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洛天重叹口气,垂下目光,不去瞧她,也不知是不愿还是不屑,只是缓缓地道:“其实你早与曲流觞蛇鼠一窝了,去年神农顶上你救走亦飞的同时也救走了他,然后与他计划好了一切,只等置我于死地。你在亦飞养伤期间你不仅将她的言行举止学的惟妙惟肖更是将她的身体状况了解的请清楚粗,而后将她控制。而曲流觞则借飞天豹之口告诉香盈袖知道亦飞下落,让我辗转找上香盈袖,未免我起疑你们倒真是下足了功夫,香盈袖的消息也是曲流觞给的吧!”

  他回首望了曲流觞一眼接道:“你控制亦飞杀我未遂继而以寻她为由进入龙吟山庄,当夜易容成亦飞打掉朱颜的孩子为的便是令我在激愤之下与她反目成仇,自相残杀,而这一计同样无果,你便又暗示我唯有一我的命才能换取亦飞的清醒。这一次你终于达到了目的,却没有想到我已斗转星移将心脏移动一寸,而亦飞又将真气尽数输给我又让我死里逃生,也许你当真以为我死了吧!否则又怎会解除对亦飞的控制?在清醒的亦飞面前你知道做不得假,于是唯有尽力救我,同时又向大家暗示唯有黑雪莲方能助我恢复,诱使亦飞上天山,故意支开她来对付我一人,我与你有仇么?为何这般处心积虑的算计我!”

  鱼思渊淡淡地道:“曲流觞是我哥!他的事自然是我的事!”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就连沈洛天都不由呆了,看看他俩,形神竟真有几分相似,不禁怔住,说不出话来。

  鱼思渊语声出奇的平静,全然没有恶行被揭露,阴谋被拆穿的尴尬与窘迫,只是淡淡接道:“我起初是想要你的命,是你害的他差点丧命,可我若真有心杀你,你已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沈洛天苦笑道:“不错!在陪我去天山的路上我武功尽废,你处处都是机会,可你却没有下手,相反在明珠带回雪莲之后彻底的将我治愈。那时我真不懂你,若说你真恨我为何又救我?若说你不恨我为何一次次嫁祸于她来折磨我?”

  不待鱼思渊解释他又接道:“后来,敦煌我们分手之后你便又回到了襄阳杀害了朱颜与三叔嫁祸给亦飞,这时我才明白你就是为了制造我们的矛盾让我们反目成仇,想来你是觉得让我就这样死了太便宜我们了吧!所以让制造我们之间的误会让我们时时都承受着痛苦的折磨是么?”

  鱼思渊语气依旧淡淡的,道:“不错!如你亲眼所见!”一旁的扬子龙早已因痛苦与愤怒而浑身剧颤,欲愤起拼命却因浑身无力而难以自主,闻得此言不禁一声悲呼,竟吐出血来。

  鱼思渊瞟他一眼,转瞬收回目光望向沈洛天道:“很痛苦吧!我就是要你承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

  沈洛天的身子也不禁起了颤抖,痛心疾首道:“你为何要如此?你恨我就如你的初衷杀了我便罢,为何伤害那么多人?你是救死扶伤的医者,是妙手回春的大夫,本有一颗菩萨心肠,为何要存伤人之心害人之意呢?你心里不会难过吗?”

  鱼思渊惨然笑道:“会治病救人有如何?能妙手回春有怎样?善良只不过是虚伪之人的空谈,就算我完美无暇又如何?孤芳自赏罢了,谁人看的到?我救人是义务么?我说是为求目的不择手段,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芸芸众生又有谁能真正做到无欲,无念,无私呢?”

  沈洛天长长叹息一声道:“那你得到你想要的了么?”

  鱼思渊傲然道:“自是得到了!我这般对付你们,让你承受着这么多不能承受之痛,只怕这一生你都无法忘记我了吧!”

  沈洛天短促的发出一声惨笑道:“你竟是为了我!”

  鱼思渊倏然抬起头来,双目直视沈洛天,淡漠的眼神第一次有了有情感波动,口中言语冷漠依旧:“既然不爱那便恨吧!只要在你心上就好!”

  沈洛天垂下目光,面对这个淡漠通透,曾经因一个“善”字救人无数,而今又因一个“情”字不择手段的女子,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在场之人无一人说话,他们都被鱼思渊这种强烈的爱意震撼着,不知怎地,对她的恨意经在这一刹那释然了。

  唯有扬子龙望向她双目中含着无尽悲愤与哀恸!

  就在众人沉默的当儿,曲流觞竟一跃而起,复又扼住鱼思渊的脖子大笑道:“看来他们都还是在乎你的,既然如此,我何不再好好利用一下你的剩余价值呢?”

  沈洛天看着眼前的变故已然麻木!他已经被骗的麻木了!燕归来虽一时难以接受本怀有一颗仁爱之心的师妹为爱竟变成了这般不堪的模样,但眼见曲流觞这般对她仍是怒不可遏,厉喝道:“曲流觞!”

  喝声震天,就连昏迷多时的叶明珠也被惊醒过来,昏迷前的一幕复有在她眼前浮现,悲痛之下,凄声嘶呼道:“燕归来!杀了这个恶魔!”一语未了,泪已流了满面。

  曲流觞瞧在眼里,无不得意的笑道:“燕夫人,别说燕兄本不爱你,纵是他真爱,也绝不会为了已死去的泰山大人而置活着的师妹于不顾的。”

  叶明珠这才瞧清曲流觞手中一身花亦飞打扮的鱼思渊,不知所以,讷讷地道:“这…”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慕娉婷虽是不认同鱼思渊的行经,但毕竟往日交情不浅,如今见她落得这般下场,仍是不忍,气道:“没见过你这般无耻兄长,竟拿自己的妹妹要挟别人!”

  曲流觞呵呵笑道:“非常时期自然得用非常手段,更何况她虽是我妹,却是表妹,不扼制住她,一会儿难免为了亲兄妹而倒戈。”受制于他的鱼思渊闻言不禁一震,面上竟是一抹错愕。

  叶明珠听的稀里糊涂,一时不明状况,但对深恶痛绝的曲流觞却是目标明确,破口骂道:“你这个恶魔,迟早有一天我要将你大卸八块挫骨扬灰!”

  曲流觞含笑道:“燕夫人这语声真如黄莺出谷,画眉啭林,令人闻之畅美难言,还望多赐几句,只是切莫将你那恶毒的词用尽了,否则稍后词穷,无一语可形容对在下的愤恨之情,可要含恨而终了。”

  “本座倒要看看你还能耍出什么把戏!”雄霸天脸上一无昔日的光彩,但一代枭雄的气魄仍在,一语喝出,曲流觞不禁一震,但瞬间又扬起他那令人深恶痛绝的诡笑,大声道:“这绝对是一套千百年来最令人震撼的把戏,但这把戏却是你我共同创造,你亲生儿女共同上演的一出人间悲剧,足以震惊武林!”雄霸天怒斥道:“说!”

  曲流觞恶毒的微笑着道:“叶明珠是你的亲生女儿吧!”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扬子龙,慕娉婷,鱼思渊乃至叶明珠都不禁震住了,齐向雄霸天投以诧异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