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各位美女帅哥如果觉得好看也可打赏哦,笑白感激不尽!)

  经历了这样一场风波,筱白心里过节的兴奋已化作泡影,脸上没有任何感情的注视着场中的歌舞,偶尔往青梦的方向看去,两人目光相对,闪出几朵劫后重生般的笑容,一瞬而过,然后再度归于寂然。

  十四阿哥看筱白现在这番模样,心疼的要紧,想起筱白五岁刚被皇阿玛带回来交给德妃抚养时他就认定了这个妹妹。当时即使是其他的哥哥姐姐欺负了筱白,他也会去替她讨回来的。而此时,十年一过,他也长成了拥有权势的固山贝子,却失去了最直接的保护方式,只能默默的暗中通融。

  越长大,越感觉到皇权的重量,这重量之下人人都得弓腰服从,那,站在世人之巅的感觉又是怎样的呢?快乐吗?相比不会,看八哥苦苦攀爬,反观皇阿玛屡屡猜忌,帮着八哥登上皇位,然后在他的庇护之下寻找快乐已是最好的方法了吧。

  听到郭络罗氏那句话时八阿哥心里也是不悦,这女人的嘴也太毒了些,筱白那明明是被胤誐气的,可这女人却认真的嫉妒上了,如果,筱白真能够成为自己的侧福晋,呵呵,这种没可能的事还是不想的好。

  【筱白宫】

  昨晚的一切都历历在目,自己就是康熙的一枚棋子,只是特别喜欢的一枚而已,必要时连自己都可以成为一枚棋子的康熙,又怎么完全随了她的心意呢,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格格,昨晚你真的当着众人的面回了十七阿哥和十五阿哥?”间儿从昨晚听到消息就一直想问,昨晚一看筱白疲惫的神态忍着把话儿咽了回去,这会儿筱白已洗漱完毕,还特意换上了骑马装,说是等会儿十阿哥来接她出宫玩儿,心情正好的不得了。

  “恩。”

  “十七阿哥真的心有不甘?”间儿见有回复,也没生气,小心的追问。

  “嗯。”

  “你真的要嫁给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这会儿文红也憋不住了,插了一句。

  “恩?”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这是什么意思?

  “蒙人的。”

  轰~

  这欺君之罪也敢做,做了还敢说,她们家格格不仅不怕死,这是上赶着找死啊!

  “我说最近太医说我得了心悸的毛病,看来都是格格闹得。可怜我年纪轻轻就被活活吓出了心悸。”间儿捂着胸口,此时她心里就像闯进了只小兔子,砰砰砰的跳的欢实。

  “间儿,你最近是不是睡得不好啊?”间儿盯着这么大的黑眼圈,谁都猜的到。

  “是啊。”间儿没太在意,这黑眼圈已经很明显了。

  “我瞧得你面色有些黄,嘴唇也干,晚上八成也出不少汗吧?”这下间儿倒是认真起来,这格格什么时候会看病了这是。

  见间儿点点头,筱白狡黠一笑,“笔墨伺候。”

  【筱白宫内院】

  十四阿哥示意八阿哥与十阿哥站在门外听一会儿,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对屈膝准备跪礼的奴才一个噤声的动作,三人把脸都侧了过去,洗耳恭听。

  “噗~还笔墨伺候呢,八哥你还没见过筱白的字,那可直接气的赵晋礼白了头发的。”十阿哥压住声,使劲憋着笑。

  十四阿哥也是见过那些墨宝,饶是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那些鬼画符是筱白的大作。

  只有八阿哥有些不解。

  “走,进去瞧瞧。”十四阿哥带头,小心翼翼绕到筱白背后。

  纸上写的药材倒是蛮符合那宫女的病情的,可这字,唉,八阿哥忍不住摇头,赵晋礼那头发白的可真是不亏。

  “哟,练字呢。”一把抢过筱白的字,十四阿哥立刻远远的跑开了。

  冷不丁冒出这几位大爷,还现场出了丑,筱白恼怒的追了上去,眼见要追到了,十阿哥又突出接走了字,然后只能再追他。

  跑了一会儿,筱白就放弃了,累的直喘气,好歹自己也是穿着“高跟鞋”,追不上这两个“帆布鞋”也正常,只是,连八阿哥也看见了,这以后估计是没法见人了。

  “八哥,你也不管管他俩,都这般欺负我了。”撇到八阿哥正笑看着三个人玩闹般,筱白撅着嘴,老大的不高兴。

  “十弟,快把字还给筱白。”仍然在笑,一点也看不出严厉,筱白的嘴仍然撅着,表情也仍然阴天。

  “我瞧完了就还你。”十阿哥展开宣纸,开始朗读,声调还怪怪的,“酸棗仁、川芎、知母、茯苓、甘草、薏苡仁煮粥食,早晚各一碗,恩,不错,应该喝不死人,哈哈。”

  十阿哥与十四阿哥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十四阿哥嘴里还断断续续的说,“你,明儿个去,太医院吧,那里比上书房更适合你,哈哈哈。”

  “你懂医术?”八阿哥此刻的笑容与昨晚的那个很像,没有半点虚伪,这样一个真实的胤禩反而让筱白觉得有些陌生。

  能让八面玲珑的八阿哥卸下伪装也算是我明筱白的一大成就了,这种时候仍然不忘自恋的也就明筱白大小姐了。

  “略懂”。想起《赤壁》里的金城武,筱白学着他的语气回了过去。

  看到这般精灵古怪的筱白,八阿哥的笑容更大了,这样的他给人暖洋洋的感觉,谁不喜欢一个谦谦君子风度的皇子呢。

  “八哥,以前你没跟筱白怎么接触过,还老训我跟十哥欺负她,现在知道了吧,这丫头精灵着呢,我跟十哥加起来有时候还不是对手呢。”十四阿哥看一眼那纸就笑一次,那样子就像筱白的字沾了狂笑半步颠似的。

  赏给他俩每人一记冷哼,“八哥,我们走,让他俩笑死拉到。”虽然心里觉得这样不合适,但稍稍挣扎过后,筱白还是觉得吃一下豆腐没什么了不起的,何况在现代都不算吃豆腐呢。

  隔着衣袖,抓起八阿哥的手腕,筱白无视中了狂笑半步颠的两人,率先迈步。

  十阿哥与十四阿哥时常与筱白玩闹,抓、挠都是打小就惯用的手段,看到筱白的动作倒也不在意,仍旧笑的前仰后合,不能自已。可筱白明显感到八阿哥的身子僵了一下,她心里一慌,完了,这印象会不会太随便了,还不带她松开手,就感到手里的重量沉了许多,八阿哥竟然把整条手臂的重量都交给了她。

  筱白尴尬的回头,看到八阿哥的笑容有些不同寻常,心下立刻凉了,完了,这才一招,就把人给带坏了。

  “这是十弟告诉我的,他不是经常这么跟你闹吗?”看到筱白有些尴尬的松开手,八阿哥微笑着解释。

  “要不要什么都跟你说啊!”

  “好了,闹也闹够了,走了。”八阿哥的声音不高,语气也温和,只是收起了那般随性的感觉,让人觉得又疏远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