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哥,是我哥来了!”骆情一听声音,激动的跳下床,准备去开门。

  “哎……”胖女子忙拦住她,指了指骆情身上,又低头看了看自己。

  骆情醒悟,三个女子都只穿了贴身内衣,自己刚刚太激动,差点把门打开,自己倒还不怎么觉得,另外两个姐妹第一次见到哥哥就这样,肯定不好意思。

  骆情此时心中开心,脸上也有了笑容,对门外的骆方喊道:“哥,你等等,我马上开门!”

  “哦!”

  此时门外的骆方也不好过,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再也不敢乱看。因为就在刚才敲门时,骆方转头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竟只穿了三点内衣从他身旁走过,进了隔壁的一间公寓室,路过骆方时还挑逗地抛了个媚眼给他,当即就把骆方吓出了冷汗,脸红到了脖子根,再也不敢转头乱看。

  “哥!”骆情打开门,欢快的抱住骆方,两只脚翘起,心中欢喜异常。

  骆方被弄了个措手不及,怕骆情摔倒,忙稳住她,诧异道:“我看你没什么嘛!”

  骆情一听,小嘴立刻嘟起,两道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骆方心中一慌,连伸出双手擦拭骆情脸上泪水,口中道:“好了好了,小情不哭,哥来帮你摆平!”

  说完,骆方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骆情抬头看见骆方故作的表情又开始破涕为笑,骆方也笑了起来。哄自己的妹妹开心,骆方是最拿手的,毕竟从小看着骆情长大,该怎么哄?什么方式最有效?他心里非常清楚。

  骆情笑着把骆方拉近了室内,指着金发女子道:“这是雪莉,昨天就是她为了我挨了霍伯特一巴掌,那是……”

  这时,那胖女子尖声道:“我叫陈蓉曼,老家在上海,你叫我蓉曼就行了。”

  骆方微笑向两人打招呼,两个女生也好奇的盯着骆方看,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位骆情的大哥一来,骆情就像是已经没事一样。

  四人坐下后,雪莉先道:“那个追求骆情的叫霍伯特,是个花花公子,在查尔斯曼中学是出了名的,只要他看上的女生,没一个逃得了,都要成为他的女朋友。所以他在这儿读三年的书,起码交了上百个女朋友,这些女朋友无一例外的都是和他上过床后,被他一脚蹬开,然后他又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这次,他看上了骆情。”

  “那些女生不找他闹吗?”骆方不解问道。

  “谁敢找他!”陈蓉曼表情夸张的道:“霍伯特他们家在古芬德区是最有权有势的,连这个学校都是以他爷爷的名义投资修建。一天到晚,他的屁股后面都跟着一群巴结他的恶狗,而且只要他不高兴闹出什么事,只要不是出人命,连校长都没办法治他,更别说那些老师了,他在这儿根本就是无法无天!那些女生谁敢去惹他!”

  “这么猖狂!”

  骆方转头看向骆情,骆情则是点头肯定了两人的话。

  “今天上午有课吗?”骆方问三人。

  “有,我们是同一班的,上午有课,下午才没课。”骆情回答,“不过我的书都在三楼的公寓室里。”

  “走,一起去拿书,今天我跟你们一起上课。”骆方站了起来。

  骆情诧异道:“哥,你今天不练习吗?”

  “我昨晚打电话给老师请了一天假,今天专门来陪陪你!”骆方摸了摸骆情柔顺的秀发,骆情心里一阵感动。

  骆方等着三个女生收拾好课本后,四人一起下了楼。出了公寓后,由骆方请客,四人到学校餐厅吃了一顿丰富的营养早餐,这才前往骆情教室。

  一路上,骆情恢复了往常笑容,与三人说说笑笑心情非常放松,直让雪莉和陈蓉曼感觉到骆方这个哥哥的神奇。

  进了教室后,教室里已经坐有其他学生,骆方找了个角落没人的位置与骆情一起坐了下来,而雪莉、陈蓉曼则是分散坐在前面。

  不一会儿,上课铃声响起,不少学生陆续走进教室,教室里笑语喧哗起来,除了几个位置是空着的,其余都坐满了人。骆方旁边的几个学生显然不认识骆方,向他投来好奇目光,骆方却难得理会,只是微笑看着讲台。

  一个头发稀松,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夹着两本书走进了教室,原本嘈杂的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中年男子放下书,抬头微笑打量着台下学生,经过骆方的时候眼光在骆方身上顿了顿,但并没有开口,显然经常有其他学生过来蹭课,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上节课我要同学们……”中年男子开始讲课。

