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四人在聂风的房间坐下,唤来小二泡了一壶茶,就这么打开了话匣子。聂风问道:“剑晨大哥,你之前说到要去傲剑山庄所谓何事?”剑晨也不相瞒,直爽道:“近日,傲剑山庄将有一柄绝世好剑问世,乃千年寒铁所铸就,从此世上千千万万的剑都将黯然失色。家师未免此剑落入心术不正之人手中,特派我前去一趟,务必阻止不幸”聂风和步惊云对视一眼,千年寒铁,绝世好剑,这不是聂英在石碑上所说的那把吗?没想到现在竟然要问世了。而步惊云想得更多的是,他还记得这把绝世好剑最终归自己所有,羡煞一干人。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异术。聂风对剑晨道:“听起来好像很有趣啊,绝世好剑!要是能一睹它的风采,那可真是三生有幸了。”这话的潜台词剑晨你应该听出来了吧?剑晨笑道:“这有何难,我们可以一起前去,要是此剑为你所用,家师也必定会为你高兴的。”步惊云道:“风师弟,你要是喜欢那把剑,我去给你夺了来。”聂风眼白一翻,天,在无名和剑晨的心里,你也算是心术不正的人啊!还有了,你们一个个地都轻轻松松地说要拿剑,难道不需要问过主人家的意思吗?谁愿意平白无故地拿一把铸造了百年,耗尽几代人心血的绝世好剑拱手送人?你们高兴了,人家未必愿意啊!听了步惊云的这话,剑晨喝了一口茶,不语。聂风暗暗叫道,果然啊!于是聂风说道:“你们真是说笑了,难道都忘了我剑术不精吗?况且因缘际会,我已经重得家传雪饮。”剑晨道:“哦,你找到雪饮刀了?那可真是恭喜你了。聂家向来以雪饮刀和傲寒六诀问鼎江湖,又向来侠义心肠,如今在你手中,真是可喜可贺。”聂风点头笑笑带过。这时,沉默了很久的楚楚忽然说道:“既然有缘遇到了额,不如我们一起去,路上也好结伴。”聂风奇道:“楚楚姑娘也要去吗?这么远的路,一个姑娘家会不会太辛苦了?”她并非江湖中人,又不会武功防身,路上难保不测。楚楚意有所指道:“爹爹临走之前,将我托付给别人,如今我已无家可归,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聂公子可是觉得楚楚会拖累大家?”聂风赶紧摇头,干笑道:“呵呵,怎么会?”唔,这分明是来找步惊云要债的吧!?步惊云借口说,夜深了,不要打扰风师弟休息,率先出门了,于楚楚落后半步也跟了出去。剑晨看着他们出门,神色难辨。聂风看剑晨没有立即要走的意思,识趣地问道:“剑晨大哥,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剑晨看着聂风道:“小天,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聂风一凛,道:“剑晨大哥但说无妨。”剑晨道:“看得出来,步兄弟十分看重你,他在你面前才不见往日的戾气。我想有些话也只有你对他说,他才会放在心里。”他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继而说道,“楚楚姑娘对步兄弟情深意重,望他好自珍惜。”聂风暗想,感情是来做媒的么?这话,在聂风面前说,真的是于礼不合了,一个姑娘家的事这么跟另一个男子商讨,剑晨你真的是被感情蒙昏了头了。聂风也不好直说,只道:“这感情的事,强求不得。不过,有机会我一定提醒云师兄,楚楚这么好的姑娘,是该好好珍惜的。”所以剑晨大哥,不该掺和的你就不要掺和了,他不珍惜你可以珍惜的。剑晨听了这话,只喃喃道:“感情的事,强求不得……”好不容易送走剑晨了,聂风决定还是去找步惊云商讨商讨,这感情的事,可以放一边,这该做的正事还是要做的。只是步惊云的房间里没人。聂风四处找了找,本想找个小二问问是不是出门了,不过这大晚上的会去哪?难道遇到杀手了?正在聂风胡思乱想时,路过的后院中传来熟悉的说话声:于楚楚道:“步惊云,你这是什么意思?当日我和我爹好心好意照顾你,甚至不问你姓名不问你来历,就把手臂移给你,现在我爹走了,你也就扔下我了是吗?”就算聂风没看到于楚楚的表情,也知道她说这番话时,一定又恨又怨,泫然欲泣。