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醒来的时候,我再次发现我已经在我自己的房间里了,而茜勒正坐在床旁边帮我换绷带。看见我醒来,茜勒眼眶一红,居然就这么哭了起来,“殿下……”

  “茜勒,你哭什么?”我额上的青筋跳了跳。

  “殿下。”好像加入了催化剂,茜勒哭得更凶了。

  “怎么了?”

  茜勒没回答,只是一个劲地抽着鼻子。

  “怎么了?”我忽然有些想笑。孩子似的茜勒——真可爱。

  “殿下,茜勒好感动,殿下居然会为了陛下……殿下差点就,差点就……”她顺手把手里的布料伸到眼前擦眼泪。

  “啊,茜勒,你谋杀!”我痛得大叫一声。茜勒这个笨蛋,她还记不记得她手里的布料是——帮我包扎了一半的绷带啊。她这么一扯,我那条宛如被野狼啃了几口的手臂差点废了。

  “啊啊,殿下,我不是故意的!”茜勒惊得跳了起来。

  门忽然“吱”的一声开了,我的脸还在因为疼痛而抽搐着,尚未看清来人,就听见茜勒含着重重鼻音的声音,“基斯公爵。”

  基斯?我眼前顿时一亮,连忙抬起头来。今天的基斯似乎穿得很随意,白色敞领的衬衫,外加一条修身的牛仔裤,平日里自然垂下的发尾用一条酒红色的发带扎起。

  “出去吧,让我来。”基斯接过茜勒手中的绷带。茜勒立即识相地走出了房门,还顺手关了门。基斯坐在我的床沿,替我继续包扎。

  “疼疼疼,你力气小一点!”我几乎尖叫了。

  基斯仿佛没有听到,力气没有丝毫的减弱,在最后打结的时候,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一扯,我当即痛得尖叫了出来。

  “手骨碎裂,断了三条手筋,擦去了将近一平方分米的皮,现在终于知道痛了?”基斯拿起剪刀剪断了剩余的绷带,不带一丝感情地说。基斯生气了。很久以前,他生过一次气,那时候就是这样话语不带一丝感情的。

  “哥哥怎么了?”我不管他生不生气了,连忙询问我最关心的那件事。

  “除了你,什么人都没事。”

  除了我?对了,当时在登机梯上跳下来的时候,为了不让哥哥受伤,也为了那反蹬的一脚能够更好地借力,我让自己先落地,结果一压,一蹬,地面的坚硬、巨大的摩擦力就把我的右手臂骨头撞碎,顺便擦掉一层皮。

  “那匹马呢?”我又想起了那匹被我强拉过来的马。

  “它自己跑回去了。”基斯侧过身子,将药箱里的东西整理好,把绷带放回去。

  “这次的出访行动中止了吗?”

  “是。”

  “哥哥为什么不是八点钟正上飞机?”幸好延迟了,不然,哥哥没有了,我会疯了的,真的会疯的。而且,那上面,还有基斯……我迷迷糊糊地想着,以至于基斯到底回答了什么,我都没有注意到。

  “小蕾!”也许是我半天没有搭理他的关系,基斯似乎又有些不悦了。

  我抬头看了基斯一眼,也不管自己的手臂痛不痛,一下子抱住了他,脑袋倚在他的腹部,闷闷地哼了一声:“基斯,幸好你和哥哥都没事,还有撒兰提亚叔叔、古尔……大家都没事,太好了……”

  基斯似是一愣,身体有些僵硬住了。半晌,他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搂住了我,骨感有力的手指轻轻撩拨我短短的发丝。再出声时,声音已经有些不稳定,“小蕾,下次不要那么傻,什么都不理会地冲上来。你知不知道,如果晚一秒,如果晚一秒,你就会……查威他是宁愿自己出事,也不肯让你受一点伤啊……”

