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妈,我不回来吃饭了,你和老爸自己吃吧!还有,晚上我和张羽花都在萧建明那儿玩,他们好不容易放松一下,我就陪陪他们,不回来睡觉了,明天再见,嗯……今天高考不是结束了嘛!不用担心,嗯,挂了啊!”

  骆方挂断电话,对身旁的萧建明和张羽花眨了眨眼睛,三人一阵大呼小叫,随即萧建明问道:“现在上哪儿?”

  “那还用问!肯定是方子先请我们吃一顿,以慰劳慰劳我刚刚受到惊吓的身体,然后到你家一起打虚拟电动,而方子就和萧语心谈情说爱,我们互不打扰,你们说好不好!”张羽花兴奋地尖声道。

  “滚一边去!”骆方和萧建明异口同声道。

  张羽花正张着大嘴准备放声尖叫,闻言顿时闭口不言。

  过了一会儿,萧建明突道:“其实胖子的提议也不错。”随即向张羽花出奇的使了使眼色。

  张羽花见状,马上像打了鸡血似的,发出一声公鸭嗓子似的高亢嗓音:“出发!”

  “等等,语心马上出来了,不可能撇下她一人,我们自己去吃吧!”骆方忙道,随即又转头看向校门口。

  衡远市城南,同心路小区。

  “叔叔好!阿姨好!”骆方站在门口拘谨的开始换鞋。

  “哦,你好,你好!”萧语心的父亲萧德站在门口看着四人,“你们回来了,这两位是你们的同学吧!快请进!”

  张羽花嬉皮笑脸道:“叔叔好!阿姨好!我们来陪建明打电动,呵呵!”

  四人进了屋后,萧语心给父母作了介绍,张羽花忙道:“我就不用介绍了,我都来几次了,和叔叔、阿姨熟的很,重点介绍骆方,介绍骆方!”

  萧建明从后面使劲掐了一下张羽花的肥腰,张羽花顿时疼的“吱”了一声,不敢再做声。

  这时萧语心的母亲倪晓夏看着骆方道:“你就是那个受到警方表彰的骆方是吧!嗯,我在电视上都看到你了,英雄出少年啊!当时我还琢磨他俩兄妹认不认识这个同学呢,想不到今天还见到本人了,嗯,你很了不起!”

  被未来丈母娘一阵夸奖,骆方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只是躬着身体,一个劲的傻笑。

  萧语心见状,略带埋怨的白了他一眼。

  萧德和倪晓夏倒没注意,两人站在门口,看似准备出门。

  “我和你妈吃完饭出去散散步,你们几个自己在家玩,别客气啊!”说完两人手挽手出了门。

  “你俩就在客厅玩啊!”张羽花也的确不客气,立刻拉上萧建明冲进了卧室,像在自己家一样,“呯”的一声关上门玩起了虚拟电动。

  客厅里,只剩下骆方和萧语心两人并肩坐着,电视里正在播放某个谈情说爱的电视剧。

  “你父母真客气。”骆方依旧沉浸在刚才的状态中,傻笑着道。

  “你啊!”萧语心装作埋怨的看着骆方,“你今天怎么低水平发挥啊!平时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处事不惊,谈笑风生的骆方哪儿去了!”

  萧语心嘴上说着,脸上却是带着笑意,装模作样的往地上左看右找,还低头看向桌子下面,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看见萧语心调皮可爱的模样,骆方心里涌起一阵爱意,身体不自觉的向萧语心靠近了一点,一把抱住了她,嘴里轻声道:“小坏蛋,这都不能原谅么?我这是第一次见你父母,正因为怕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心里很是紧张,怕露馅嘛!”

  “怕什么怕,都高考结束了,我可不怕了。”萧语心嘴角微翘,甜蜜的道。

  “还有……”骆方突然抬起头来正色道:“下次要找我,不要在地上找,我有那么小吗?我难道是虫子吗?”

  骆方说一句,对萧语心胳肢窝挠一下痒,说一句,又挠一下,两人瞬间就打闹在一起,萧语心“咯咯咯咯”的笑得不行,忙道:“投降!投降!好了,不准,不准挠……”话没说完,手却伸向了骆方的胳肢窝,两人顿时又是一阵“混战”,而骆方则是敞开心扉哈哈大笑。

  这时卧室门打开,张羽花跑了出来,嘴里直叫:“渴死我了,刚刚的五花肉太咸了。”人还没跑到饮水机处,突然看见这边两人正嬉笑着抱在一起,吓了一跳。

  “哎呀!”张羽花抬腿转身就往卧室跑,像是前方架着一排机枪把他扫射回去一般,口中直喊:“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为。”呯的一声关上了卧室门。

  骆方和萧语心顿时止住打闹,面面相觑片刻,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突然骆方像是想起什么来,大声道:“嘿,你个死胖子,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勿为,我不能‘为’么?”

