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羽哥哥,你要去独罗宗吗?”就在羽墨返回家里的路上,一声清脆,如同清脆的呼喊声传入羽墨的耳中,回头,这是一名女子,女子皮肤如玉,大大的眼睛如同一汪清澈的湖水,美丽动人,她身穿纯白色的连衣裙,腰间也系着一条白色的腰带,穿穿的缎子在重力的作用下随意的摆在腰间,而她那傲人的身躯也在这条缎子的作用下也突成了一个优美的曲线,羽墨心里暗暗的道一声,妖精!

  这个女子就是羽墨的小师妹,怜梦!虽然在记忆里,他也知道怜梦长的很妖精,但当他真正看到了还是忍不住感叹。不对,她怎么知道我要离开?羽墨疑惑的望着怜梦:“你怎么知道的?”,这句话就等于羽墨承认自己要去独罗宗的事实,不过羽墨也不想对怜梦隐瞒这件事,因为怜梦是羽墨记忆中,对他最好的一个人,他们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同时呢怜梦也是羽墨最在意的人,他从不再怜梦面前表现出色狼样,也许在这个帝罗帝国里就只有怜梦才会认为羽墨是一位很好很好的男人。

  怜梦望着跟自己青梅竹马的师兄,他现在这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小脸看呢,脸猛的一红,悄悄的低下头,低低的说:“我是刚刚听师傅说的。”

  此刻的怜梦低着头,玉手缠绕在一起,眼睛望着自己的脚尖,样子迷人极了,就连已经达到了融合期境界的羽墨也被这眼前的美景迷住了。感觉到那两双炙热的眼睛,怜梦的头更低了,羽墨也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动作有些不对了,他猛的清醒过来,收敛心神,再次望向了怜梦,虽然还是有感觉有点美,但羽墨还是能控制,不让自己沉溺,他见到低着头,害羞的怜梦,他苦笑了下道:“怜梦,你的诱惑力太强了。”

  闻言,怜梦快速的跺了跺脚,捂住自己的小脸,转身就跑,羽墨在隐约间听到一句:“羽哥哥最坏了……”后面说什么,羽墨就没听到了。

  望着慢慢消息的背影,羽墨无奈的再次苦笑下,不就随意的一句话嘛,果然跟书本上说的一样,女人心海底针,无奈的笑了笑,羽墨慢慢的走回去了。

  回到家里的怜梦关上了门,想到羽哥哥看她的眼神,她再次的跺了跺脚,轻轻的道:“大坏蛋羽哥哥,色狼羽哥哥……都没有人那么看过怜梦,坏哥哥、”说着说着怜梦的小手乱摆着,大大的眼睛闪着银光,不过她的小嘴却微微的勾起,奇怪的是,从她的表情看,愤怒倒找不到,更多的是嗔怪和羞涩。

  在路上的羽墨也同时在想着怜梦,她从师傅知道的,也就是说师傅告诉她了,但这个不合理,以前大师兄去的时候他就不曾告诉过自己,现在怎么会告诉怜梦呢?羽墨沉思了下,突然他眼睛亮了,父亲曾经告诉过他,一个家族有两个名额,而现在自己争取的是其中一个名额,也就是还有一个,不过他没有提,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那一个已经被订下来了,莫非那个名额的人就是她!

  怜梦,身世没人知道,就连羽墨也不怎么清楚,不过羽墨唯一知道的是怜梦她的可怕天赋,她在14岁的时候就达到了剑初期,现在她已经17岁了,他大约估算了下,14入剑初,那么她现在至少已经进入了荡剑期,在同代弟子中,除了少许的几个人外,或许就只有她的实力可以进入独罗宗吧!想到这,羽墨恍然了,嘴角微微勾起,心道:难怪了。

  回到了家中,羽墨眼睛扫过房间,他微微皱了下眉头,冷翎不见了,看着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房间,羽墨摸了摸床,微微一笑,她应该回去了吧,这样也挺好的,毕竟这里本来就是一个不属于她的天地。

  摇了摇头,羽墨强迫自己不去想她,快速的跳到床上,盘起了腿,同时在自己的周围布上了一个结界,防止别人突然闯进,破坏了自己的修炼,修炼中被人打扰,这是修真者的大忌,轻则灵力反噬,重则当场陨落!所以羽墨才要那么小心。

  布好了结界后,羽墨终于安心的开始修炼了,修炼的第一步是入定,想当初羽墨刚刚修真的时候,为了入定,他可以用了两个多月来寻找入定的感觉,摸到了一点头绪的他还足足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真正的进入了第一次入定!而现在的羽墨只需要轻轻的一闭眼,就可以入定了,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这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个简单动作背后的辛酸。

