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前一刻,才刚刚离地腾空,爹娘的身影正慢慢变小;后一刻,府城全貌便已映入眼帘。

  眼中新蕴的一滴离别之泪还未落下,赵毅便发觉自己已经身在九霄云外。

  刚刚还是葱茏的青山,蜿蜒的河流;未及转眼,眼前已是一片湛蓝,脚下是无边白云。

  金丹五转真人的大能无需任何语言的赘述,单单这赶路的速度便已令赵毅惊叹不已;在赵毅的记忆之中,上辈子坐飞机好像也没这么快吧?

  只是令赵毅感到好奇的是,这样不可思议的速度,耳边既没有音爆之声,脸上也没有如钢刀般刮脸的寒风;赵毅十分大胆的伸出手去四处碰了碰,当然——啥也没碰着。

  或许是真人有意要试试赵毅的胆量,两人的脚下没有现出白云、黑云、红云或者任何遮挡之物,低头下看,有时能见朵朵白云,有时却是万仞高空。

  若有恐高之症,这时便要白眼一翻口吐白沫四肢抽筋仰天倒地昏迷不醒。

  真人好整以暇的看着赵毅,只见赵毅在最初略有惊讶之后,抬起脚来轻轻跺了跺,然后一屁股坐下来,继续黯然神伤了。

  居然若无其事,连情绪都没怎么受到影响?这心性和胆量,确实是可造之材。真人微微点头,心下暗暗称许。

  ……

  事已至此,悲伤无益。

  毕竟是成年人的灵魂转生,成熟的心性使赵毅很快从离别的悲伤中摆脱了出来。

  既然上天不让自己去享受平淡的一生,那就奋起吧。既然上天非要自己走上修真的道路去求存,那就走呗。或许有那么一天,到了自己足够强的时候,能有机会找根柴火去捅捅上天的菊花,也是挺不错的。

  此刻的赵毅忽然想起上辈子那句“名言”:生活就像是那啥,既然不能那啥……

  “那就那啥吧!”赵毅心下如是想。

  感觉到速度忽地一缓,赵毅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抬起头来看向真人,只听见真人说道:“毅儿,我们要过界雾了。”

  只见真人左手结了个印诀,微微一动,印诀散开,远处的空中金光闪耀,金光瞬间熄灭,只余下虚空中一道长方形宽大的裂口,仿似在虚空中开了个门一般。

  赵毅向门内看去,只见门后极远处雾蒙蒙的一片,根本看不到雾里有些什么。

  耳边听见真人说道:“毅儿,莫要惊慌,过了这界雾,很快就到宗门。”

  话音刚落,如轻刀之入乳酪,滚汤泼于初雪,二人已经投入雾中,裂开的空间大门在身后倏忽而逝。

  这回赵毅终于看到,离自己和真人几尺远的身周,有一层薄薄的闪烁着金光的屏障;丈许方圆的金光屏障之外大雾弥漫,灰濛濛的一片,这雾比当日赵毅下天沟之时所见之雾不知浓厚了多少倍。

  金光微闪,不过两个呼吸后,真人又是结了一印,前方金光大放,眼前一亮,已经冲过界雾。

  赵毅极目四望,但见自己脚下是连绵的山脉,沿山脉望去,只见山峰鳞次栉比,愈远愈高,至那远端,已经高耸入云而不可见。

  深吸一口气,便感觉空气分外甜美,灵气浓郁非常,周身的毛孔似乎都要畅快的呻吟起来。

  刚过界雾,真人一挥手,一道金光脱手而出,直入云霄,闪了两闪便消失了。

  张真人放缓了速度,一边沿着山脉缓缓飞行,一边对赵毅说道:“毅儿,这便是乾元宗了。”

  赵毅看着连绵不断望不到头的山峰,好奇的问道:“仙长,乾元宗这么大啊。”

  张真人呵呵一笑,说道:“这只不过是乾元宗四山二峰一殿中的青龙山,老夫我忝为此山山主。”

  “四山二峰一殿?”赵毅看向真人。

  “嗯,四山说的是青龙山脉,白虎山脉,朱雀山脉,玄武山脉;每山俱有金丹四转以上的真人掌控;二峰是接天峰,聚仙峰,为本宗核心之地,其上所居,俱为我乾元宗长老。”张真人耐心的为赵毅解说着。

  “那一殿是什么啊?又是谁管的啊?”赵毅问道。

  真人哈哈大笑道:“这傻小子,那一殿自然是乾元殿,居住的是本宗宗主。”

  “哦。”赵毅微微赫然,想了一想,又问道:”仙长,您说这四条山脉叫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那岂不是按照四相所布置的?难道这四山二峰一殿天生就是这样的?”

