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情人节是二月十四日。欧艺好多年没过节的习惯了,和袁木认识半年就结婚,谈恋爱没过过情人节,结婚后很忙也没时间想过要那么多的浪漫。花店一束束红的粉的玫瑰花,还有一束束做成花朵的巧克力,价格不菲呢,不提前预订还没有。

  这些影响不了欧艺的心情。公司楼下就有一间花店,专做这周围的生意。欧艺从花店前面走过,看都没看一眼。情人节也要开晨会,也要工作,也要吃饭。

  欧艺部门的晨会刚刚结束,大家还没开始从座位走动起来的时候,一位小弟抱着一大束蓝色妖姬的花束敲了一下门。那束花那么大,以至于把小弟整个人的上半身都遮住了。小弟在门口大声问:“请问欧艺小姐在吗?送花的。”大家一看,鲜艳欲滴的蓝色妖姬中间还有一枝火红的英伦玫瑰,表示一枝独秀还是一心一意呢?真是销魂哪,有人不禁轻声地“喔”出声来。欧艺刚好和秘书说话,转头一看未免脸上有点吃惊的神情。刚好又有人靠近门口那儿坐的,顺手接过花抱给欧艺。那人眼尖,看到卡片上写着“赵一山”的字样,一不小心还跟着读出来。赵一山正在座位上笑眯眯地看着欧艺,大家反应过来了就鼓起掌来。欧艺镇定了一下,隔空对赵一山大方地说:“谢谢了啊,你太破费了。”赵一山也大方地说:“不客气。”大家就哈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调侃的意思。赵一山不恼也不气,也跟着傻笑。欧艺又好笑,又觉得有趣极了。赵一山这一天是把爱慕满满地刻在脸上,两眼故意火辣辣地看着欧艺走来走去地和这个说话,和那个说话,欧艺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肘站着听别人说话的样子他最喜欢看。他的做法,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毕竟除了欧艺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欧艺在心里想看他今天怎么办哪?赵一山好像除了这个有点恶作剧的惊喜也想不到什么有创意的花样了,临走时走到欧艺办公室门口,伸头对正在忙的欧艺说:“中午我请你吃饭,再带你去一个地方。”欧艺还没来得及回应,他已走远了。

  中午吃饭也没什么特别的,两人还聊了一下拓展训练的准备工作什么的,赵一山还就他公司的管理的事情请教欧艺……吃过饭后,赵一山就开车带欧艺来到了一栋大厦,里面是一间会员制的商场。赵一山带着欧艺左拐右拐,好像很熟悉。到了一家旗袍店就拉着欧艺的手走了进去。里面挂的旗袍真是花样繁多:有袖的、没袖的,绣花的、镶边的,立领的、V领的,传统的、改良的……欧艺觉得眼花缭乱,不知道看哪一件好。赵一山就问她:“喜欢吗?”欧艺说当然。赵一山就说一定要送两身旗袍给欧艺,并且对店员说要量身定做的不要现卖的。欧艺心里真是感动,发自内心的感动。倒不是因为这里的旗袍的高档,而是她正想要做旗袍的时候,赵一山怎么就想到了呢?欧艺在给店员量身时,眼里是湿润的。赵一山还耐心地帮着挑款式、花色……

  赵一山把欧艺送回公司楼下就走了,说公司那边还有事。

  欧艺晚上很早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人一旦无聊起来也是慵懒的。欧艺翻看各种频道的节目,越看越没味。她又把灯关了,坐阳台的摇椅上看夜空。她好像还有点什么,心里牵挂着。大约十点钟的时候,李木华的电话响了起来:“欧艺你没有出去约会吗?”欧艺说:“没有啊。”李木华又说:“欧艺,我想你。我出来一个人在外面喝酒。我控制不住地想你。”欧艺问他:“你有没有喝醉?”李木华说:“我没醉,到情人节了,我不打电话给你我一天没心思做事情。我就想着欧艺,可恨的S市,为什么你是在那里?欧艺你回来吧,回来这边工作,我的公司给你管理,反正名字就写你,你回来吧欧艺。”慢慢地李木华哽咽起来。欧艺的电话在耳边发烫,她劝他说:“你回家吧,别在外面待太晚。家里人担心。喝醉了更不好。”李木华有点口齿不清地说:“欧艺,这些话我以前不说,现在再不说我怕没有机会了。”欧艺不以为然,当是他喝醉酒说的醉话。劝他几句,挂电话后也没什么心情再看风景了,干脆回房间睡觉去了。

  拓展训练的日子终于到来,欧艺部门除了请假的、有公务在身的,就只去了一百二十人,赵一山才二十多人。不过就大多是年轻人。在去的车里就非常热闹:有时候大家一起唱歌,有时候有人讲故事……一直闹到郊外的一个很有名的训练基地。不过直到这一天,欧艺团队的人才知道赵一山并不是她们的同事,而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他的人称呼他“赵总”。大家才恍然大悟,都说要不欧艺怎么会和一个招聘进来的人一下子搞得那么亲近呢!

