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经过半个月风尘仆仆的赶路,东方烨等人已经回到中原,如今来到了冷月山庄。

  “嗖嗖!……”东方烨等人正来到冷月山庄门前,两枚冷月镖迅捷地飞出来直刺东方烨等人。东方烨转过身,凝聚内劲于炎赤剑,形成一股防护罩格挡走两枚冷月镖。紧接着,两名身穿黑色紧身衣,身段妖娆的女子冒出来,手持一把长剑指着东方烨等人。

  “在下逍遥谷唐枫,前来拜见残梦庄主……”此时唐枫身先士卒和两名冷月山庄的人打声招呼。之前唐枫已经领略到冷月山庄的待客之道,是故先东方烨一步前来问候。“噢,原来是你们。”此时冷月山庄的两名弟子反应过来。“不得无礼……”紧接着冷月山庄内传来一名声线文雅而厚实的声音,正是飞星。“几位少侠,里边请……”飞星恭恭敬敬地请东方烨唐枫等人入内。

  “飞星少侠,我一直想问清楚,山庄外如此守卫,碰上我等还好,若是遇到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百姓,岂不滥杀无辜?!……”唐枫问飞星。“呵呵,唐少侠多虑了。若非各位内功厚实,步伐沉稳,引起两位师妹的警惕,也不会如此无礼。若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自然不会戒心。”飞星笑笑道。“唔,冷月山庄的气氛给我一种不同的感觉……”唐枫托腮思忖。“哦?”飞星疑问道。“上次来冷月山庄的时候,整个冷月山庄都是冰冷的,脸上的表情几乎都被霜冻了一般。而如今,飞星少侠你的神情,与上次冷月山庄一见时截然不同。”“呵呵,嗯啊……”飞星又笑了笑,点点头。的确,如今冷月山庄已经今非昔比,没有之前那么冰冷。但是依旧延续着西门冷月的精神:嫉恶如仇。

  “残梦庄主……”东方烨等人来到正厅,对残梦作揖到。残梦坐在一张胡床上,隔着黑色帘问东方烨等人:“不知各位不远千里至此所谓何事?”“我受破浪所托,交还冷月宝刀予冷月山庄……”东方烨作揖道。“破浪?!……”残梦和飞星听罢,心头一震。“破浪说,当时立场不同,所以杀害了西门庄主,至今心中依然惭愧万分。如今交还冷月宝刀予冷月山庄,希望血煞教和冷月山庄能冰释前嫌,共抗外敌!……”东方烨讲述道。“嗯,哎……”残梦叹气,摇摇头,命人端上冷月宝刀,说道:“毕竟只是一场误会,况且如今外敌未除,也不应该再生枝节……”“嗯……”飞星也叹息,点点头。“还有……”东方烨打断他们的思绪,说道:“东瀛忍者们已经潜入了中原,必然是要在中原武林中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残梦庄主和冷月山庄的各位一定要小心。”“嗯,多谢东方少侠提醒。”残梦致谢道。“好了,我等也不便久留,先行告辞,提醒各大门派掌门小心。”东方烨请辞。“好,各位一路保重,飞星,送客!……”“告辞……”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神鹰门内,一堆黑色的身影林立,为首的神鹰门门主嘴角流着血,双眼仇视着那些身影为首之人,正是藤武。“云老头,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神鹰门气数已尽,何必垂死挣扎?”藤武劝说到。“哼!自古正邪不两立,今日老夫技不如人,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随尊便。但是神鹰门上下正义凛然,是绝对不会屈服于你们淫威之下的!……”“砰……”只见云掌门话还没说完,便传来一阵头盖骨击碎的声音,正是藤武一掌打在云掌门的头上。“臭老头,吵死人了……”藤武不耐烦地一掌击毙了神鹰门掌门,紧接着对神鹰门的弟子说道:“若你们不想落得如此下场,就弃械投降,归入我们麾下……”神鹰门弟子左顾右盼,面面相觑,接着也不知所措,拜服于东瀛忍者们。“哈哈哈哈哈……”藤武哈哈大笑,心中无比快慰。方才云掌门还如何褒扬着本门弟子如何忠烈,结果……真是讽刺啊。

  少室山下,一群黑压压的身影鬼魅地在每个角落穿梭着。“呼……”一阵风吹拂过去,少室山下又少了两点生命的气息,只见守在山下的两名少林弟子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少林寺大殿之内,方丈虚阳正在大殿之上与一众少林僧人在诵经念佛。忽然,这一股祥和的氛围被刺破,一根根暴雨梨花针饥渴地扑向众僧人。方丈虚阳察觉杀气浓重,一把丢出手上的那一大串佛珠。那串佛珠在飞跃之时便四散而去,正好一一击落暴雨梨花针。

  “!!!……”一众静静诵经念佛的僧人被虚阳惊醒,立刻站起身正视大门。紧接着,数十道黑影窜进大门,林立在门口。“少林寺乃佛门清静地,各位施主在此妄动杀戒,甚是无礼……”虚阳站起身,合十道。“少林秃驴,废话真多。杀!”为首的黑衣蒙面人藤武发号施令。“阿弥陀佛……”虚阳默念一句,然后抡起身旁的法杖,目光一变,气势汹汹地扑向藤武。