  四人就这么在屋里一阵打闹,等到萧德夫妇散步回来后,这才又变得规矩起来,晚上三个男生挤在萧建明的卧室里睡了一晚,第二天等到太阳晒到屁股才爬起来。

  萧德夫妇因为都在政府部门上班,所以早就已经离开,而萧语心则是早早做好了早餐,等着三个懒猪起床。

  吃完香喷喷的早餐后,骆方依依不舍的与萧语心道了别,这才与张羽花返回阳明小区。

  到了家门口,骆方正准备把拇指按在生物指纹识别系统上,门已经被骆祥云从里面打开。

  “你终于回来了!”骆祥云道。

  骆方感到疑惑,正准备询问……

  这时骆祥云指了指客厅,骆方忙伸头看去,只见客厅里正坐着两个人。

  “他们等你很久了!”骆祥云略带焦虑道。

  “哦。”骆方不再说什么,也没换鞋,而是直接进屋向客厅走去。

  进了屋后,骆方这才看清,那两人中竟有一人自己认识,正是昨天在学校门口偷偷看他的那个奇怪老头,而另一人是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非常性感的女人,齐耳的黑色短发,穿着一件暴露的性感白色露脐背心,胸前呼之欲出,超短皮裤,一双黑色长丝袜紧紧裹着修长的大腿,浑身散发出让人蠢蠢欲动的刺激香味,此刻她毫不羞涩的伸出黑丝长腿交叉搭在客厅沙发前的茶几上,一双妩媚的眼睛正含情脉脉的看着骆方,似是想要把骆方的魂给勾过来。

  看见这性感女人的一身打扮,骆方心里一阵不自然,家里还重来没有出现过穿的这样暴露的女人,而且在别人家里也摆出这样一副无拘无束的模样。骆方转头看了看自己父亲,只见骆祥云也是低着头,不好意思看向这边,而此刻母亲却是在厨房里准备中午饭招待客人,并没有出来。

  “他们今天一早就来了,我们都还没起床,现在已经坐了将近五个钟头了。”骆祥云对骆方低声道。

  骆方点点头,坐在两人对面,面带微笑道:“不知两位……”

  那奇怪老头打断了话,也是一脸微笑用不太清楚的汉语道:“你好,骆方!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尼赫鲁。”

  那老头又指了指旁边的性感女人,道:“这位是妙沛儿。”

  骆方疑惑道:“你不是……”

  那老头像是知道骆方要问什么,又打断了他,微笑道:“对,我不是中国人,我来自印度,妙沛儿是中国人。”

  骆方闻言点点头,又看了看尼赫鲁旁边的妙沛儿,道:“请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尼赫鲁直言了当道:“我们已经注意你很久了,可能你昨天已经发现我了,我也不拐弯抹角,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吧!我们这次来,是想邀请你加入我们!”

  “加入你们,加入你们干什么?你们是干什么的?”骆方心里已经明白了,这又是一批想要邀请自己加入的,但嘴上却装作什么也不知。

  “你也别装了。”此时那妙沛儿出声了,一开口仿佛口中都跟着喷出了淡淡香气,“我们知道你是异能者,嗯,应该是疾风者吧!反正加入我们联盟,对你好处不尽,怎么样!加不加入?”

  骆方略一皱眉,脸上毫不掩饰的表现出对妙沛儿的厌恶之情,淡淡道:“你说话的口气我很不喜欢。”

  见妙沛儿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骆方又道:“你刚刚说的联盟,是约瑟夫和堂林所在的联盟么?”

  那尼赫鲁和妙沛儿明显一怔,相视了一眼,随即尼赫鲁笑着对骆方道:“当然不是,不过也差不多,但我们联盟的待遇比他们所在联盟的待遇更好,而且我们对异能者的培养计划会更加有效的使你的异能得到全面开发。”

  一旁的骆祥云只是张着嘴,听得云里雾里,完全插不上话。

  此时骆方知道,眼前这两人应该都是另外一个联盟的异能者,至于是什么异能者,却根本不清楚,而且听那女子的说话口气,似乎并不怎么看重自己。

  骆方端详两人片刻,又道:“我只是好奇,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有异能,而且还是疾风者的?”

  尼赫鲁解释道:“警察那天抓血疾风的时候,我也在场,我看到那血疾风在树林里追得你到处跑,就知道你也是疾风者。本来那女警察要被杀的时候,我正准备出来收了那血疾风的,可是那约瑟夫和堂林先出现了,而且血疾风还被他们突然出手斩杀,我想救他都不能。”

  说到这儿,尼赫鲁叹了口气,缓缓道:“唉!多好的一个苗子,血疾风本来就少,而且靠自己领悟都突破到了刚武者了,只是不懂事犯了一点小错,就被那约瑟夫无情斩杀,多可惜啊!”

  “小错?”骆方一听来了气,沉下脸道,“杀了两名学生一名老师,还有几十名警察,这还只是小错?”

  妙沛儿听了,一声冷哼,娇声道:“不然怎么?杀了就杀了,难道你还能把他们复活吗?死几个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哼!”说完,妙沛儿翻起媚眼,转头把眼光挪向别处,不再看骆方和骆祥云二人,妙沛儿转头的刹那,骆方看见她左耳垂下露出了一条淡黄色的似是断开的裂痕印记。

  但骆方却并没在意,而是“嚯”的一下站起身来,伸手向门口一指,直截了当道:“请你们出去!我不想加入你们那个什么联盟!”