是几根柱子顶着一个房顶,是一个凉棚。

  胖子回来后,往城里走了走;第二天,便有人牵着牛往胖子的居处来了。

  这些人是来找胖子杀牛的;换个角度说,胖子这宅子,其实便是一座屠宰场。

  胖子每天就上午的时间宰牛,而且只宰三头;但是收费死贵,一头牛要收二十两银子。

  开始的时候,赵毅以为胖子胡说八道,宰一头牛要收二十两,谁干啊?要知道在颌阳镇的时候,三叔他们猎到一头成年老虎,也只不过五十两银子而已。

  但是很快的,胖子就用事实让赵毅知道,什么叫技术便是财富。

  胖子宰牛与众不同,牛的主人只需将牛赶进大门,胖子便将人全部轰出去,关紧大门,转身追着牛就是一通揍;牛疼的发疯,就向胖子冲撞过去。

  胖子如同西班牙斗牛士般,逗引着牛从凉棚的一边飞速退进去,红了眼的牛便追着撞进凉棚;牛刚进凉棚,赵毅便见到凉棚内刀光如霹雳闪过,只是二三呼吸之间,胖子便从另一边施施然走了出来。

  当时,赵毅赶进牛棚一看,只见凉棚内的地上一滩血迹,牛皮从腹部剖开,整张铺于地上,牛骨和牛肉竟然一块一块分叠成两堆;回头看看胖子,身上却是一丝血迹也无。

  然后胖子打开大门,叫人进来将牛肉牛骨牛皮搬出去,冲洗了血迹,然后让下一个人牵牛进来,如法炮制,不一会儿便又是一头牛。

  胖子告诉赵毅,这是他庖氏一族的祖传之技;能将被解之牛狂奔之后灌注于与肌肉骨骼之中的血液尽量封存;且因为是在动态中解的牛,牛的各部肌肉都处于运动震颤之中。这样的牛肉分外鲜嫩,牛骨煲汤也是异常鲜美,在城内各大酒楼饭庄,这样的牛肉随便烧烧,一两牛肉便值一两银子。

  赵毅也曾呆在凉棚内近处观看,却根本看不清胖师傅的动作;只见发狂的牛紧跟着胖子冲进凉棚之后,胖子左手轻轻牛头上一搭,右手解牛刀随之而现,仅仅退后三步,刀光霍霍之间,便见胖子已经负手而立,牛却已经皮是皮、肉是肉、骨是骨的分离开来了。

  赵毅便讥笑胖子杀个牛都用修真手段,胖子哈哈大笑道:“宰牛用修真手段?那我庖家岂不是妄称解牛世家了?”

  不是修真手段?赵毅叹服了:“胖师傅啊,您真是太厉害了,我可是连你的刀怎么弄的都看不清楚啊。”

  “你哪天能清楚的看到我出刀运刀,哪天你就算通过第一步考验,便可准备去界雾的第二步考验了。”胖子眯着眼得意的说道。

  “师傅,您觉得我多长时间能去界雾?”赵毅挺不自信的问道。

  胖子皱着眉头说道:“你什么时候能去,师傅我不知道;但是师傅告诉你,我是在修炼灵觉经五年之后做到的。你的时间紧的很,自己抓紧吧。”

  说完,胖子施施然便走了,赵毅这心,那是哇凉哇凉的,五年?黄花菜都凉了啊。

  这都四年多了,赵毅还是没能完全的看清胖子运刀的轨迹,因为这不仅仅需要眼睛看,更需要灵觉敏锐和强大到能跟住胖子的运刀轨迹。

  至于界雾,那还是没影的事呢。

  这四年的时间里,最初的一年,赵毅的灵觉可谓突飞猛进,五觉大增,能望不可及之远,能听不可闻之声,能觉不可触之物……,总之,很多以前根本看不到,听不到,嗅不到,感觉不到,品尝不到的东西,现在都做到了。

  所以赵毅那是兴趣倍增,勤修苦练啊。

  但是随着灵觉的增强,再一年之后赵毅可谓是受尽苦楚,微风轻抚肌肤,便如钢刀刺体,蚊蝇之声响于耳畔,便如巨雷轰鸣,……一切感知,均被放大了无数倍,整个人整天都似在梦幻中一般。

  开始的时候,只是练功的时候有这样的状况;但到得后来,几乎整天都这样了,夜里那是连睡觉都睡不好啊,每次睡觉赵毅都一再要求自己把自己当死人,要不然根本没法睡。这日子,真是苦不堪言啊,要是一般人,只怕早已疯了。

  幸好赵毅也算是心志坚毅之辈,牢牢记着胖子的话,谨守本心不使迷离。

  这四年中犹如噩梦般的后两年,便是如此过来的!

  不过这四年来赵毅却发现了另外一件非常有趣的事,那便是自己在睡着之后,常常会梦见一只火红的小狐狸;这小狐狸还老是变成一个小美女的样子,让赵毅得意的是,这小美女居然称自己为主人……

  这小美女有时候整夜缠着赵毅问这问那,有时候一出现便消失,就像小孩子跑出去玩了一般,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那表示很快便要天亮了。而且只要小狐狸出现在梦境的当夜,赵毅便睡的无比踏实和舒爽,第二天的修炼都轻松不少。

  赵毅也曾问过胖子,胖子却讥笑赵毅小小年纪便常做春梦,以后铁定是个花心大萝卜,把赵毅郁闷的不行。不过这常常梦中相会的,而且小美女的出现有让赵毅睡个好觉的好处,赵毅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这只小狐狸了,只要一上床睡觉,心里就开始念叨小美女了。

  ……

  八月的空气很潮,很闷。

  收势后的赵毅抬头看看天,心头禁不住的发毛;只见天上乌云渐起,看来又是一个雷雨天啊。

  雷雨天,对于赵毅来说便是灾难;那雨和风还好些,到底有地方避,但那惊雷却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便似一声声炸响在赵毅的心头一般,使赵毅无法控制的心悸神摇焦躁不安。

  “徒弟,徒弟。”胖子在喊了。

  赵毅连忙答应:“哎……”

  “要下雨了,你先躲躲,我去把池塘边的衣服收一下。”胖子知道练过灵觉经后,这雷雨天的惊雷、暴雨和狂风对赵毅的影响不是一般的大,他自己也是经历过的,所以一见雷雨将至,便提醒赵毅赶快避避。

  感受到胖子师傅对自己的关爱,赵毅的心头火热,大声应道:“胖师傅,我去收,这不还没下雨嘛,来得及的。”

  说着,大步往池塘边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