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当柳风说完她和血鸢上辈子的“姐妹情深”后,发现想象中应该会受到感动的血鸢已经睡着了?!

  血鸢睡着了也就算了,人家刚杀了人,累嘛!但是那个像木头一样的丫头是怎么回事?竟然也睡着了?!嘴边还挂着诡异的银丝?!

  柳风觉得她已经出离愤怒了,索性将眼一闭,不是都睡着了吗?那她还醒着干嘛?给她们催眠吗?干脆大家一起到周公那儿她再继续说好了!

  就在柳风闭上眼后不久血鸢便睁开了眼睛,看着那张因为气氛而变得粉红的脸,血鸢轻笑摇头,却没出声。

  如果······如果这真的是她的亲妹妹的话,好像也不错啊······

  收回笑意,血鸢静静地看着柳风的容貌。

  既然长得这般相像,便由你来将我脸上不应该出现的表情全部展现罢。

  这般想着的血鸢复又将眼睛闭上,马车内一片静谧,仿佛这小小的马车隔开了天地间所有的喧嚣,留下的只剩静谧······

  驾车的人手艺很好,不但快,而且还稳,当木儿醒过来的时候她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模糊中被拉下车,木儿断断续续地听着耳边血鸢和柳风的告别。

  “姐姐,我就住在柳府,你随便找个人问问便能找到的,要是你办完了事情后还有空便去看看妹妹罢,那样妹妹将会很开心的,要是姐姐是我的亲姐姐多好啊······”柳风说着说着泪滴就从两边的脸颊滑落了下来,梨花带雨,惹人生怜。

  血鸢见她又要开始滔滔不绝,忙答应道:“有空我自会去看你,我们先走一步,后会有期。”说完便拉着还在揉眼睛的木儿消失在了柳风的视线中。

  “跟着她们,影卫会来接替你们,要是跟丢或者被发现了······你们便自裁谢罪罢!”看着消失在眼前的两人,柳风厉声吩咐道。

  “是!”几名大汉消失不见。

  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柳风自嘲道:“既见凤,便成风,这落差还真有点让人接受不了呢······倒是要感谢舜景了······”

  猜不透的话语消散在风中,像极了美人的叹息。

  “这里是哪里啊?看着还挺富饶的。”木儿终于看清了周围的景象,询问道。

  血鸢眼中闪过莫名的光芒,淡淡道:“扬州。”

  果然!木儿心中暗道,她果然是来查探东边那股不明势力的!

  “哦”了一声,木儿不再多话。

  一只手突然在自己身上点了几下,而后久违的内力运转的感觉又回到了体内,木儿有些惊讶地道:“你不怕我逃走?”

  血鸢摇摇头,道:“不会的,你家小姐还在我们手上。”

  “那你不怕我逃回你们营地自己救出我家小姐?顺便把万青山给杀了或者虏了?”木儿追问道。

  血鸢想了想,回道:“不会的,我比你武功高,在你还没跑到我们营地的时候便已经将你杀了。”

  木儿无语,本以为血鸢会因为这两天的些微情分而会对她有些不同,结果还是听到了最冷漠的答案。不过想想也对,你能指望从世上第一杀手中听到“因为我信你”这种话吗?再说了,她木儿又有什么能让血鸢相信的?她的身份本就是俘虏啊,还真当俘虏和胜者能成为好朋友吗?她杀她,本就是一眨眼的事情。

  “而且我觉得你不会做这种事。”

  心凉了一半的木儿听到这句话直接抓狂:“你早点说这句话会死啊?再晚点说会死人的啊你知不知道?冰块就冰块罢,你别慢悠悠的啊,简直就是要气死个人!”

  血鸢眨着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像是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

  看着血鸢那疑惑的冰块脸,木儿潇洒地挥了挥手,道:“不明白就算了,好话不说二遍知道不?”

  血鸢侧着头想了想,点点头表示理解。

  看着血鸢乖巧的样子,木儿心中豪情顿生,第一杀手又如何?第一杀手还不是被她耍着玩儿!

  不过她的豪情还没生出多久便被血鸢的一声“有人跟踪我们。”给打断了。

  眼前景色一变,血鸢已经拉着她转进了路边的一条阴暗的小巷子。

  静下心来学着血鸢那般感受着后面不同寻常的气息,却一无所获,想来这也是血鸢杀手的直觉起了作用,自己对这种没有杀意的对手没有任何想法,自然是感觉不到的。

  看着血鸢突然消失在原地,木儿忙紧跟在她后面,心中暗骂自己没骨气,竟然还等着血鸢抓着她走。

  自以为很安全的大汉们远远地跟在二人后面,心想就算是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会发现他们,在看到血鸢二人突然转进那条小巷子时还以为她们要跑,想都没想就追了进去。

  跑在最前头的大汉突然感到眼前出现一片阴影,他正想开口叫来者让让,却惊恐地发现来者竟就是他们跟踪的对象。

  他张大着嘴,震惊地发现自己的脑袋离地面越来越近,转眼去看旁边喷射出血柱的身体,喃喃道:那不是我的身体么······

  其他落在后面的大汉看见这血腥的一幕无不心狂跳,强自镇定下来,自我安慰:她只发现了那一个人,不可能怀疑到我身上来的······

  不过这种庆幸在血鸢转身缓缓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瞬间化为乌有。

  看着纷纷抽出刀自刎的大汉,旁观的木儿呆住了,血鸢又不一定真的知道他们都是跟踪的人,他们竟然就被吓到自尽了?

  正在木儿呆滞的时候,血鸢冷冷看着倒下的尸体,嘴角不屑地拉了拉,“装死么······”随着这句话出口,血鸢已经将那些没死透的人头尽数割下,彻底断绝了他们的生路。

  就在木儿因着这血腥眉头一跳一跳的时候,血鸢将缓缓滴血的剑微微抬起,垂眸看着地面,轻声道:“不要以为你还没来得及进这条巷子我就发现不了你······”

  正贴在外面墙上的那名大汉额上已经被吓得布满了汗珠,闻言咽了口唾沫,突然就往人群中跑去。

  “噗哧。”身体像是被撕裂了开来,缓缓倒地。大汉眼中还留着那抹逃命时的疯狂之色。

  眼尖的人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大汉,惊叫一声,官府速来查看,发现了巷子中更多的尸体,然而那作案的人的踪影早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