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莫如月与沈星对拳多次,已经知道她要夺得古书已是不易,两人再相斗下去时必定会引来其他人,所以她下定决心,在这一击之中分出个胜负。

  虽然她会承受到比对方严重的伤,但她会取得古书。

  沈星万万没有想到莫如月如此拼命,竟然要与他拼个两败俱伤。

  他有丝丝不忍,想洒手而去,但他也有着必争的理由。

  最后他还是承担上了他的责任,双拳依然轰在莫如月胸口,而莫如月双拳也打在了他的胸前。

  沈星运转无伤秘法,抵御莫如月的轰击,最后将她反弹倒退而出。

  莫如月被弹飞的瞬间,面色暗淡,惨笑出声。

  沈星将古书取了过来,放入衣内,看着莫如月,没有丝毫胜利者的神色,相反他还觉得心里有着一丝难受。

  他之前从未打过女人,今天他为了追寻他的身世之谜与莫如月打了一架。而且这少女此时似乎很落幕一般,像是被剥夺了她的希望。

  沈星知道他没有错,早日找到回去的路,可以早日守护他的爱。也许以后他会经常对上女修士,但对方若是敌人,他绝不会手软。走在这条路上就没有退路,只有撕碎前方一切才能踏入归途。

  看着坐在地上的莫如月有那么一丝的落幕,沈星走了上去,察看她的伤势。

  在最后一击之中,沈星没有重击于她,只是双拳打在她身上,以柔劲将她推开。反而沈星受伤比她严重一点,寒芒之气打在他身上也在冰冻着他的身躯,但在紫金双珠的行动下,也最终呆立在星台之地上,而且胸前伤口也快速愈合。

  地上莫如月伤势没有大碍,但她似乎受到了更严重的其他伤害,不是为战败气馁,而是那本书……

  莫如月快速站了起来,神情再次冰冷,她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看了沈星一眼,便往回走了出去。

  如果是可以放手一搏,如果是比拼招式,她不会比任何人差。

  “等等,莫姑娘,我只需观看此书一会,察看到想要的信息后,便可给你。”沈星追了上去道。

  莫如月动容,面色首次没有了冰冷,低声道:“谢谢。”

  此书中有一些信息是她迫切需要的,所以她没有拒绝。

  “卸下冰冷,你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情,美不胜收啊。”看着莫如月神色舒缓,低声言语,艳丽动人,沈星也是感言道。但这也只是赞美,沈星没有任何感情参杂其中。

  莫如月没有任何异样,脸色瞬间恢复冰冷,走了出去。

  看着莫如月走了出去,沈星也再次查看群书,想获取更多关于地球之秘。

  许久之后沈星未有所获,便借了那本记载着四方守护神的古书回到院落之中研讨。

  看着暗藏圣洁神辉的五个大字,沈星也不禁肃然起敬。按星神秘史所记载,是它们四个化解了末日浩荡,将这个星神大陆拯救于水火之中,是它们把这个世界驮起,将星神大陆再现光辉。

  时至今日,大部分人都忘了它们的伟绩了吧。时间就是这一切的杀手,抹杀于无形,任你傲立巅峰,到最后都是一把黄土了了。

  敌不过荏苒光阴,蓦然回首,已是秋意悲凉,垂垂老矣,独自叹夕阳,蹉跎了岁月。

  沈星不再感叹,翻开经历了沧桑岁月的蜡黄书皮,四方神兽的神迹再现沈星眼中。

  “四方神起,化身四兽,青龙东腾,白虎西啸,朱雀南鸣,玄武北居。以身为阵,镇锁星神,威立于世,浩荡尽除。”

  “青龙神兽,木之圣灵,居于东荒,镇守之地,谓之龙腾,显化之身,贵如帝皇……”

  “白虎神兽,金之圣灵,居于西漠,镇守之地,谓之虎啸,惩戒四方,谓之战神……”

  “朱雀神兽,火之圣灵,居于南蛮,镇守之地,谓之凤和,浴火涅磐,不死之身……”

  “玄武神兽,水之圣灵,居于北川,镇守之地,谓之玄州,至刚至柔,至神至圣……”

  “朱雀所居之地在南蛮凤和城,这书是也只是记载大概,是位于凤和城之南。十万年过去了,那些地方也都成了禁地!等我此间事了,我会走上一趟。”沈星看着四方神兽的介绍,默记于心。

  “对了,为何莫如月如此迫切得到这本古书,难道这里面还藏有什么秘密?”沈星看着这本古书道。

  沈星已经把古书之中所有记载默记于心,也没有发现什么秘密,只好作罢。

  合上古书,走出院落,他说过看完之后便将古书交给探花湖对面的莫如月。

  沈星走到门前时,莫如月已经自己打开了门,看着沈星。

  沈星一笑,将古书拿出,交给了莫如月,道:“藏书阁中多有得罪,还请莫姑娘见谅,我也是有着必要的理由去相争。”