  “砰!”虚阳的法杖和藤武的两把匕首交错出一阵强劲的金属碰撞声。“唔,没想到这个老秃驴瘦骨嶙峋,力道却这么大……”藤武紧握匕首的双手被震得发麻,虎口微裂。“金童叩佛!”虚阳使用法杖从藤武天灵盖砸去。藤武生硬地举着两把匕首格挡着法杖,紧接着虚阳运劲于掌心,使出如来神掌佛光初现一式击向藤武中门。“喝!”只见藤武大喝一声,运足内劲于手臂,生硬地用右臂挡住虚阳的佛光初现一式。正当虚阳好奇着藤武何以如此挡招之时,只见藤武的右臂滑如泥鳅一般,虚阳的劲道被完完全全地卸去。“罗汉卸?!六神决?!”虚阳大惊。“不愧是少林方丈,算你有些见识。”藤武冷哼咯一声,然后舞动着手中的匕首击向虚阳。“佛光轮回!”虚阳举着法杖,运劲于法杖中转个圈砸向藤武。藤武单手舞着匕首格挡虚阳的法杖。由于力道不足,相对略显劣势。虚阳抓住这个机会,使出如来神掌万佛朝宗一式直击藤武。“哼……”只见藤武的嘴角泛起鬼魅的笑容,和虚阳对起掌来:“如来破!……”

  “啊!……”大殿正中央,忽然传来一股强烈的爆破声和虚阳的惨叫声,大殿内杂物四处飞扬,不一会,便见到虚阳虚弱地撞在大殿内金佛的怀中。藤武正要乘胜追击,忽然间一股强大的内劲击向他。藤武为了自身安全,唯有舍去虚阳,仇视着强大内劲的来源。

  “阿弥陀佛……”只见从大殿侧门走来一位三十岁左右的扫地僧,念道:“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那名扫地僧的表情是那么和善,但是语气中带着一份怒气。“臭秃驴,不想死的就让开!”藤武大骂道。“阿弥陀佛……”那名扫地僧双手拿着扫帚,慢慢地走在虚阳跟前,保护着虚阳。一眼望去,大殿之内的少林弟子都已经尽数覆灭,然而东瀛忍者们却丝毫无损。

  原来当时东瀛忍者们销声匿迹了三个月,就是闭关修炼六神决!现在东瀛忍者们的功力都提升了好几倍。方才藤武对抗虚阳如来神掌万佛朝宗一式时。使用的六神决如来破一式,是反弹对方劲道的招式。对方劲道越强,反馈的劲道就越大。所以虚阳才如此虚弱。

  “哼,臭秃驴不知好歹,上!……”藤武咬牙切齿地瞪着扫地僧,招手意示身后的东瀛忍者们上。藤武方才领略到扫地僧强劲的内劲,心中略有胆怯,便招手让东瀛忍者们上。“阿弥陀佛……”扫地僧闭着双目,默念,然后运足内劲于掌心,挥一挥袖攻向东瀛忍者们。“呼……”顿时间,大殿之内再次风卷残云,东瀛忍者们瞬间被击飞殿外。

  “咳,撤!……”藤武见势不妙,立马命令东瀛忍者们撤退。那名扫地僧并没有对他们痛下杀手,东瀛忍者们因此迅速离开。

  “东瀛鼠辈,哪里逃?!”此时殿外的少林僧人前来大殿支援,藤武扫视了一下少林僧人们,然后回顾了一下那名扫地僧,意示东瀛忍者们不要恋战。藤武要秒杀那批少林僧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然而大发慈悲的藤武是为了报恩吗?不是的,藤武恐怕的是再次惹起扫地僧的怒火,到时候就没命离开少林寺了。增援的少林僧人们见东瀛忍者们轻功卓越,知道是追不上他们,便冲向大殿,了解大殿内的情况。

  “了空师弟……”金佛旁边的虚阳虚弱地招着手,意示那名扫地僧来自己身旁。原来那扫地僧,就是当年独自一人击退天龙教进攻少林的部队,引导荆云傲回归正途的扫地僧。“方丈……”其余少林僧人来到大殿,看到虚阳如此虚弱,都非常担心。“……”了空把了一下虚阳的脉,虚阳的经脉已经被如来破一式震碎了,摇了摇头。“啊……”一众少林僧人顿时愁云惨淡。“我即将油尽灯枯了。如今少林面临大敌……”“了空师弟……”虚阳对了空说:“如今整个少林,只有你有这个能力对抗外敌了,你一定要接任少林方丈的位置,保护少林啊。”“不不不……”了空摇摇头,摆摆手拒绝道。“了空师叔……”一众少林僧人念着了空的名字,意示希望他接受少林方丈的职位。“不不不……”了空还是一如既往地拒绝,表情平淡。“了空!……”虚阳的手忽然充满劲道,紧紧地抓住了空的衣袖,让了空也感到生疼。不一会,虚阳的手劲道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