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身体上的上不出一月便已愈合,但心头的伤口却再难治愈。

  沈洛天终究是个人,他的心也非钢铁所铸,换做任何人将深爱的女人伤及至此都会无法承受内心痛苦与折磨。眼见挚爱心碎神伤,决然离去,独自漂泊在这魑魅魍魉的世间,承受着风风雨雨而无能为力,唯有以酒麻痹自己。

  酒不仅可以麻痹人的肉体,也能麻痹人的心,心醉的人是感觉不到痛哭的,于是他开始了醉生梦死的生活。

  沈洛天消沉了,沈洛天堕落了,沈洛天如今过着颓废不堪的生活……沈洛天如今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江湖朋友都这么说,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

  若是如今你随便向十个人打听沈洛天的下落,那么十个人会给你同样的答案:在酒馆!就算你向一百个人打听,答案亦是一样,无论你所询问的是白道名宿还是**巨恶,是茶馆小厮还闺中小姐,就算是买菜的大娘也会给你同样的答案。

  只因这是人尽皆知的,也是众人亲眼所见的事实。就连雄霸天也相信,只因他亲眼目睹沈洛天为了喝酒不惜被人砍下双臂,那次若不是她出面阻止,只怕沈洛天只能趴在桌上或是地上喝酒了。

  那绝对不是在做戏,只因重达百二十斤的大斧头已在他右臂上留下了疤痕,手筋都被挑断了,他的右手永远也不能动武了。一个使右手剑的人被废掉右臂却毫无反应,若说他内心是清醒的却对不会有人相信,

  就连雄霸天也不相信,叶明珠更加不信,她已然崩溃了,她心目中的神为了另一个女人倒了下去,沦为连平凡人都不如了酒鬼,糊涂蛋。

  昒昕,更鼓四响,逍遥楼中雄霸天斜倚在虎皮榻上,仍无一丝倦意。

  此时雄霸天正捋须仰天而嘘,他已沉思一夜,此刻似已有所决定,眼睑展动,便有一道冷厉的光芒自双目中射了出来,独霸天下的气势尽显无遗,沉声喝道:“朱雀!”话音未落便有一条黑影幽灵般自暗处掠了出来,躬身道:“主上!”

  雄霸天长长吁了口气道:“去!将沈洛天给本座带回来,安顿在本座的云门馆里!”

  朱雀略一迟疑道:“这…”

  雄霸天见此拍案冷哼道:“嗯?!”

  朱雀慌忙跪下,嗫嚅道:“以属下的身手只怕…”

  雄霸天怒骂道:“没用的废物!你只怕带不回来他么?”

  朱雀讷讷地道:“沈洛天的武功深不可测……”

  雄霸天厉声道:“沈洛天的武功深不可测,你的武功就是花拳绣腿?你的武功乃本座亲授,苦练二十余载,还惧怕一个废物,不如死了干净!”

  朱雀惶然道:“沈洛天诡计多端,属下是怕他右臂被废乃是虚情,以属下一人之力难以将其带回,属下的性命是小,坏了主上的大计是大!”

  雄霸天大怒道:“敢情你怀疑本座的眼睛?”

  朱雀见主人大怒甚是惶恐,但仍冒死劝道:“属下不敢!属下只是觉得事有蹊跷,还望主上三思而后行,一统江湖并非朝夕之事,主上已运筹帷幄二十余载,如今强敌唯余沈洛天一人,霸业更是指日可待,是以更需不不谨慎,否则一招棋错,满盘皆输……”

  雄霸天拍案怒骂道:“混账!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本座的计谋指手画脚,想是活够了!”

  朱雀慌忙伏倒在地,颤声道:“属下不敢!”

  雄霸天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微敛怒气道:“沈洛天乃本座平生之劲敌,连本座都忌惮他几分,你惧怕他也是常情!”他怅然一叹,接道:“他若真已堕落,以你的智计自可情意轻易将他带回,他若是演戏,你只需回复本座即可!”

  朱雀领命道:“遵命!”人已飘然而退,就如来时一般,转瞬即逝。

  黑影方逝雄霸天复又沉声喝道:“玄武,白虎,青龙”话音方落便已有三名英俊剽悍的少年立于当前,躬身道:“主上!”

  雄霸天道:‘你三人尾随朱雀。他对沈洛天消沉之事心存怀疑,势必加以试探,你三人乘机留意附近状况,发现嫣花笑的踪迹,合力将其带回!“

  闻言,玄武进前一步道:“属下三人得主上亲授功夫,虽可敌过嫣花笑的武功,但她那神鬼难敌的嫣然一笑属下只怕…“

  雄霸天闻言面色骤沉,三人见之惴立不安,但转瞬又大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无怪!”言及此处敛起笑意,接道:“今日的嫣花笑只怕再也笑不出来了吧!”

  三人闻言,面面相觑,不知他言中之意,雄霸天皱眉道:“她再不会笑了!”三人这才放下心来,齐道:“属下领命!”同退三步,转身掠去。

  此时,逍遥楼中又只余雄霸天一人,他那不怒自威的脸上不禁浮起了睥睨天下的笑意,狂笑起来。

  天色已明,彩云散绮旭日初升,金光万道,立时迸射。金碧辉煌的云霄城在金光的照耀下越发巍峨雄伟。

  雄霸天本是极重享受之人,昨夜一宿未眠,今日自然要补回来。面对着灿烂的朝阳,享受完一顿丰盛的早点之后,在两名艳姬的服侍下安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