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阵法师
作者: 天子无为
字体: 特大
颜色:          

  宽阔的街道上并没有多少路人,显得很冷清,较于刚才所经过的大街有着天壤之别,完全是两个极端。

  圣殿透出一股神圣而冷清的气息,正大门紧紧锁着唯有旁边开着一扇很小的木门。

  雷宇走上前,正准备进入的时候,一道警告声传了出来。

  “站住,圣殿闲杂人不得入内。”

  雷宇连忙止住了脚步,目光凝视。只见一位老者从小门内走出,苍老的面庞,头发都几乎掉光,可是他的眼神却显得很有神,一双漆黑的眸子透出一股异样的光彩。

  “少年,祭祀的时候还没到,现在闲杂人禁止入内。”老者再次说了一遍,随后目光一闪不闪盯着雷宇。

  闻声,雷宇拱了拱手,恭敬的说道:“实在抱歉,小子这就离开。”

  这种圣殿里面都是一些很神圣的东西,一般的时候是不会对外的开放,只有到了盛典的时候,又帝国派遣大量的士兵来这里驻守才会对我开放。这与雷族的宗庙是一样的性质。

  穿过冷清的广场,雷宇再次回到了热闹的街市。这里是北雪城一条主干道,四周栽满了雪杉树,晶莹的枝干像水晶一般。这是一种只能生长在寒冷地方的植物,所以在其他帝国很难见到。

  雷宇打量着四周,仿佛回到了天雷城。自从两年前,他被迫离开家族,后来遇到了师父,再就是生活在神秘山谷内,时间流逝,一晃就是两年的光景,当日的少年,现在也变得成熟变得更加的稳重。

  小贩的叫卖声,酒店内传出的小曲,车马的嘶鸣声......

  “现在该干什么?”雷宇显得有些犹豫了,心中确实老实想到雷族,想到雪儿,想到那个自己生在的家。

  他抬头望了望碧蓝的天空,太阳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显得很温和。几朵白云悠闲地飘动,而雷宇却时常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似乎就躲在那几片云朵之后。

  “求求你们...不要打我爷爷!”突然,一道惶恐的呼叫声传来,将雷宇惊醒!

  随后一阵嘈杂声传来,只见不远处一群人围在一起,其中不少人指指点点,似乎在谴责什么...、

  雷宇好奇的走了上去,只见一位小女孩可怜巴巴的坐在地上,小脸上沾满了灰尘。

  “老家伙,给你的期限已经到了,是不是该还钱?”一位男子恶狠狠的说道,左边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很是吓人。

  雷宇穿过人群,走到最前面,看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老者,而身旁一位年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很害怕的扶着老人。

  身上的衣服都被磨破,雪白的手臂上透出一道红印,应该是地上磨破了皮。

  雷宇随后目光转向一旁,打量着那几道身影,自语道:“高利贷吗?”

  这种情况他见过许多,一般都是一些赌徒去借钱,最后还不起就只能用东西抵押,一般都是自己的孩子或者老婆。

  雷宇很反感这种人,但是他们也是这个社会的产物,就算制止也制止不了。

  他转过身,这种情况并不想插手,对方既然敢借钱那必然有了心理准备。

  “住手,你们这样做就不怕官府吗?”声音里透出了主人心中的不满,但是,对方的声音确实太小了,而且丝毫没有威慑力。

  刀疤男转过头,一脸疑惑的打量着突然出现的小姑娘。这少女十六七岁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

  小脸上本来写满了怒容,但是被对方几位大男人这么一瞧,心中立刻生出一丝惧意。

  一双小手紧紧的攥着拳头,身子微微发抖。

  “哪来的小丫头,敢管我们。”其中一名小弟凶巴巴的喝道。

  闻声,少女微微后退了几步,脸色瞬间变的煞白!

  “你们...你们不能这样欺负人。”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勇气,这么说了出来,但是很快,她气势被对方几个人给压了下去。刀疤男一脸怪笑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女,眼睛里露出一股色迷迷的神色。

  “小姑娘,你认识他们?”刀疤男向前走了几步,随后指着地上的一老一少问道。

  少女愣了一眼,但最后还是很老实的摇了摇头,眼睛里面露出一丝惧意。

  刀疤男活动了一下脖子,微笑道:“那小妹妹你家住哪里啊?”

  “我...”少女显得有些慌张,但是这次并没有回答对方的话,一脸警惕的望着对方,小脸越来越白,几乎看不到一丝血色。

  “小妹妹别害怕,你要是想帮助他们也可以,只要你跟我回去,一切都好说。”

  “真的吗?”少女似乎不知道对方心里的打算,一脸天真的问道。但是很快,地上传来了一道微弱的声音,“好心的姑娘你快走。”

  声音很虚弱,但是还是能听的清楚。老人鼓起自己的最后的一丝力气,让少女离开。这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当初为了老伴,迫不得已才想他们借钱,可是这么久过去了,钱都还了,而且还多还了许多。

  “咳咳...”

  “爷爷...”小女孩惶恐的喊道,老人嘴角咳出了一丝血迹,他的瞳孔也开始涣散,日子本来过的就很苦,身子一向不好,今日又受到对方这般痛打。

  “这老家伙也快要死了吧!”一位小弟笑道。似乎这种事情他见过许多,随后目光贪婪的盯着小女孩,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一般。

  雷宇面色不善,难道自己刚才猜错了?地上的老者并非是赌徒。老人瘦的皮包骨,身旁的小女孩脸色也显的有些发黄,那是长期缺乏营养所造成的。

  刀疤男瞟了一眼昏死过去的老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随后微笑的对着面前的少女说道:“小妹妹,你要是跟我们走,我就将这位老人家送去治疗。”

  少女看了看了地上咳血的老人,又看了看一脸微笑的刀疤男,心中一阵犹豫。

  “我...”小脸上写满了焦急,但是很快,她目光中闪过一丝异光,似乎发现了什么,一道声音在心底响起。

  一道消瘦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稚嫩的脸庞上却透出一股成熟,漆黑的眸子闪烁着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