  两节课后,骆方听得昏昏欲睡,对于他这个学习不怎么样的人来说,这些课枯燥无比,根本提不起半点精神,转头看向旁边,骆情却是认真听讲,不时做着笔记,显然已经能完全跟上老师的语速。

  看见骆方哈欠不断,骆情止不住捂嘴偷笑。骆方不想打扰骆情,只能忍着不与她说话,过了一会儿再也忍受不住,干脆直接趴在课桌上酣睡起来。

  “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下课。”

  骆方迷迷糊糊中闻言,呼地抬起头来,对他这个半吊子学生来说,其他话听不进去,但“下课”这个词却是听得比谁都清楚。

  “下课了!”骆方伸了伸懒腰,又打了个哈欠。

  骆情笑的捂住了肚子,忽又作出感激的模样,道:“哥,委屈你了!”说完又咯咯咯地笑起来。

  骆方感到无奈,正准备说话……

  “嘭!”

  教室门猛地打开,一只脚伸进了门内,显然门是被这只脚踢开的。一个又高又帅的白人男子一脸帅气笑容走进教室,门外一阵大呼小叫,七八个年轻人跟着这名男子走了进来,把该男子拥在中间。

  看见这名男子后,原本正嬉笑的骆情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慌忙低下头,而这白人男子环顾教室,看到了骆方与骆情所在的位置,脸上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淫笑,张狂的眼神直勾勾的射向骆情。

  “哥,他……就是霍伯特!”骆情轻言细语道,紧握的双手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显然,虽然骆方在场,但对霍伯特她依然感到畏惧。

  霍伯特一群人踢开门,大大咧咧地走进教室,正在收拾课本的中年男子抬起头,紧皱着眉头看着这些人,显然他也认识这个恶名昭彰的霍伯特。

  “霍伯特,你进来干什么,这里不是你的教室!”中年男子义正言辞道。

  霍伯特看着中年男子,嬉笑道:“先生,你已经下课了,还不走吗?”

  此刻,课堂上坐着的学生全都注视着霍伯特等人,没有人开口说话,显然都不敢得罪这个恶人。

  霍伯特后面站着的一群走狗有不少人已经开始捉弄坐在前排的学生,这群学生敢怒不敢言。一名学生头发被揉成了鸡窝状,另一名斯斯文文的眼镜男被一个头发扎了十几个小辫子的黑人一把夺走了眼镜,那黑人带上眼镜,两手前伸装作瞎子一般,嘴里“啊啊”的乱叫,惹得旁边的同伙哈哈大笑。小辫子黑人面露得意之色,使劲一甩头,眼镜掉在地上,“喀嚓”一脚被他踩的四分五裂。

  黑人故意面带惊讶地看着已失去眼镜的男生,那男生气的满脸通红,但仍是敢怒不敢言,只是飞快的收拾着手中书本,想要快点离开。

  中年男子见状手指门外,气愤道:“请你们出去!”

  霍伯特正在微笑看着这一切,闻言转头看向中年男子,微笑瞬间变成了冷笑,口中道:“给你面子叫你声先生,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学校给你那么高的薪水,你也不想明天就失去这份宝贵的工作吧!”

  中年男子吞了吞口水,虽然气愤,但却不再说话,只是义愤填膺的注视着霍伯特。

  霍伯特嗤笑上前,伸手拿起中年男子正在收拾的课本,一甩手,两本书从站在旁边的手下头上抛过,飞出了教室,“哗啦”一下散乱在门外。

  “还不去捡!”霍伯特嗤笑道。

  中年男子踌躇不前,过了一会儿,霍伯特一张脸冷下来,中年男子见状一狠心,对台下的同学叫道:“已经下课了,你们都快走吧!”说完,中年男子急步走出教室,弯腰捡起散落的书本,转身离开再也没进教室。

  “哼,威胁老师,够狠啊!”骆方轻声冷笑道,但并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伸手搂住了骆情肩膀。

  “你们还在等什么,都出去!”

  霍伯特一声暴喝,看也没看其他人,只是盯住骆情,此刻忽见骆方竟然搂着骆情,脸上现出一股厌恶表情,恶狠狠地又看向骆方。

  其余同学如同大赦,纷纷拿着自己的课本,涌出教室,但还是有不少人挤出教室的时候被霍伯特的手下往屁股上踹了几脚。

  雪莉和陈蓉曼焦急的看向骆方和骆情,骆方示意她们先走,两人这才快速离开,雪莉经过霍伯特身边时,霍伯特故意往前一凑脸,雪莉吓得一缩身,慌忙拉着陈蓉曼跑出教室。

  此刻,教室内只剩下骆方和骆情,其他人都是霍伯特带来的跟班,其中一人一脸恶笑地关上了教室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