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眼看那银色短棍就要将叶青毙于棍下之时,从叶青怀中飞出一面铜镜,叮的一声脆响,堪堪挡在叶青面前,将那银色短棍反弹开来。拜火教主吃惊之余,怒气更盛,竟是再向叶青捅了过来,于是那铜镜赫然反转,一道与当日林中所发出的光线一摸一样的黑色光柱**而出,扫向杀来的拜火教主。

  拜火教主侧身一避,他本身乃是金门境界的修士,金丹已然大成,竟然就险险的躲避了过去。

  铜镜悠然倒转将叶青身上的绳索割断,叶青挣脱了束缚从石柱上跳了下来,铜镜便落在了他的手中。

  拜火教主连退几步,突然伸展双臂大喝一声:“血染”。

  就见他身后的血池内无数血液化作雾状喷涌而出,洞窟之内立时变成了一个被血染红的世界。

  叶青捏了捏手里的铜镜,仍然是一种心脉相连的感觉,这让他紧张的心情略微放松一些。

  眼前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魔头,叶青已经十分肯定,自己这一世的父亲将自己送到浮云派之前,曾经和这个魔头有过一战。

  这魔头已经是一个金门境界的修士,也绝不会错。那么现在,叶青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感受着从手中九转阴阳镜上传来的轻微震动。他慢慢的将九转阴阳镜的镜面翻向前方,平平的推出。

  果然,九转阴阳镜感受到了叶青心中的想法,一道乌黑光线喷出,但却凝而不散。

  叶青平静的原地换换转动,那乌光就好似毁灭一样,所过之处血雾凭空消失。叶青转了一圈之后,血雾已经薄了一层。

  就在这时,一声尖利的好似鬼音一样的叫声从叶青身后传来,叶青豁然转身,镜中黑光喷涌而出,比刚才散发的更为浓烈。

  就见乌光之中,一个人形怪物被定在其中,一点点的消散,最后化为一捧飞灰落下。与此同时,无边血雾也悄然消散,尽数落回血池之内,血池不再翻涌,平静的好似一滩死水。血池边缘的地方,许多血液竟然开始凝固。

  叶青重新将九转阴阳镜放于怀中,正要轻身离开之时,却听到叮的一声轻响,有某种东西从半空落入地下。

  他仔细搜寻片刻,终于在洞穴的一处角落之中找到一个淡金色的小球,小球入手好似无物,质地也不是特别坚硬。但落到地上却能发出响声,叶青觉得甚是稀奇,将它收入怀中,纵深向上一跃,便到了一处幽暗的通道之内。

  沿着通道一路前行,遇见的拜火弟子都被他用九转阴阳镜一下照成飞灰,不多时已经回到鬼宅之内,鬼宅内阴风阵阵,他仗着宝镜护身,见鬼杀鬼,见人杀人,竟是生生的闯了出来。

  此时正值深夜,他疾步而行,片刻就赶到一处事先约定的地点,将一支凡俗报信用的响箭点燃。

  “嗖”响箭高高的升入空中,在高空炸响,一个“浮”字瞬间出现,照亮半个龙昆城。

  叶青缩在角落里暗暗等待。

  几刻之后,突然叶青感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到一张憨憨的胖脸离自己不过二指句离,皱着眉毛站了起来连退几步,道:“你是?”

  “我是江夏飞江大哥的小弟,我叫牛飞”

  “江夏飞呢?”叶青问道。

  “叶青”江夏飞一把拨开身前的少年站了出来,“怎么突然拉响了响箭?”

  “因为我们的任务有线索了”叶青摊了摊手,说道:“我估计公主失踪跟拜火教有关。”

  这时候楚江飞也过来了,他问道:“公主失踪和什么有关啊?”

  “拜火教”江夏飞说道。

  “怎么查到的?”楚江飞问道。

  江夏飞看向叶青,叶青点了点头,道:“我发现龙腾国中的一处拜火教分坛,我们快杀过去吧。”

  “我们能行吗?”

  “楚大哥我们一定可以的”外面的某个弟子突然出声道。

  “区区拜火教余孽算得了什么?我们杀过去吧。”外边又有人起哄道。

  楚江飞低头想了下,终于点了点头,说:“叶青你带路吧”

  于是叶青他们一行三十余名相当于先天高手的练气期少年,向着鬼宅冲了过去。

  到了鬼宅之前,叶青一脚踹在鬼宅大门之上,大门轰然洞开,就见院内果然有几个穿着火红色衣服,上面印有拜火教标志的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什么,见到大门被人踹开,都是愣在了原地。

  楚江飞大吼一生:“杀光拜火教余孽!”当先一人向着门内冲杀过去,其余少年也纷纷拔剑冲了进去。

  叶青走在最后,也装模做样的拔出了腰间短剑冲入门中。但他并没有向楚江飞他们那样追杀逃窜的拜火教弟子,而是身形一闪,出现在密室的入口处。

  此时拜火教早已大乱,叶青刚才离开的时候曾经看过密室下通道两旁有着不少封闭的木门,他猜测里面必有拜火教搜刮的财宝,刚才之所以不进去,是因为怕自己中了机关,到时候再被外面的拜火弟子发现,一拥而上,未免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现在外面有了众多师兄弟乱杀一气,拜火教弟子必然没有时间再来察看密室。

  自己就可以在那些密室中搜寻一二,找到好东西自然可以收入囊中,找到一些金银财宝也可以供给门内,也算是大功一件。如此两全之事,他自然要做。

  再次进入密道之内,除了一股奇异的极淡血腥味道,便再也没有一个人存在了,都被先前叶青用九转阴阳镜的乌光照死,尸骨不存。

  叶青下到第三层,看到了第一个密室,他伸手轻轻的一推,木门纹丝不动,他有用短剑去砍门上的锁扣,碰碰几剑过后,木门轰然洞开,里面的东西一览无遗,全部展现在他的面前。

  看着木屋内的物品,叶青不由得舔了舔嘴唇,手里的短剑紧了又紧,他在心中狂吼:“这拜火教还真不一般啊。”

  叶青碰的一下丢掉了手中的短剑,直接跳进了屋内。

  “桀桀,我来啦!”叶青吼出了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