  “没有对错,只是世间无奈,我当时也是太过冲动。”莫如月淡淡地道。

  “世间多无奈,我等难超然。”沈星也有着诸多无奈,虽然他不知道莫如月是什么样的遭遇,但可以看出她也有着无尽烦恼。

  “那天湖中长亭上你所吹之哨也是为此?”莫如月问道。

  沈星只是点头,没有多说,这些藏在心里就好。

  “若是有空,你可否过来与我比试一番。”莫如月战意顿生请战道。

  “好!”沈星自是应了下来,道:“那我先告辞,下次再来拜访莫姑娘高招。”

  他在藏书阁中与莫如月比划了几招,觉得她藏着更加玄奥的招数,而且同样有着神秘强大的血脉之力,完全可以抗衡于若轩。

  他现在就是想要在与对手比拼中提升,让自己早日完美创出适合自己的拳道。

  此时阿牛也提着流光棒回到院落,见到沈星从莫如月那边走回快步扑来。

  “老大,你是不是去偷窥对面那个美女莫如月啊?”阿牛指着沈星阴笑着。

  “土鳖!”沈星一手敲了阿牛头上一下佯怒道,之后便走回院落,这厮不必理会。

  “给我发现也没那个必要发火打人嘛,太没义气了,泡妞从来不叫上我。”阿牛掩头被敲打的地方跟着回来,嘀咕着。

  “这两天战绩如何了?”沈星看着阿牛一身尘土问道。

  “老大,我遇上了一个好家伙,也是新生来的,一身蛮力连我都差点不敌,我与他打了两天两夜啊。”阿牛兴奋地道。

  “你不会与他打到现在吧。”沈星愕然。

  “嗯,我到了那家伙那里,然后与他对轰,每次都是两个人打到筋疲力尽,然后休息一会又开始与他相缠打斗,实在太爽了。”阿牛回想着与那家伙的搏斗,笑道。

  “额,应该是实在太牛了!”沈星都对阿牛佩服起来,阿牛战斗起来不知疲劳,锻炼也是非常刻苦。

  “他妹的,下次我要打烂他丫的屁股。”阿牛狠狠地道。

  “呃,为啥呀?”沈星冷汗满脸问道。

  “他丫的一边打一边骂我蠢牛啊。”阿牛不好意思地说道。

  “呃,那你有没有骂他?”

  “那肯定啊,他都骂我了我能不骂他吗?他叫燕小强,你知道我骂他什么吗?”阿牛嘻嘻笑道。

  “小强?”沈星想起了地球之上小强传说。

  “老大你泡妞泡傻了!他本名叫小强,怎么可能骂他小强呢,我骂他小燕子,嘻嘻哈哈。”阿牛阴笑着道。

  沈星狂汗,单单想着两人打斗的的情景都让人忍俊不禁,阿牛遇上了另一个活宝!

  “我戳你个小燕子小屁股啊戳戳戳!神牛一笑,小燕惊叫!神牛一吼,小燕发抖!”阿牛在一边嘻嘻大笑地道。

  “对了老大,之前在山村的时候你不是用过一套棒法吗?叫做什么打狗棒法,有没有落燕棒法啊?什么棒击癫犬,还有那棒追疯狗,实在太帅了。”阿牛虚心问道。

  这时左相延也回到院落,听到阿牛所说,大笑道:“我有一套。”

  “左大哥快快教来,回去我在小艾面前帮你说好话!”阿牛催促道。

  “我有一套秘法叫做:你丫没救了!”左相延笑道。

  “靠!你丫的死定了,小艾肯定要收拾你。”阿牛威胁着道。

  “俺错了,牛哥,俺的秘法叫做……”左相延求情道。

  “嘿嘿,悦耳!叫啥来着。”阿牛阴阳怪气地笑道。

  “土鳖!”这时沈星与左相延同时大声对着阿牛道。

  “……”阿牛无语,扑向两人……

  许久之后,沈星推开阿牛,站了起来,道:“这土鳖力量可大了不少啊。”

  “可不是吗?我要对付他都有点吃力了。”左相延也是将阿牛扔到一旁,站了起来,拍着身上沙尘。

  “你们……”阿牛趴倒在地上,无力诉说。

  “左兄有没有找到合适对方比拼招式啊?”沈星问道。

  “我也遇上了一个剑道奇才,一样是新生的,星台英杰,开始经验不足,难敌于我。后来与我相斗了一天后,今天竟然于我相持不下,所用招式新奇,我也是眼界大开啊。”左相延一阵神往。

  “有没有边打边骂……”阿牛趴在地上弱弱问道。

  “土鳖!”沈星与左相延又是同时鄙视着阿牛,这厮在某一境界里快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