  “基斯也是吗?”我笑嘻嘻地抬起头调侃了他一句。明明心里感动得要死,也比谁都知道答案,可就是忍不住想要从基斯嘴里听到他关心我的话。

  基斯抿了抿嘴唇,看着我的眸子里有些尴尬,也有些恼意,但那个“是”字还是轻微地从他的嘴唇里跳了出来,只那么一下下,几不可闻,却让我心情立即舒畅起来。

  我重新抱紧他,脑袋依旧抵在他的小腹上,呢喃了一句,“基斯,幸好你没事。”

  基斯的身体轻轻晃了一下,没有出声。不过我想,现在的基斯,应该在微笑吧。

  窗轻轻地摇开了,晚风吹了进来,凉凉的,我有些瑟缩起来。手指不经意间曲了曲,忽然有些桎梏感,像是被什么硬硬的东西套住了。我愣了愣,这才猛然想起,我的手指上,戴着一枚矢车菊蓝色钻石的银戒。

  ——戴茨的那枚,约定之戒。

  门突兀地被敲了两下,我这才松开手臂,慢慢地从基斯怀里坐回到床上。门被推开了,是哥哥。

  还没等哥哥说话,基斯就站起了身,自觉地说:“我先出去。”见哥哥点了点头,他俯身,理了理我额前乱乱的碎发。

  “哥哥,嫂嫂和凯尔特呢?”我看着基斯出去,转眼看着哥哥,顺手捧起桌上的一杯茶就喝了起来。暖暖的茶水流入喉咙,身体舒服了不少。

  “凯尔特被吓着了,小格在房间陪他。”哥哥反手关上了门。

  “那你怎么来了?”喝完了,我放下茶杯。

  “来看看我的救命恩人也需要理由的吗?”哥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刚下喉咙的茶水立刻又涌了上来,我被呛了个半死。

  “哥哥……”我郁闷地低下头。

  “好了,不耍你了,说正事。”哥哥敛起了似笑非笑的怪异神色,坐到了基斯刚刚坐着的位置上,“炸弹放置在外舱,使用的是定时器。如果不是查理夫人在我登机之前找我聊了将近十分钟,恐怕你坐火箭也赶不上来了。”

  我诧异了,“查理夫人找你聊?登机前?还有,外舱?不可能吧!半年前我就向科技机械组递交了一份计划设计图,那是能全面扫描,防止放置炸弹的。飞机改造过就不可能出现被放置炸弹这种事情了啊。”

  “这半年我没有听到飞机有什么改造,提案也没有经过我这里。”哥哥蹙眉。

  “那些混蛋,我明明叫他们要尽快改造的!”愣了愣之后,我怒了,机械组那些家伙!

  哥哥也似乎呆了许久,半晌才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小蕾,你真是个笨蛋。你虽然是个公主,但只是个继承人,没有权力。况且你在机械组里只是一个小小的职员吧,你的提案要是真的成功了,机械组里那些组长、副组长,位置还能坐得稳吗?”

  我刚想反驳些什么,忽然,注意力一转,“那么哥哥,坐上机械组组长的位置应该能够比较的随心所欲吧?”

  哥哥抿唇,当做是默认。这个世界,一直都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够爬上去?”

  “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哥哥耸了耸肩,“反正我就是一句老话,我不会帮你的。”

  “切!”我不满地哼了一声,“我就不信我自己没那个本事!柯马尼亚·维克多?我就不信我没有这个能力顶替他!”

  哥哥沉默了一下,“记住了,小蕾,想升上去,只靠能力——是不够的。”他顿了顿,看样子是想结束这个不愉快的话题,“渴了吧?我给你倒杯水来。”说着,拿起我的空茶杯,站起身,走向茶水间的饮水机。

  “哥哥,我要果汁!”我连忙反应过来。

  “臭丫头,你这里没有果汁!你还想我下楼去厨房帮你拿啊!”

  “还要是鲜榨不加糖的柠檬汁!”

  “……”

  “还要是哥哥亲手做的爱心果汁哦!”我笑眯眯不怕死地再加了一句。

  “……柠檬汁是吧。”某人认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