  大家分成十个小队,每个小队就在一组器械前面集合,每队都有一位教练。这些科目,有些是要整个队的人一起合作完成,有些要两个人互相帮助完成,也有自己独立完成的,不过独立完成的科目就少。

  欧艺今天穿好了白色的运动波鞋,蓝白两色的运动服装,显得神清气爽。在主管培训的时候,她曾经参加过拓展训练,所以,她只准备做观望。赵一山说他没参加过,要欧艺陪他参加两人的科目。大家像孩子一样闹,仿佛这不是训练,而是跳飞机的游戏。其中有一个叫做“天使之手”的,欧艺就推荐赵一山一起上。第一对上的人是大家推选出来的,教练也说,第一对一定要成功,要不就对大家打击很大,会影响士气。什么为天使之手呢?两条大约十米的杆直立相距约十米,在约六米高的地方有一条绳子连接在两条杆子上,在绳子上方大约两米的地方还有一根绳子,上垂两根短绳相距约一米五。两人从一头的杆爬上去,站在第一根绳子上,要靠两人的手互相支持,另一个人的手借助牵着垂下来的绳子的力量走过对面的杆上,两人都安全下来才算完成。

  第一对上的人穿好了保险衣,戴好了保险帽,还有保险绳。按道理是摔不到的,但是估计从上面摔下来的感觉也不好受。他们两人身材高大,虽然在上面颤颤巍巍地绳子抖个不停,但还是比较轻松就过了。下面已经准备好的第二对又上,结果有一个上到站立歇脚的第一块板上,就不肯走了,蹲下两手抱着杆子哭了起来。教练在下面劝,大家在给她鼓气,她就是没办法站起来。大约劝了十分钟,为了不影响别人的时间,她只好爬下来了。

  这回教练就在那教训说:“不要这样,越是站着不动就越怕,时间越久越不容易成功,倒不如一鼓足气就过,还没害怕就过了。”经过这么一下子,大家就都有点害怕了,第三对推搡着不肯上。欧艺就说:“我们上去。”

  欧艺身材小,走前面,赵一山在后面。别说欧艺参加过拓展训练,站上面也还是有点腿软呢。看赵一山一脸凝重,一点不轻松嘛。赵一山在后面抓稳欧艺的手,欧艺凭着他的支持,移开步子踮起脚已将第一根垂下的绳子抓住,现在就要靠她的力量引导赵一山放开扶着杆子的手走到绳子上,赵一山走上绳子后也要抓住垂下来的绳子,两人稳定后欧艺才能移脚往前去够第二根垂下的绳子。这时候是最艰难的,因为两人的重量都在一根绳子上,手就要互相抓稳了,第一个人要绝对相信对方才能放开抓绳子的手去够第二根垂下的绳子。赵一山很紧张,他小声问欧艺:“欧艺,你要不要回去?我恐怕不行。”欧艺听他声音,真是有点变调的,不像开玩笑。欧艺坚定地抓住他的手,对他说:“你能行。你扶好了,我放手了,我要走了。”欧艺一边说,一边放开绳子握紧他的手往前移步。这时一阵晃动,仿佛一阵风也能把他们吹下去。欧艺往前一冲的一个快动作,还好很顺利地把第二根绳子抓住了。大家在下面鼓掌,被教练阻止了。这回欧艺站稳了,握紧赵一山的手,他靠着欧艺传来的力量,放开了第一根垂绳,移了几小步,也抓到了第二根垂绳了。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欧艺又借着赵一山的手的力量,放开第二根绳子往前移,终于能抓到杆子了,她回过头来看着赵一山,赵一山抿抿嘴,把剩下的动作也一气呵成。等他们下来了,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天已经黑了,还下起了毛毛雨。到了最后一个科目叫毕业墙。这是一个三米高的方形建筑,墙上没有任何的可供上下的地方,也不能借助工具。必须要搭人梯才能上。欧艺做了分工,下面一层的是男的,必须壮实,第二层也是男的,另外先上两个人去把下面的人拉上去。教练就教下面的人保护自己的要领:要两手搭在墙上,把头弯在胸前来保护住。第二层的人也一样,他们站在第一层的人的肩膀上,要更稳。在搭人梯时,大家就闹哄哄的了,教练在旁边是大声地吼。虽然人梯搭好了,但要爬上去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又下着雨,还有点滑,有人鞋子掉了,有人衣服被拉到脖子上了……场面吵闹但是有序。大家是一个劲地把它当正事来做。剩下的是肥胖的,矮小的。另外还要把膝盖弯曲了让她们当凳子踩……教练就在旁边喊:“一个也不能拉下!一个也不能拉下!”赵一山看着真不忍心这样一层一层踩上别人的肩膀头顶去,他只好趁着大家混乱的当儿,他跑到旁边人家看不到的一棵树下站着,远远地观望。欧艺这时也没空看他,她正在帮忙往上顶着一个人的屁股……最后她是被拉上去的。等大家都上去后,所有人都使劲鼓掌欢呼。

  回家的路上,大家在车里谈论着最后一幕,都激动得忘了疲劳,一会笑话谁吓哭了,一会说那个衣服拉到脖子上的是谁啦……一车人都变成了鸭子。赵一山和欧艺都在旅游大巴上。他也在和欧艺总结自己:“原来我是一个心软的人,看来是成就不了什么大事的了。”说完就若有所思。欧艺微微的笑了:“你现在还要做很大的事情吗?”

  赵一山转过头来,抓住欧艺的一双手,装作很可怜的样子说:“欧艺,我们第一次见面就那么的特别,我的真身给你看到了,你要为我的一辈子负责任啊。”欧艺哈哈笑出声来。赵一山说:“你小点声,别把一车人都招引过来看热闹了。”赵一山把头靠过来,亲了一下欧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