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这个调查太惨淡了啊。。。。)

  筱白回去就倒头大睡,待到再一次睁眼已经是第二天的午时,看着大大的太阳,筱白想胤禩了,她想去看看他过的好不好,可是,她不能,没有理由、没有身份、没有机会。

  想着胤禩,突然想到青梦也可能被圈禁了,心里有些担心,不知道跟那些福晋们在一起会不会被欺负,想到就会做到,筱白发挥射手座的特长,马上带着间儿与文红就奔向雍亲王府。

  康熙不亏是职业的玩心眼专家,他这次虽然同时圈禁了胤禛与胤禩,可胤禛就圈在家里,只是停了俸禄、职务,更像是在家反省;而胤禩则不同,听说圈禁在一所别院里,里面恐怕除了郭络罗氏,其他的人也不会超过十个。

  筱白开始想不明白,以为康熙更看重胤禛,毕竟他以前还算“**”,而胤禩直接是奔着搬到胤礽去的。可后来与康熙的接触与聊天看来,他对各个儿子的期望并不是相同的,像是胤礽,他就希望他能老老实实的当好太子,以后当个规矩的皇帝就行,胤禛、胤褆、胤祉的任务就是辅佐好胤礽,而胤禩与胤禟他们几个稍小的也许母亲都不得宠的原因,康熙对他们的希望类似于安稳的过一生。

  现实对于康熙来说营养不良的有些过分,不仅胤礽犯了天条,使得胤禩与胤禛抓到机会把他赶下了台,而且剩下的儿子里除了野心太大的,就是胆小如鼠的,甚至如胤祥这种淡泊名利的“侠客”都被卷了进来,就在勉强觉得胤褆还能担当大任的时候,却又发现胤礽落得此下场,最大的幕后竟然是他,胤禛与胤禩只是推波助澜了一小下而已。

  越来越看不透、也看不懂这些儿子们了,康熙累了,他想休息下,来梳理下思路,反省为何亲自养育的胤礽会走上弯路,可是,胤禟他们在外面闹得不可开交,跪在那里不肯起来,最后直接累晕在门外,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又是气愤又是心疼,心力交瘁。

  【雍亲王府】

  现在的王府守备增加了几倍不止,估计连只鸟都飞不出来,筱白硬着头皮走上去跟门口的守卫搭话。

  “可否通报,筱白求见雍亲王爷。”

  那守卫人高马大,一脸横肉,面带杀气,一看就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主,看的筱白直冒冷汗。

  “属下禁军佐领段宏,格格请回吧,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去。”语气生板,没有任何的客气成分,筱白翻译过来就是“有多远滚多远”,套用一句流行语就是,“翻滚吧,牛宝宝”。

  深呼吸,堆笑,放轻、放柔语气语调,“段佐领可否借一步说话?”

  段宏愕然,早就听说这筱白格格鬼主意多,做事从不按常理出牌,果然不差。可对方毕竟是个得宠的格格,随便在康熙面前说上几个词自己就得灭了九族,所以不清不愿的跟着筱白来到了转角处。

  “段佐领所言极是,可这风这般大,刮眯了眼睛也在所难免啊。”

  还未等他明白什么意思,只觉得手里多了一包东西,打开一看,全是白花花的银子,他官职不高,平日里油水也不多,一下得了这么多银子自然乐得笑纳,“格格所言不假,请随我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筱白心里默念,开始觉得有必要攒钱了。

  雍亲王府又不是只有一个门,段宏领着筱白来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旁边,满脸阿谀奉承的笑容,“格格,我的班还有一个时辰就到了,请您务必一个时辰之内出来,小的告辞了。”

  这人办事倒也干脆,说完就走,头也不回,压根不管你进不进去。

  雍亲王府筱白只来过一次,这内部结构都不熟悉,怎么找人呢,还好没走几步就遇到一个小厮,“王爷在何处?”

  用词虽然很古典,可语气很现代、思维很现代,直接把小厮给问愣了,怎么有人这么问,派头不小啊这丫头。

  “哪来的野丫头,一边去。”轰开她就想走。

  筱白一看自己被鄙视了,哪里受得了,一把扯住了那小厮的袖子,大声又重复了一遍,“王爷在何处!”

  这声音很快招来了其他人,几个丫鬟对着她指指点点,低声说着“没见过”、“好大的口气”之类的没营养的话。

  筱白正要发作,怎么这么多人连个回答的都没有,就看到管家富察贵额头带汗的小跑了过来,看到筱白几乎晕了过去,“格格唉,您怎么来了,这是要出事了,四爷在书房呢,随我来吧。”

  还没动腿呢,门廊尽头胤禛就快步走了过来,看到筱白脸色就阴了天,厉声呵斥,“跟我进来”。

  没办法,看这样子自己是免不了被骂了,灰溜溜的跟在胤禛屁股后面,临走还给富察贵做了个鬼脸。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筱白格格啊!”

  “是啊,果然名不虚传!”

  “她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

  一时间流言四散,富察贵一声怒喝,众人也就都散了去,不过这肯定成了茶余饭后的一大谈资。

  【书房里】

  胤禛站在书桌后面,怒目微瞪,看着罚站的筱白,“怎么进来的?”

  “贿赂值班佐领。”老实回答,以期坦白从宽。

  “来干什么?”

  “看四哥可好,青梦可好?”

  “都很好,回去吧。”

  “啊?”

  “啊什么啊,现在,马上回去,此事不得对外人提起!富察贵,送客!哪里来,送哪里去!”丢下筱白一人,胤禛独自出了书房。

  这是怎么回事,连骂都没骂就给轰走了?筱白追出去,富察贵赶紧拦住,“格格,现在不宜多事啊,皇上可都看着呢。”

  富察贵的声音很小,样子也很谨慎,筱白却惊出一身冷汗,难道,这雍亲王府有康熙的眼线?

  听了这话,筱白顺从的跟着富察贵来到初来时的小门那里,忧心忡忡的忘了一眼门廊尽头的方向,转身离开了。

  回宫之后筱白也明白胤禩那里最好也不要去了,去了反而解释不清,亏得先去了胤禛那里,就算康熙知道了也能想到她素来与胤禛要好,偷着去看看他也属情理之中。

  胤誐现在时不时的还会去上书房报道,筱白就利用这些机会打听胤禩的消息,得知胤禩最近貌似染病之后急的不得了,可又不能去,几日之间也憔悴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