  真人赞许的望了赵毅一眼,赞道:“嗯,毅儿见识不凡嘛,居然晓得四相。”

  赵毅咧嘴笑笑,说道:“回仙长,我赵家族中传承的武学便叫四相神拳呢。”

  “难怪,难怪。”真人呵呵一笑,说道:“这四山呢,确实是按照四相所布,不过却并非天生如此,以后等你修为高了,自然会说与你知道的;现下你不可多问。”

  赵毅应道:“是。”

  一道金光从天际破空而来,真人右手一展,金光落于真人手中,略一凝神后,真人微显笑意,对赵毅说道:“毅儿,乾元宗修道之人有内门外门之分。”

  赵毅惊讶的问道:“仙长,何为外门,何为内门呢?”

  “内门,指的便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四山二峰一殿了,在这里除了杂役之外,便都是宗内核心弟子了。

  外门,便是在这四山二峰一殿之外的俗世之中;这外门,第一是用于收录刚入门的弟子,学习一些初入修真之道需要知道的东西,还教导一些入门的道门之术,譬如你已经在修炼的引气入体之术便是其中之一;第二是收容那些无望入内门的弟子,以使他们即便不能踏上修真之途,也能受宗门之庇护。”真人解释道。

  赵毅又问道:“仙长,那我是不是也要先到外门修习?在外门达到什么条件才可以进内门呢?”

  真人道:“本来宗门的规矩,初始修真之人必先在外门进行修习。经一年一次的考验合格之后方可入内门的;但是你的情况特殊,如何有这许多时间耗得?所以,本山主刚才已将直接收你入宗之事禀明宗主,宗主已然允可;并说待得你开魂府之后,他要见你。”

  赵毅点头道:“是,悉听仙长安排。”

  真人点点头,又说道:“以后不要仙长仙长的叫,生分的紧;反正你很快便是我门下的第二代弟子了,叫声师祖便可。”

  赵毅垂首道:“是,师祖。”

  说话间,已是到了这青龙山脉的最高峰——青龙峰了。

  只见峰顶之上,是一座宏大的宫殿,青钢为瓦,赤铜为柱,殿前宽阔无比的广场地面,居然全是以汉白玉铺成。

  广场上站了七八个人,当先而立的是芷云真人,芷云真人身后站着的是张真人座下的五个弟子。

  赵毅一眼就看见了云瑶和思雨也在其间;云瑶的眼睛红红的,微微肿着,一看便是刚哭过的样子。

  小思雨站在云瑶身边,一看见赵毅,便想跑过来。云瑶的手一紧,便拽住了思雨。

  思雨抬头看看云瑶,不依地摇了摇云瑶的手,云瑶低下头来看着思雨摇了摇头;思雨又看了眼赵毅身边的张真人,有些惧怕的意思;只有紧紧地抿着嘴,眼巴巴地看着赵毅。

  芷云真人迎向落在广场上的二人,说道:“定乾还在昏睡之中,看情形应无大碍。”

  张真人点点头:“这次定乾虽然伤势颇重,但毕竟平安度过了大劫,对他日后的修行,益处甚多。”

  说着话,眼睛一扫众弟子,哼了一声:“小七呢?他怎么不在?他师兄重伤回山,也不说来探望探望?一凡,你这大师兄怎么做的?也不管管他?”

  赵毅身量矮,听真人问起小七的时候,分明地看到前面低头恭迎真人的几个弟子的脸皮子抽搐了一下,有几位更是嘴角都咧了咧,便好似强忍笑意一般;云瑶更是“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领头的一位袍子上绣了两道银线的中年修士上前一步,向真人行了一礼,恭声说道:“启禀师尊,七师弟早先来看过定乾师弟了,看定乾师弟无甚大碍,又回箕水殿去了,说是未得师尊允可,不敢久离箕水殿。”

  这位修士显然便是张真人的首徒一凡了。

  张真人又是哼了一声,说道:“他这次倒是听话,他不是一个月前就入了腾云期了吗?你去叫他来见我,我有事吩咐他。”

  大师兄一凡躬身应道:“是。”

  往边上走开两步,脚下腾起一朵三色祥云,腾空向山脉低处而去。

  张真人捋捋胡子,点点头赞许的道:“一凡的修为又精进不少,看这情形,再过三十年差不多便可结丹了。”

  芷云真人笑着点头:“现在小七也是腾云期的修为,若是定乾也能到腾云期,你我这青龙一脉,在宗内也算实力不俗了。”

  张真人点头:“定乾此次虽然受劫,但是破而后立,只需闭关一段时日,入腾云期应该无甚难处。”

  说话间,只见低处有白色云朵沿山脉向此处行来,渐行渐近,几个呼吸间便来到了近前。

  看着白云临近,众弟子忍俊不禁,偷笑不已。

  真人转过身一看,脸顿时黑了。

  赵毅看了,眼睛瞪得溜圆,眼珠子差点落下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