  外边进入状态的羽墨静静的坐着,而此刻他的灵识已经进入了自己的体内了,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自己的丹田,望着已经从金丹的固体状态变成现在的液体状的灵力,羽墨微微苦笑了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成丹了,看着这些灵力的量,这已经远远超过了融合期应有的量了,不过凭灵力的量还不足以重新成丹,因为成丹还是需要机遇的,不是说量到了就能成丹的,成丹的时候天时,地利,人和都必须具备!缺一不可!羽墨曾经听过上一世的师傅说过:曾经有些修真者在进入融合期千年,都无法成丹,而他体内的灵力量却已经远远的超过金丹的需要了,这个就是没有机遇,那些人大多的结果就是因为身体无法继续储存灵力,最终爆体而亡!

  现在的羽墨就是缺少这个机遇,因为他是从金丹意外退回融合的,所以他对成丹的机遇把握或许会比其他的融合期修真者高的多,不过此刻的羽墨可不敢修炼吸收灵力了,谁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能不能再存储灵力呢?如果吸收过多而爆体了怎么办,这可不是好玩的,既然不能修炼,那就不修炼吧!看着自己丹田里的灵力,现在自己的实力应该等同于剑修者的凝剑期中阶的境界了,有了这个实力,在加上自己的一些法器,灵器的控制技巧和功法,他有信心在凝剑期巅峰的手上逃脱,如此一来,实力也不用那么急得修炼了,不修炼那这些时间要干嘛呢?羽墨把目光投向了悬停在丹田正中央的玄镜,微微一笑,既然现在没事,那我就来研究你吧!他手一动,玄镜在灵识的控制下飞入了羽墨的手中。

  仔细观察了下,玄镜是呈火焰状,火焰的上方有点点的火苗,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这些火苗在缓缓的升腾着,如同真的一样,古怪无比,火焰包裹着一面非常普通的晶体,晶体光滑无比,可以映出人的样子,玄镜是由一种不知名的材料构成的,不像金刚石,也不像灵石之类的物质。

  羽墨尝试的往里边注入灵力,但灵力触碰到玄镜的时候就跟水碰到巨石一般从旁边滑过,一点空隙也没有。研究了许久,羽墨只能再次放弃了,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虽然这个被师傅说是灵器,但这个灵器也太差劲了,唯一的用处就是能抵挡住一些物理攻击的法器攻击!能抵挡住法器攻击的,而没有用上灵力加持,的确,这个东东可以算上灵器了。把玄镜放回丹田,羽墨叹了口气,灵识慢慢回到本体了。

  刚一睁开眼,羽墨发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羽墨笑了笑,突然他的笑脸僵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在自己的结界里面!!!

  “冷翎。”羽墨轻轻的呼喊着。

  冷翎仿佛听到了呼喊声,她皱了皱可爱的柳眉,睫毛动了动,过了一会儿,她终于睁开了睡眼朦胧的眼睛了,狠狠的伸了个懒腰,一道诱人的曲线顿时出现在羽墨的眼中,他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冷翎没有注意到羽墨的表情,睡眼朦胧的她望着羽墨,脸上挂着疑惑和迷茫,突然冷翎仿佛认出了羽墨,她马上清醒过来,小脸挂起了笑容:“公子早。”。

  羽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她的变化也太快了吧,这让羽墨有些反应不过来,过了一会儿,羽墨重新组织好了语言:“冷翎,你昨晚回来的时候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吗?”比如:撞到透明的墙。这句是在羽墨心里说的。

  “奇怪的事……嗯,我昨天发现原来神仙都是住在这种满是山洞的深山中的,对了,我见到门派里的师兄,师姐们,她们都对冷翎好好,公子,我告诉你哦,还有一个叫灵心仙子的人说要收冷翎做徒弟呢,不过冷翎不知道您会不会答应,所以没有接受。”冷翎的小嘴微勾着,大大的眼睛紧盯着羽墨,仿佛想让羽墨给她决定似的。

  灵心仙子,她是羽怒的师妹,也可以算是羽墨的师叔,本身已经达到了透剑期下阶比羽怒弱一些,但要教冷翎还是可以的。

  羽墨猛的摇头,他可不是问这个,回过神来的羽墨观察了下冷翎,看冷翎的表情,显然对结界的事一无所知!莫非,她是直接走进来的!无视结界!!!想到这里羽墨猛的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