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啊,聂风感慨了。话说,聂风不易动情的一大原因可不就是这个吗?只听步惊云还是用那副拔凉拔凉的语气,道:“我又没有求你们把手臂移给我。”这话听得连聂风都想抽他巴掌了。半响,没听到于楚楚出声。可能步惊云也知道自己说得过了,或者看于楚楚实在太过无辜可怜了。只听步惊云缓下语气道:“我说过了,只要我做得到,你可以要求我为你做三件事。这辈子,我也必定会护你。”“况且,剑晨对你一往情深,是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言尽于此,希望你好自为之。”听着脚步声渐近,聂风正打算拔腿就要跑时,于楚楚对着那个背对着她的那个挺拔俊秀却心如铁石的男子,心有不甘地问道:“难道你是没有感情的吗?难道你就不曾动过心吗?”步惊云良久都没有说话,聂风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一道平静的声音传来:“我所有的感情都已交付于一人,即使终生不得回应,我亦不会后悔。”聂风在暗处,听得心头一跳,百感交集。于楚楚哭喊道:“步惊云!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忘了我爹是怎么把我托付给你的吗?你忘了我爹对你的恩情了吗?”本以为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良人了,没想到一厢春水尽付东流,怎能心甘?步惊云,枉我对你这么掏心掏肺,却换你对我这么不屑一顾!这次步惊云充耳不闻,脚步声又起。聂风听墙角都听出经验来了,一看苗头不对,立马身如迅风,一飘而过。当天晚上,聂风终究还是没有再去找步惊云。这正事要做,这感情的事,也不能听之任之撒手不管啊。该男正在修剪桃花,不宜打扰,不宜!第二天早上,步惊云一如往常,看不出什么来,精精神气俱佳。反观剑晨和于楚楚,脸色都不太好,都有点憔悴啊。而聂风昨天听了墙根,睡前多想了些有的没的,睡得也不是很好。能闲聊的人都没精力聊,有精力聊的不屑聊。于是这一路大伙走得,很是沉闷。这路上,还是遇到小意外的,那就是傲剑山庄的少庄主傲天,竟然提前出现了。看样子似乎还是专门候着他们的,哦,准确的说,是只候着他们中的一个人。傲天年轻英俊,说话举止透着不经意的一股傲慢,真是人如其名。他对步惊云道:“在下傲剑山庄少庄主傲天。”步惊云道:“你挡我们去路,所谓何事?”傲天笑答:“三日后,傲剑山庄将有一场剑祭,届时震惊武林的绝世好剑将会诞生。在下特地来邀请步少侠前往敝庄共赏。”聂风心思一转,道:“听你这话,倒是独独只邀请我云师兄一人吗?”傲天一愣,看了聂风一眼,眼光微微一闪,很快恢复常态,道:“是傲天疏忽了,当然是邀请诸位了。这场剑祭本就是武林一大盛事。聂公子能够到临傲剑山庄,必定令敝庄蓬荜生辉。”聂风撇撇嘴角,称呼云师兄就是少侠,称呼我就是公子,这差别待遇了。话说,有必要少庄主亲自出马特地邀请一个步惊云吗?我看这场剑祭,八成也没什么好事,谁知道你们打什么主意。换成是我,就不会把这么好的剑让给别人去。不过,这剑咱们是要定了,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守得住了。聂风心里这么想,面上也笑得一片和气。这件事就这么敲定了,傲天声称还有要事要忙,先走一步。到时在傲剑山庄再给各位赔罪了。就这么出现得突然,走得也突然,都不知道他出现干吗来了。难道咱不是本来就要去傲剑山庄的吗?==!接下来两天就十分平静了。聂风本来还以为会碰到雄霸的派出的杀手,因为他们也没有特地掩饰身份,应该很容易就查探到的。奇怪的是,这一路走来都相当平静,反而令他觉得不安了。直到临近傲剑山庄时,步惊云在他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万事小心,今晚必有异动。”聂风点点头,表示明白。当日四人便入住傲剑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